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2章 我有一拳敢叫星移鬥轉春秋逆反

第92章 我有一拳敢叫星移鬥轉春秋逆反


o%Sl白千秋撓著頭很是不解地問道:“這個就是普通的虛空梭,我族中還有很多。”

“這個小玩意不過是虛空飛舟的仿製品,族內的虛空飛舟纔是真正的寶物。”

“哥你要是喜歡的話,就拿去吧。”

姬軒然沉默著沒有說話,就是一個小玩意?拜托這麼好的東西,你竟然一點都不在乎!不過也好,既然這樣我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隨後他取出一瓶火蛟血扔給了白千秋,說道:“這個是五階火蛟的血液,我也不白拿你的。”

姬軒然想了想,覺得還是有點貪便宜的感覺,於是一揮手將之前搶劫來的資源和法寶都擺放了出來。在三人中間堆成了一座小山,豪橫道:“看上什麼那就是,不要跟我客氣。”

白千秋隨意的看了一眼,搖頭說道:“不了,這些東西都好垃圾哦,還沒有我的槍好。”

說著他就拿出了自己的長槍,白金光華在槍頭上閃爍,隱隱能看到陣法在其中運轉。“這是帝級下品的飛星槍,我老爹給我的練手的武器。”

帝級……練手。姬軒然臉上的笑容有那麼些僵硬,將這些寶物都收了起來。白千秋說道:“不過哥啊,你給我的蛟龍血正好是我需要的。”

看他的樣子似乎很喜歡,迫不及待地想要拿去淬體。瑤月月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拿著搶來的東西送人,可真夠無恥的。姬軒然收起飛梭,突然對瑤月月動手,將她再次綁了起來。剛纔逃跑的時候讓她給掙脫了,這女人還想對自己動手,不能就這麼放過她。這一次他將衣帶收了起來,這個衣帶也是一見靈寶,戰鬥的時候說不定有奇效。做完這一切之後,姬軒然在洞府中打坐療傷,很快便到了晚上。他帶著兩人離開了這裡,來到了距離狂瀾中不遠的地方。“哥,我們來這乾嘛?”

姬軒然看了一眼板著臉的瑤月月,嘿嘿笑道:“他們到處追殺我,我自然要回擊啊。”

白千秋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激動地說道:“哥,我也要參與。”

“好。”

他又飛梭,姬軒然不擔心他出事。姬軒然取出一件搶來的寶物,將其祭出。金色的光輝自山頭上升起,好似一個小太陽,將狂瀾宗的駐地照的宛若白日,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那些天驕長老紛紛從帳篷和飛舟裡走了出來,疑惑地看向了那個方向。“難道是有靈寶出世?”

有長老發話,讓名下弟子,帶著一些人過去查探。還沒等他們動身,就見那個金色的太陽向著營地落了下來。距離地面百米的時候,那些搭建的帳篷在金色的光輝下,如同白雪一般消融,七十米的時候,修為較弱的弟子皮膚起了大量的水泡。四十米的時候,水泡破裂,爆出的不是體液而是血。二十米的時候,那些沒來的及逃走的弟子紛紛爆成了血泥。有人認出了這件寶物,逃跑時倉促地喊道:“是日蝕輪!快跑!!”

聽到日蝕輪三個字,狂瀾宗的弟子被嚇得身體哆嗦。這寶物雖然是一次性,但殺傷力極大,武靈之下難有活口。“何人敢在這造次!”

一位外門長老出手,一拳將還未落地的日蝕輪打碎,化解了危機。就當他們鬆一口氣的時候,遠處的山上飛來兩道藍色的閃電,根本不給他們躲避的時間,打在了他們之中。四名弟子瞬間被炸成碎肉。藍色閃電在姬軒然的操控下,如同遊魚一般在他們之間穿行,所過之處血肉模糊。狂瀾宗的那位長老傻眼了,這不是自家的雙雷鎖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飛到高處放聲喊道:“姬軒然,你竟然敢來這裡,簡直找死!”

聲音傳播的極遠,驚動了其他人。此刻姬軒然將控製雙雷鎖的小旗交給了白千秋,自己則藉著夜色偷偷摸到了狂瀾宗的營地當中。換上一件狂瀾宗弟子的衣服,混入其中。他混亂的人群中漫步,單純的依靠體質的吞噬能力吸收氣血,不斷地修複自己的損傷,強大己身。天上幾位外門長老出手,將雙雷鎖擊毀,本以為就此結束,該緝拿那個小賊的時候。白千秋帶著瑤月月你用飛梭轉移到了另一個山頭,遠處轟隆一聲,剛纔的山頭轟然炸裂,有武王強者出手。白千秋嘿嘿一笑,換了一個寶物繼續襲擊。“該死,這個小子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正當那些長老疑惑地時候,下方人群中忽然起了騷亂。“你是誰?”

