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7章 局勢突變逃亡

第77章 局勢突變逃亡


gMEGd*他們叫來八位武王境的長老,拿出了四件法寶遞了過去。“這四件半帝器你們拿著,以最快的速度破開陣法。”

這是他們以防萬一從宗門中帶出來的底蘊,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敢輕易拿出來。八位武王點頭,沒有耽擱時間,帶著一些弟子,藉著風雪的掩護,摸下了飛舟。他們離去之後,元天罡幾人纔將注意力放在了姬軒然身上。即便下面有半帝器協助,僅憑八位武王和一乾弟子,想要破開陣法,也需要不少的時間。“看樣子要好好和這個小子玩玩。”

“不要一下子將他弄死了。”

“一旦危及到他的性命,對面會忍不住出手的。”

商量好對策之後,他們派出了一個弟子。這人身形高大,身上的衣服被繃得緊緊的,雙手抱在胸前,氣勢沉穩的來到了姬軒然面前。“在下方遠,擎天峰弟子。”

擎天峰?七大宗第三的大宗。他能感覺到對方身體裡有著磅礴的氣血,顯然是一個專注**的天才。這讓他來了興趣,舔著舌頭說道:“姬陽,天劍門。”

說著,雙眼頓時被血紅的光芒所充斥,將手中的重淵劍直接扔了過去。對方的拳頭極為強悍,抬手就是一拳。以往無往不利的四階重淵劍,被這一拳輕易地打碎,化為了滾燙的鐵水。竟然這麼強!姬軒然眼角扯動了一下,意識到了對方比自己想的還要危險。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停下腳步,握緊拳頭向著他衝了過去。“試試這個!”

兩者揮拳撞擊,氣勁炸裂,震得眾人衣袂翻飛。席捲而來的空氣十分的灼熱,將他們烤出了汗水。對了一拳之後,姬軒然主動後退,與他拉開了距離,看著自己有些發黑的拳頭,戰意凜然。“你很強。”

對於姬軒然的認同,方遠不以為意,扭動著脖子,聳肩道:“我的武魂雖然隻有二星,但我的體質卻是寶體。”

“地岩赤流體。”

話音剛落,他皮膚下的血管開始發紅髮燙,釋放著恐怖的高溫。赤紅的光芒在不斷地攀升,姬軒然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幕。他的血管突然炸裂,爆出的不是血液,而是熔岩。原本古銅色的皮膚也在這一刻變成了黑曜石,赤色熔岩在血管爆裂後留下的裂縫中流淌,熊熊燃燒的雙眼中,有著輕蔑。“現在,受死!”

體質激髮狀態下的他,宛若神靈,抬起拳頭的這一刻,整個空間都彷彿凝固了下來。看到姬軒然愣在原地,甚至都沒能來得及反應,他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可當他衝到近前的時候,卻看到姬軒然那雙嗜血的眼睛跟著自己轉動。鎖定了自己!姬軒然嘴角的那抹戲謔的弧度,更是讓方遠毛骨悚然。姬軒然轉身對著方遠臉上就打了一拳。堅硬的黑曜石頓時崩碎。整個人猝不及防地被打飛了出去,砸穿了飛舟。姬軒然看著自己的拳頭,笑著說道:“速度還是慢了點。”

“怎麼可能!”

方遠從破洞中走了出來,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怎麼回事?”

不僅是他,就連這幾個武皇也倍感疑惑。方遠的寶體可是具有領域的,在領域之中他的實力會得到極大的增強,怎麼會被這個小子輕易的化解?“不是吧,方遠竟然被打飛了!”

“這個姬陽到底什麼體質?”

“一定是耍了什麼小手段,方遠可是寶體,境界也是武靈一重天,他怎麼可能是對手!”

有人不相信,不能接受。看向姬軒然的眼中有著濃濃的嫉妒,他憑什麼有這麼強的實力!憑什麼可以做到!方遠不接受這種結果,自己天生武魂弱小,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自己的寶體。因為寶體讓自己出人頭地,讓自己風光無限,讓自己被冠以天才之名。如今被他一拳打退,這是在否認自己的一切!不能接受!“在我的熔岩領域當中,你如何勝我!!”

方遠握拳怒吼,身後出現了一幅活火山噴發的虛影。沖天的火山灰覆蓋了這方空間,熔岩化作隕石墜落而下,岩漿在地上流淌,向著姬軒然的位置蔓延。寶體異象!“給我倒下!!”

方遠狂怒,全身上下的裂縫中噴射著熾熱的火光,極具攻擊性地向著姬軒然衝了上去。“這樣勝你!”

