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0章 日後再說混賬姬軒然氣急敗壞

第90章 日後再說混賬姬軒然氣急敗壞


X#%“他想要殺我,所以被我反殺了。”

姬軒然坐在洞口咳嗽了兩聲,鮮血從指縫裡滲了出來,在他那慘白的臉上,妖豔得觸目驚心。他喘息著看向了驚魂未定的柳馨兒,虛弱地說道:“別在這愣著了,做飯去。”

柳馨兒看著地上的屍體,心中極其不願意。不過當姬軒然那雙黑白分明的眼中,投射出威脅的目光時,她抿著嘴不敢拒絕。姬軒然隨後看了一眼夜雪,將小劍握在了手中,疲憊地低下了頭,閉上眼睛似乎陷入了昏厥。夜雪看了一眼忙碌的柳馨兒,撚起裙襬,輕手輕腳地走到了姬軒然的身邊。她蹲在他的面前,歪著頭打量著他的臉,有些緊張地回頭看了一眼,緩緩伸出手想要摘下姬軒然的面具。就在她的手碰到面具的時候,姬軒然那染血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抬起頭看出了距離感。夜雪咬著紅唇,眼神閃躲,用力地將手抽了回來。“離我遠點,不然殺了你。”

說完姬軒然終於撐不住,徹底昏迷了過去。夜雪確認他昏過去之後,看向了外面,叫上柳馨兒指著門口,又指了指姬軒然,示意現在是個好機會。柳馨兒遲疑了一下,親自確認姬軒然已經昏迷了,這才鼓起勇氣跟著夜雪向外面走。兩人本以為可以逃脫,連腳步都歡快了不少,奔跑著一頭撞在了無形的屏障上面。一聲悶響,蕩得她們腦袋發昏。夜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才發現洞口處插著一柄金屬小劍,上面陣法的紋路流轉,將整個洞口都給封住了。這個傢夥竟然還留了一手。“我是還是去做飯吧,肯定逃不了了。”

柳馨兒從地上爬了起來,揉著屁股已經屈服了。這麼多天都被打屁股,現在碰一下都覺得有點酥酥麻麻的。夜雪坐在地上眼睛一直看著他,神色糾結。她不是沒有想過將他給殺了,可是這幾天下來,他除了教訓柳馨兒,打她屁股,似乎也沒有做出什麼讓人深惡痛絕的事。如果就因為他綁架了自己,就要去殺了他的話,未免有些過了。她摟著自己的手,最終還是沒有下手。夜晚姬軒然悠悠轉醒,輕吟了一聲,發現自己躺在獸皮上,正上方一對圓潤的球體擋住了視線。他猛地坐起來才意識到自己枕在了柳馨兒的腿上。和她拉開了一點距離,姬軒然感謝道:“有勞了。”

剛纔劇烈的動作讓他的身體痠痛,捂著胸口輕咳了兩聲。柳馨兒嘟嚷著說道:“也不知道你這是什麼體質,恢複能力這麼強。”

“明明白天就是一副要死的樣子,結果現在都好了大半了。”

姬軒然沒有解釋,應該是武魂裡儲存的血氣發揮了作用。他看著柳馨兒手裡端著的果醬,舔了一下嘴唇,有點甜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身上也沒有太多的好東西,於是他便從儲物袋裡取出了一瓶蛟龍血,遞給了她。“就當是感謝你,不要拒絕。”

柳馨兒本想拒絕的,可是對上他的眼神,最後還是選擇接了過來。打開瓶塞,裡面裝的是如同岩漿一般的粘稠血液,灼熱的血腥氣息撲面而來,險些沒把她的額頭的胎毛給燙捲了。她眼中亮起了難以抑製的興奮光芒,將瓶子捧在手中,開心地問道:“這是什麼血啊,好精純的靈力啊。”

“火蛟血。”

聽到是火蛟血,柳馨兒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依依不捨地將火蛟血塞進了姬軒然的手裡。“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我有很多。”

