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7章 形勢逆轉這樣至少不會讓我的尊嚴低人一等

第97章 形勢逆轉這樣至少不會讓我的尊嚴低人一等


D( lT&i姬軒然咧嘴笑了出來,牙齒裡滲出了大量的血液,手握金剛杵砸在了他的腦袋上。砰的一聲,元天罡冷不丁地被敲飛了出去,砸進了路邊的房屋當中。“臭小子竟敢拿我的金剛杵敲我!”

元天罡前腳剛踏出來,白金環就砸在了他的胸口上。不過這次他有所準備,白金環被氣罡彈飛,險些將姬軒然打成兩節。“自尋死路!”

元天罡氣急敗壞,對著姬軒然隔空一拳。姬軒然第一時間躲避,可終究是慢了半步,無形的拳勁撞在了左腿上,哢嚓一聲,左腿骨骼碎裂,整個人也被帶飛了出去。“你毀我根基,斷我武道,不殺你我心難安啊!!!”

元天罡雙眼血紅,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烈的戾氣,一把將姬軒然提了起來。“住手!”

夜雪飛了過來,出聲嗬斥住了元天罡。“你想攔我?你也配?”

“她不配,那我呢?”

不知何時,一位中年美婦人出現在了元天罡身邊,不等他反應過來,便一掌抽在了他的臉上。“啊!!”

元天罡又一次飛了出去,好在美婦人及時抓住了姬軒然。“誰?給這麼大的膽子敢打我!”

元天罡捂著腫脹的臉,氣憤地大吼,可當他看到那個美婦人的時候,雙腿一哆嗦,險些跪在地上。“怎麼,你還想手是吧?”

“不敢!”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連小姐的朋友都敢動手。”

說罷,瞥了一眼馬將軍,後者瞬間炸成血霧,濺了身邊其他人一身的鮮血。李道見到這個女人如此強勢,嚇得冷汗連連,低著頭不敢說話。常懷遠更是雙腿發軟跪在了地上,渾身顫抖不敢說話。那是武王啊,武王看一眼就死了,這人到底是什麼存在?姬陽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背景!?夜雪也很疑惑,這個女人她從來沒有見過,可從這些人的反應來看,這個女人不簡單。女人看著元天罡,冷聲道:“小姐很不高興,所以你得死。”

她抬起手,無形的威壓從天而降,將元天罡三丈範圍內壓得崩碎下沉。他本人也全身龜裂,滲出了刺眼的鮮血。他在慘叫,他想要求饒,可發現自己的嘴被堵住了,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姬軒然抬手握住了美婦人的手腕,虛弱地搖頭示意她留著元天罡的性命。“姬公子為什麼讓妾身殺了他?”

姬軒然嘴角泛起一抹自信的弧度,看著狼狽不堪的元天罡說道:“他的命,我親手收走。”

“妾身明白了。”

美婦人抱著姬軒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一間精緻的閨房中。“怎麼混得這麼慘?”

姬婉清坐在桌子前,言語譏諷。即便如此,姬軒然還是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了怒火。“屁本事沒有,還沒有腦子,你就不怕死嗎?”

“真是一頭豬,偏偏我還被你這頭豬給拱了!”

她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讓美婦人偷笑。美婦人將姬軒然那放在了床上,退走在了姬婉清的身邊。雖然知道她是擔心自己,可心中難免感到難受。事情都已經找上自己了,這有什麼辦法,難道忍著嗎?忍著他們就會放過自己嗎?不會啊。姬軒然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左腿上的刺痛讓他時刻保持著清醒,也有深深的無力。造成這個結果,無非就是自己實力不夠。“謝了,就當我欠了你一條命,我以後還你。”

說著,他強撐著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雙手顫抖無力,美婦人上前攙扶,卻被他抬手製止了。“就不勞煩前輩了,多謝前輩的救命之恩。”

美婦人用詢問的目光看向了姬婉清,後者示意她不用管。姬軒然取出一柄靈劍,讓靈劍托著自己,一瘸一拐地向著門口走去。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姬婉清終於忍不住了,站起來罵道:“你個蠢貨,就知道逞強,逞強能讓你變強嗎?”

“那是要你的命!”

姬軒然沉默了好一會,低聲迴應道:“至少不會讓我的尊嚴低人一等。”

“你這個死腦筋!”

這是姬婉清第二次對他出手,瞬間來到他的身後,以手做刀,將他打暈了過去。氣哄哄地對美婦人說道:“給這個笨蛋放床上去。”

美婦人抱起姬軒然破損不堪的身體,追問道:“小姐,不給他療傷嗎?”

“哼!反正死不了,就讓他吃點苦頭。”

美婦人心中不忍,姬軒然為什麼孤身一人前來,為的不就是給天劍門尋求一線生機嗎?這樣下去,不要說天劍門了,姬公子怕是自己都會死在演武場。不過既然是小姐的命令,她也不敢私自違背。給姬軒然換掉染血的衣服之後,美婦人來到了姬婉清身邊,低頭問道:“小姐,是否要將天水皇門和狂瀾宗抹掉?”

“他不是說了嗎?他自己要解決。”

“那天水帝國皇室呢?”

姬婉清倒是想了一下,隨後隨手說道:“不管,要是我都幫他解決了,他還怎麼成長。”

“再說了,一個天水皇室而已,要是這都解決不了,我那真是看走眼了。”

說完她又想了好一會,雙手支著腦袋說道:“接下來你就暗中保護他吧,影一太弱了太沒用了。”

美婦人苦笑,影一好歹也是武皇六重天,卻在小姐口中是弱者。“我要是保護姬公子,那這皇城的分會怎麼辦。”

“交給影一就是了,就當讓他修養一下。”

之前影一將重傷昏迷的姬軒然救了回來,姬婉清怒不可遏,將影一打的瀕死,大罵他是廢物,到現在都沒有恢複過來。那一次將瑤雲商會上下都嚇得不敢出聲。“屬下明白了。”

美婦人離開之後。姬婉清趴在桌子上,一隻手把玩著茶杯,在面前不停地滾動著,眼睛始終看著床上的姬軒然。嘴裡時不時罵一句笨蛋。清晨,窗外的鳥鳴聲敲開了姬軒然心靈的窗戶。雖然吞噬武魂中儲存的血氣在修複傷勢,但左腿依舊沒有能完全好。他扭頭看向了桌子邊,發現姬婉清就趴在上面睡覺。姬軒然一瘸一拐地走了過去,看著她嘴裡流出來的口水,覺得她也不是那麼的有距離感。打開門,他走下了樓,整個商會裡的人看到他都恭敬地施禮,他挨個迴應。簡單吃了點東西後,便離開了瑤雲商會,望著天上的太陽,他的心裡也燃燒著一團火。演武場人生鼎沸,姬軒然還未走進去,便聽到了裡面的動靜,似乎有什麼大人物來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