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3章 雷鳴化神你們都要死

第73章 雷鳴化神你們都要死


L[I^地元宗前,一名灰衣老者來到了韓風的身邊,神色擔憂。“宗主,水月宗會出手嗎?”

水月宗與天劍門交好,這是天水帝國都知道的事,現在讓她們出手對付天劍門。心裡難免擔心。韓風走上飛舟,冷笑道:“這可由不得她們。”

“既然上了這條賊船,若是不作為,天劍門就是她們以後的下場。”

對此,韓風十分的自信。水月宗肯定會來。姬軒然在原地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有地元宗的人來,開始有些不耐煩了起來。之前墨先生在,不敢暴露自己武魂,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氣血。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吞噬。“怎麼,等不及了?”

“他們已經來了。”

墨柔煙望著不遠處的天上,一支支龐大的飛舟劃過天際,來到了兩人的頭頂。可讓姬軒然意外的是,來的竟然是水月宗的飛舟。看著身邊的墨先生,記得她之前說過,水月宗也是參與針對天劍門的大宗之一。想到有個一些交情的夜雪,他有些為難。不知道見面的時候,該如何相處。“墨先生。”

姬軒然遲疑地叫了一聲。墨柔煙的眼中看不出想法,深邃似深淵。“說起來,水月宗還曾為你破例了一次。”

“其中有你認識的人吧。”

他點了點頭,望著天上的飛舟,不知道如何迎接接下來的場面。“你不用擔心,到時候我來解決她們。”

姬軒然:“……”好在水月宗的弟子們並沒有出來,這讓他鬆了一口氣。飛舟內,夜雪坐在船艙當中,眉宇間有著淡淡的憂愁。一旁的老婦人杵著柺杖安慰道:“你也不必過於在意,不過是一個天才而已。”

“現如今,各大宗門都對天劍門虎視眈眈,我們水月宗若不加入,隻會比天劍門更慘。”

夜雪輕歎了一聲,自是明白其中道理。水月宗全是女弟子,都是貌美如花,在這耀陽大陸上引得無數人垂涎,若是被眾多勢力針對,實在不敢想象其下場。“我知道的,師父。”

老婦人點了點頭,明白就好。見外面的弟子都沒有動作,夜雪便問道:“師父,我們接下來該如何?”

“等,等得元宗的人來,等他們動手。”

“可我們不是來對付天劍門的嗎?”

老婦人搖頭。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探查過了,周圍根本沒有天劍門的人,有的隻是下面那兩個。不過既然都來了,自然是沒有撤回的道理。免得被其他幾個大宗所針對,借題發揮。“哈哈哈,水月宗的諸位原來已經到了啊!”

“韓某感激不儘!”

韓風的聲音傳來,立馬引起了下方姬軒然的警覺。望著抵達此方上空的飛舟,一名身穿黃色長袍的中年人站在船頭上,對著水月宗的飛舟拱手。“水月宗的諸位前輩既然已經到了,為何不現身,與我等共誅天劍門的賊子。”

可水月宗那邊並沒有對此做出迴應,這讓韓風的臉色有些難看。姬軒然視線在他們之間來回移動,沒有說話,而是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了墨先生。墨先生隻是抬手虛按,示意他稍安勿躁。“不用急,應該還有人沒有來。”

果不其然,如同墨先生猜測的那樣,天邊兩個方向都再次出現了飛舟。這麼多飛舟加在一起,黑壓壓的一片,如同烏雲一般籠罩在了姬軒然的心頭。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來。人太多了。似乎是知道了他的擔憂,墨先生走到了他的前面,神色從容地望著天上的飛舟。以平淡的語氣說道:“諸位既然都到了,何不動手?”

