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6章 收穫四件非凡器物宗門對賭

第76章 收穫四件非凡器物宗門對賭


Llg8=ui他身上的海心甲已經被打穿了,不過好在有它的防禦,才能活下來。碎片插入了胸口的血肉當中,給姬軒然帶來了難以承受的疼痛。姬軒然從石頭裡出來後,踉蹌地來到了劉長青的面前。“結束了。”

武魂一出,他體內的血氣不受控製地湧出,被姬軒然吸入了體內。在血氣的滋養下,胸膛上那猙獰的傷口在癒合,肉芽湧動著,將海心甲的碎片從肉中擠出去。此時的劉長青已經被吞噬乾淨,充足的氣血讓姬軒然露出了沉迷的表情,修為也在這一刻突破到了武師五重天。吞噬了他之後,身上的傷也基本恢複了。看著手裡的白金環,姬軒然嘴角揚起了一抹的激動的弧度。這個法寶威能恐怖,絕對不簡單。他嘗試著將靈力灌入進去,白金環震動了一下,可就讓是讓它這麼震動一下,就消耗了不少的靈氣。不過這對他來說都在承受範圍之內,丹田裡三條靈脈作備用,想要催動不難。“還有三個隊伍,估計他們手中也有一樣的寶物。”

姬軒然舔了舔舌頭,放出神識鎖定了另外一隊。天劍陣的一角,在五個弟子的催動下,金剛杵猛烈地撞擊著陣法構建的屏障,每次一撞擊對他們的消耗都極大。那四個修為稍弱的弟子此時臉色已經發白了。“堅持住,很快就要成功了!”

帶頭的師兄累得滿頭大汗,他體內的靈氣也所剩不多了。姬軒然悄無聲息地來到了他們的後面,海量的靈力灌入白金環當中,恐怖的氣息驟然綻放,驚動了他們。不等他們回頭,姬軒然就將啟用的白金環投擲了出去。圓環宛若一道驚鴻,將擋在面前的樹木撞斷。他們想要躲避,可圓環速度極快,隻是被碰了一下,就被打成了血霧。“你敢!!”

那個師兄怒吼一聲,控製著金剛杵打向了圓環,兩者相撞擊,金剛杵內靈氣不夠,被圓環打飛了出去。砰!這個師兄應聲炸成了血霧。擊殺完所有人之後,白金環在樹林裡轉了一個圈,帶著風嘯聲精準的落在了姬軒然的手中。白金環泛著冷光,表面光滑,即便被金剛杵撞了一下,也沒有留下絲毫印記。姬軒然施展控物術,將落在雪地裡的金剛杵吸到了手中。“果然不出我所料,和白金環一樣,都是非凡器物。”

兩件非凡器物在手,姬軒然信心倍增,剛纔那一擊的消耗,換做常人估計就已經被抽乾了,可對於他來說,擁有三條靈脈,沒一會就恢複了。“嘿嘿,左手金剛杵,右手白金環。”

“再加上小劍刺殺,就算是武靈境在我面前都要吃癟。”

此時,他已經迫不及待地向著另一個方向殺了過去。這隊人還在全力攻擊屏障,一支拖著金色尾光的金剛杵打了出來,將三名敵人鎮殺成血霧。那名最強的弟子操控著赤炎珠反擊,可接踵而來的白金環從側面攻擊,將剩下的兩人打了個對穿。沒了靈力的供給,赤炎珠歸於沉寂,落在了姬軒然的手中。第三件非凡器物到手。他沒有停留,抓緊時間找到了最後一隊。赤炎珠散發著熾熱的高溫,落入了他們的中間,表面火焰噴吐,宛若一顆即將爆炸的太陽,灼熱的靈力爆發,釋放出了恐怖的高溫,將幾個人瞬間燃燒成為了灰燼。“這麼厲害!”

躲在樹後面的姬軒然看到這一幕,心有餘悸。還好剛纔沒有讓敵人把赤炎珠打出來,不然自己多半完蛋。撿起地上的金色小劍,在手裡把玩了一下,利用控物術禦使了起來,咻的一聲,金色小劍化作金光衝了出去,速度快到他眼睛都捕捉不到。好在處於精神力範圍內,能夠一直對它進行控製。“不錯不錯。”

取出另一把小劍,嘗試著同時操控兩把。一開始還有些不熟練,漸漸地隨著被洞穿的樹木越來越多,兩柄小劍並駕齊驅,左右夾擊,輕易地就將面前的十幾棵樹打斷。隨著四宗聯軍配合的越發緊密,天劍陣也很難再建功。於是黑岩讓弟子停手,朗聲道:“速速退去,滾回你們的地盤,今日就放了你們。”

身後那些控製劍陣的弟子,都已經輪換了好幾批,全都筋疲力竭,體內靈氣消耗得差不多了,再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之前派出去的四支隊伍到現在都沒有反應,他們也快要撐不住了。薑升喘了一口氣說道:“退走那是不可能的,我們死了這麼多人在此,”“若就此退去,我們四宗如何在這耀陽大陸立足!”

