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1章 綁瑤月月多了個小弟抽郡主

第91章 綁瑤月月多了個小弟抽郡主


gstTZ8青鹿城外的一座大山上,姬軒然隔空喊話。“七大宗也不過如此,門下弟子沒有一個能打的,簡直無趣。”

“不過這些靈藥法寶確實不錯。”

“嗯,門中女弟子也不錯,我喜歡。”

狂瀾宗得知之後,氣得隔空迴應:“臭小子,休要壞我宗門名聲!”

“滿口胡言,別讓我們抓住你!”

得知訊息的武者紛紛向著他所處的方向趕去,爭取在第一時間將他圍困,救下夜雪仙子。不過比他們先一步的是瑤月月。她踩著一支飛舟,手持厚土長矛來到了姬軒然所處的白鹿山,從雲端上俯視,找到了姬軒然。她嬌喝道:“小賊!這次看你往哪裡逃!”

突如其來的女子聲音,把正在烤肉的姬軒然嚇了一跳,四處張望之後,抬頭望向了高空。瑤月月踩著飛舟降低高度,想要落在山頭,卻發現整個山頭都被堅硬的高階陣法所籠罩,根本進不去。“竟然還有陣法?”

她驚疑不定地看著坐在石頭上的姬軒然,想起了一個人,那個小子也會陣法。不過更讓她疑惑的是,山頭上並沒有夜雪與柳馨兒的身影。“姬軒然,你將夜雪兩人藏在了哪?”

姬軒然撕扯下一支玉珍雞的腿,啃了一口滿嘴油膩地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還有,我看你是個女人,不想和你鬥,麻利的離開。”

之前這個女人雖然差點將自己打死,但在天劍門招生的時候,也為自己求過情。“你看不起我是女修!?”

這話好像是戳到了她的痛處,讓她較真了起來。姬軒然翻了一個白眼,順著她的話說道:“沒錯,小爺我不喜歡與女人爭鬥,趕緊離開。”

“你殺我同門,搶我宗物資,還將我的師妹們掛在樹上,若是這樣離開,我還有什麼臉去見他們。”

“今天就讓你看看,你眼中不屑一顧的女修,是怎麼擊敗你的!”

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聽勸,姬軒然歎了一口氣看來是免不了打一架了。他將手中吃了一半的雞腿向她遞過去,問道:“要不吃點?”

“少來!”

現在的瑤月月油鹽不進,將手中的厚土之矛投了出去,讓隱形的結界上蕩起了一圈圈漣漪。“不吃拉倒!”

姬軒然也不再勸說,既然要打,那就趁著其他人還沒來,抓緊時間將她給綁了。十柄靈劍飛出,將她包圍。趁著她堤防靈劍的時候,姬軒然主動飛上了天,衣袂翻飛好似一隻矯健的飛鳥,逼近了她的身。甚至他都能聞到瑤月月身上獨有的清香,不過這並不能讓他遲疑。暗自運轉雷鳴化神,拳頭上電弧跳動,劈啪聲將她的注意力吸引了回來。可這一切都已經完了,姬軒然的速度太快,她根本躲不開,隻能儘其所能的抵擋這一擊。靈氣形成的氣罡隻擋住了一瞬,隨後便如同瓷器一樣砰的一聲碎裂,拳頭直直地錘在了她柔軟的小腹上。姬軒然將陣法開出了一個口子,讓瑤月月落了進去。不等瑤月月從地上的坑洞裡爬起來,他從天上緩緩落在了她的面前。板著臉說道:“既然你自己不識趣,那可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

“廢話少說!”

瑤月月從坑洞裡飛了起來,雙手握著長矛抽向了姬軒然的腰,空氣發出陣陣沉悶的呼嘯聲,地上的青草在風中頓挫,被折斷被欺壓。霎時間此處飛沙走石,將兩人的身形掩蓋。姬軒然被嚇了一跳,身體往後仰,看著長矛擦著自己的小腹掠過。心有餘悸地想起了之前的天驕榜資訊,這個女人有玄級體質,目前來看還修煉到了小成的境界。他起身後第一時間拉開距離,抬手再次勸道:“我不喜歡和女人動手,現在離開話來得及。”

“打就打,婆婆媽媽的比我還像女人!”

瑤月月覺得姬軒然就是看不起自己,手中的長矛揮舞的更加用力。“你這個傢夥,怎麼就這麼不聽勸!”

