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0章 看我飛劍給墨先生上藥

第70章 看我飛劍給墨先生上藥


[[M:*tU江長老輕笑一聲,抬手將直接被劈飛的龜甲法寶喚了回來,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在兩重防禦之下,他信心倍增,輕蔑地看著他:“小子,任你天資無雙,可終究沒有成長起來。”

說著長槍指著姬軒然,寒光在槍尖上綻放,自信地喊道:“今天,你的命將成為我江百盛入狂瀾宗的投名狀!”

“哈哈哈哈!”

狂瀾宗,姬軒然皺了一下眉頭:“是狂瀾宗指使你們的?”

江百盛冷笑道:“狂瀾宗雖強,但僅憑他一個宗門可命令不了靈森郡所有大小宗門。”

他的話讓姬軒然臉色沉了下去,竟然不止是狂瀾宗。天劍門曾經作為七大宗之首,雖然現在沒落了,但家底也不是其它幾個宗門能夠比擬的,除此之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能讓幾個宗門聯手。財侶法地,對於宗門來說,財法地都是必需的東西。明白了這一切之後,姬軒然挺直身體,握緊了手中的重劍。眼中藏刀,沒有說話。山林間風雪依舊,吹拂著兩人的頭髮,寒風肆無忌憚地颳得他們臉頰發疼,直到麻木。江百盛皺著眉頭緊緊地盯著姬軒然的眼睛,不知為何,那雙血紅的眼眸中,似乎有種能夠吞噬自己靈魂的詭異力量。這讓他謹慎了不少,微眯著眼,藉著風雪的掩護,將全身的靈力都灌注進了長槍之中。風雪聲掩蓋了長槍上的蛟龍吟。姬軒然嘴角揚起一抹難以察覺的弧度,隔著風雪對他吐出了一口白氣。驟風突然颳起,模糊了兩人的視線。“去!”

一聲怒喝在山林裡響起,重淵劍洞穿漫天風雪直逼江百盛。叮!江百盛甚至不動手去擋,任由重劍打在了龜甲上。龜甲再一次被擊飛,可他卻大笑著衝入了風雪當中。興奮地叫著:“沒了武器,你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狂龍昇天!!!”

蛟龍在他的身後張揚著利爪,仰天咆嘯,猛地纏繞在了槍身上,裹挾著無邊的壓力向著下方壓去。還未擊中地面,攻擊範圍內的大地便在一瞬間崩碎,被恐怖的靈氣震上半空,定格在了空中,被壓碎碾成粉末。長槍刺下,這座山峰劇烈地震動,在巨響當中轟然倒塌,漫天塵埃驚起了大片的飛禽。“嗬嗬。”

江百盛站在靈氣肆虐的坑洞中間喘息著,臉上有著猙獰的笑意,握著拳頭說道:“天才,在我面前又如何!”

可當灰塵散去之後,姬軒然卻安然無恙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隻見他神色輕鬆,身體表面附著一套紫色雷霆聚成的鎧甲,上面裂紋遍佈。承受這一擊,幾乎達到了雷鳴化身的承受極限。不過這個結果卻讓姬軒然激動不已,對方可是武靈啊!手裡拋了拋小劍,笑得似別人家的孩子,陽光帥氣又優秀:“現在你還有多少力氣用來閃躲呢?”

聽到這話,江百盛忽然感覺到了致命的危機,渾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將飛出去的龜甲再次召喚了回來,擋在了身前。他感覺周圍全都是淩厲的劍氣,鎖定了自己。可環顧四周,卻什麼都沒有。“剛纔那一擊,是你的保命手段吧。”

“閉嘴!!”

江百盛晃著頭出言怒罵,臉上的汗水也被甩飛了出去,眼睛死死地盯著立在風雪中的白髮少年。厲聲喊道:“就算我沒了力氣又如何?我還有靈氣,你破不了我的氣罡!”

“哈哈哈哈……”“是嗎?”

姬軒然輕飄飄的一句話,讓他的笑聲戛然而止。“你還有手段!”

他慌張地看向四周,這時,姬軒然突然喊道:“看我飛劍!”

湛藍色的驚鴻穿透冰冷的天地,輕易地擊穿了龜甲,然後是氣罡。一抹血花在這個雪白的世界綻放出了最後的芳華。江百盛捂著自己的胸口,跪在了地上。鮮血順著指縫流淌了出來。感受著體內生機不斷地流逝,他抬起頭難以接受地說道:“不可能,那明明就是一把普通的小鐵劍。”

“怎麼會?”

