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68章 姬公子發春了城外伏擊

第68章 姬公子發春了城外伏擊


pvC看著張汗青離開的背影,眾人都疑惑地將目光放在了姬軒然身上。被眾多目光所注視,姬軒然自己也很困惑,眨了眨眼睛看向了這箇中年胖子。“鄙人,朱有為,見過姬公子。”

中年胖子拱手作揖,臃腫的臉上擠出了一抹討好的笑容,十分殷勤地抬手引楊蝶裳幾人走進了閣樓。姬軒然也要跟進去的時候,上方屋簷落下了一點東西,落在了他的頭頂,還以為是雪的他,伸手摸了一下,卻取下來一塊橙紅的橘子皮。抬頭看去,直接讓他愣在了原地,手裡拿著的橘子皮緩緩地握在了手心。“喂,怎麼看著我發呆啊?難道是本小姐太好看了?”

女子雙手撐在三樓的窗戶上,低著頭看著下方的少年。魅惑天成的臉隱藏在柔順的黑髮之中,遮擋了本就暗淡的自然光,可她的笑臉卻依舊那麼的奪目,露出的一排牙齒如寶石般鑲嵌在紅唇之中。姬軒然吸了吸鼻子,想要開口,卻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撓了撓頭覺得有些尷尬。“那個,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知道是她有意為之,還是本就如此,淡淡的清香嫋嫋落下,在這風雪之中落在了姬軒然的身上,將他籠罩。一呼一吸之間全是她獨有的氣息,僅僅這一下身體裡的血液就開始不受控製的嚎叫了起來,如狼似虎。姬軒然張開嘴想要猛吸一口涼氣,讓自己的理智保持冷靜,可是吸入了的全是溫暖的香氣,刺激得他面紅耳赤,渾身不正常的發燙。裡面的南小婉注意到了他的異常,在裡面有些擔憂地問道:“姬師弟,你這是怎麼了?”

這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楊蝶裳急忙跑了出去,扶住了情迷意亂的姬軒然,把他抱在懷裡搖了兩下,擔心地問道:“姬師弟,你的身體怎麼這麼燙啊?”

商會裡面那些好事的客人都圍觀了過來,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一個個看著他那張紅如凝血的面色,嘖嘖感歎道:“這姬小兄弟天資驚人,從面色來看,氣血也絕非常人可比,想來也是一位房中高手。”

“不不不,怕是一枝獨秀,無人可比啊。”

說著這些老大不小的人還自愧不如地發出了歎息。李嵐兩個師姐臉蛋微紅,對著他們沒好氣地哼了一聲,開口罵道:“為老不尊的傢夥,真是丟人現眼!”

南小婉更是紅得似水蜜桃一樣,小手捂住了臉,透過指縫偷偷地看著。這些人也不反駁,搖頭歎息地散了去。等到他們散開之後,朱有為才擠了進來,連忙跪在門前的雪地裡,伸出顫抖的手,抓起姬軒然的手腕就開始把脈。姬公子可是小姐的朋友,要是出了事,自己這條老命怕是就沒了,隻可憐了我那十房小妾。楊蝶裳幾人見他出手,也都不再出聲,焦急地等待結果。可是他們卻發現,這朱前輩把了半天,卻始終沒有結果,反倒是他自己急得滿頭大汗,不停地擦著。南小婉見他如此,扁著嘴,急得都要哭了:“朱前輩,姬師兄這是怎麼了?”

“怪了,簡直怪了!”

“怎麼怪了啊?”

她們幾人的聲音顫抖,姬陽前不久才引發異象,展露天賦,是天劍門複興的希望,可不能就這樣出事了啊!朱有為吞了一口口水,用慌亂的聲音說道:“姬公子,姬公子他……”“他怎麼了?”

幾人迫不及待地追問。朱有為張了張嘴,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更多的是古怪。“姬公子他,姬公子他發春了。”

說完,朱有為感覺得自己的老臉都掛不住了,甩著袖子撇過了頭。發春?幾人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的,畢竟一個好端端的人,怎麼突然就會變成這樣。可是朱前輩能在瑤雲商會有話語權,想來也是一位非凡強者,說的話還是有很大可信度的。楊蝶裳視線從姬軒然的臉上往下移了一下,頓時驚得將他扔進了街道上,砸進了厚厚的積雪裡。這時,樓裡走下來一個嬌俏的侍女,走到朱有為的身邊,忍不住好奇看了一眼積雪裡,那具滾燙的身體。“蘭姑娘,小姐可是有什麼吩咐?”

經過朱有為的提醒,這個侍女才反應過來,額了一下才說道:“小姐說,讓你們將姬公子抬到她的房間去。”

“這,此時的姬公子狀態有些……不太好吧。”

朱有為十分疑惑地問了一句。楊蝶裳等人也是心生警惕,擋在了姬軒然前面:“你們小姐要我們姬師弟乾嘛?”