“你竟然在吸收屍體上的血液,你是魔道中人?”

“哼,沒想到小小魔頭也敢來我們這裡造次。”

周圍的狂瀾宗弟子紛紛圍了上去,想要將姬軒然斬殺。在耀陽大陸上魔修很少,也很弱,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存在感。每當這些大宗門要乾壞事的時候,見對方汙衊成魔修,一般都是首選。“魔修?”

“殺了他!”

長老下令,這些弟子下手更狠。姬軒然見自己暴露,也不再和他們玩鬨,抬手打出一道雷霆,將最前面的三個人打得外焦裡嫩。十柄靈劍飛出,向著周圍射出來去,洞穿了十多個人的身體。看到靈劍,那些長老立馬反應了過來,厲聲喊道:“你纔是姬軒然!”

說話的同時,他們就已經發動了攻擊。姬軒然身處敵人腹地,沒有戀戰,取出飛梭咻的一下遁入了虛空當中,消失在了原地,讓他們的攻擊落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憑空消失了?”

他們四處張望,不知道姬軒然去到哪裡。不遠處的山頭上,姬軒然迎風而立,手裡把玩著兩顆紅色的圓珠。裡面烈火在燃燒,有熾熱暴虐的靈氣被禁錮在了裡面。靈火珠,一次性的消耗物品,這個東西姬軒然沒少在赤血門的飛舟上繳獲。這裡面的靈火,他估計是一位武靈長老製作的,威能不俗。“用這些對付我天劍門,今天風水輪流轉,我用在你們身上。”

兩枚靈火珠被他扔了出去,落在了人群中。裡面的靈火開始暴動,整個珠子震動了起來,轟的一聲,二十多米高的烈焰拔地而起,血紅的火光裡飛舞著斷肢,慘叫聲轉瞬即逝。“小賊,有本事出來與我們一戰!”

這些外門長老在喊叫,那些未出面的武王已經對其它山頭髮動了攻擊。一座又一座大山被大爆,供姬軒然躲藏的位置越來越少。他又扔了幾顆靈火珠之後,來到了白千秋身邊,扛起瑤月月說道:“走吧,今天就先收手吧,再拖下去那些武王可就坐不住了。”

“嘿嘿,好。”

姬軒然使用飛梭帶著兩人遁逃,離開了這裡。隨著使用的次數越來越多,姬軒然越發的得心應手。這個寶物可比踩著靈劍好多了,隻需要靈氣和一點精神力就夠了。現在的他,最不缺的就是靈氣,丹田內那顆星球上遍地是靈石礦脈,無時無刻不在生產精純靈氣。“哥,我們現在去哪?”

白千秋手裡把玩著他一開始嫌棄的寶物,意猶未儘地問道。姬軒然停在了一處山頭,看向了天劍門所在的方向,說道:“你把她看好,我很快就回來。”

“哦。”

姬軒然往飛梭裡面灌注靈氣之後,整個消失在了原地。白千秋驚歎道:“哥可真厲害,都用了這麼多次了,都不見他的靈氣枯竭。”

這裡距離天劍門的距離有好幾十裡的直線距離,姬軒然接連用了三次在來到了天劍門的外圍。夜色中,之前巍峨壯闊的天劍門被籠罩在一個金色的陣法當中,極為醒目。他還注意到四周的樹林裡,還有這各宗的探子,在時刻監視天劍門的動向。他偷偷靠近其中兩個探子身邊,沒有驚動他們。“都這麼久了,那個黑岩峰主應該是死了吧。”

“還沒呢,神靈虛影還未出現,說明他還沒死。”

“不愧是武皇強者啊,被打穿了身體還能活到現在?”

兩人唏噓不已,其中一個問道:“這個黑岩不是在宗門裡嗎?怎麼會被狂瀾宗和擎天峰大成這樣?”

“嘿,誰叫他們蠢了,那個黑岩為了救那個姬陽,被元長老和薑長老圍攻,毀了根基。”

“嘖嘖,天劍門的人真是一群蠢貨,那個姬陽有什麼本事,值得搭上一個武皇?”

姬軒然背靠在樹上,呼吸紊亂,此時的他迫切的想要回到天劍門。天劍門的方向忽然亮起了一道光芒,吸引了樹林裡藏著的所有人的目光。“來了!”

