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5章 饕餮盛宴皇器

第75章 饕餮盛宴皇器


S_*O*r山林裡,姬軒然正埋頭苦練。小劍在他的控製下如遊魚般靈活,在空氣中遊動,於樹林間靈活穿梭,在樹林裡轉了一個圈之後,穩穩地被他抓在了手中。“還有些生疏,正好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練練。”

在山林裡休整了一晚。天劍門的飛舟穩穩地懸停在了上空,那些弟子目標明確,向著各個方向散開。姬軒然抬頭望著,學習了陣法的他,看得出來宗門是在設置陣法。看著緊張進行的佈防工作,他也緊張了起來,拋著手裡的小劍,微眯著眼遠眺滄海郡方向,那裡飛舟成群,向著這裡開赴而來。七大宗之間的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陣法已經完成。飛舟上,黑岩峰主抱著自己的大肚子走到了船頭,細長的眼睛淩厲不失威嚴。抬手將上千天劍門弟子喚了回來,在身後整齊列隊。他踏空而行,朗聲道:“真是好大的手筆!”

聲音傳播得極遠,讓對面的飛舟停了下來。雙方對峙,還沒開始言語上的交鋒,便讓此處氛圍壓抑到了極點。“嗬嗬,你天劍門本事沒有,卻還坐守著三劍峰這塊寶地,我等自然眼紅。”

船艙裡黑衣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手裡端著酒杯,跟在身後的兩名弟子,將座椅放在他身後,站在了兩旁。男子有著一雙丹鳳眼,戲謔的眼神讓人不爽,他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說道:“天劍門大勢已去,我勸你還是不要做無畏的抵抗了。”

“讓你的弟子們白白死在這裡。”

黑岩臉色冰寒:“你們這麼做,就不怕皇室出手嗎?”

“哈哈哈,黑岩啊黑岩,你怎麼還不明白啊!”

狂瀾宗的飛舟上,元天罡大笑著走了出來,張開雙手譏諷地說道:“我們敢這麼做,可都是皇室默許的。”

“薑道友說得沒錯,你們天劍門大勢已去。”

“還是放棄掙紮得好。”

他們捧腹大笑,對接下來的戰鬥勝券在握。反觀天劍門弟子聽到這個資訊之後,人群中出現了慌亂。皇室默許,豈不是說天水帝國再無天劍門的容身之所?“安靜!”

這些弟子立馬安靜了下來。“皇室態度如何,暫且不論,今日絕不能讓他們從我們手中奪去這地元宗。”

對面心中不屑,他們的主要目標根本就不是地元宗的資源,而是天劍門,想要藉此機會,重創天劍門。不過還是裝作意在地元宗的樣子冷聲道:“你們這邊不過三個武皇,十二個武王,黑岩,你這是在自取滅亡!”

黑岩是武皇六重天的峰主,還有兩個武皇四重天和三重天的長老,對比對面四個宗門八個武皇和五十個武王,差距大很多。不過即便如此,黑岩卻也不擔心,手裡拿著陣眼,灌入靈力之後,四處升起一道道沖天光柱,構建出一個堅硬的屏障,將雙方所有人都籠罩在了裡面。沉重的靈壓讓他們那些弟子感覺到呼吸不暢。“天劍陣!”

“好啊,原來你們有所準備。”

“動手!!”

黑岩一聲令下,身後九十九名武師弟子按照一定規律站立,拔出長劍,催動靈氣,陣法範圍中一柄柄靈氣飛劍凝聚成形,聚集在一起。“殺!!”

