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4章 吞噬兩條靈脈武師四重天

第74章 吞噬兩條靈脈武師四重天


-#Mm"q#她到底是誰!雷千道厲聲嗬斥:“狂妄!我乃武王,鎮壓一方!”

抬手間,風雲湧動,無上威壓從天而降,欲要將墨柔煙鎮殺。電弧在空氣中跳動遊躥,卻沒能傷到她和姬軒然分毫。她抬頭望著刺穿雲霄,筆直落下的雷霆巨劍,神色不變。紅唇輕起:“疾!”

黑色長劍再次逆衝,將那柄雷霆巨劍洞穿。一起都是那麼的隨意。雷千道遭受反噬,捂著胸口噴出了一口鮮血,連連後退。韓風和花百合臉色難看,神經緊繃著。“此女不簡單,我們聯手!”

花白合叫著,想要在其他幾個大宗援手到來之前活下去。韓風也不敢在這個時候退縮,朗聲道:“諸位長老,隨我一同誅殺此妖女!”

“是!”

上百道聲音響起,震撼天空。武靈強者數百,武王三人,其靈力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氣球。紊亂的靈力四處宣泄,攪動著此處的風,大雪飛揚,刺骨殺機顯露其中。“這一擊力量不錯,武皇應付起來也有些麻煩。”

老婦人走到船舷處,看著那顆靈氣球,讚許道。“這個丫頭怕是有麻煩了,不過武王而已承受不住的。”

夜雪聽聞,急忙請求道:“師父能出手救救姬公子嗎?”

老婦人氣地跺了兩下柺杖,沒好氣地訓斥道:“兒女情長,不過是一個天賦卓然的小子罷了。”

“耀陽大陸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為了他於其他幾個宗門惡交,不值得,你怎麼就不明白?”

夜雪張開嘴想要再說些什麼,可看到師父的表情,最終還是止住了。十指捏在一起,惋惜地低下了頭。不再去看將要發生的事。“這一擊,定要你灰飛煙滅!!”

韓風怒嚎,將手緩緩往下壓,紊亂的靈氣球也向著兩人壓了下去。靈氣聚集在一起所形成的靈壓讓地面崩碎,大地下沉。姬軒然承受不住,嘴裡咳出了鮮血。這刺激到了墨柔煙的神經,嬌俏的臉上看不出喜悲,將黑色長劍喚回手中,頃刻間,長髮飛揚,驚天劍氣捅破了這出凝固的壓力,直衝高天,將烏雲密佈的天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她的背後凝聚出兩個他們從未見過的武魂。一個身穿黑色紗裙,宛若九天神女的女子,背後九星成環,三紫兩金五道神環在外,共六環。一柄黑劍也是如此,十二環閃耀,無法抵禦的神性碾壓著所有人,內心自發地升起了敬畏之心。在神華的籠罩下,他們的皮膚猶如被刀割般,滲出了駭人的鮮血。“斬!”

墨柔煙的身影清冷,似上界天仙注視,發出的神音。黑色的劍光暴漲,貫穿天地。黑色光華閃爍,一切歸於寂靜。劍光消逝,在她們兩人身前隻留下了一條長達數千米長,百米深的峽穀。兩側山峰被餘波夷平,樹木折斷,一副末日景象。哪還有三宗子弟的身影,全都在劍氣中化為了齏粉。“這!”

老婦人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嚇得站立不穩,坐在了地上。那些弟子急忙上前,為此感到心驚不已。宗主可是武帝四重天啊,怎麼會摔倒在地?老婦人對於耳邊的關懷聲充耳不聞,坐在地上腦袋一片空白。那是什麼武魂?她不纔是武王境嗎?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這一劍,讓墨柔煙消耗很大,不過她強撐著沒有表現出來。摟著虛弱的姬軒然看向了天上的水月宗。眼睛雖然好看,但經曆過剛纔的那種事,這些水月宗的弟子卻感覺她的眼中充滿了殺機。一位長老下令,全部掉頭離開了這裡。夜雪站在船尾,看著活下來的姬軒然,心裡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確認四下無人之後,墨柔煙終於沒忍住,身體顫抖了一下。白皙的肌膚上透著潮紅,渾身滾燙香汗淋漓。那一劍幾乎將她的靈力榨乾,體力消耗殆儘。即便如此,也依舊強撐著帶著姬軒然開辟了一處山洞住了進去。姬軒然感覺頭疼,從地上坐了起來,身體涼颼颼,這才發現自己身上一絲不掛。見墨先生就在旁邊看著自己,第一時間捂住了下面。紅著臉問道:“墨先生,都結束了嗎?”