不知道是誰低聲喊了一句。姬軒然扶著樹看向了天劍門。其中一座山上,一尊高達百丈的神靈緩緩站起,體型還在不停地放大。金色的光輝將四周照的宛若仙宮,但凡是被金色光芒照射的植物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那些原本普通的植物也在此刻收穫了靈性,變成了靈植。“不正常的變大,黑岩終究是隕落了。”

“接下來就是靈光雨了,這是難得的機緣,我們可不能錯過。”

姬軒然沒有將他們的話聽進去,隻是呆呆地看著那個逐漸膨脹的神靈。越膨脹越凝視,甚至能感覺到生命氣息。那尊神明忽然投下目光,將視線落在了姬軒然所在的地方,驚的旁邊躲藏的兩個探子心驚不已。頭頂上的雲層散去,星空璀璨,神靈立於星空之下,抬頭望著浩瀚星海。生命氣息快速的流失,最後身體消散,化作金色的光雨落了下來,武皇殞命之地受到了恩澤。遠處各宗營地,那些弟子在地上在飛舟上遙望著遠處光雨,心情複雜。武皇練出神魂,修煉出神明化身,奪得了一縷天地氣機,可稱霸一方。一位武皇的隕落,不論是為何,一身修為都將返還天地,讓隕落之地受到恩澤。“武皇啊,千年成皇三千成帝,即便是成聖成神又如何,終究逃不了身死道消。”

“數千年的努力,最終都在這場光雨之中。”

整個天水帝國都看著這一場光雨,對於凡人來說這一生一次的天地奇觀。可對於那些強者來說,是逃避不了的歸宿。有人不甘心:“我們努力數千年,難道就避免不了成為光雨嗎?”

“既然如此,成聖化神又有什麼意義!”

天青仙門把守飛昇仙道,耀陽大陸上的強者想要飛昇都要看他們的臉色。這幾乎是斷了耀陽大陸的飛昇希望,縱使天資無雙,不能飛昇最終隻能化道,成為那漫天光雨。那些大人物的所思所想,姬軒然不知道,也不該是他考慮的時候。他彷彿受到了互換,主動飛了出去,立於星空之下,光雨之中。金色的光雨淋在他的身上,好似金色的魚兒鑽入水中一樣,融入他的身體。他有所感悟,靈台清明,額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悟道吞噬體陷入了安靜,卻釋放出了恐怖的高溫。他的雙手開始揮動了起來,按照一定的軌跡。明明隻是簡單的動作,卻在他的身上有這道不清的韻律。漫天星辰隨之閃爍,在與他手中的金色的光輝呼應。這一刻,萬籟俱靜。光雨定格在了空中,那些探子靜止在了原地。時光荏苒,千秋不過一瞬,何人不求永生,奈何天地不公,聖人無情。我有一拳,敢叫星移鬥轉,春秋逆反,向天道奪光陰,向聖人爭公義。姬軒然悄然睜開雙眼,時光在他的眼中流逝,隻此一眼彷彿看穿了時間。金色的光雨再次落下,那些探子動了起來,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姬軒然在雨中落寞的飛行,遠離了這裡,等到他回來時,白千秋好奇地問道:“哥,你看到了嗎?金色的光雨啊!”

“隻要是光雨現,必然有武皇以上的強者隕落,這在耀陽大陸上可是很少見的。”

“哥,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你應該多沐浴一下,這可是機緣。”

“哥,你怎麼了?”

姬軒然的情緒低落,沉默沒有說話,默默的向著遠處走去。他想起了入宗的第一堂課,那個老先生的說的話再一次在他的腦海中響起。強大不止是特權,也是責任。黑岩峰主為了救我以命相博,這是否是出於他作為峰主的責任。武皇隕落,化作光雨潤物細無聲,這是否也是強者之於萬物的責任?姬軒然不明白,難道練武不就是為了變強,去實現自己的追求嗎?可為什麼,黑岩峰主願意為了救一個弟子落得如此下場?救了他人,結束自己的人生,這樣值得嗎?我不明白。第二天清晨,六宗弟子長老向前壓進,黑岩已死,天劍門門下弟子死傷慘重,大勢已去。“今日之後,天劍門將被時間所遺忘!”

揚平天站在飛舟上,豪氣雲乾揮手下令:“所有弟子聽令,今日攻破天劍門!”

可就在這時,高天上,一支戰痕累累的染血戰船來到這方天地,悠久的血腥氣息在眾人的腦海中構建出了一幅屍山血海的畫面。讓他們不得不停下進攻,抬頭望著天上的戰船。肉眼可見的,戰船上佈滿了刀劍痕跡,還有著染血的箭矢插在了上面。即便過去了千年,依舊沒有乾涸留存在著凶悍氣息。“那是。”

飛舟山各宗宗主看到戰船上飄揚的旌旗。紛紛跪在甲板上,恭敬地低頭迎接。那些長老弟子見此,也跪下,神情恭敬。天水帝國皇室的戰船。七大宗無人敢違逆它所代表的皇室。戰船上,秦陽從船艙裡走了出來,揹負著雙手踏空而行。他神情淡漠,眉宇間有這睥睨天下的氣勢,眉心一點硃紅,好似狂龍真眼,俯視大地。他僅僅隻是站在那,就讓人心生敬畏,如同天上神子,氣宇不凡。身上盤旋著一條金色的蛟龍,前肢踩在他的肩膀上,眼神蔑視地看著下方七宗弟子。“那就是秦陽嗎?”