他們齊聲呐喊,海量的飛劍如同蜂群一般,向著對面席捲而去,力量之強,讓他們難以抵擋。穿過強者封鎖之後,無情地收割著那些弟子的性命。姬軒然抓住機會,跑到了飛舟下面,在沒人注意的地方,釋放武魂,肆無忌憚地吞噬起了那些落下來的屍體。此刻這片樹林就像是迎來了末日一樣,一具又一具帶血的屍體墜落,鮮血如雨在下,可這對於姬軒然來說,就是異常難得的饕餮盛宴。腥紅血氣被吞入武魂當中,強化著他的肉身。他能感覺到,肉身力量在明顯地不停地強化著。身體裡骨骼劈啪作響,這纔開始吞噬,他的身高都往上面長了點。天上那些飛劍融合成三柄巨劍,狠狠地斬了下去,幾支飛舟沒能抗住,被劈成了兩半。飛舟墜落,砸在了樹林裡。那些憑藉著修為活了下來的弟子,剛從殘骸裡爬出來,就被一道有著血紅雙眼的身影連同武魂給吞噬了。“誰?”

迴應他們的,是一口小劍,劃過一道漂亮的曲線,穿透了他們的身體。他們捂著被洞穿的脖子,不甘地倒在了地上。看著這些提防自己的人,姬軒然嘴角揚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了上去,一把捏住一個人的脖子,提著他來到了廢墟上,當著其他人的面,將這個人的武魂和氣血吞噬,這種驚世駭俗的畫面,嚇得他們渾身顫抖,嘴皮子都不利索。“魔鬼,你是魔鬼!”

姬軒然嘴角裂開妖邪的縫隙,輕咬著牙齒,充滿血腥殺戮的紅眼戲謔地看著他們,舔著舌頭說道:“我還真挺像那麼回事的。”

話音剛落,他身形如鬼魅來到了他們的身後,那名武師八重天的弟子失去目標,四處尋找他的身影。突然。一隻染血的手刀從他的背後透體而出,生命彌留之際,武魂被強行抽離身體的感覺,讓他發自骨髓的寒冷和恐懼。“四星武魂的滋味真不錯。”

“嗬嗬~”“至於你們?”

姬軒然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汗如雨下的他們,小劍從樹林裡衝了出來,如同串線一樣,挨個穿過他們的身體,帶起一朵朵血花。他覺得,這些低境界的氣血和武魂,好難吃。姬軒然閉上眼睛釋放出了比常人都要強大不少的精神力,在樹林裡搜尋了起來。他注意到有不少四大宗的弟子為了逃避上方的陣法,主動跳了下來,想要從下面偷襲天劍門的飛舟。“嘖,這下有的玩了。”

說著,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樹林裡,三名武師六重天的武者帶著十幾個弟子,在灌木中潛行,收斂氣息,放緩腳步,以為這樣就不會被髮現。“雨師兄,等會我們要怎麼做?不可能直接攻上去吧。”

那個被稱為雨師兄的男子,回頭還沒說話,腦袋便被一隻染血的手從脖子上提了起來,死的時候臉上保留著不耐煩的表情。這一劍很快,切口平滑,姬軒然很滿意。後面那十幾個人張著嘴,驚慌地指著姬軒然,坐在地上不停地往後退,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殺機給嚇到了。吞噬了這具屍體之後,姬軒然頗為享受地自言自語道:“六重天的還不錯。”

“你是誰!!”

另外兩名六重天的弟子先一步緩了過來,手裡拿著武器提防著他。這讓他十分的無語。在這個時候問自己是誰,這不明擺著的嗎?姬軒然懶得和他們廢話,將重淵劍砸了出去。凜冽的寒風炸開,那十幾名弟子瞬間被凍成冰雕。“該你們了。”

說著便走到了他們中間,兩人調動靈氣,揮刀使出了自己最強招數。刀刃斬在姬軒然的身上,切開了衣服,卻隻在皮膚上l留下了兩道紅印子。“該死!!”

這個結果嚇得他們驚駭欲絕,轉身就想要逃走,才跑出三步,他們就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地飄了起來,向著後面飛去。其中一個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身邊的大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師兄被那個古怪的武魂吞噬。“三星,有些差了。”

聽到姬軒然那冷若冰霜的聲音,身體止不住地顫抖,當場尿了出來。姬軒然停止吞噬,側身躲到了一旁,眼角抽搐。見他如此狼狽,姬軒然都沒了吞噬的心情,吞了他的四星武魂之後,便轉身離開了,留下瑟瑟發抖的他,還以為自己活了下來。樹林裡一道白光閃過,小劍穿過前面粗壯的樹乾,帶著紛飛的木屑,了結了他的性命。小劍沒有停下了,在姬軒然精神力的引導下,向著樹林裡那些被他發現的人飛了過去。細微的尖嘯聲在樹林各處響起。那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奪去了性命,隻留下那些修為不錯的人。可他們迎來的卻是吞噬上頭的,宛若殺戮狂魔的姬軒然。“不!!!”