說著又掃了一遍這些宗門。雷炎宗和合歡宗。對於合歡宗,作為一個女子心裡十分的厭惡。這個宗門的女子在她看來就是一群恬不知恥的妓女,見一個殺一個。“著什麼急嘛,把你們的師兄弟全部叫出來再打也不遲。”

說話的是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臉上畫著妝容,分外好看。與她一樣的合歡宗弟子們,露出了大片的春光,風兒掠過便讓旁邊的兩宗男弟子丟了神。眼珠子都恨不得飛出去,鑽入她們的裙子。“不許看。”

墨先生突然扭頭,看著姬軒然低聲且嚴厲地嗬斥了一句。姬軒然有些意猶未儘地收回了視線,暗道可惜了。這讓他忍不住想起了給墨先生上藥的畫面。果然啊,這些女人都是殘花敗柳,還是墨先生來的刺激。一時間有些想入非非了。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很快便回過了神。韓風看著下方,沒有發現天劍門其他弟子,倍感疑惑,心中警惕上升了好幾個程度。沉聲道:“為何不讓其他人出來?”

“怎麼,難道你天劍門還耍上了這種小手段了嗎?”

神識在這裡掃了一遍又一遍,硬是沒有發現一點痕跡。難道真的沒有埋伏?不對,她不過是一個先生,僅僅帶著一個武者境的弟子,怎麼敢殺入我地元宗,一定有埋伏!打定主意的他,忽然笑了出來,坐在了弟子搬來的椅子上。俯視著姬軒然說道:“既然你們想玩,那我們不妨來點有意思的。”

“就讓這個小子挑戰我們三宗弟子如何?”

這個提議頓時在飛舟上引起了熱議。“你這是要乾什麼?”

雷炎宗宗主雷千道,眉頭緊鎖,出聲問了一句。“天劍門其餘之人隱藏極深,估計是想要趁我們不備,將我們一舉殲滅。”

“那我們就和他們好好玩玩,看誰有耐心。”

合歡宗的那個女子冷哼了一聲:“拖下去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韓風冷笑道:“怎麼沒有好處,我看這水月宗心思不在這,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將這裡的訊息告知其他幾個大宗,讓他們派人前來圍殺。”

“屆時,我們三人都能獲得不少的獎勵。”

雷千道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看著下面的姬軒然心中有了計較。合歡宗的宗主也不再猶豫,主動開口道:“清茗,你下去跟那個小傢夥好好玩玩。”

“那小子長得挺俊俏的,可以的話帶回宗門當玩物。”

“是,宗主。”

名為清茗的紫衣女子嘴角畫出了一抹動人的弧度,扭著豐臀飛了下去。輕飄飄地落在了雪地裡。赤足踏在雪中,倒有些吸引人。清茗看著姬軒然,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的光芒,這個男子可比自己房中的那幾個男寵好看多了。舔著櫻唇,露出了動人微笑。柔聲道:“小弟弟,來和姐姐玩啊!”

說著緩緩撩起自己的裙襬,雪白的大長腿讓不少在場的男弟子都呼吸急促了起來。姬軒然眨了眨眼睛,也沒有閃躲,直勾勾地看著她那神秘的地方,然後一臉微笑地說道:“這位姐姐,不好意思哈,我喜歡粉的。”

清茗聽到這句話,頓時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不斷地在變化,最終惱羞成怒地嘶叫道:“臭小子,不會說話就閉嘴!”

不等她動手,姬軒然就已經動了。捲起地上的積雪,帶著狂風席捲而去,拳頭狠狠地錘在了她的小腹上。地上的積雪翻飛,她的衣裙也在頃刻間被震碎。還沒來得及慘叫,就被一拳打成了血霧。那些男人見他對一個嬌豔的女子都下得去狠手,心中倒吸一口涼氣。“放肆!”

合歡宗宗主,花白合氣得大聲嗬斥,釋放出威壓想要將姬軒然鎮殺。卻被一旁的墨柔煙給輕描淡寫地抵消了。這一出手,立馬將在場強者的視線吸引了過來。“這個女人不簡單,你確定她隻是一個先生,不是長老?”

花百合向韓風發出了疑問。韓風此時也很意外,不過依舊沒有放在心上:“就算是長老又如何,不妨礙我們。”

“你們就是這麼挑戰的?”