“那也不行,蛟龍血太罕見了,這一瓶拿去瑤雲商會拍賣,至少都是五百萬靈石起步。”

姬軒然看得出她很想要,搖頭將小瓷瓶推了過去。“就當是補償吧,我打了你好幾天的屁股了。”

他一這樣說,柳馨兒就來氣,撅著嘴心安理得地將蛟龍血收進了儲物袋裡。她還一副不滿的樣子指責道:“哼!這些還不夠,我還要靈果,我要去你種植靈果的那個地方。”

說著嘴角不爭氣地流出了口水,她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了一下,像個吃貨一樣。靈果可以給,但是他卻不打算讓她們再進去了,那是自己的秘密。於是,姬軒然很果斷地拒絕了。柳馨兒不樂意,想要鬨,可是對上姬軒然那些許嚴肅的眼神,乖乖地閉上了嘴。也是這個時候,姬軒然才發現,柳馨兒的修為竟然突破到了武靈四重天,記得自己綁她的時候,也才二重天啊。這個丫頭在裡面究竟吃了多少?再看夜雪,發現她也到了四重天,這兩個傢夥!姬軒然眼角抽搐,十分無語。“你們是把靈果當飯吃了嗎?”

夜雪小臉緋紅,眼神閃躲不敢與他對視,抿著嘴羞澀地低下了頭。她也不想的,誰讓靈果種類繁多,還很美味,她做了十多年的水月宗首席,都沒有吃過那麼美味的靈果,沒忍住就多吃了一點。姬軒然搖頭歎氣,也沒有過多的苛責什麼,吃了也就吃了。他的丹田裡,靈氣誕生了靈石礦脈,無時無刻都在生產靈氣,靈果那點消耗也算不上什麼。他走到洞口穿過陣法,將小劍模樣的陣器拔了出來,解除了陣法,抬頭望著月亮說道:“明天一早我們就離開這片森林。”

“去各大城池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達到了分攤天劍門壓力的目的,可自己卻一直被追著殺,心裡很不舒服。兩女沒有什麼意見,早就不想住山洞了。深夜,三人圍坐在火堆前,暖洋洋的火焰在火石上舞動著,閃爍著動人的光芒,夜雪的臉因此越發動人。橙紅的火光帶來了燥熱的溫度,讓安靜的兩人看起來有些曖昧。夜雪伸手挽起耳邊的一縷秀髮,輕輕安撫著在她腿上熟睡的柳馨兒。似乎她覺得這樣太安靜了,於是主動開口道:“戴著面具是怕被人查出根腳嗎?”

姬軒然眼睛瞄了她一眼,不得不承認夜雪真的很美,紅唇瑩瑩如水晶,引誘著他去玷汙。她的肌膚白皙,脖頸在火光的暈染下宛若一塊上好的軟玉。“你這不是廢話嗎?”

夜雪張嘴就要反駁,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隻能受著:“我就是覺得太安靜了。”

說著期待姬軒然的反應,可對方卻沒有說話,就像是不知道該如何說話一樣。這讓她覺得有些乏味,看著面前舞動的火焰,彷彿看到了自己的童年。忽然她問道:“喂,你小時候過得怎麼樣?”

姬軒然停下了拱火的動作,將手中的木材棍子扔進了火堆裡,讓火焰更猛烈了些。“我先睡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莫名其妙的傢夥。青鹿城,姬軒然帶著兩女在此回到了這裡。就隻有這裡,六大宗的人沒有在這裡駐紮,因為瑤雲商會的小姐在此處,沒人敢來造次。他輕車熟路地帶來兩人進入了瑤雲商會,也不和閣樓裡的工作人員打招呼,徑直向著樓上走去。柳馨兒緊張地拉住了他,在他耳邊說道:“你瘋了,二樓沒有黑金卡上不去的。”

姬軒然不想解釋:“跟著我就是了。”

三人上了二樓之後,兩女還以為他要買什麼東西,可他直接往三樓走了去。就連在二樓采買的那些大人物也都對他投去了譏諷的目光,一個愣頭青簡直找死。夜雪兩人急忙拉住了他,躲著其他人的視線說道:“別,你是不是沒有來過這裡啊?”