種種絕望的聲音在樹林裡響起,可在這混亂的交戰場上,沒人會注意。飛舟上,元天罡抓起一名外門長老的衣領,呼吸急促地質問道:“為什麼對面還沒有動靜!?”

“那些弟子都在乾什麼?”

這個長老冷汗連連,不停地搖頭,還未開口,便被突破防禦的靈氣巨劍切成了兩半,留下一半的屍體被他提在手裡。元天罡眼角瘋狂地扯動著,扔掉屍體,主動衝出了防禦屏障,張開雙手,運轉功法,施展出了驚天一擊。“歸元!!!”

這一刻,姬軒然停下了手中的殺戮,抬頭望向上方,一隻漆黑的光球宛若黑洞,黑得讓人心悸。黑洞向著靈劍彙聚而成的潮水撞了上去。頃刻間,這方天地重力失衡,姬軒然的身體不受控製地被拋了起來。猛烈的爆炸釋放出的衝擊波又將他粗暴地壓進了泥土裡。靈劍被擊毀了很多,但很快就被補充了上來。依舊如之前一樣,在四大宗門中不停地攻擊。“啊!該死!!”

元天罡氣得破口大罵,對方一個陣法就讓四方聯軍抱頭鼠竄,猶記得上次這麼憋屈的時候,還是因為姬陽那個小子。“也不知道那個該死的混賬來了沒有?”

“若是來了,必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另外三宗的武皇全都聚集了過來。薑升沉吟了一會,看著漫天飛舞的靈劍說道:“天劍陣是九階下品的陣法,硬攻破不了。”

另一個武皇沉聲道:“那你說怎麼辦?”

耳邊聽著自家弟子接連慘死的聲音,讓他們怒不可遏。“毀了他們的陣眼,隻有這個辦法。”

這個方法立馬遭到了其他幾個武皇的反駁。“笑話,這可是九階陣法,這壁障哪有那麼容易破開。”

說完,他們八人中間就陷入了安靜,見他們所有人都看著自己,元天罡扯了一下嘴角,肉疼地拿出了一樣寶物。一隻不過巴掌長短的金剛杵,金色的光華流轉,讓周圍那些實力較弱的弟子呼吸不暢。“你們也別愣著了,將東西都拿出來吧。”

另外三個人也不含糊,取出了一個白金色的環、一顆赤紅色珠子,一把金色的小飛劍。“分為四路,一共八道光柱,需要儘快攻破。”

達成一致之後,四人將手中的寶物發給了各自信任的弟子,由他們帶著寶物偷偷破壞陣法。姬軒然仍舊在下方捕殺這些弟子,吞噬著他們的血氣。他覺得自己又要突破了,而且悟道吞噬武魂也達到了升星的臨界點了。不過這沒有讓他激動,按照上次的經驗,出現這種感覺後,依舊需要不少的武魂才行。“看來還要更加賣力才行啊。”

抬頭正好看見四支氣宇不凡的天驕飛了下來。“來得正好。”

放出神識鎖定其中一隊之後,提著重淵劍興奮地直衝了過去。這對帶隊的男子劍眉微蹙,抬手讓師兄師妹都停了下來,轉身看著這片樹林,取出水晶長槍,猛地刺了出去,瞬間將面前的樹木摧毀,轟出了一條長達七十多米長的溝壑。倒下的樹木堆在溝壑裡,擋住了他們的視線。通過神識探查,那些師弟師妹並沒有發現敵人的痕跡。“劉師兄,怎麼了?”