姬軒然右腿後移,身體下沉,隨著右拳緩緩握起,眾人的呼吸彷彿都被無形的手給掐斷了。他張開嘴深吸了一口灼熱的氣息,在血管中遊走,帶給血脈力量。鮮血彙聚成洶湧潮水,在血管中發起了無畏的衝鋒,他的身體在咆哮,他的血液在沸騰。平平無奇的一記直拳,卻被他打出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境。明明是如此簡單的一拳,卻讓方遠不知道該如何躲避,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看著這蘊含恐怖力量的拳頭,精準地迎合在了自己湊上去的臉上。哢嚓一聲。刺激著眾人的心神,將不少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這一拳下去,方遠的頭骨嚴重變形,被姬軒然拳頭裡的寒冰之氣凍結成了冰塊。他那魁梧的身軀不受控製地後退了兩步,隨後雙腿彎曲,跪在了地上,向著後面倒去。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他的腦袋摔成了碎冰。“嗬,和我比體質,比肉身力量,簡直可笑。”

悟道吞噬體所蘊含的力量有多強,姬軒然自己都不清楚,到現在都沒有試探到極限。雙方的飛舟上,都陷入了窒息般的安靜中。所有人的視線全都看著地上的屍體,到現在都沒能接受這個事實。那可是寶體啊!在人王體萬年不出的時代,代表著體質的巔峰,在這耀陽大陸的體質巔峰啊!見他們如此驚訝,姬軒然毫不在意地說道:“體質確實厲害,可惜他沒有練起來。”

“隻是個空有寶體,不懂運用的廢物罷了。”

這番話無疑是對擎天峰的侮辱。薑升作為擎天峰長老,被氣的氣息鼓動,長髮似張牙舞爪般,展露出了濃烈的殺機。微微低著頭,一字一句地咬道:“好,很好!”

若不是天劍陣還沒破開,他又怎會忍著。“我很好。”

“這一局,我們贏了。”

“直接開始下一局吧。”

姬軒然扭動著脖子,想要一鼓作氣結束這場賭鬥。“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這一次,出場的隻有武師八重天的修為,卻帶給他比之方遠都要強的危機感。這個傢夥纔是真正的天才。“我……”“廢話少說,動手吧!”

姬軒然想要搶占先機,這個人很強。自己和他硬碰硬的話,估計要費不少的心神。甩去一把小劍,在精神力的控製下,從側面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向他打了過去。對方反應迅速,揮刀便將小劍斬飛了。還有餘留的精力對姬軒然發動反擊。“你竟然能控製飛劍!”

“你是怎麼做到的?”

姬軒然笑得很輕鬆,聳了聳肩說道:“就這樣,很簡單的。”

說著再次禦使飛劍向著他飛了過去。飛劍之威,讓他防不勝防。一柄本就難以對付,姬軒然為了快點結束戰鬥,竟然放出了另一柄金色小劍。左右夾擊,打得他口吐鮮血,一個不注意,身上就多了兩個前後透亮的血洞。即便這樣,也沒能將他斬殺。“我的金令劍!”

對面一個武皇認出了自己的飛劍,正當他疑惑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手中時,姬軒然又取出了另外三件非凡器物。對方很強,姬軒然不想給對方反擊的機會,白金環被他灌注靈力之後,用力的投擲了出去。“滾開!”

那人怒喝一聲,揮刀將白金環震飛了出去,他的手臂也在這一擊之下發麻,寶刀險些脫手,可不等他鬆一口氣,金剛杵緊隨其後。破開空氣向著他的面門衝了過來。“混蛋!!”

一塊玉佩擋在了他的身前,將這致命的一擊給攔截了下來。正當他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赤炎珠噴吐著恐怖的火焰向著他壓了下去。致命的危機湧上心頭,甚至讓他來不及抵抗,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顆珠子向著自己飛來。“住手!!”

薑升終於忍不住出手了,不能就這樣看著自家天驕再次隕落。恐怖的拳印向著姬軒然籠罩了下去。“老匹夫,輸不起?”

姬軒然頂著巨大的壓力,將五件寶物全部啟用,迎著拳印而上。劇烈的靈氣炸開,奪目的光華掩蓋了眾人的視線,隱約還能聽到黑岩的怒罵。“薑升你找死!!!”