黑岩沉聲道:“你們想如何?”

元天罡冷笑道:“對賭。”

“一對一挑戰,我們四宗輪流派出一名弟子向你們天劍門一名弟子挑戰。”

“三局兩勝,誰贏了這地元宗就歸誰。”

眼下別無辦法,黑岩見他們不肯退,隻能答應下來。“好。”

他們樂了,沒想到對方還真的答應了下來。他們根本不在乎地元宗的宗門和資源,隻是想要殺了天劍門的人。這麼做無非是為了拖延時間。薑升冷笑道:“今日,若將他們全部擊殺,天劍門如斷一臂。”

說著看向了下方,因為風雪的緣故,看得並不是太清楚。“也不知道下面進展到了什麼程度了。”

“等到天劍陣法被破開,就是他們的死期。”

下方的姬軒然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看樣子想要撿到屍體是不可能了,於是偷偷回到天劍門的那邊,聽到在談論派誰出場的時候,他主動站了出來。“黑岩峰主,我去。”

黑岩看著他,嗬斥道:“你怎麼在這裡,不是和墨柔煙一起回去了嗎?”

“這個……”姬軒然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隻能硬著頭皮說道:“放心,我出馬,武師境內,我無敵。”

這時黑岩才注意到他的修為已經到了武師五重天,為他的突破速度感到心驚,不過還是擔憂道:“你不知道什麼叫循序漸進嗎?”

“突破這麼快,是會壞了根基的。”

“嘿嘿,峰主不用擔心,我的根基牢固得很。”

說著拍了拍胸口,擔保道:“放心吧,我出手穩贏!”

“胡鬨,趕緊給我一邊呆著去。”

黑岩鐵了心不讓他上。姬軒然也明白他的用心,就是害怕自己這個宗門未來在這裡出了意外,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好再強求,乖乖地站在了一邊,伺機出手。反正有天劍陣在,對這些傢夥耍點手段也沒問題。雙方派出的人都主動站了出來。在雙方的注視下,狂瀾宗的弟子率先展露實力。釋放出了自己的六星武魂,一個漆黑的圓環。始一出現就讓這方戰場籠罩了黑夜當中。武師七重天!“是天驕榜第八十七的楊子陽!”

他的身份很快就被人認了出來。天劍門上場的這名弟子不敢大意,也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六星武魂破軍劍。破軍的氣勢碾壓而出,與對方所形成的黑夜分庭抗禮。天驕榜第七十三名,黃軍。姬軒然對比了一下,看樣子這把是天劍門贏了。戰鬥在雙方釋放出武魂的那一刻,就已經爆發了,兩人都爆發出了最強的殺伐手段。同為天驕榜自然也有爭鬥之心,想要一較高下,可瑤雲商會的榜單考究十分嚴謹。十四名的實力差距不小,在交手百餘招之後,楊子陽表露出了敗跡。後方元天罡看到這一幕,臉色十分的難看,後悔沒有將常懷遠帶出來。他雖然入宗之前才一百名,但引發了天地異象的他,實力早已今非昔比。交戰場上,楊子陽一招被攻退,身上負傷,眼看殺機已到,慌亂之際,聽到了來自元長老的傳音。“我助你一臂之力,殺了他!”

話畢,一股磅礴的靈力突然湧入他的身體當中,這讓他信心倍增,嘴角裂開一抹陰險的弧度。此時黃軍已經攻了過去,即使察覺到了異樣,也已經來不及收手了,隻能硬著頭皮上。手中四尺長劍被一刀挑飛,對方的拳頭裹挾著龐大的力量打在了他的腹部。黃軍整個人不受控製地飛了出去,撞在船頭噴出了一口鮮血。楊子陽抓住機會,帶著殺機逼近。黑岩氣得就要出手,卻被對面的武皇給攔住了。“怎麼,堂堂天劍門輸不起嗎?”