“三樓是禁止外人上去的,瑤雲商會的大小姐,聽說現在就在三樓。”

姬軒然還沒有說什麼,周圍的人就已經開口了。圍在一起嘲諷道:“一個不知道哪來的野小子,還想上三樓,簡直找死。”

說著他們又上下打量了三人,見她們身上根本沒有黑金卡,不由地幸災樂禍了起來:“膽子確實大啊,竟然敢混上二樓。”

不過他們也一眼注意到了兩女,兩人都戴著面紗,身上那種動人心神的氣質牢牢地把握住了他們的小心肝。更何況婀娜的身段,就像是催情藥一樣,發散著讓人衝動的誘惑。四個年輕的二世祖搓著手圍著兩女轉圈,舔著舌頭上下打量,步伐嘚瑟地走了過來。他們叉著腰揚了一下下巴,將視線從兩人的身段上移到了姬軒然的身上:“小子豔福不淺啊。”

“多少靈石,我買了。”

柳馨兒氣得怒目圓瞪,想要動手,卻被姬軒然給按住了。夜雪反倒淡定得多,這種事她以前遇到不少。“還請公子自重。”

四人嗬嗬笑了出來,反倒更加嘚瑟了起來,其中一個伸手就要去撩夜雪的面紗。姬軒然冷著臉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血紅的巴掌印隨著響亮的耳光染紅了半張臉。這個人腳下一崴摔倒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下巴支支吾吾地痛叫著。這一巴掌直接把他的下巴打得脫臼。“把手放乾淨點,不要逼我剁了。”

姬軒然的身影很平淡,可卻那麼的讓人心安。夜雪看著他的側臉,嘴角畫出了淡淡的微笑。“臭小子,你哪來的膽子敢打我們,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另外三個人見姬軒然敢動手,暴脾氣頓時上來了,指著他的鼻子就是一頓罵,就差口水沒有噴出來。迴應他們的,是姬軒然的腳,一人一腳,膝蓋都給踹斷了。“啊!!!”

三人的哀嚎貫穿整個瑤雲商會,引來了掌櫃朱有為。“怎麼回事?誰敢在這裡動手,打擾了小姐休息,就是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死。”

“是他,朱掌櫃就是這個小子,他在這裡動手。”

“你看,他都把我們的腿打斷了。”

朱有為看著他們四人的慘狀,神色不悅地看向了他們指的人。夜雪兩人很緊張,下意識地抓住了姬軒然的衣袖。瑤雲商會到底有多強沒人知道,因為去挑釁的勢力都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耀陽大陸上每個角落都有瑤雲商會的分閣。一旦得罪了瑤雲商會,在這大陸上就真的是十死無生。柳馨兒壯著膽子站出來說道:“是我們動的手沒錯,那也是因為他們猥瑣,心思不純!”

“胡說,我堂堂胡家二少會看向你們兩個,想要爬上我床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說完這話,胡二少就發現了朱掌櫃那懷疑的眼神。畢竟這兩個女子的美貌有目共睹,這番話就像是在睜眼說瞎話一樣,沒有說服力。胡二少也意識到了,閉上嘴巴不再狡辯,強勢地說道:“小爺我看上你們,那是給你們爬上我床的機會,別人求都求不來!”

“你們倒好,不懂得感恩,還敢……啊!!”

“感你麻痹!”

姬軒然聽不下去了,上去踩在了他的臉上,接連跺了幾下,踏碎了木製地板,踩得他鼻青臉腫。另外三個急忙指著他說道:“朱掌櫃你看,你看他都做了什麼!”

