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69章 半路截殺一人全滅

第69章 半路截殺一人全滅


]r4uAMiP很快,飛舟便飛到了他們的頭頂。帶頭的強者怒吼道:“動手!!”

飛舟身邊七座山峰突然升起一道道光柱,構建成一個封閉的七邊形封閉空間,將飛舟禁錮在了空中。“怎麼回事?難道有人對我們動手?”

楊蝶裳拿著劍帶著四人走了出來,黛眉擠在一起急忙看向了姬軒然。“嗯,看樣子是有人在這裡埋伏我們。”

姬軒然取出重淵,嚴肅地看著下方,山上衝出一道又一道身影,向著天上的飛舟逼來。能飛,看來這次有不少人都是武師六重天以上。楊蝶裳凝視著他們,怒喝道:“此乃天劍門飛舟,你們是何人,敢對我們出手!”

黑衣中年人懸浮在了飛舟的前面,雙手環抱在前,冷笑道:“攻地就是你們天劍門。”

說著那雙充滿淫慾的雙眼止不住地在她身上打量,被她那豐腴的身材勾出了口水。不等她出言嗬斥,姬軒然便擋在了她的面前,隔斷了中年人的視線。雙眼如刀刺入了對方的眼睛,冷冷道:“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姬軒然突然暴起動手,直接使出了玄術玄冰三劍其一。中年人不屑躲避,想要運功抵擋,可玄術之威直接壓得他靈力運轉不濟,反應慢了一大截。看著當頭斬下的覆冰重劍,嚇得拿出了壓箱底的保命手段。白色的龜甲在身前放大,替他擋住了這致命一擊。砰!姬軒然的肉身力量何其恐怖,加之玄術非凡,一擊之下四階極品的防禦法寶直接被砍飛了出去。寒氣侵染中年人的身體,冷得他一哆嗦,抓著被擋住的那個空隙,拉開了距離。“殺了這三個男的,女的留下!”

那些人激動地吼叫,數十個武師六重天及其以上的武者圍攻了上來。嚇得南小婉躲在了姬軒然的身後,緊張地看著他們。“不要怕,你去船艙裡躲起來。”

姬軒然拍了拍她的小腦袋,安撫著她。心裡也有些無語,一到真刀真槍地乾時,這丫頭就怯場了,明明天賦不弱啊。武師六重天?正好來試試自己領悟的劍氣。“去死!!”

劍鳴聲突然炸裂,尖銳刺耳的聲音切割空氣,隨著姬軒然猛地在身前橫掃。衝得最快的那幾個武師當場被劈成了兩半,嚇得他們急忙止住了身形。後退之後,驚恐地看著姬軒然罵道:“這是武者九重天能有的實力?”

“城裡那些人都是乾什麼吃的,竟然傳假訊息!”

“斬你,武者境足矣!”

姬軒然不顧楊蝶裳的勸阻,主動跳了出去,揮舞著重劍,每一擊都附帶著驚天劍氣,瞬間擊殺三個武師六重天的武者。沐浴著鮮血重重地在雪地裡砸出了一個大坑。劍指他們,為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於是吼道:“知道我是誰嗎?”

“不久前,我剛在伏龍樹下引起了異象,嗬嗬。”

那些本想趁機去攻擊幾個女子的人,聽到這話停了下來,而後狂喜。“哈哈哈,好哇,你這種實力,還真有可能是你。”

“竟然讓我們給遇到了,殺了你,想必我地元宗必定會獲得不少的獎賞。”

“全都給我上,殺了他!”

姬軒然全然不懼,嘴角揚起一抹弧度,施展鬼影,化作雪中鬼魅,在他們之間靈活穿行。望著天上的飛舟喊道:“楊師姐,等會我將這個陣法破壞掉,你駕駛著飛舟趕緊離開這裡!”

“不行,我們不能拋下你!”

“就這麼定了!”

姬軒然不接受她的反駁,她們留在這裡自己還束手束腳的。衝出包圍圈後,站在飛揚的雪花當中,舔了一下嘴唇,看他們的眼神就像是看美味佳肴一般。上次在餘暉森林沒有吞噬夠,這次得好好的補充一下。“小子,就你還想破壞陣法,這可是出自陣法大師之手的四困陣。”

他們眼中全是譏諷,戲謔地看著姬軒然。“試試不就知道了。”

姬軒然懶得和他們爭論,向著其中一座山峰上衝去。“攔住他!”