“自己的弟子技不如人,就惱羞成怒要出手殺人?”

墨柔煙聲音輕柔,宛若清涼的流水,自眾人的心田流過,讓人難以忘懷。“哼!”

花白合不做迴應。“嗬嗬,既然如此,就讓我雷炎宗的弟子來試試吧。”

“張桓。”

“在。”

“下去和這個小傢夥試試,注意不要一下就弄斷他的手腳,給他面子。”

“畢竟他不要面子,背後的天劍門還是要的嘛。”

張桓笑著應答,表情戲謔地跳了下去,重重地砸在了雪地裡。隨意地看了一眼被染紅的白雪,和那件沾血的衣裙,覺得可惜,多好一個女人啊,還沒嘗過呢。“鄙人張桓,武師六重天,這位師弟,還請小心了。”

說著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姿態,對墨柔煙投去了一個示好的眼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雖然不是君子,但是個男人就喜歡美女。正當他看得有些入迷的時候,姬軒然那張帶笑的臉擋住了他的視線,這讓他頗為不喜。“你爺爺我叫姬陽,最好把你的眼神收斂一下。”

姬陽?本來對他的自稱感到生氣,但是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隻剩下心驚。前不久就傳出了有個名為姬陽的天才,成為了幾千年來第二個走到了伏龍樹下的人。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小子!濃濃的妒嫉湧上心頭,長得比自己好看,天賦還比自己好,就連師父也是絕色女子。踏馬地,今天非得殺了你,以泄我心頭之恨!飛舟上也因為這個名字躁動了起來。雷千道凝聲催促道:“張桓還愣著乾什麼,立刻將他殺了!”

就是這個小子,讓狂瀾宗丟了臉面,若是自己宗門的弟子將他殺掉,說不定會得到更多來自狂瀾宗的獎勵。“是!”

張桓冷眼注視著眼前的獵物,拔出了藏於刀鞘中的利刃。慘白的寒芒在刀刃上滑動,印著他那雙飽含殺意的雙眼。“小……”姬軒然懶得和他墨跡,拔刀就算了,還要這麼墨跡,真是有夠蠢的。張桓看著自己身上透體而過的手,雙眼死死地瞪著,絕望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年。一把將口中的鮮血吞下,提起最後一口不甘的氣,揮動長刀向著他的脖子砍了過去。可砍到一半,手臂就因為極寒凍成了冰塊,砰的一聲碎裂,落在了地上。張桓絕望地看著姬軒然,到死心裡都不明白為什麼。姬軒然震了一下手臂,將他的身體震成了一塊又一塊碎冰。望著飛舟上臉色陰沉的雷千道說道:“不行啊,這就是你們這些小宗門內門弟子的水準嗎?”

“難怪混了這麼久,都還是個小宗門。”

小字,他故意咬得極重,氣得三宗長老七竅生煙。好厲害!這是水月宗一眾弟子此刻共同的想法。不少弟子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主動跑了出來,趴在船舷上,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細細打量著下方的姬軒然。眼裡有著掩蓋不了的崇拜。“這些丫頭。”

老婦人看著這些不聽話的弟子,用柺杖敲了兩下甲板,但也沒有去苛責她們。“師父,我也想出去看看。”

旁邊,夜雪抿著嘴說了一句。老婦人明顯愣了一下,歎息道:“隨便吧,反正我們隻是來走個過場。”

得到允許的夜雪不禁笑了出來,迫不及待地跑出了船艙,立在船頭注視著姬軒然。水月宗弟子的出現,引起了兩宗不少貪婪的目光。合歡宗卻對此無感,可對那些男人轉移視線而不喜。姬軒然也注意到了夜雪,望著她眼神複雜。其實這個姑娘人挺好的,長得也好看。兩人對視,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喂,你們這是怎麼了,繼續啊。”

姬軒然大喊,態度囂張。韓風眼角抽搐,起身說道:“兩位,既然這小子如此狂妄,那就不要讓著他了。”

“讓著他,我恨不得殺了他!”