“有人。”

儘管這些師弟師妹沒有發現,但劉長青還是認為有人,推開身邊的師妹,向著前方刺了出去。姬軒然也在這一刻跳了出來,揮劍向著下方斬去。鐺!兵器相撞的聲音刺痛著他們的耳膜,第一時間離開了距離。劉文青拖著手中的白金環從容道:“區區武師四重天,也敢來偷襲我等,不知死活。”

一杆長槍,白衣飄揚,氣宇非凡。第一眼,姬軒然就知道這個人是真的天才,武師八重天,能和自己交手而且還很輕鬆,這下有意思了。姬軒然肩上扛著重淵劍,叉著腰說道:“在下姬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姬陽?”

幾人意識到了此事不簡單,心中警惕。劉長青神情凝重地看著他,能夠走到伏龍樹下,難怪有如此實力,收起白金環,長槍斜指地面,凝聲道:“天驕榜七十七,劉長青。”

聽到天驕榜,姬軒然來了興趣。上次武者境和天驕榜十七的常裴戰鬥,雖然贏了,但那是對方讓著自己。這一次,自己武師四重天,挑戰八重天的天驕榜天才。“嗬嗬,久仰大名。”

“看來今天之後,外面就要流傳一句話了。”

幾人不解,對他這句話倍感疑惑。姬軒然自通道:“伏龍樹下姬軒然,怒斬天驕劉長青。”

隨後雙手握劍,使出玄冰三劍其三,冰冷的寒意比冬天的溫度都要刺骨,劍刃上,厚厚的堅冰覆蓋,形成了鋒利的冰刃,向著劉長青斬了過去。“不對!”

劉長青眉頭一皺,這個傢夥的武技有古怪,竟然讓自己靈氣運轉有種滯澀感。他舉起長槍擋住了這一劍,身體被震退了十多步,震碎長槍上凝結的冰霜,劉長青神情嚴肅道:“你很強,強在你的武技上。”

“但接下來,你就沒有機會了。”

說罷,水晶長槍轟鳴,他的腳下泥土一點點地被結晶化,身後一條藍色水晶雕琢而成的地龍睜開了雙眼,殺意淩厲,氣息厚重。七顆金色的星星圍繞周身旋轉,強大的氣息向著四周碾壓而去,揹負一隻手,姿態從容。看到這個武魂,姬軒然沒有興奮,反倒暗罵了起來,七星武魂啊,看來隻有浪費了。不過臉上卻笑著道:“七星武魂?這麼巧,我也是。”

說著他的背後一隻神俊非凡的銀狼,走了出來。青綠色的雙眼中有著狼的高傲。七顆星星圍繞著它的脖頸旋轉,睥睨天下。“不對,我知道你的資訊,你的武魂是一個詭異的三星武魂。”

劉長青思維轉動的極快,眼神閃爍間便想到了唯一的可能:“你是雙生武魂!”

“喲,被你發現了,那可就不能讓你們活著離開這裡了。”

“死!!”

玄冰三劍-其一。重劍裹挾著寒氣向著劉長青劈砍了下去,被他輕易地側身躲過。姬軒然隨即回身踢了出去,依舊被他單手給抓住了。不待姬軒然掙脫,直接將他掄了起來,向著地面砸去。轟隆一聲。地面被砸出了直徑十多米的大坑,周圍的樹林都被連根拔起。“哈哈哈,這就不行了。”

“看來走到了伏龍樹下也不怎麼樣。”

“伏龍樹或許並沒有傳聞中那麼難。”

幾位師弟師妹見此,都忍不住起了輕視之心。就連劉長青自己也有些疑惑了,若僅僅隻是如此,怎麼能走到伏龍樹下。“力道不錯,身法也不錯,不過我更不錯。”

坑裡的姬軒然筆挺地從地上立了起來,扭動兩下脖子,舒展筋骨。“是了,你還有一個未知的強悍體質。”

“不過,你也就如此而已。”

劉長青大步上前,水晶長槍如蛇一般在他手中舞動,撥開空氣,直取姬軒然的心口。其上的力道恐怖,姬軒然不敢硬接,施展鬼影身法,險而又險地躲開了這一槍。不過胸前的衣服卻被挑破了。“好快!”