中年人下令之後,那些在山上等候許久的武者境弟子,拿著武器向著姬軒然衝了過去。可對方根本就懶得和他們動手,如同一隻發狂的凶獸,在他們之間,在樹林裡橫衝直撞,擋在面前的人和樹一律粗暴地撞爛。很快他便衝到了兩名武師四重天武者守護的其中一個陣眼。絲毫不猶豫地揮劍斬下了下去。“小子,休得猖狂!”

他們使出了最強的攻伐武技,卻被迎面落下的寒冰劍氣砍成了碎冰。身後守護著的作為其中一個陣眼的柱子,也被打成了碎冰。隨著這個陣眼被破壞,整個陣法直接失效,飛舟再次恢複了動力。看著遠去的飛舟,姬軒然終於感覺到了輕鬆,這下可以放開了打。咧嘴笑著:“將陣器放在陣法範圍內,你們也真是有夠蠢的。”

面對他的嘲笑,那些弟子看向了中年人。“放屁!”

迴應他的,是姬軒然殺意凜然的一擊。玄冰三劍-其二重淵上的寒意比之風雪更甚,還未落下便讓攻擊範圍中的兩個武者凍結成了冰塊。砰!地面炸裂,凍成冰塊的肢體拋飛了出去,嚇得他們連連後退。“這是什麼武技,怎麼讓自己的靈力都運轉不暢?”

“江長老,這小子的武技太詭異了!”

說話的弟子,由於太過害怕,直接退到了他的身後。“廢物!”

江長老直勾勾地看著姬軒然,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柄銀色的長槍。四階中品武器?這讓姬軒然警惕了起來。看了一眼周圍,這個山林裡的人至少三百,武師境的占了近一半。“你們地元宗為何要對我們天劍門出手,難道不怕被我們天劍門問責嗎?”

地元宗宗主不過是武王境,雖然在這天水帝國也有一定名氣,可是比之天劍門可就差遠了。以前他們可不敢這麼做。江長老嗬嗬笑道:“天劍門又如何,這幾個月必然叫你們覆滅!”

“動手的可不止我們,整個靈森郡的宗門都在獵殺你們天劍門的弟子,在這大勢之下,你們必亡!”

“之後,就輪到我們這些中小宗門崛起了!”

姬軒然冷嘲:“你所謂的崛起是給其他人做狗嗎?”

“小子找死!”

江長老暴怒,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威壓。將姬軒然直接震飛了出去。果然是武靈境界。確認對方的修為之後,這讓他感到十分棘手。他現在是有信心斬殺武師六重天七重天的武者,可是對於更高,甚至武靈的強者,心裡沒有底。“嗬嗬,不過這樣纔有意思嘛!”

當他抬起頭的時候,雙眼中充斥著殺戮般的血紅,凡是與他直視著,心神驚顫,下意識地感到害怕。“臭小子,手段倒是挺多的,可惜在我面前無用!”

“狂龍舞!”

江長老飛上半空,轉動著銀槍,一條猙獰的蛟龍揮著槍尖舞動,發出陣陣咆哮。“死!!”

姬軒然沒有硬接,第一時間躲開了這恐怖的一擊。在這一擊之下,在這半山腰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就好像被啃掉了一口。藉著灰塵和風雪的掩護,姬軒然如同惡狼般衝入了這些武者當中。一些武師都扛不住他一劍,被當場劈死。為了不浪費這麼多的血氣,姬軒然釋放出了武魂,不是嘯月銀狼,而是吞噬武魂。黑色的漩渦比之以前大了不少,吞噬力也強橫了很多。“都成為我的養料吧!”

所過之處,那些實力不足的武者無法抵抗地被捲入了漩渦當中,化作了充盈的血氣被悟道吞噬體所煉化。他們的武魂也被吞噬,當成了養料。“爽!”

“就該這樣纔對,哈哈哈!”

姬軒然笑得猖狂,甚至有些瘋狂。在武魂中積蓄了不少血氣之後,急停在雪地裡,對著衝來的江長老射出了血紅色的光柱。這冷不丁的一擊打得對方猝不及防,被打飛了出去,砸進了山裡。“臭小子,倒是小瞧了你!”

姬軒然咧嘴一笑,釋放出了自己的另一個武魂,嘯月銀狼。巨大的銀狼站在姬軒然的身後,冷冽的眼眸死死地盯著他們,讓他們背脊發涼。“雙…雙,雙生武魂!”