很快上面就同時下來三名弟子。兩女一男,氣息渾厚,想必也是武師境。“三個?這是忍不住想要殺我了嗎?”

摸著下巴嘴角有著隨意的弧度。三個,也沒有用。墨柔煙卻擔憂地看著姬軒然。冷聲質問道:“你們這是打算做什麼?”

三位宗主還未回答,姬軒然便說道:“先生,不用擔心,沒事的,三個一起上也是一樣。”

“狂妄!”

雷千道在上面嘲諷。在他看來,這個小子已經得意忘形了,接下來就是被殺的結局。姬軒然笑而不語,取出重淵神情也多了一些嚴肅。“小弟弟,你殺了我的好姐妹,可有想好怎麼補償我嗎?”

合歡宗的妖豔女子用嫵媚的語氣說著,扭著水蛇腰在那誘惑著姬軒然。對於這種風景,在經曆過墨先生教導後的他,自然不會避諱,帶著欣賞的眼光看待她。嘴角含笑:“為什麼要補償你,等我殺了你,你再說這種話吧,要是還能說的話。”

說著撇了撇嘴。言語中的輕蔑讓女子臉色難看。“尖牙利齒!”

“和他廢話少說,殺了他!”

那個男的手持一杆長槍,率先衝了上去。槍頭火焰纏繞。熾熱的靈力鋪面而來,姬軒然眉頭一皺,側身躲開了這一槍。抓住槍纓,強行讓他停了下來。就在姬軒然要揮劍斬殺的時候,那個合歡宗女子發動了偷襲。一隻隻靈氣彙聚而成的靈狐向著他撲了過去,想要撕咬。他張開嘴發出了咆哮,輕易地就將這些靈狐震成了光點。“去死!”

另一名女子抓住機會來到了姬軒然的身後,長劍帶著電弧直刺而去。飛舟上的三宗之人,看到這一幕露出了微笑。任他天資無雙,終究沒有成長起來。可這一次,依舊是讓他們恨得咬牙。長劍確實刺中了,卻沒有刺穿。及紫色雷霆化成的雷鎧甲擋住了這一劍。上面跳動的電弧甚至吞噬了劍上的閃電,順著長劍逆襲而上,直接將偷襲的這個女子電的身體抽搐,倒地不起。“該死!”

這個男人鬆開長槍轉身就想要逃走。這個少年是凶獸,雷霆纏身的凶獸!姬軒然沒有去追他,將重淵劍擲出去,寒氣肆虐的重劍洞穿他的身體,將其擊成了碎冰。他本人卻化作雷霆來到了那名合歡宗女子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紫色雷霆綻放出耀眼的紫光,將她無情吞噬。等到光芒散去,她已經成為了一具漆黑的屍體。“這!”

“好啊,沒想到你們天劍門出了這麼一個天才!”

韓風氣得雙眼血紅,揮手指著下方說道:“去,直接施展你們最強的手段,殺了他!”

“殺他者,獎勵一萬靈石!”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不僅是地元宗的弟子,就連另外兩宗的弟子也主動出擊。一時間上百人眼中放光,將姬軒然當成了一個香饃饃。“先生,你不用出手,這些人我還能應付!”

姬軒然回頭說了一句,扭動著脖子獨自一人直面上百人。這對他來說,算不上威脅,隻要沒有太多六重天以上的,都在承受範圍之內。在雷鳴化神的狀態下,他如同穿了一件猙獰的雷霆鎧甲。英武不凡。收穫了不少水月宗弟子的青睞。個個眼中都異彩連連,為他捏緊了小手。夜雪還是第一次見他面對如此多的敵人,難免為他感到擔憂。兩隻手不知覺地便捏在了一起。“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練習雷鳴化神。”

同為玄術,雷鳴化神作為體術,更加註重肉身力量,肉身力量越強,爆發出的實力也就越恐怖。悟道吞噬體強大之一,就是體魄!“受死吧!”

