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8章 我也覺得不可能好險差點暴露

第98章 我也覺得不可能好險差點暴露


x-KC“皇帝竟然親臨!”

“連大皇子都來了。”

“難怪二皇子要突然終止比試,原來是在等他們啊。”

姬軒然穿過昏暗的通道,來到了演武場內,此時天上已經停滿了飛舟,比之昨天都要多。最為矚目的便是正在駛入的瑤雲商會的飛舟。姬婉清正倚靠在窗邊,看著姬軒然。以往的七宗大比,瑤雲商會根本就不會來,這次不僅來了,就連瑤雲商會的大小姐都來到這裡。秦陽自然以為是因為自己,在這耀陽大陸上,除了自己他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能夠讓姬小姐如此上心。因此信心倍增,展露出了非凡氣質。他走上高台,抬手按下眾人的歡呼聲,拿出帝王般的威風說道:“諸位還請安靜,今日七宗大比,我父皇與皇兄都來觀戰。”

“不過還有一個令我意想不到的客人也來了。”

他指著天上最為華麗的飛舟激動地說道:“瑤雲商會大小姐蒞臨,乃我天水帝國一大幸事。”

“瑤雲商會大小姐!?”

這個訊息一經傳開,立馬引起了熱議。在場有身份沒有身份的,全都起身敬禮。瑤雲商會是耀陽大陸上最大的商會,勢力遍佈大陸各個角落,誰都不想得罪,誰都想要巴結。皇帝坐在主座上,以手撫須笑得極為高興:“不愧是陽兒,竟然能夠讓瑤雲商會大小姐親自前來。”

因為秦陽的緣故,皇帝也是知道瑤雲商會來自上界,能得到她的青睞,等同於平步青雲。他的眼中閃爍著光芒,已經開始暢想未來的風光。一旁的大皇子秦風臉色卻不怎麼好看,袖子下的拳頭緊握,看向秦陽的眼中充滿了妒忌。從小就讓秦陽受儘了讚揚,他的光芒甚至掩蓋了自己,讓自己淪為陪襯,現如今還想搶奪自己的皇位。帶自己來這裡,不就想要向我展現實力嗎?現在連尊貴的瑤雲商會小姐都來了,憑什麼好處都讓秦陽給占了!秦陽自然感受到了來自大哥的目光,回頭對著他冷笑,眼中儘是不屑。皇位,我不在乎,但我就是要拿到手,我就是要最好的。任何膽敢與我作對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場中很快又響起了另一種聲音,觀眾席上的人好奇地打量姬軒然。“他這是怎麼了?”

“你沒聽說嗎?城防軍說,這個傢夥調戲良家婦女,被天水皇門和狂瀾宗的人發現了,被打斷了腿。”

“真的假的啊?我看他也不像那種人啊?”

“其實我也覺得不像。”

有人不解地問道:“城防軍都這麼說了,你們為什麼覺得不像啊?”

“他這種天賦實力暫且不說,就憑這張臉,不被那些良家婦女扒了都算剋製,他怎麼會去調戲別人。”

“就是就是。”

聽了這個解釋,那些不明白的人也跟著點頭,深以為然。很快關於這件事,另一個說法占據了主流。傳到六宗之人的耳中,讓他們臉色十分的難看。“這是哪個蠢貨找的罪名,這不明擺著沒有信服力嗎?”

楊平天氣得牙根癢癢,覺得城防軍那些傢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周圍全都是懷疑的目光,讓他們難堪不已。“我看啊,就是六宗之人故意動手的,被昨天姬陽的表現給嚇到了吧。”

“應該是,姬陽這麼強,讓他們覺得沒有勝算,所以才這麼做的。”

“真陰險啊。”

……質疑聲不斷,甚至擾亂了現場秩序。秦陽不得已再次出聲將現場壓了下來。今天演武場上隻剩下七個人,因為音律宗的首席弟子薑寒,在第二輪遇到了姬軒然,直接被淘汰出局,導致現在場上沒有音律宗的人了。第四輪抽簽開始,常懷遠幸運地抽到了輪空,他走到姬軒然的身邊,在他耳側戲謔地說道:“這次算你走運。”

“不管你背後有什麼勢力,在這演武場上,可就不好說了。”

說罷,他還想伸手去拍打姬軒然的臉,卻沒想到對方先一步動手,狠狠地反手抽在了他的臉上。他看著捂著臉氣急敗壞的常懷遠淡淡道:“這當是你昨天晚上打我的利息,等會若是在場上遇見了,拿你的命來還。”

“姬陽,你給我等著!”

姬軒然不屑一笑,走上了廣場上,沒想到自己的對手竟然是柳馨兒。不過她並沒有認出自己,也不囉嗦,直接發動了攻擊。她的實力不弱,身姿也很具有觀賞性,可姬軒然並不會讓著她。姬軒然上前,熟練地將她擒拿,抱在了腰間,習慣性地抬起手就要打下去,好在第一時間停了下來。要是打下去身份就暴露了。柳馨兒被這樣抱著,瞬間想起了姬軒然那個混蛋,又急又氣,帶著顫音夾緊雙腿問道:“你想乾嘛?”

“額,不乾嘛。”

說著姬軒然將她推了出去,一腳踢在了她的屁股上,把她踢出了廣場範圍,判為戰敗。赤血門上下看到這一幕臉都黑了,這是在踢首席的屁股嗎?這是在踢赤血門的臉。在場的觀眾也是一陣唏噓,他們總覺得這個柳馨兒的屁股有什麼魔力一樣,很是吸睛。柳馨兒本人從地上站起來起來,指著姬軒然大罵道:“姬陽!你們這些姓姬的都是變態嗎?混蛋、無恥、流氓!”

“對不起,習……額,我不是故意的。”

姬軒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想要拿出火蛟血賠禮,好在及時收手,不然又要暴露了。他尷尬地笑著,剛纔踢的那一腳完全就是本能驅使,不是他想要那麼做的。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場鬨劇很快就結束了。姬軒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觀看了剩下的兩場,意外的是,夜雪打贏了天水皇門的雲海清。這個雲海清記得是夜雪的追求者來著,真是為了追女人,這個時候都敢捨得放水。這個結果把天水皇門上下氣得不輕,七宗之首竟然沒能入決賽,丟儘了天水皇門的臉。不過雲海清卻是一臉開心地樣子。沒救了。“秦陽哥哥,這些好無聊啊。”

蒼雲筱筱坐在秦陽的身邊,抱著他的手撒嬌。秦陽笑著安慰道:“不要心急,看這個樣子,那個姬陽還真有可能奪得第一,到時候我就和他打。”

“好啊,終於可以看到秦陽哥哥出手了,嘻嘻。”

他寵溺地摸了摸蒼雲筱筱的頭,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關係十分親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