姬軒然站在遠處的山頭上,遙望天上的男子。這個秦陽果然不凡。白千秋說道:“對,他就是秦陽,族中老一輩和那些沉睡的老祖也都說過,這個耀陽大陸上,他當世第一。”

“世人不知道耀陽大陸天驕第一是誰,其實就是他,他還有一層很隱秘的身份,若不是瑤雲商會前段時間拿出來賣,我們也不會知道。”

“什麼身份?”

姬軒然好奇地問道。白千秋小聲在他的耳邊說道:“其實他還是天青仙門這一代的首席弟子,天青仙門你知道吧。”

姬軒然搖頭,雖然聽說過一次,但並不瞭解。“天青仙門來自上界,是耀陽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勢力。”

一旁的瑤月月主動開口,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她也很驚訝居然能夠在這裡看到秦陽:“果然如同傳聞一樣,器宇非凡,不愧是天驕榜第一。”

白千秋撇嘴,雙手抱在胸前很不屑的說道:“我堂堂白族小少爺,豈會不如小小天水帝國二皇子,有機會我讓他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瑤月月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他,雖然自己當時位於第七,但是秦陽就是一個異類,他絕對不是自己這些人能夠觸及的。天賦實力,一騎絕塵。姬軒然沒有說話,秦陽如何,他不在乎,兩人之間不會有太多的交集,不過他若是敢打姬婉清的主意,任他絕世無雙,也要將他斬了。秦陽看著保護天劍門的金色陣法,眼中流露出些許讚歎的眼色。“這個陣法倒是不錯。”

天劍門上下不敢應答,這道陣法他們也不知道怎麼來的,但不可否認的是,這道陣法護住了天劍門。若是二皇子在此時索要,等同於要了天劍門的性命。很快秦陽就收回了視線,淡然道:“今日來,我隻為一件事。”

“二皇子殿下吩咐便是。”

七宗能夠說話的,都做出了迴應,態度恭敬根本看不到他們平時的威風。“十年一度的宗門大比,還有十來天就要開始了,你們各自回去做好準備吧。”

“這一次和以往不同,我設置了一個獎勵。”

聽到有獎勵,眾人驚喜地抬頭,連忙問道:“敢問二皇子,究竟是什麼獎勵。”

最激動的莫過於天劍門,若是能夠憑藉這次七宗大比擺脫困境,無疑是一件好事。秦陽嘴角揚起一抹戲謔的弧度,隨意道:“七宗的優勝者,破例可以挑戰我一次。”

七宗之人全都沉默了,這算什麼獎勵?這個秦陽是來找樂子的嗎?秦陽沒有理會他們心中所想,將目光放在了天劍門上,居高臨下地問道:“傳聞你們宗門中有一個叫姬陽的弟子,他人呢,讓他出來見我。”

天劍門很為難,那些弟子甚至責怪起了姬軒然,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怕不是因為害怕躲在外面不敢回來了。忘恩負義的混蛋,簡直丟儘了天劍門的臉。門主率領金鳴和華木以及一眾長老請罪道:“二皇子殿下,姬陽此時並不在門中,因為六宗圍攻我天劍門的原因,姬陽目前生死不知。”

“而且我宗黑岩峰主和眾多弟子長老也……”“好了老傢夥,沒在就沒在,哪來那麼多藉口,你們七宗之間的事,我也不在乎。”

說罷,揮袖回到飛舟上,臨走前秦陽特意說了一句:“七宗大比是七宗,若是你天劍門不能派人蔘加,不論原因如何,你們應該知道下場。”

“你們都散了吧,回去好好準備一下,可不要讓我失望。”

僅憑一句話,秦陽就讓六宗不得不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各自走上了歸途。六宗走後,皇室的戰船也隨之離開了。天劍門從危機中脫困,宗門上下都忍不住雀躍了起來。可很快他們又陷入了壓抑的情緒當中。現如今,天劍門死傷慘重,常裴師兄在戰鬥中斷了一條手臂,現在都沒有長出來。林師兄和木師姐也受傷頗重,全宗上下根本就沒有人有實力去參加七宗大比。門主等人也是明白這個現狀,剛纔倒是被二皇子所說的驚喜給衝昏了頭腦。金鳴道人看著士氣低下的門中弟子,長歎一聲:“這可如何是好啊?”

“天劍門現在這個情況,派人去參加七宗大比,就是送弟子去送死。”

這種事,他們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的。金鳴看著山外,也不知道姬陽那個小子怎麼樣了。忽然,他眯著眼,不確定地看向了外面。那裡,好像是姬陽那個小子的身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