“嗯。”

墨柔煙應了一聲,將洗乾淨烤乾的衣服遞了過去。姬軒然打算穿,可墨柔煙就這麼看著他,讓他很是為難。“那個……”“穿。”

簡單一個字,讓姬軒然的話全部卡在了喉嚨,伴著淩亂咽入了肚子裡。見他遲遲沒動,墨柔煙又說了一個字。“穿。”

姬軒然眼角在抽搐,她那有著小期待的眼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礙於淫威,他不敢反抗。隻能厚著臉皮穿了起來。穿到一半,卻聽到了咽口水的聲音。姬軒然:“……”看就看,咽口水是什麼意思?你倒是給我解釋解釋啊!墨柔煙的小臉泛紅,想起了小時候還未修行時,村裡出現過的那頭大老虎,和姬陽的比起來,好小。全程姬軒然都紅著臉,穿好衣服之後咳嗽了兩聲,想要化解尷尬。可她就像是不知道什麼是羞恥一樣,直勾勾地看著他。還是理所當然的表情。對此,他無話可說。身上的傷都已經好了,不用想也知道是墨先生出手。“多謝。”

墨柔煙點了點頭說道:“現在地元宗的人都死完了,我們過去吧。”

姬軒然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地元宗好歹是個大宗門,家底肯定殷實。作為宗門,也肯定有靈石礦脈。“先生,地元宗有多少靈脈啊?”

“一條中型靈脈,七條小型靈脈。”

嘶~這麼多!要是全吞了,自己的境界估計能立馬達到武師境巔峰吧!一想到這裡,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出發了。“你好像很開心?”

“那些都是宗門的財物,我們不能私吞。”

墨柔煙不近人情地潑了一盆冷水,撲滅了他的積極性。不過他還是不死心地問道:“難道就不能通融一下?”

對方眨了眨眼,沒有說話。走在了前面帶路。有戲!看到她這個反應,姬軒然激動地揮舞起了拳頭。要是能吞一條都是賺的。玄冰三劍突破之後,消耗靈氣的速度很快,現在的自己有些撐不住。這也是自己之前換為雷鳴化神的原因之一。地元宗。此時已經是人去樓空,放眼看去一片蕭條景象。跟著墨柔煙來到了後山,在她強勢的時候手段下,用於保護的陣法被輕易地破開。姬軒然樂滋滋地跟在後面,進入寶庫搜颳了起來。看到擺滿了大半寶庫的儲物寶匣,他眼睛都直了。每個寶匣都能裝五十萬的靈石,這裡起碼有上千個。想到自己的小劍需要海量的靈石,於是問道:“墨先生,我能不能要一個。”

墨柔煙一揮手,將兩個寶箱送進了他的懷裡。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得到寶箱的姬軒然很感激地看著她,後者隻是簡單地點頭,算是接受了。寶庫裡面的寶物雖然多,但是架不住墨先生的儲物袋夠大,上千箱靈石和寶物全都被收了進去。看著空蕩蕩的巨大寶庫,總覺得心裡有些空落落的。“走吧,你不是好奇靈石礦脈嗎?”

莫柔煙站在門口,喊了一聲便離開這裡。姬軒然迫不及待地跟了上去。來到了地元宗所處山峰的下面。峭壁下,有一個礦洞。“這裡可以通往底下幾條靈石礦脈,你要是想挖礦的話,就快點。”

“期間挖多少,我都不會過問。”

見她還以為自己是要挖靈石,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不敢隱瞞,試探性地問道:“要是我挖了好幾條靈石礦脈呢?”

墨柔煙愣了一下,沒能反應過來。挖空靈石礦脈,他怎麼做得到?想了想還是說道:“在不損壞礦脈靈氣的前提下,你隨意折騰。”

“好嘞!”