姬軒然的火氣也被她一句話給點燃了,伸手抓住了厚土之矛,忍著手上的疼痛,貼近了她的身體,抓起她的手,矮聲來到了她的身後,別住了她的手。他想要像對付夜雪一樣,將瑤月月給打暈,可沒想到這個女人路子野得很,抬腿後踢差點沒踢到小軒然。“我淦,你下手竟然如此狠毒!”

姬軒然罵了一句將她按在了地上,抓住她的兩隻手別在了身後,取出妖獸筋把她困了起來。為了以防萬一,姬軒然五花大綁,讓她想動都動不了。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揉著自己的大腿,掀起衣服看了一眼,已經被踢的烏青了。即便是玄級體質,練到了小成也不容小覷啊。“放開我,有本事和我堂堂正正地打一架!”

姬軒然不想理她,自己可是堂堂正正地把你綁了,沒有耍什麼小手段,實力不濟就很少叫喚。不過看著被綁住的瑤月月,他心中一陣暢快,也有些恍惚。纔不過半年,他的實力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差點把他打死的人,現在也被綁了。想到這些,他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嘿嘿笑著來到了瑤月月的身邊。“你想乾什麼?”

“不乾什麼,就是手頭上有點緊。”

“啊!!!”

在她的尖叫聲中,姬軒然摸出了不少好東西。淡黃色的紗織腰帶意外的堅韌,竟然是一件靈寶。姬軒然嘿嘿笑著,這可比妖獸筋好多了,於是用這條腰帶將她重新綁了一次。“不錯,這下你就掙脫不了了。”

隨後他就坐在旁邊開始在她的儲物袋裡搜尋了起來,靈石沒想到有十萬,一些不錯的法寶,一些武技抄本,還有不少的丹藥和衣物。“靈石我就笑納了,嘿嘿。”

取走靈石之後,姬軒然就將儲物袋還給了悲憤欲絕的瑤月月。見她這副模樣,姬軒然也覺得自己做的有些過了,於是又將儲物袋從她的身上取了下來。瑤月月:“??”

“咯,不白搶你的,我在你的儲物袋裡放了一堆靈果,就當是你買的吧。”

至於是不是強買強賣,姬軒然不在乎,這麼做隻求一個心安理得。瑤月月氣得銀牙都要咬碎了,冠冕堂皇地無恥混蛋,什麼靈果能值十萬靈石!姬軒然沒有理會她那能夠殺人的眼神,自顧自地坐在一邊烤起了玉珍雞。雖然這種雞隻是一階一品的妖獸,沒有太多的靈氣,但是味道卻是不錯的。很快整個山頭都瀰漫著誘人的香味,瑤月月隻是聞了一下味道,就忍不住口齒生津,咕嚕嚕地吞嚥起了口水。“想吃啊?可惜剛纔給你你不要哇。”

姬軒然拉著烤雞在她的面前晃了一下,不等她開口就收了回來。要不是手腳都被綁在了一起,瑤月月非得跳起來給他一腳。“喲,終於來了。”

山頭外面,一個白衣少年站在飛舟之上,手持長槍迎風而立好不瀟灑。“你就是姬軒然?”

少年說著便看到了被綁紮一邊的瑤月月,眼角下意識地抽搐了一下。暗自心驚,這不是狂瀾宗的瑤仙子嗎?她竟然也敗在了這個傢夥手中,看來不能大意。“在下正是,不知道你是哪號人物?”

姬軒然站起來,嘴裡嚼著肌肉,含糊不清地問了一句。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讓少年額頭青筋暴起,眼眶中燃燒著熊熊怒火,不過很快就控製住了情緒,揹負著單手俯視著姬軒然。“我乃禁地小白龍白千秋,立刻放了夜仙子,不然你不得好死!”

原來是之前叫囂的那些人之一啊,姬軒然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起了他,見他不過是十六歲上下,這個年紀就學別人出來英雄救美,真是不學好。“小屁孩你是出來找打嗎?”

“你纔是小屁孩!”

白千秋紅著臉扯著嗓門大叫,用搶指著姬軒然威脅道:“最後一次機會,放了夜仙子,不然我打死你!”