姬軒然撿起地上的龜甲,這個龜甲是個好東西,雖然被打了一個洞出來,拿去賣也能賣出一個好價錢。收起之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看東西不要隻看錶面。”

說著將嵌入樹乾裡的飛劍拔了下來,擦掉上面的血液。這把小劍的威力超出了自己的預料,竟然如此厲害,還真把武靈境強者的氣罡都擊穿了。為了以防萬一,姬軒然舉起重淵劍將他的腦袋砍了下來。對方是武靈境,目前的自己根本吞噬不了,武魂隻能浪費掉了。運轉吞天悟道經,開始吞噬他的氣血,吞噬了一小份之後,武魂和身體就已經飽和了。高境界的氣血蘊含的靈力很高,承受不了太多。“地元宗?下次直接去你的宗門,將靈脈給吞了。”

姬軒然在他的儲物袋中搜出了不少的好東西,靈石有十萬多,三階療傷丹也有好幾瓶,甚至還有一瓶四階下品的療傷丹藥。不過最讓他驚喜的還以這本名為《控物術》武技。四階極品,能夠隔空控製一件物品。“想必他能直接將龜甲給吸過來,就是靠著這一門武技。”

想要隔空禦物,至少都需要武王境,但有了這門武技。姬軒然看了看手裡的小劍,心中有些躍躍欲試。看著其它幾門武技,三階的有十幾本,四階的有三本,不過都不是劍術,要著沒有,便收了起來,打算帶回宗門裡,用來兌換點數。“是時候去宗門兌換材料了,將玄冰三劍修煉一下。”

剛纔的戰鬥,玄冰三劍雖然展現了不俗的實力,但更強一點不好嗎?將這裡所有的儲物袋都搜颳了一遍之後,又得到了七萬五千多的靈石,武器若乾。用不上的東西,全都帶回去兌換點數。坐上飛舟,姬軒然踏上了前往回宗的路。期間將得到的十七萬多的靈石全部都灌入了小劍之中,這次總算是有了點反應。小劍鋒利了不少,但從外觀來看,依舊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鐵劍。他也不著急,需要的越多,說明這把小劍的威力就越強。回到宗門之後,剛下飛舟,等待許久的南小婉就撲進了懷裡。“姬師兄,你終於回來了!”

“姬師弟,你沒事吧?我們都組織好了弟子,打算去救你呢。”

楊蝶裳走了過來,看到他回到這裡,也鬆了一口氣。“你還突破了?”

見他的氣息渾厚,楊蝶裳驚訝地看著他。“多謝師姐關心,師弟在戰鬥中僥倖突破了。”

“那些伏擊的人呢?”

姬軒然笑著說道:“都被我殺了。”

楊蝶裳驚訝地捂著小嘴,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那可是武靈境的強者啊,還有不少的武師境,師弟不過是武者,就算突破到了十重天,這也不可能吧!他的話也吸引了港口不少的弟子,他們在這就是準備出發去支援,聽說人很多,所以召集的弟子不少。可姬軒然卻說被他一個人給殺了,在場沒有一個人相信,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逃回來就逃回來唄,有什麼好隱瞞的。”

有人受不了姬軒然在那吹牛,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立馬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對此,姬軒然也不和他們爭辯,和楊師姐說道:“伏擊我們的是地元宗的人。”

“我還從他們的嘴裡得知,這是其他幾個宗門聯合起來針對天劍門的行動,其中就有狂瀾宗,整個靈森郡的大小宗門都歸順了他們。”

“麻煩楊師姐替我轉告給峰主他們。”

說著便要離開這裡,那些弟子分開一條路,在兩側低聲說道:“這傢夥真以為自己走到了伏龍樹下,就能上天了。”

“吹牛也不過過腦子。”

“嘁,管他乾嘛,他要吹牛你還能讓他閉嘴嗎?”

姬軒然來到了任務殿,在這裡可以直接兌換材料。不過在此之前,姬軒然先在櫃檯前取出了那些搜刮來的東西。負責的那兩名弟子看到他取出這麼多的東西,愣在了原地。“這些東西都是哪來的?”

“從敵人手中搜刮的。”

說著取出了三階武技和三本四階武技,讓兩名弟子眼睛都直了。四階武技是能拿出來兌換的嗎?似乎是看出了他們的疑惑,姬軒然主動解釋道:“這個是來自地元宗長老的,他帶隊伏擊我們,然後就被我給搜颳了。”

地元宗長老?嘶~那起碼也是武靈境啊!“哈哈,這位師弟是幫那位先生來兌換的?”

姬軒然搖頭:“沒有,是我自己的。”

空氣忽然安靜了下來,任務殿裡所有的視線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這位師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僅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武者境搜刮武靈,怎麼可能!他們一臉疑惑的樣子,讓姬軒然輕歎了一聲,自己這是強到都沒人相信了嗎?再次強調道:“這就是我自己的,帶隊的地元宗長老名叫江百盛,你們要是有疑惑的話,可以去自行驗證。”

“全部兌換成點數。”

“哦,對了還有這些療傷丹藥。”

說著又取出了幾百瓶二階品質的丹藥,五十幾瓶三階的。至於四階的,留著自己用。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懵了,這是搶了多少人啊?“全…全都兌換?”