“我們小姐要乾什麼,輪不到你們來管。”

侍女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對她們幾個沒什麼好臉色。“你!”

那股淡淡的香氣消失在了風雪當中,埋在雪裡的姬軒然也逐漸恢複了理智,晃著脹痛的腦袋從雪裡爬了起來。“諸位師姐師兄,不用擔心,我和她們小姐認識。”

這個是侍女他認識,之前在那個洞窟裡看到過。想來朱有為口中的小姐,就是那個女人了。沒想到來頭竟然這麼大,一整個瑤雲商會啊,還有可能是來自上界。一想到這些和上次發生的事,他就覺得頭疼,真是公牛找吃草的母牛,流弊焯了。“我和商會小姐是,額,是,是朋友,嗯!”

姬軒然雙手在空氣中比畫了兩下,看著那個侍女心虛地解釋道。侍女聽到這話,直接甩給了他一個白眼,真是大野豬拱了白菜,又臭又不要臉。“姬師兄。”

南小婉走了過來,拉著他的衣服,明顯是不放心。姬軒然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瓜子,想笑卻又笑不出來,剛纔都在她們面前丟死人了,恨不得趕快離開這裡。“沒事沒事,很快就回來,放心吧。”

“哦。”

南小婉鬆開手後,姬軒然便跟著侍女走上了樓梯,一路來到了三樓。三樓很寬廣,這裡擺滿了丹藥,這一層主要便是售賣丹藥。侍女走在前面全程冷著臉,領著他來到了最裡面的房間,站在了門口一動也不動,對姬軒然熟視無睹。他也不自討沒趣去和她搭話,來到門前抬起手猶豫著始終沒有敲門。此刻的他心裡有些忐忑,不知道該如何預防再次出現發情的狀況。更讓他頭疼的是,都不知道為什麼發情,根本不知道從何著手準備。“你還愣著乾什麼?讓我家小姐等著嗎?”

旁邊的侍女都已經看不下去了,板著臉一副厭世的模樣,生硬地催促了一句。姬軒然在衣服上反覆擦著冒汗的手心,舔了舔舌頭,撥出一口氣也不敲門,一腳把門給踹開了,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順帶關上了門。進來的那一刻,姬軒然就將視線撇到了一邊,屏住呼吸說道:“原來你是瑤雲商會的大小姐啊。”

“怎麼,一腳把門踹開,我還以為你想對我用強的,結果進來了,都不敢看我一眼。”

“還以為你的脾氣和你下面一樣……”“那個。”

姬軒然被她的話刺激得渾身不自在,連忙出聲打斷了她,這個女人怎麼連這種話都敢說出口啊。“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女子側躺在床上,一手支著腦袋眼中帶笑地看著他。輕咬著嘴唇,用綿綿的聲音說道:“怎麼,我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聲音酥麻入骨,好似電流一樣湧入姬軒然的身體,讓他整個人一哆嗦。在這個女人面前,他想保持平常心都做不到。扶著一旁的柱子,吸了一口氣,發現沒有她身上的香味,房間裡瀰漫的是淡淡藥香,讓人神清氣爽,這讓他放心大膽地呼吸了起來。嚥著口水回道:“自然可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不用解釋。”

女子長長的睫毛輕顫了一下,嘴角畫出一抹熱情似火的弧度,伸手拍了拍床頭,挑眉說道:“不想過來坐坐嗎?”

“不了。”

姬軒然很乾脆地回答了一句。“嗯,還算有些自知之明。”

女子一掃剛纔的慵懶姿態,從床上做了起來,旁若無人地當著姬軒然的面,伸起了懶腰,將那**的身姿完全展現在了他的眼前。姬軒然咳嗽了一聲,低下頭不敢去看,但是又想起了什麼,抬起後,目光直視她的酥胸,多少有些理直氣壯。這讓女子眼角的笑意逐漸收斂,展露出了鋒芒。“好看嗎?”