這算是答應了吧。姬軒然激動地跑進了礦洞當中,出於好奇,墨柔煙也跟了上去。礦洞裡,通道一共有八條,每個路口都設立有指示標誌。姬軒然猶豫了一下,沒有選擇去中型靈石礦脈,且不說自己能不能吞噬。若真是吞了,估計墨先生想幫我兜底,都兜不住。權衡之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小型靈石礦脈。來到其中一條裡面之後,姬軒然釋放出了武魂,盤坐在地上,展開了吞噬之力。這一幕恰好被趕來的墨先生看到,在站在後面沒有出聲打擾。隻是讓她驚訝的是,自己的武魂對他的武魂起了敬畏之心,這種感覺很怪。除此之外心裡還有很多的疑惑,打算等到他完事之後再問。礦脈裡的靈氣被吸入武魂當中,隨著時間的流逝,礦脈越發的暗淡。沒過多久,一顆淡藍色的球體就從礦脈中飛了出來。在吞噬之力中掙紮著,想要掙脫束縛。“跑不了。”

現在的他實力比以前強大了很多,製服一條靈脈也比以前輕鬆了。球體飛入丹田裡,在他有意識地控製之下飛入了那顆已經有大半生機的星球上。新的一條靈石礦脈誕生,姬軒然的修為在瘋狂地攀升著。星球表面,植被的生長速度也在快速增加。當整個星球完全煥發生機的那一刻,冥冥之中有著一個桎梏破開了。清涼的靈氣自丹田衝入靈台,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涼,修為突破了武師境境的大關,一躍來到了武師二重天。彷彿這個世界一下子就清晰了起來,甚至能夠察覺到身後有人。這讓他慌張地起身,看著身後的墨先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很奇特,能和我說說嗎?”

墨柔煙並沒有因為他吞噬了一條靈脈而生氣,更多的是對他的好奇。姬軒然撓著頭,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傳承是自己的秘密,師父特意叮囑過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我不能說。”

“可我都看到了。”

她的話讓姬軒然啞口無言,看著她沉默了。“罷了,我不強求你。”

說著轉身就要向著外面走去,忽然又停了下來,問道:“還想在吞噬一條嗎?”

姬軒然眼睛都在發光,用力地點頭。“去吧,不許動中型靈脈。”

他沒有急著走而是問道:“先生,我吞了靈石礦脈,上面會不會責怪下來?”

墨柔煙淡淡地說道:“我自有解決辦法。”

說完不再逗留,離開了這裡。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嘿嘿。來到了另一條靈脈,如法炮製,將這條靈脈也吞了進去,修為再次提升,達到了武師四重天,這種速度,堪比平地昇天。感受身體裡磅礴的力量,讓他飄飄然了不少,這次收穫真不小。雖然武魂和體質沒能得到恢複,但修為提升了也不錯。通過已經頗為強大的神識捕捉到了墨先生的位置,出來之後,徑直來到了她的身邊。“先生,完事了,你打算怎麼做?”

隻見墨柔煙轉身揮出一劍,恐怖的劍氣斬在了山上,坍塌導致兩個被他吞噬的礦脈被掩埋。“到時候就說戰鬥波及到了這裡,把兩條小型靈脈給毀了。”

方法簡單粗暴。姬軒然偷偷地給她束起了大拇指。“走吧,趕緊離開這裡,那幾個大宗門的人也要到了。”

“我已經通知了門內,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過來,這裡很快就會爆發大規模戰鬥,我們還是遠離的好。”

“六大宗肯定不是單純的為了地元宗而來,更多的是想要借這次機會,傷我天劍門元氣。”

“是。”

姬軒然跟著她離開這裡,可走到半路的時候卻又想要留下來。自己的修為雖然提升了,可是武魂和體質沒有得到足夠的恢複。既然這裡要爆發戰鬥,何不留下撿一些屍體?打定主意之後,便開口說道:“墨先生,我想留下來。”

墨柔煙回頭看著他,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我說了這裡會很危險。”

“嘿嘿,先生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真的。”

見他眼神堅決,墨柔煙便沒有強求,取出了兩件東西,遞給了他。一一說道:“這是海心甲,穿在身上,以你現在的實力,在武王手下活下來不難,也能勉強抵擋武皇的攻擊。”

“這塊玉石你一定要帶好,遇到了危險逃不掉,捏碎它,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看著手裡這兩樣東西,姬軒然十分感激,對著她飄然離去的背影拱手送行。摩挲著手裡的玉石,觸感溫軟,就和先生一樣。收穿上海心甲,收好玉石,潛入了山裡,靜靜等待敵人的到來。正好藉助這次機會,檢驗一下現在的實力。不過,現在要做的……拿出小劍,姬軒然開始期待了起來,手中有一百萬的靈石,應該夠了,就看元天罡那個老狗敢不敢來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