這兩名弟子看著面前這一堆的東西,人都傻了。“嗯,兌換。”

兩人清點了一個多時辰,纔將這些東西計算完畢,看著最後的數字,他們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共一萬三千五百二十七點。”

這個數字出現在外門弟子身上,簡直不可思議。一萬多,放在內門弟子,也是十分罕見的。更何況這個傢夥,是一次性。“多謝。”

兌換完之後,姬軒然沒有耽擱,上了二樓,打算今天把這些點數都花出去。看到有過一面之緣的榮長老,拱手道:“見過榮長老。”

榮長老躺在椅子上,聽到他的話,眼皮掀開了一絲縫隙:“是來兌換東西的?”

“是。”

“這裡隻有材料,若是想要兌換丹藥法寶功法之類的,就需要去丹閣和功法樓。”

姬軒然點了點頭,算作瞭解。“進去吧。”

二樓空間很大,立著很多的貨架,上面擺滿了各種寶物。靈氣盎然的藥材,強大妖獸身上的材料,煉器需要的各種金屬,在這裡都有。不過轉了一圈下來之後,發現這裡的材料都太低級了,於是來到了上三樓的樓梯口。“小子,上面的東西都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太過危險了。”

“多謝榮長老提醒。”

姬軒然沒有猶豫,直接走了上去。來到三樓,上面的東西立馬提升了好幾個檔次。除開放在架子上的材料以外,還有不少單獨陳列的物品。走了幾步,他就注意到了放在一塊寒冰上的種子。這枚種子通體晶瑩,寒氣在表面裊繞,還沒走進三步之內,刺骨的寒意便讓他打了一個寒顫。“不錯,這顆玄霜種子結合之前得到蓮子和冰晶蓮使用,想來能夠讓玄冰三劍更進一步。”

不過就這麼一顆種子,竟然都要三千五百點,著實讓他肉疼了一把。之後又花費剩下的點數兌換了雷鳴化神所需要的材料,將點數全部花完了,一點都不剩。榮長老看著這些珍貴的材料,不由地多看了他一眼:“你要這些材料乾什麼?”

“這些材料對於現階段的你來說,都用不上,還是不要浪費點數了。”

姬軒然有些為難,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見他這副模樣,榮長老歎了一口氣,也不再勸阻,也不再過問,給他兌換了。“多謝榮長老。”

收起這些材料,姬軒然拱手離開了這裡。回到竹屋的時候,卻發現院子裡有一條血跡,一直延伸到了墨先生的房間裡。來到門前,還未敲門,裡面便傳來了帶著警告意味的聲音:“誰!?”

“墨先生,是我,我看地上有血,所以我有些擔心。”

裡面安靜了一會:“進來吧。”

聽得出,墨先生很虛弱。推開門後,看到她蒼白的臉色,姬軒然心中一緊,連忙走了進去。“您這是怎麼了?”

墨先生此時肌膚半露,奪目的血花染紅了她那雪白的肌膚,多了些誘人般的憔悴。看到這一幕,姬軒然的呼吸都急促了不少,在墨先生那平靜的注視下,自覺地轉過了視線。“在外面遇到了伏擊,受了點傷。”

姬軒然吞嚥著口水,一雙手無處安放地擺動著,輕咳了兩聲,發覺自己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對著她點了點頭,就要退出去,卻被她給叫住了。“等等,你留下來。”

墨先生的眼睛有些空洞,讓他無法從她的眼中看出什麼,卻又能明顯感覺到她在看著自己。漆黑的眼底隱藏了內心所有的想法。姬軒然停下了腳步,抿著嘴站在了原地。清秀的臉染上了紅暈,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在外面聽來,這種近乎粗獷的呼吸聲,很難不讓人浮想聯翩。“你來給我上藥。”

“背後和……”後面的她沒有說,隻是拿起旁邊的藥粉和藥膏遞了過來。“好。”

看著她手中的瓷瓶,姬軒然伸出的手在顫抖,聲音也一樣。甚至不敢抬頭看她。“看著我,你不看著我,怎麼幫我上藥?”