“你是我女人,自然好看。”

“喲,剛纔不是還一副純。”

“剛纔是剛纔,現在是現在。”

說著,姬軒然全然把這裡當成了自己家,大刀闊斧地坐在了窗邊的軟榻上,端起一杯喝了一半茶,仰頭喝了個乾淨。咂巴著嘴一臉回味地說道:“有點甜。”

這讓想要裝模作樣的女子臉上,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誘人瘋狂的粉紅。不過這點悸動很快就被她給掩蓋了下去,用一種帶有疏遠感的語氣說道:“那是我喝過的。”

“我知道,不過都是我的人了,就不要在乎這些細節了。”

“還有,不要用這種拒人千裡之外的態度和我說話好不好,剛纔那個態度其實也挺好的。”

說這些話的時候,姬軒然心中有些發虛,可是不這樣,又覺得心裡有些憋屈。“你的人?你還真敢說啊。”

姬軒然吞著口水,沒有第一時間接話,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後,回答這種話,是需要更大的勇氣的。“整個大陸上的瑤雲商會都是我的,想要得到我的人不計其數,你憑什麼說我是你的人。”

“盲目的自信,讓我覺得你真可笑。”

姬軒然吐了一口氣,又是這樣,還是看不起我,自己就真的那麼差嗎?我不服氣!姬軒然努了努嘴,抓著自己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說道:“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差,其實我也很厲害的。”

女子沒有說話,就這樣看著他。“我昨天走到了伏龍樹底下,就是樹根下,你應該知道吧。”

“說不定你還看到了我引發的異象。”

姬軒然雙手比畫著,努力想要解釋給她看。目前他的沒有什麼耀眼的戰績,甚至沒有出現在天驕榜上,隻能拿出這個來。他很認真,真心想要讓她認同自己。女子安靜地坐在床上,就這麼看著他,看著認真又較真的他,一時間有些入迷了。“你喜歡我。”

女子突然的一句話,打斷了姬軒然,讓他舉著手不知所措地四處張望著。過了一會,嘴唇蠕動,應了一聲。他的反應讓女子竊喜,不過卻是一副淡漠的表情:“我說了喜歡我的人很多,天之驕子無數。在這耀陽大陸上,即便是那秦陽,也拜倒在了我的面前。”

話中意思很明顯了,但也很模糊。姬軒然不知道她是讓自己去擊敗秦陽,證明自己,還是讓自己放棄,知難而退。沉默了很久,他才說道:“如果你不喜歡我,厭惡我,你可以說出來,不要這麼模棱兩可。”

“我不喜歡這樣。”

他覺得她就是在玩弄自己,戲耍自己,通過這種方式踐踏自己的尊嚴和責任心。“你要是不喜歡,恨不得殺了我,你說出來,我會儘力滿足你的要求,但是我不會把命給你,也不會把尊嚴放在你的腳下,讓你肆意踐踏。”

姬軒然站了起來,語氣很輕,但是眼神很強勢。這讓女子一時間啞口無言,心裡慌亂,害怕他誤會。她心裡清楚自己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想讓他為此努力,而不是退卻。她也在這個時候審視起了自己,自己的做法確實欠妥當。於是說道:“好啊,那我就這樣說吧,我要你擊敗所有擋在你前面的人,走到我的面前。”

“承擔起你應該承擔的責任!”

“還是那句話,三年內做不到,我殺了你,就當我以後一生守活寡好了。”

姬軒然看著她,忽然笑了出來:“秦陽是吧,隻要他敢打你的主意,我把他的祖墳都挖了。”

女子笑了出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做。”

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女子突然叫住了他,趴在床邊,手指挽著自己的髮梢,笑著問道:“你難道又想像上次一樣,不問我的名字嗎?”

姬軒然恍然,認真地看著她問道:“我叫姬軒然,你叫什麼?”

“我呀!”

女子嘴角有著甜甜的笑意,為了防止他看到,便在床上滾了起來,滾到了裡面去。“我和你一個姓,我也姓姬,叫姬婉清。”

“沒騙我?”

“為什麼要騙你?”

姬軒然笑了出來:“婉清,謝謝你。”

“謝我什麼?”

“七折。”

說著姬軒然便打開了房門,在侍女那不可思議的眼神中,下了樓。小姐這是,小姐這是思春了嗎?姬軒然下來的之後,此時的南小婉就像是遊玩一樣,在一樓的貨架間到處穿行,看到不錯的東西就讓人打包了起來。這讓他倍感頭疼,雖說花的是宗門的靈石,打的也是七折,但也不是這麼亂來的啊。剛想要製止,卻沒想到就連楊師姐她們幾個也是興致勃勃地買東西,兩位師兄也不例外。“姬公子,嗬嗬,看上了什麼隨便拿就是。”

這個時候朱有為突然笑嗬嗬的走了過來,站在他身後一步的位置,躬身搓手,彷彿他就是商會會長一般。“不,不用了,朱前輩雖然是七……”還沒說完,便被朱有為給打斷了:“欸,姬公子此言差矣,您還未下來時,小姐便傳令給我們,這一次你們買的東西,全部五折。”

說著怕姬軒然沒聽清楚,張開一隻手,掰了掰手指放在了他的面前。“五折!你確定?”