“開玩笑吧!”

從石頭裡走出來的江長老看著這一幕,被震驚得無以複加。整個天水帝國都沒有多少雙生武魂的天才,沒想到讓自己給撞見了,更讓人驚訝的是,那隻狼還是七星。“真不愧是引發伏龍樹異象的天才,可惜今天你要死在這裡了。”

“諸位弟子不要怕,殺了他定然能領取不少的獎勵!”

江長老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畢竟差了兩個大境界。這些弟子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三星四星的都有不少,可是五星的卻一個沒有。這讓姬軒然多少有些失望。不過再小的蚊子也是肉,四星也很補。“先清理你們這些炸魚!”

將武魂的吞噬力釋放到最大,那些武者境和武師六重天以下的人,根本抵抗不了,武魂強行從身體裡被扯了出來。這詭異的畫面,把江長老和其他那些高境界的武者給嚇得不輕,第一時間拉開了距離。“長老,救我!”

“我不想死!”

“救我長老,求求你了!我的武魂不受控製了,啊!”

一百多的三星武魂和近四十個四星武魂被吞了進去,這讓姬軒然舒爽的撥出了一口氣。輕咬著牙齒,揚起嘴角自言自語道:“還是和婉清深入交流來的舒服。”

悟道吞噬武魂沒有升星,看來越往後需要的武魂就越多。對於這個結果他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沒有升星,但是武魂的強度提升了不少。握了握拳頭,感受著身體裡增長的實力,抓住了一個人的腦袋,運轉吞天悟道經,將其吸的一乾二淨。修為這在可一刻突破到了武者十重天,強大的力量讓他有些迷失。吐出一口略帶腥味的氣,行為舉止十分的從容,嘴角掛著一抹邪性的弧度:“現在,繼續吧!”

話音剛落,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捲起大片雪花,來到了其中一個武者面前。“玄冰三劍-其一!”

那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劈成了一堆冰塊。“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其他人和他拉開距離,上下打量著他。剛纔的一幕在他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在心裡烙印下了恐懼。“你們不需要知道。”

“雷鳴化神!”

“玄冰三劍!”

姬軒然同時發動兩個玄術,讓他們險些窒息,玄術的等級太高,極大的壓製住了他們的反應速度。身穿雷霆鎧甲,手持寒冰巨刃,化作雷光在他們中間穿梭等到他停下來的時候,剩下的三十多個弟子死了近一半。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對方的動作。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姬軒然用武魂將這些血氣全都吞噬了,增長了一點實力。舔了舔舌頭看著江長老,自己現在武者十重天,兩個武魂加上兩門玄術和劍氣,對付這些武師境的弟子沒有太多的難度了。“這,怎麼辦江長老?”

剩下的十多名弟子驚慌地看著他,之前來埋伏的時候可是有三百多的弟子,現在隻剩他們這點了。不僅是他們慌,就連江長老自己也慌。這個小子超出常人,武魂又十分的詭異,不能正面對抗。“想什麼呢!”

突然,姬軒然衝到了他們的面前,將手中的武器狠狠地進了他們之中,寒冰猛地炸開,幾個弟子躲避不及,被當場鎮殺。僥倖躲開的那幾個弟子,頭也不回的跑了。姬軒然看了他們一眼,斬出幾道冰寒的劍氣,將他們的生命輕易地收割了。“你的弟子都死了,就剩下我們兩個了。”

江長老眼角抽搐,握緊手中的長槍,咬牙道:“不過區區武者十重,也敢和我較量!”

現在避無可避,隻能迎戰。“狂龍舞!”

姬軒然化作一縷雷光輕鬆的來到了他的側身,舉起雷霆纏繞的拳頭向著他的腦袋砸了下去。砰!雷霆炸裂,江長老被打飛了出去,可姬軒然的臉上沒有笑意,剛纔那一拳沒有打中。“哈哈哈,小子,我們之間的差距可不是憑藉小手段就能彌補的。”

江長老冷笑著站了起來,身體周圍有著一層靈氣,將他保護在了裡面。氣罡,武靈境之後便可以修煉的防禦手段。“你這龜殼挺硬的,就是不知道擋不擋住我接下來的攻擊。”

說著悄悄地取出了那把小劍模樣的陣器。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