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6章 找茬算計

第96章 找茬算計


u~Cc~姬軒然在街上還未走多久,就遇到了一幫人擋在了面前。他不想多生事端,側身主動讓出一條路,可對方卻不依不饒。這讓他也不得不面對,雙手垂在兩側,看著常懷遠說道:“你很閒嗎?”

“你這什麼語氣?你就這樣和我說話?”

常懷遠一副趾高氣揚的態度,雙手抱在胸前,引起了路上行人的圍觀。“如果沒有事,請讓一讓,我要回去休息了。”

“走?你覺得今晚你走得了嗎?”

常懷遠主動上前一步,擋住了姬軒然的去路,在他面前冷聲細語。本就戲謔的表情揹著光,更加的討打。這個時候,姬軒然才正眼看他,武靈四重天的修為,讓他有些吃驚。看來將異象攬在自己身上,沒少給他帶來好處。“這就是你的底氣嗎?”

常懷遠笑著後退了兩步,身邊的幾位師兄弟冷笑著走了上去。“你還輪不到我動手。”

圍觀的人不乏武者,他們認出了姬軒然與常懷遠。圍在一起議論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在這裡鬨事?”

“聽說半年多前,這個姬陽拒絕了狂瀾宗的邀請,加入了天劍門。”

“你的意思是說,狂瀾宗惱羞成怒了?”

有武者搖頭說道:“沒這麼簡單,姬陽拒絕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個姬陽天賦卓絕,無疑是打了狂瀾宗的臉。”

“不是吧,這年頭,天賦高也有錯了?”

“害,誰叫姬陽勢單力薄呢。”

這些話傳入了常懷遠的耳中,讓他倍感不爽,偏頭冷聲威脅道:“再敢亂說,可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滾!”

其他幾名弟子也在此時嗬斥道:“這裡沒有你們什麼事,都散開!”

喧囂的街道短時間內變得安靜了下來,隻剩下他們幾人。姬軒然搖頭,坐在了台階上,順手拿起了身邊小攤上的水果,從容不迫地剝了起來。“趁著還有機會,趕緊離開。”

“喲,威脅我們呢。”

“不是威脅,是提醒。”

幾名狂瀾宗弟子沒有再說話,取出武器直接發動了攻擊。他們隻覺得身前一陣風拂過,然後便是天旋地轉,等到被痛楚刺激清醒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掐住脖子或者被踩在了地上。還有兩個同伴,一個腦袋被塞進了石獅子的嘴裡,一個卡進了房子裡。姬軒然微微偏著頭,下達了最後通牒:“還不走嗎?”

可常懷遠隻是冷笑,也沒有動手的意思。這時街頭傳來了陣陣蹄聲,整齊劃一,讓整個街道都在震動。很快,一對全副武裝的士兵便騎著狼馬衝了過來,為首的什長拉住韁繩,馬蹄在姬軒然面前揚起,想要給他一個下馬威。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這個少年竟然紋絲不動,臉上看不到一絲懼意。這小子是不知道狼馬的力量,還是真的膽識過人?馬蹄踏在地上,青石板應聲碎裂,地面都凹陷了不少。什長坐在馬背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姬軒然,開口嗬斥道:“誰讓你在這裡動手打人的?”

“這裡是皇城,不是你生活的犄角旮旯!”

“來這,就得守這的規矩!”

姬軒然扔到手中的人,後退了兩步揹著手說道:“是他們先動手的,也是他們挑釁的。”

“我讓你辯解了嗎?”

姬軒然眉頭微皺,聲音中多了些寒意:“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來是來問責的,不是來聽你狡辯的。”

常懷遠拍手笑道:“有勞諸位了,這個小子自街上公然滋事,打傷我師兄弟,說不定是覺得明天打不贏我,所以才耍此手段,務必要讓他親口承認啊。”

什長抬手迴應,熟練地露出了笑容:“好說,這點小事就交給我們了。”

“來人,將這個敵國奸細抓起來,嚴刑拷打!”

“是!”

另外幾名士兵騎著狼馬就要上前,姬軒然冷著臉先發製人,揮拳打在了他們的鎧甲上。金屬鎧甲被打得發出了哀嚎,嚴重變形,士兵慘叫著飛出了百米。姬軒然站在馬背上,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再度出手。他下手狠辣,不過五息時間,剩下的幾個士兵連同什長就被折斷了手腳。“你敢對我們動手,你不想活了!?”

姬軒然一步步走到什長面前,清晰的腳步聲好似地獄的呼喚,讓他神經越繃越緊。抓起他的頭髮,姬軒然咧嘴不屑一笑:“不僅要打你,我還要殺你。”

“看好了。”

說罷,姬軒然便在那幾個士兵驚恐的眼中,抓住什長的腦袋,在他驚駭欲絕的慘叫聲中,連同他的脊椎,從身體裡扯了出來。鮮血甩了一地,將這幾個士兵嚇得肝膽俱裂,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求饒。泣聲解釋道:“都是天水皇門和狂瀾宗指使的,不關我們的事啊!”

姬軒然面無表情地將連著脊椎的頭顱扔在了他們面前,隨後施展雷鳴化神,雷光乍現,讓整個街道宛若白晝。常懷遠眼角抽搐,看著被翻了一遍的街道和焦黑的屍體,這個小子膽子真大啊。不過他卻是冷笑連連,拍手叫好:“我猜得沒錯,你果然就是個無腦的蠢貨,這倒是方便了我。”

隨著他話音落地,四周的房屋裡走出了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元天罡跟著李道走了出來,周圍全都是天水皇門的長老弟子。“怎麼,你們想要在這裡圍殺我嗎?”

元天罡冷笑道:“不急,在這之前,有的是辦法整治你。”

“你說是吧,馬將軍。”

“自然,姬陽,你當眾擊殺城防軍,現在我要將你逮捕,於明日遊街示眾之後,斷頭。”

“你可有異議?”

說著,身披鎧甲的中年男人龍行虎步地從他們後面走了出來,他的身邊還跟著十個士兵,全都是武靈境修為。這個將軍更是武王強者。這十個士兵的手都按在刀柄上,隻要他稍有動作,就會出手。常懷遠譏笑,走到姬軒然的身邊,嘚瑟地拍了拍他的臉,眼中難免有些嫉妒這張臉。“真可惜,你看不到天劍門被滅的畫面了。”

馬將軍揮手下令,身後的兩名士兵走了過去,控製住了姬軒然的雙手。這個時候,元天罡突然叫停:“等一下,馬將軍,老夫還有些賬要和這個小子算算。”

“哈哈哈,好說。”

馬將軍示意士兵放手,退到了一邊。元天罡揹負著雙手來到了姬軒然面前,老陽微眯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武皇強者的氣息突然爆發,砸在了姬軒然的身上,讓他的骨骼劈啪作響。重壓之下,他的雙腿彎曲,膝蓋距離地面不過半尺。可這半尺無論元天罡如何施壓,就是無法讓他跪下。見此,元天罡臉色愈發難看,面孔逐漸猙獰,低聲說道:“有骨氣?很好,那老夫就將你的骨頭壓碎,我看你還如何堅持!”

“老匹夫。”

姬軒然頂著壓力,牙齒裡蹦出了這三個字。“臭小子還敢嘴硬!”

元天罡氣急敗壞,抓起姬軒然的頭髮,老臉抵在姬軒然的面前,瞳孔收縮到了極點,厲聲說道:“第一次讓你僥倖活了下來,這次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承受住!”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