他心中驚道,收起了輕視之心,重劍揮舞,斬向了劉長青的腰間。後者身體迴旋躲開了這一劍,可隨之揚起的衣袂卻被姬軒然給抓住了。“嘿!”

這一刻,姬軒然全身肌肉堅硬如鐵,好似一隻發狂的凶獸,扭轉身體,猛地一掄。劉長青好似石頭一樣,被他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一個直徑十五米的坑洞就這麼印在了大地上。“咳!!”

恐怖的肉身力量,讓劉長青根本無法承受,咳出了一口鮮血,躺在坑裡臉色慘白,眼中被血絲所侵蝕。“劉師兄!”

“姬陽去死!!”

那幾個師弟師妹,含怒出手。一招一式皆不簡單,遠比之前那些傢夥強大不少,但相比於劉長青又差了不少,自然不是姬軒然的對手。“聒噪!”

施展雷鳴化身,一拳錘地,見他們震得身體脫力,躺在地上害怕地掙紮著。姬軒然沒有憐香惜玉,釋放出武魂將她們幾個籠罩,身體裡的氣血和武魂被扯了出來。在她們驚慌的喊叫聲中,武魂被吞噬,氣血逐漸乾枯。“啊!我的手!”

那幾個女子看著自己乾枯的手,絕望地叫了出來,但很快,他們幾個的生機就斷了。剛站起來的劉長青看到這一幕,胸中怒火升騰。“姬陽!!!”

身後武魂咆哮,讓他的身體上覆蓋了一層堅硬的藍色水晶,力量在這一刻大幅度提升。“晶墜!!”

手中水晶長槍投擲而出,將沿途的樹木和泥土碾碎,帶著無儘的殺機直奔姬軒然。“雷鳴化神!”

雷鎧瞬間包裹他的全身,水晶長槍撞在了鎧甲上,寸寸崩碎,雷鎧也應聲出現了裂紋。姬軒然疼得大叫,張開雙臂握緊雙拳,身上的靈力再度攀升。晶墜的力量被他的身體飛流,向著身側衝擊而出,肉眼可見的,半徑百米內,被打出了一個呈扇形的空地,大地被翻了一番,樹木全都被湮滅成灰。“咳咳!”

姬軒然咳嗽的聲音讓劉長青瘋狂。“還不死!”

“這次,我看你死不死!”

他含怒取出白金環,灌注全身靈力,啟用之後,猶如拋出了萬斤巨石,推著空氣在尖銳的顫鳴聲中飛了過去。姬軒然全身汗毛乍起,渾身刺痛,致命危機逼近,下意識地壓榨起了丹田星球中的三條靈脈,瘋狂地抽取其中靈氣。海量靈氣入體,雷鳴化神被催發到了此刻所能達到的極致,雷鎧上的裂紋也被修複完畢。砰!瓷器般破碎的聲音響起,堅硬的雷鎧胸口部分崩碎成了碎片。姬軒然整個人被帶著撞飛了出去,撞斷了十多棵大樹之後,身體嵌入了岩石當中。岩石表面那些龜裂的縫隙裡,流淌著他那滾燙的鮮血。“咳咳!”

姬軒然披頭散髮,臉上全是自己的鮮血,看著懸停在自己胸前的白金環,心有餘悸。“你竟然還能活著!”

劉長青的聲音在顫抖,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這到底是什麼體質,竟然能夠承受被啟用的皇器!姬軒然笑了,忍不住又咳嗽了兩下,感覺自己的胸口漏風了。“東西不錯,我要了……”即便現在氣若遊絲,他依舊很是自信。劉長青被他的話氣得腮幫子顫抖,指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胸中又憋著一口氣,重傷的身體承受不住,佝僂著腰咳出了大片鮮血,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剛纔被摔的那一下,幾乎要了他的命,後來含怒出手,抽乾了身體裡的靈氣。不用姬軒然出手,他都活不長了。“嗬,看來是我贏了。”

“真是個好東西啊。”

姬軒然將自己的手從岩石縫中抽了出來,抓住了白金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