姬軒然嗬嗬笑著,將不屑兩字寫在了臉上。才武師七重天就敢出來,誰給你的膽子啊。不過這也讓姬軒然微微有些驚訝,這才十六歲就七重天了,天賦恐怖還是因為家底殷實?七大宗的首席都沒有這麼誇張。若是後者,說不定能在他的身上好好撈一把。想到這種可能,姬軒然兩眼放光,此刻的白千秋在他眼裡就像是一個沒有打開的寶箱。白千秋被他的眼神看得雞皮疙瘩都起來。“小屁孩就你一個人嗎?”

姬軒然四處張望,並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白千秋急得臉紅,張嘴叫道:“你纔是小屁孩,本少爺吃過的肉比你吃的飯都多!”

說著還得意的對他挑眉毛,似乎在炫耀。姬軒然臉色一下子就黑了,嘴巴倒是挺利索的。“不會說話就閉嘴。”

話音落地,姬軒然消失在了原地,等到被白千秋捕捉到的時候,已經落在了他的飛舟上。“愚蠢,你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了。”

白千秋一臉倨傲,扭動著脖子躍躍欲試:“聽聞你體質強悍,我到要看看,與我的肉身相比差多少。”

他對自己的肉身十分自信,從小就以禁地中魔獸血淬體,雖然沒有體質,但經過千錘百鍊不比那些擁有體質的天才差。“來……”“愚蠢?”

姬軒然咧著嘴呲著牙,抬手就對他的腦門一巴掌,啪的一聲給他打蒙了。“你!”

“你什麼你!小屁孩一個,還學別人英雄救美,出門也不帶一個護道者,真把這個世界當成一場遊戲啊!”

說著,姬軒然又是幾巴掌打在了他的腦門上,打得他連連後退,腿腳都站不穩坐在了船頭。他不服氣地叫囂道:“我可是禁地白族之人,誰敢得罪我。”

姬軒然笑了,又是一巴掌抽在他的腦門上:“我不就在欺負你嗎?啊?”

“禁地了不起啊,出來混,管你是龍是蟲,都得趴著!”

“這麼點實力,還好意思出來裝大尾巴狼,也不嫌丟人。”

接連被他打了幾個巴掌,白千秋的腦袋嗡嗡作響,整個人的精神都恍惚了。白千秋抱著長槍求饒道:“我錯了哥,我錯了!求求你不要打了!你就是我哥!”

他是真的怕了,就是這麼幾個巴掌都躲不了,還打什麼。姬軒然輕哼了一聲,停了下來,打了這麼多下,自己的手都麻了,不得不說這個小子的腦袋是真的硬,到底怎麼練出來?拎起他的衣領,就將他帶到了山頭上,姬軒然收起陣法,帶著兩人離開了這裡。已經拖延了這麼久,該來的人都在路上,人數肯定不少。要是被包圍了,很麻煩。路上,白千秋笑嘻嘻地問道啊:“哥,我們接下來是要乾嘛啊?”

“嘿嘿,你別管。”

“別呀哥,我也想參與。”

姬軒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你不是想要救夜雪嗎?”

“嘿嘿,小弟我怎麼能和哥搶呢。”

白千秋十分的懂事,搓著手一臉討好的樣子,讓姬軒然一臉古怪,這個小子的腦袋該不會被自己抽迷糊了吧。被另一隻手抱著的瑤月月疑惑地看著白千秋,禁地家族她在宗門的卷宗裡也有所瞭解,傳聞他們都是上古時流傳下來的古老勢力。平日裡身居禁地,隱世不出,每一個禁地家族至少都有三萬年的傳承,是真正的隱世家族。可隱世家族裡怎麼會有這麼沒有骨氣的後輩?姬軒然剛換了一個位置,正打算繼續叫囂的時候,整坐山峰都震動了起來。“哥,這是怎麼回事啊?”

白千秋被嚇得抱住了姬軒然的手,慌張地警惕四周。姬軒然申請嚴肅,十柄靈劍在身邊盤旋,將自己護在了裡面。周圍的溫度在攀升,很快他們的身上就冒出了汗水,身邊的植物都焉兒了不少。“哥快看!”

白千秋指著遠處極速飛來的巨大猛禽,明顯有些興奮。那是……姬軒然打量著那隻猛禽,赤色的羽毛彷彿在燃燒,恐怖的高溫甚至扭曲了視線,就像是一團充滿野性的火焰。猛禽的背上還有這一棟小閣樓。“這又是何方神聖?”