周圍人也是一副看戲的樣子,在四周指指點點。夜雪頭皮發麻,連忙站了出來,對朱掌櫃拱手道:“前輩,我這位朋友也是為了維護我們纔會如此,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責怪他。”

朱掌櫃眼神古怪地看著她問道:“你不知道他的身份嗎?”

“啊?”

這下把夜雪和柳馨兒整迷惑了,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朱掌櫃笑著沒有解釋,使喚著樓中黑衣護衛將四個傢夥拖了出去。“好好修理一頓,然後扔出去了。”

這一係列發生的事,讓在場的人都不明所以,疑惑地看著姬軒然。姬軒然也不急著解釋,開口道:“上去再說。”

就這樣,兩女迷迷糊糊地就跟著他來到了三樓,也沒有敲門,直接進入了姬婉清的房間。“喲,還帶來兩個相好的啊,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把你們三個都殺了嗎?”

姬婉清坐在窗前的軟榻上,香肩半露,背對著三人側臉,語氣調侃。僅僅是一次回眸,就讓兩女驚為天人,好像坐在那的不屬於這個世界,更像是天上的仙子。夜雪自詡貌美無雙,此刻覺得自己目光狹隘了。柳馨兒更不用了說了,雙眼呆滯,小臉紅撲撲的,明顯是被迷惑住了,甚至都忘記了反駁。姬軒然直勾勾地看著她裸露出來的,好似白乳般細膩光滑的肌膚,開口道:“我想麻煩你一件事。”

“哦?終於肯讓我幫忙了?我還以為你多有骨氣呢。”

“你別誤會,我就是嫌帶著她們行動不方便。”

“你還想讓我幫你看人?”

姬婉清有些怒了,居然讓自己這個瑤雲商會大小姐替你這個臭小子照顧小情人。真當我沒脾氣嗎?“嗬,嫌麻煩那就放了她們啊。”

“不行,留著還有用。”

“我憑什麼幫你,我有什麼好處?”

“有兩個人和你說話,不是很好嗎?”

“嗬嗬。”

姬軒然:“……”他歎了一口說道:“好吧,就當是我欠你一個人情。”

“嗬,你的命都是我的,況且你的人情很值錢嗎?”

姬軒然無奈地問道:“那你想要如何?”

“我不是還欠你一個人情嗎?”

姬婉清從軟榻上走了下來,狐媚的眼睛從兩女身上掃過,讓她們身體像是觸電了一樣,渾身酥軟。“不行,那個人情留著以後用。”

姬婉清就這麼看著他,忽然態度轉變,笑著說道:“好吧,就當你欠我一個人情,不過我也沒有想好,留著以後用。”

姬軒然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這裡。兩女想要跟上去,姬婉清揮手便將門給關上了。她氣質慵懶的說道:“不用那麼緊張,我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我剛纔就是想要讓他求我,可誰知他就是疙瘩。”

“鐵疙瘩,又臭又硬。”

語氣還有些幽怨,讓夜雪好奇他們兩人的關係。“你就是瑤雲商會的大小姐?”

柳馨兒緊張地看著她,舉止有些拘謹。“你們都不用緊張,我很好說話的。”

見她們兩個沒有放開,姬婉清也放下了架子,走過去牽著她們兩個的手,坐在一起找話題。她在柳馨兒的身上問到了熟悉的味道,用狡黠的笑容掩蓋心裡的不舒服,在她耳邊問道:“你什麼的味道比夜雪身上的還要濃一點,你該不會已經被那個臭小子給禍害了吧。”

柳馨兒紅著臉解釋道:“沒有,他除了欺負我,什麼也沒做。”

“哦?怎麼欺負你的?”

姬婉清一臉的好奇。柳馨兒委屈巴巴地說道:“他打我屁股。”

“噗呲!”

姬婉清沒忍住,捂著嘴笑了出來。“沒想到他這個傢夥竟然能夠坐懷不亂,還真是有本事啊。”

夜雪好奇地問出了自己疑惑:“瑤小姐,你和姬軒然是什麼關係?”