看到此情此景,元天罡放聲大笑,雖然不是親自動手,但是能親眼看著這個小子化成灰燼,也是一大快事。“笑什麼笑,我還沒死呢。”

他的笑聲戛然而止,臉色陰沉地看著從紊亂靈氣中走出來的身影。姬軒然身上的衣服多處破損,臉色也十分的蒼白,可他們能清晰地感知到,這個傢夥的生機旺盛,沒有受到明顯的損傷。姬軒然揚了揚手中的白金環,笑著誇讚道:“不得不說,你們這些非凡器物真不錯。”

“不可能!”

“以你的修為怎麼可能將皇器啟用!”

“嘖,你們不都看到了嗎?”

說著姬軒然攤開雙手,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要是沒啟用,我怎麼能站在這和你們說話。”

黑岩見到他平安無事,心中大定,隨後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罵。“臭小子,讓你逞威風,要是剛纔出事了怎麼辦!趕緊給老子回來!”

姬軒然回頭笑了一聲,沒有急著走。手裡攥著四件皇器說道:“這一局我贏了,三局兩勝,你們可以走了。”

聽到這話,黑岩也上前一步,挺著大肚子說道:“你們該遵守承諾了,不然傳出去,可是不好聽啊!”

元天罡幾人沒有說話,他們來此搶奪地元宗資源這件事,本就不是主要目的。地元宗雖然比不上七大宗,但資源豐富,天劍門肯定不會錯過。所以他們的目的一開始就是在這劫殺天劍門。那八個武王終於傳來了訊息,陣法壁障被打出了一個臨時缺口,已經將陣眼給破壞了。聽到這個訊息,他們終於露出了笑容。看著天劍門所有人冷笑道:“撤走?你們全都死在這裡的話,不就沒人會傳出去嗎?”

“你們是想要繼續嗎?”

說著,黑岩抬手,示意那些弟子準備發動天劍陣,元天罡他們卻一副看戲的表情,也不出言點破。很快那些弟子就發現了異常,天劍陣根本沒有做出迴應,第一時間就將這件事說給了黑岩。“糟了!”

黑岩瞳孔收縮,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元天罡戲謔地問道:“怎麼不繼續了?繼續啊,我們絕不抵抗。”

黑岩被氣得臉色發黑,但沒有喪失理智,意識到了他們的真正目的。自己這邊沒了天劍陣的協助,根本擋不住他們的攻勢。當即下令道:“逃!!”

“逃迴天劍門!!”

天劍門弟子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事不可為,隻能將心中的憤恨藏在心底,轉身向著遠處逃離。“想逃,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四宗聯軍以多出五倍的數量,向著天劍門的弟子追殺了上去。黑岩和兩位武皇長老留下來斷後,環顧四周,卻看到姬軒然竟然沒有逃。他趁亂衝進風雪當中,手裡拿著一把小劍向著元天罡摸了過去。黑岩被他的行為氣得七竅生煙。“混賬小子給我回來!”

大罵一聲,將他抓了回來。不管這個小子有什麼手段,貿然接近武皇就是死路一條。“你想乾什麼?還不給老子滾!”

說著不顧姬軒然的辯駁,一腳將他踢飛了百多米遠。隨後帶領著兩位長老硬抗對面八位武皇,為門中弟子爭取逃跑的時間。“黑岩你敢壞我好事!”

元天罡看到逃進山林裡的姬軒然,氣得咬牙切齒。一開始他就發現了姬軒然,但是沒有表現出來,就等他自投羅網,結果被黑岩壞了好事。“現在本就是生死敵人,有什麼不敢的!”

即便面對數量多於自己這邊的武皇,黑岩依舊沒有表現出一絲膽怯,背後就是門內弟子,若是怕了,誰來保護他們。不能退!這是身為長老,身為峰主的責任。“不自量力!”

八位武皇齊出手,毀天滅地的力量爆發。讓逃出一千多米的姬軒然都能清晰地感覺到,地面在猛烈地震動。他停在腳步,看著十一尊神靈般的巨型身影屹立在大地上,互相廝殺。每一擊便能撼動山川大地,那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匹敵的力量。逃,必須逃!姬軒然咬著牙,頭也不回地跑了。在他的身後,十幾個天驕正奮力追趕著他。“姬陽,不要再做無謂地掙紮了,你逃不了!”

“今天在場的,不論是天劍門弟子,還是長老都要死!”

任憑他們如何激將,姬軒然就是沒有回頭,也不曾停下腳步。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停下來,不僅要面對身後那些天才的圍攻。元天罡那個老賊不會放過自己。“該死,他怎麼跑得這麼快?追,一定要殺了他!”

“他的天賦太嚇人,隻有他死了,我們六大宗門纔沒有後顧之憂。”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