姬軒然不敢大意,這隻猛禽就已經給了他足夠的壓迫感,這種氣息,絕對堪比武王強者。他抱起瑤月月就要逃走,卻被火焰封鎖了退路。赤羽烈鷹發出了嘹亮的鳴叫,翅膀扇動時,灼熱的火焰飛了出去,將姬軒然包圍了在了中間。蒼雲筱筱激動地來到了三樓,倚著圍欄好看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終於讓我逮到了你了。”

為了不然自己的事情敗露,她選擇與其他人分開,想要在沒有旁人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解決姬軒然。萬幸的是,真的讓她給找到了。姬軒然的視線穿過火焰,看到了三樓的美妙女子,皺眉問道:“這位姑娘,敢問是要做什麼?”

“這其中怕不是有什麼誤會。”

女的,坐騎還是五階妖獸,自己沒有得罪過這號人物啊?不認識自己!蒼雲筱筱一開始很意外,然後是驚喜,這倒是方便了自己。她對手下的人吩咐道:“不許說出我們的來頭,去解決他。”

閣樓中一位中年黑衣的武王點頭,飛了出去,來到了姬軒然的面前。他雙手籠在袖子當中,淡漠道:“你就是姬軒然,沒錯吧。”

姬軒然眨了眨眼睛脫口道:“不是。”

瑤月月瞪著眼睛一臉意外地看著他。姬軒然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你們也是追殺姬軒然的?這可趕巧了,我也是。”

說著抱起了懷中的瑤月月,笑著說道:“這不,我前不久才從那個姬姓賊子手中救下瑤仙子。”

瑤月月:“……”身邊的白千秋點頭附和:“沒錯,我也參與了。”

這位武王全程冷眼看著姬軒然,取出了一幅畫像,上面正是姬軒然戴著面具的樣子。姬軒然臉都黑了。白千秋意識到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咳嗽兩聲厚著臉皮開口道:“是誰想要汙衊我哥,我白千秋可不會就這麼放過他!”

他報出名號後,武王眉宇間有些遲疑,白族的人?於是問道:“你真是白千秋?”

“如何證明?”

“這個……”“你的護道者呢?”

白千秋撓著頭,眼神飄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蒼雲筱筱傳聲道:“什麼白千秋,就是一個騙子,把他一起殺了,以絕後患。”

“是。”

武王收起肖像,就要動手。姬軒然連忙製止:“這位姑娘且慢!”

“在下真不是那個什麼姬軒然,我真的是來抓那個傢夥的啊。”

“那個無恥混蛋綁架了我心目中仙子,我怎麼能夠坐視不管,所以便一路追到了這裡。”

瑤月月心中鄙視,這個傢夥簡直無恥無下限,還心中仙子,我呸!不過她也不敢出面揭穿,現在還不確定對方是什麼人,萬一對自己不利,可就麻煩了。“姬軒然,真當我們是傻子嗎?”

蒼雲筱筱不想和他廢話,甩著袖子讓那名武王動手。姬軒然眼見瞞不過了,也索性不裝了,冷笑著說道:“小爺我就是把你們當傻子!”

說完踩著靈劍越過火焰,向著遠處遁逃。雖然之前靠偷襲殺了一個武王,但這沒有讓他自大到迷失自己。武王終究是武王,打不贏的。“小子,你逃不了!”

這名武王靈力彙聚,形成了一隻大手,向著姬軒然抓了過去。瑤月月回頭看了一眼,這個架勢是要把自己也殺了啊。這個女人到底什麼來頭,竟然連自己都乾殺。急得她急忙催促道:“混蛋姬軒然,你倒是跑快點啊!”

姬軒然沒有精力迴應她,額頭上急得全都是冷汗。腳下靈劍替換成了帝級的赤霄劍,速度瞬間攀升了好幾度。可這也讓他的精神負擔攀升了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原本強大的精神力,如同決堤一般在消耗。不一會兒,他的臉色就變得慘白,衣衫都被汗水打濕透了。瑤月月的衣服也不例外。她緊張地看著搖搖欲墜的姬軒然,扭頭看向了像累贅一樣吊在姬軒然身上白千秋。“你不是白族的人嗎?有沒有寶物可以用啊?”

後面的靈氣大手將一座山的山頭掰了下來,向著三人投擲了過來。這一刻,寬闊的黑影籠罩在了他們的心頭,彷彿太陽墜落。“寶物寶物寶物!”