姬軒然怒喝一聲,握緊拳頭,裹挾這驚天雷光衝入了人群當中。雷霆炸裂,彷彿撕裂了空間。一拳之下,幾乎沒人能夠擋住他一拳。當場被打出一個焦黑的窟窿。就連手中的三階武器,在他的拳頭之下,也都難以承受,崩出了口子。他那恐怖的力量,震撼得他們心驚膽戰,不少人見識過他強悍的力量之後,下意識地想要和他拉開距離。可他又怎麼會讓他們逃走。雙拳抱在一起,舉過頭頂,悍然砸在了地上。地面崩碎,積雪飛揚,雷霆在其中遊走,捕食著那些被震上半空,身體被麻痹的人。慘叫聲在這一刻達到了巔峰。聞者耳鳴,心驚不已。一擊結束,姬軒然身姿挺拔的站在上百具屍體中央,身上電弧跳動,猙獰可怖。將他襯托的宛若九天之上,掌握雷霆的神。韓風三人已經無話可說。臉色漲紅的看著他。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此刻,這裡是安靜的。陷入了壓抑的氛圍當中。姬軒然的實力太過驚豔,讓她們都沒有反應過來。夜雪美眸看著他,睫毛輕顫,剛纔那一幕觸動了她的心絃。這個少年,好強!墨柔煙在不遠處看著他的背影,眼中有著思索的光芒,心中隱隱有了猜測。“這就是你們宗門的天才嗎?”

姬軒然眼神清澈,與他們對視。韓風等人對他咬牙切齒,從他清澈的眼中看出了認真。這個小子是真的不把自己的弟子放在眼裡!狂妄至極!該誅!!“小子,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

雷千道長髮張牙舞爪,爆發出了武王那令人窒息的氣息。舉手投足之間,雷光閃爍。張嘴吐出了一個字,震盪姬軒然的心神,讓他險些跪倒在地。“罰!”

右手成爪,向下壓去。與此同時,天上厚重的雲層裡,雷鳴陣陣,一隻雷霆凝聚而成的大手重壓而下。還在高空之上,籠罩範圍內的姬軒然就感受到了無法抵抗的壓力。雷鳴化神無法抵禦,當場崩碎。“啊!!”

姬軒然仰天怒嚎,毛孔裡甚至被壓出了鮮血。水月宗的弟子看到這一幕,嚇得紛紛撇過頭。心中湧出悲涼之情。天纔沒有成長起來,終究是個弱者。“師父!”

夜雪心臟如同被天上的手捏住了一般,哀求地叫了老婦人。得到的卻隻是一聲搖頭歎息。難道就這麼結束了嗎?她心中不忍。“好大的膽子!”

清冷的聲音打碎了壓抑沉重的氛圍,讓水月宗眾人呼吸都順暢了起來。向著墨柔煙投去了期待的目光。隻見她手中黑色長劍脫離。化作一縷黑芒直衝高天,洞穿了雷霆巨手,輕易的就化解了這次危機。雷千道驚得後退了幾乎,握著右手神色不定地看著那個被他們忽略了的女子。“你是誰!?”

他們被墨柔煙的實力所驚嚇,這不是一個先生能夠具有的力量。韓風驚得來到了船頭,莫名的感覺到毛骨悚然。墨柔煙沒有回答他們,一步步的來到了姬軒然的身邊。看著渾身是雪的他,溫柔地將他抱在了懷中。眼中倒映的血色化作沖天殺意,劍指眾人,冷聲道:“你們都要死!”

她的話冰冷刺骨,聲音猶如刻刀一般,將一字一句刻入了這方空間,深深地烙印在了眾人心頭。這個女人很危險!這是韓風等人心中一閃而過的念頭。這個突然出現的念頭,讓他們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懼。此刻,韓風忽然明白了過來。或許根本沒有天劍門的弟子長老埋伏,自始至終都是這個女人,是她一個人帶著一個弟子殺了過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