朱有為抿著嘴毫不猶豫地點頭。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他欣喜不已,抬頭望著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到他這副反應,朱有為雙手攏在袖子裡,笑嗬嗬的,心裡也有自己的猜測。小姐將姬公子帶到房間裡,還沒下來便讓自己打五折,嘖嘖,小姐的想法,我這小小分閣主也不敢評判啊。瑤雲商會的九層閣樓很大,一行人一直到了黃昏時分纔買夠需要的東西,五折購買,直接為宗門省下了三十多萬的靈石。看著儲物袋裡剩下的靈石,姬軒然有些心動,若是把這些靈石全都拿去灌注陣器,不知道能不能讓它恢複過來。以前還不覺得,現在有了定皇陣器這麼一個無底洞,突然覺得靈石好珍貴。不過這也隻是想想,很快就把這種想法揮出了腦後。跟著眾人一起上了飛舟。臨走之前,姬軒然還看向了三樓的窗戶,此時姬婉清坐在軟榻上,嘴裡正咬著那隻杯子看著自己。三年不短,但也不長。城中某處,昏暗的房間裡有人說道:“他們出城了。”

“通知外面的人,等到他們遠離了青鹿城再動手。”

有人遲疑地問道:“這樣會不會太晚了?”

“沒辦法,不知道為什麼,瑤雲商會對天劍門格外的友好,甚至護著他們產業。”

“所以我們動手的事不能讓瑤雲商會知道,萬一得罪了瑤雲商會,不僅是我們,就連背後的那些勢力也都扛不住。”

有人不信邪,站起來就要出去:“哼,我可不信他們會因為天劍門而針對我們的宗門。”

說罷,拿著刀快步走出了房間。房間裡的人怒不敢言,隻能說道:“趕緊發訊息,告知他們不要輕舉妄動,這個傢夥會害了我們的!”

“發了。”

隨後他們幾人跟著衝出了房門,卻迎面淋上了一股滾燙的鮮血。兩名穿著黑色衣服的精壯男子手中拿著滴血長刀,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四階武器!”

兩名男子手中的長刀,驚得他們幾人連連後退,有四階武器的人,多半是武靈境強者。他們低頭看去,地上正躺著剛纔出去的那名男子,脖子上的鮮血已經被凍結成冰了。朱有為從兩人身後走了出來,雙手攏在一起,笑嗬嗬地說道:“嘖嘖,你們若是對天劍門動手,小姐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惜啊,那支飛舟上,姬公子也在。”

“等等,我們可以全盤供出來,你要你們肯放過我們!”

說著這幾個人便跪在了地上,乞求地望著朱有為。“殺了。”

朱有為甚至都不猶豫,直接下達了命令。幾股鮮血濺落在了白色的雪地裡,紅得刺眼。看著這幾具屍體,朱有為冷笑道:“全盤托出?真是小看了我瑤雲商會啊。”

“我們想要知道什麼,還需要你們說出來?”

“好了,我們的任務完成了,回去吧。”

說著甩了一下衣袖,就要離去。兩個護衛在後面有些疑惑地問道:“閣主,難道我們不去保護姬公子嗎?”

“不用,小姐說了,若真是遇到了事,自會有人出手。”

“明白。”

姬軒然站在船頭,手裡拿著把柄小劍,嘗試著用靈氣驅動它控製它飛起來,可是始終都不能成功。對此他也不著急,能夠隔空禦物,至少也需要武王才能做到,自己不過武者九重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摩挲著手裡的小劍,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這個陣器的材質非凡,即便現在修為不夠,也未必飛不起來。“姬師兄。”

南小婉從船艙裡走了出來,裹著一件紅色的鬥篷跑到了他的身邊,往他的懷裡拱了拱。姬軒然下意識地想要後退,可身上傳來的那種溫軟的感覺,讓他精神一陣恍惚。心裡想著,好像婉清也沒有這麼大吧。“怎麼了?”

“姬師兄,那個商會小姐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啊?”

南小婉仰著臉,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他。“在到青鹿城之前。”

“好看嗎?”

姬軒然想也沒想,便笑著回道:“很好看,是我見過的唯,嗯,唯三好看的。”

“哪三個?”

姬軒然揉了揉她的腦袋瓜子,笑著說道:“反正有你。”

“嘻嘻!”

南小婉開心地笑了出來,整個人直接壓在了他的懷裡。麻煩了。姬軒然意識到了什麼,對懷裡這個小妮子感到頭疼。風雪間矗立的山巒中,隱藏著不知身份的武者,他們看著飛舟穿過風雪飛了過來。拿出玉牌,互相聯絡。“來了,是天劍門的飛舟,等他們飛到上空就發動陣法,將飛舟定住。”

“好嘞,嘿嘿。”

“聽說這飛舟上有幾個美女,小爺我吃了這麼多年的蛤蟆肉,終於要嘗一口鮮的了。”

隱藏在山裡的這些人個個摩拳擦掌,眼裡放光。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