此時已經來不及解釋,對面武皇眾多,天劍門等人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拳頭緊握,十分的氣憤又無力。“嘖,玩不起的是你們這些老狗吧!”

天劍門中忽然響起了一道響亮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元天罡整張臉都猙獰了起來。是那個小子!“滾!!”

姬軒然大罵一聲,小劍帶著弧光衝出飛舟,將楊子陽震飛了出去,隨後他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攙扶起了黃軍。“這局你贏了,該輪到我上場了。”

他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隨意。“多謝。”

黃軍拱手道謝,被其他師兄弟帶了回去。“放屁,這局是我狂瀾宗勝了!”

“對!”

“滿口胡言的小兒,休要在這顛倒是非。”

“滾下去,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面對對面黑白不分的謾罵,姬軒然嘴角揚起了一抹殺機。元天罡眼角抽搐,有種不好的預感。抬手就要將楊子陽吸回來,可終究是慢了一步。就在他要抓到的時候,小劍滑過一道完美的弧線,從楊子陽脖子側面穿過,收割了他的性命。一擊擊殺天驕榜上天才!?這不可能!四宗聯軍中鴉雀無聲,被這一幕深深地震撼到了。天驕榜上的天才無一不是驚豔才絕之人,可就在剛纔,竟然被一個少年輕描淡寫地斬殺了。“你是何人?”

不等姬軒然回答,元天罡便怒吼出了他的名字。“姬陽!!!”

“你找死!!”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抬手就是最強殺招,雙手火焰炸裂,熾熱的火光燃燒了半邊天色。“地火焚天!!”

在他的身後,一個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巨型人影,怒目直視著那個渺小的人,含怒揮拳向著他砸了下去。“殺我狂瀾宗天驕,今日讓你化為灰燼!!”

危機時刻,元天罡身邊的七位武皇,看到對面又在準備發動天劍陣,被這嚇得不輕,連忙攔住了狂怒的元天罡。“不要衝動!”

巨大的烈焰拳頭距離姬軒然十多米的距離時,消散了。姬軒然急促地喘息著,剛纔驚出的冷汗直接被高溫給蒸發了。“你們這是做什麼?”

元天罡掙脫他們的拉扯,怒聲質問。“你要是真打下去,對方的天劍陣可就劈過了,別說一個天驕,就算我們這邊有再多,都不夠殺的。”

聽到這話,元天罡也冷靜了下來。一旦對方發動天劍陣,自己這邊可能都來不及組織有效的防禦,後果不堪設想。姬軒然在確信他們不敢輕易動手之後,心中大定,摸著鼻子說道:“你暗中傳力給楊子陽,還好意思罵我胡攪蠻纏,可真是讓我漲了見識。”

“胡說!本就是你天劍門弟子實力不濟,空有虛名。”

對面一口咬定沒有耍小手段,看樣子怎麼說都沒有用了。不過人已經被自己殺了,到底如何已經不重要了。杵著劍掏耳朵說道:“你們好面子不承認沒關係。”

“反正人已經被我殺了,就當是我替你們清理門戶。”

“算我們天劍門贏,就此揭過,如何?”

對面冷笑,殺了我方天驕,還想贏下這一局,簡直癡人說夢。“你出手偷襲我宗弟子,竟還敢厚著臉說贏了。”

“這就是天劍門嗎?竟如此不要臉!”

“就是,看來我們圍攻天劍門也是替天行道。”

“替天水帝國除了你們這一宗的禍害!”

對面臉皮如此之厚,姬軒然也無話可說,回頭看向了黑岩峰主。後者無奈地點頭。那些催動天劍陣的弟子已經快要撐不住了,雙方實力差距過大,目前隻能忍著。從黑岩的臉上看出了無奈,姬軒然也隻好鬆口。“算你們贏了,接下來兩局就由我來打。”

“你們無論是小手段,還是陰險齷齪,我都接著。”

這正是他們要的結果,天劍門難得一見的天才,如今就要隨著數千天劍弟子,一起死在了這裡了。“好!”

“下面怎麼還沒動靜?”

“估計是出意外了。”

其中一個武皇想到了這種可能,一想到自己的皇器,十分的肉疼。“讓武王長老帶隊,下去攻擊陣眼,一定要在這兩場之內,將陣法破開。”

薑升紅了眼,發狠下定了決心,再這樣拖下去,四宗聯軍的損失難以想象。其他幾個武皇也都點頭同意了下來,如今隻有這麼一個辦法了,現在拚的就是時間。贏不贏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劍門的人全都得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