白千秋急得嘴裡不停地重複這兩個字,忽然一拍腦袋,從儲物袋裡取出了一個類似梭子的金色寶物。嘴裡唸唸有詞還不停地往裡面灌注靈力。飛梭震動,隨著一聲嗡鳴響起,三人遁入虛空當中,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山頭砸下,掀起了漫天塵埃,整個大地都在震動,森林裡群鳥驚叫,妖獸四處奔逃。蒼雲筱筱坐著赤羽烈鷹追了上來,看著山頭落下的位置問道:“死了嗎?”

這名武王拱手迴應:“他不過是武師十重天,逃不了。”

“嗬嗬,很好,你們兩個動手,將這裡轟擊成碎片,務必將地面打沉十米,打成一片湖泊。”

“這……”兩名武王有些遲疑,不明白著姬軒然究竟是何人,竟能讓郡主做到這種地步。“怎麼還不動手?”

蒼雲筱筱見他們沒有第一時間動手,黛眉擠出了不悅的情緒。兩人不敢再猶豫,出手便是撼天動地的恐怖力量,大地持續震動,狂風向著四周席捲,在此處紮根上百年的老樹都被狂風連根拔起。那些飛走的鳥獸都不能倖免,被肆掠的靈氣絞殺成了血霧。蒼雲筱筱看著這一幕,長舒一口氣,嘴角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回到閣樓裡,在侍女的伺候下,品嚐起了清茶。姬軒然三人從空間中遁出,身體不受控製得砸在了地上。瑤月月兩人很快就停了下來,可姬軒然卻像是失去了意識一樣,砸在地上又彈了起來,飛出去又一次砸在地上,直到撞碎了好幾塊岩石,飛出幾百米才停下。赤霄在半空中旋轉了幾圈,插在了地上。“哈哈哈,得救了!”

白千秋坐在地上長舒了一口氣。瑤月月卻拿出了厚土之矛,向著姬軒然走了過去,不過白千秋卻擋在了她的面前。“你要乾什麼?”

“你不想殺了他嗎?”

瑤月月不解,難不成這個小子真的認他作大哥了?這也太草率了吧。“哼!既然我叫了他一聲哥,那他就是我哥,再說了逃跑的時候他可沒有拋棄我們。”

“倒是你,你要是真敢趁人之危,我回頭一定讓過家族把你狂瀾宗給滅了。”

說著他雙手叉腰,氣勢洶洶的樣子。“你!”

瑤月月看著逐漸恢複意識的姬軒然,覺得他說的也有些道理。可這個混蛋殺了我的師弟們,還將門中女弟子掛在樹上,這個仇難道就這麼算了?姬軒然捂著胸口站了起來,喘息了兩下,看著白千秋問道:“你那個法寶還能用嗎?”

“能,不過就是很廢靈氣,我就用了這麼一下,就已經被榨乾了。”

“能用就好。”

姬軒然從他的手中接過飛梭,正要灌注靈氣的時候,卻被瑤月月給製止了。“你瘋了,你現在回去不是送死嗎?”

“你關心我?”

姬軒然冷著臉反問了一句,見她沒有回答便沒有在意。無緣故無就對我下殺手,真當我姬軒然是軟柿子嗎?海量靈氣灌注進飛梭的一瞬間,姬軒然再度遁入虛空之中,這一次他直接來到了閣樓裡。此時的蒼雲筱筱正聽著外面的動靜,心裡開心著呢。房間裡忽然多了一道陌生的氣息,將她嚇得不輕。取出寶劍轉身想要動手,沒等她看清來人,嬌嫩的臉蛋就被姬軒然抽了一巴掌。“有武王作護衛了不起來啊!”

姬軒然罵了一句,將她壓在地上,接連在她的臉上抽,抽的啪啪作響。左右各十下,此蒼雲筱筱的臉已經被打的紅腫,嘴角有這血絲。打完之後,姬軒然吐出了一口氣,覺得心裡舒暢多了。“再有下次,別怪我心狠手辣把你殺了。”

說著再次往飛梭裡面灌注靈力,消失在了這裡。外面的兩位武王察覺到了異常,第一時間衝了回來,卻隻看到郡主被打的不成人樣,嘴裡還吐出了幾顆潔白帶血的牙齒。“啊!!!”

“姬軒然,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姬軒然回到了瑤月月兩人身邊,收起赤霄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你這是什麼,這麼好用。”

他看著手中的飛梭,心裡有了些想法。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