兩人關係看起了很不錯,若真是如此的話,這個姬軒然的背景很恐怖啊。“叫我婉清就行,至於什麼關係嘛,嘿嘿日後再說。”

姬軒然來到天劍門外圍,看著數不清的敵人,不敢輕易上前。正當他思索該怎麼辦的時候,看見了從遠處飛來的物資運輸小隊。心裡萌生出了一個計劃。“打吧打吧,沒了補給,我看你們到時候該怎麼打。”

很快音律宗運送物資的隊伍被襲擊了,上面的物資全都被洗劫一空,就連那些護著押送的弟子也都被扒光掛在了樹上。聽到這個訊息,音律宗宗主月花榮氣得渾身顫抖,拍打著桌子追問道:“那些女弟子呢,她們怎麼樣了?”

她的眼裡充滿了血絲,害怕姬軒然那個混賬把女弟子也被扒乾淨了。好在姬軒然隻是搶了她們的儲物袋,並沒有對人動手,這才讓月花榮鬆了一口氣。很快她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著外面厲聲嗬斥道:“你們還愣著乾嘛,趕緊去給我把那個混賬小子抓出來啊!”

“我要扒了他的皮!!”

聲音尖銳而憤怒,在六宗營地中極為刺耳,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楊平天坐在椅子上,端著一杯熱茶細細品味:“月宗主這是怎麼了,這麼大的脾氣?”

一名弟子衝入房間,氣喘籲籲地彙報道:“大事不好了,宗主我們今天的物資隊被打劫了,是姬軒然乾的。”

“什麼!?”

揚平天刷的一下將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走過去抓著這名弟子的衣領質問道:“你們踏馬是乾什麼吃的,那麼多人還被一個人劫了?”

“負責押運的弟子如何?”

“稟告宗主,男弟子大多都被殺了,女弟子被掛在樹上……”揚平天眼神空洞,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過了一會他突然暴怒,拍打著大腿罵道:“姬軒然你這個混賬東西,竟然敢如此羞辱我狂瀾宗!!!”

剛叫完,一名長老神色匆匆地跑了進來,看著坐在地上的宗主也沒有想太多,急忙說道:“宗主不好了。”

“踏馬的又怎麼了!?”

揚平天如同一個火藥桶一樣,觸之即爆。“首席獨自出去追殺姬軒然了。”

“我……我!!”

揚平天捂著胸口,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個不聽話的小妮子,不是叫她避著那個混賬嗎?怎麼自己還跑上去了。“還愣著乾嘛,出去追啊!”

這名長老跑了出去,第一時間召集人手追了出去。似乎是在與揚平天的怒罵呼應,赤血門那邊也發出了怒罵。不僅如此,擎天峰宗主也破口大罵了起來。整個戰場上,一時間罵聲不斷,全都在詛咒同一個人。也不知道是誰泄露了訊息,赤血門武王死在了姬軒然手上這件事流傳開了。營地裡疑惑的聲音到處都是,都在討論這件事的真實性。“還真有可能是真的,之前赤血門的人回來時,我就沒有看見那個武王長老回來。”

“別開玩笑了,就算那個姬軒然天賦非凡,但也隻是個武師境界,怎麼可能殺得了武王。”

“就是,武王那是能夠隔空禦物,搬山填海的存在,小小武師怎麼可能是對手。”

“不管如何,這個姬軒然必死無疑,竟然敢跟六大宗作對,就註定落得一個生死道消的下場。”

在外面搜尋姬軒然身影的高天啟他們,在第一時間收到資訊,得知姬軒然回去之後,立刻調轉方嚮往回走。蒼雲筱筱這一天的臉色都十分的難看,沒有找到那個小子的身影,反倒讓他給跑了。現在他又回到了城中,人多眼雜,到時候萬一自己搶奪令牌的事敗露……不行,絕對不能讓秦陽哥哥知道我做了這樣的事,必須在事情敗露前殺了他!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