墨先生像是毫不在意男女之別一樣,理所當然地說出了這種話。姬軒然心臟猛烈地跳動著,心底苦叫連連,自己可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十八歲少年啊,你不怕,我還怕呢。或許是在房間裡呆的久了,鼻尖開始縈繞著淡淡的香味,不似花香和檀香。唉~暗自歎了一口氣,舔著舌頭抬起了頭。溫潤無瑕的白皙肌膚上,化著動人心魄的妝紅,隻此一眼就讓他失了神,呆呆地看著,甚至忘記了收斂視線。墨先生什麼也沒有說,安靜地看著他,看著他一次又一次地下意識地吞嚥口水,看著他的眼睛裡尊敬在消失,**在增長。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可是沒有出言打斷他。房間裡的香味夾雜著濃濃的血腥氣息,將他從淫慾中喚醒了過來,下意識地抹了一下嘴角,好在沒有口水流出來。“那個,我…我現在就給您上藥。”

“可能有點疼,忍著點。”

坐在她的身邊,那種縈繞不去的香味聚集在一起,灌入了鼻腔,衝擊著他的大腦,讓本就緊繃的神經在顱內如狼般嚎叫。用力地晃動了兩下腦袋,眨著已經因為忍耐而充滿血絲的眼睛,嘴裡吐出了一口熱氣,開始給她上藥。“先生,能趴在床上嗎?”

墨先生回頭看著他,空洞深邃的眼中終於有了一絲疑惑,似乎在問,你想乾什麼?“額,那個,我給您上藥粉,您趴著我比較好上一些。”

說完,姬軒然扁了一下嘴,臉紅得像狒狒屁股一樣,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墨先生的睫毛輕微顫抖了兩下,臉上也逐漸透著淺淺的粉紅。“我,我前面也有傷。”

姬軒然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了起來。很快就笑著說道:“那我幫先生後面上藥。”

“我的兩隻手也受傷了。”

姬軒然:“……”他的手不受控製地抖了一下,灑落了不少的藥粉。滾燙的鼻息拍打在她的背上,讓她的呼吸也逐漸升溫了起來。“咳咳。”

姬軒然吸了一口氣,主動往後挪了一下位置,舔了舔舌頭,將藥粉倒在了她背部的傷口上。冰藍色的藥粉閃爍著晶瑩的光澤,落在了血痂上,刺激著她的傷口,使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聲嚶嚀,差點沒把他的耳膜擊穿,捏住他的心臟。為什麼要讓我遭這種罪啊?為什麼?“忍…忍著點。”

在背部其中一道傷口上撒了藥粉之後,又挖了一小坨冰冰涼的藥膏在手中,雙手貼合揉搓了下。猶豫地將掌心按在了她的傷口上,手掌接觸的那一刻,冰涼的感覺,讓墨先生直接蹦了出去,險些摔倒在地上。姬軒然愣在原地,眼神茫然,不知所措。“這,這不至於吧。”

墨先生坐了回來,背對著他說道:“我沒事,你繼續。”

說完輕咬著自己的紅唇,閉上了眼睛。姬軒然扯了扯嘴角,開始繼續上藥。她那羊脂玉般的背上有很多傷口,大大小小的都有,上藥耗費了不少的時間。忙的姬軒然滿頭大汗。上完之後,坐在後面不停地喘氣,看著自己的雙手,還有些意猶未儘。墨先生的背真滑啊,細膩得就像牛奶一樣。咳嗽了兩聲,姬軒然站了起來,看著同樣香汗淋漓的墨先生:“後面已經上完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等到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墨先生看著他的背影平靜地說道:“我的兩隻手都受傷了。”

我知道啊,但是我怕忍不住啊!真是大母牛騎小公牛,逼人就範。可看著她的眼睛,姬軒然又不忍強行推脫。姬某人發誓,真不是想摸,也不是好色,隻是善解人衣罷了。“把手伸出來吧。”

雙手還好,姬軒然很快就上完了,這個過程中,墨先生全程看著冒汗的他,一句話也沒有說,甚至連表情都沒有。看著她身上滴血的衣服,想必正面的傷勢是最嚴重的。這讓姬軒然一度想要收手。可對方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微微抖動了一下,被脫了大半的衣服便滑落了下來,被姬軒然看了個一覽無餘。今夜,不眠。第二天早上,姬軒然走了出來,精神萎靡一步一瞌睡。整整一個晚上,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耳邊回想的全是酥入骨髓的聲音,刻在腦子裡忘不掉了。看著自己的雙手,總覺得應該會很香。不過這個齷齪又變態的想法很快便從腦子裡給甩了出去。清醒了一點之後,感覺很幸運,為自己的意誌力由衷地感到欣慰。整整一個晚上,都在恪儘職守,儘著一個弟子該有的責任,守著一個弟子該有的本分。不該摸的全摸了,不該看的全看了,饒是如此,依舊守住了自己的清白,沒有對不起姬婉清。小爺不愧是最棒的。在瀑佈下洗了一個臉,等會修煉就開始修煉玄冰三劍和雷鳴化神。現在墨先生有傷在身,在院子裡練習她應該看不到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