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67章 他是我家小姐的客人

第67章 他是我家小姐的客人


vQE53@“倒無不可。”

簡單地想了一下之後,門主幾人便答應了下來,隻是叮囑小心行事。幾人閒聊了幾句之後,姬軒然便拱手告退,坐著飛舟離開了懸浮島。走在山間的小路上,遇見了等在路口的墨先生,這讓他有些意外,四處看了一眼,確定是在等自己之後,上前喊道:“先生。”

墨先生點了點頭:“做得不錯。”

姬軒然笑著點頭,來到了她的身邊。“先生在這等我是有什麼事要交代嗎?”

墨先生看著姬軒然,看得他眼神閃躲,這才說道:“難道沒事就不能找你?”

“走吧,回去。”

“是。”

姬軒然跟在後面,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有很多的猜想。墨先生難道就因為自己走到了伏龍樹下,所以就等我?可這是之間有什麼關聯嗎?想不明白。山林靜謐,兩人都沒有說話,看著前面婀娜的身影,在後面看著總覺得有些心猿意馬。當姬軒然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樹林裡忽然走出來一個人,定睛一看,意外地問道:“莊傑?你來乾什麼?”

莊傑臉色蒼白,咳嗽了一聲來到了兩人的面前,恭敬地對墨先生拱了一下手,而後看著姬軒然說道:“我不是來找麻煩的。”

姬軒然沒有說話,看著他等他自己說下去。莊傑也沒有賣關子,輕歎了一聲,對著他道歉:“對不起。”

這讓姬軒然倍感意外,看向了墨先生,可是她卻像是充耳不聞一樣站在旁邊。“姬師弟,我之前,我,我隻是,是我莽撞欠考慮,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因此埋怨宗門,如果你心裡有氣的話,可以找我。”

“你什麼意思?”

姬軒然皺著眉頭,對他的態度很不解。莊傑吞著口水,低著頭說道:“我隻是氣不過,看不慣你入門時的作為,我的個人行為不代表宗門,希望你不要痛恨宗門。”

“我……”“我知道,你不用說了。”

姬軒然明白了他的意圖,心裡覺得又氣又好笑,這是把自己當作什麼人了。看著他一副重傷未愈的樣子,看來昨天自己的力道對於他來說太重了,明明自己已經收力了的。“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

說著走到墨先生的身邊對她點頭,走在了前面。莊傑在後面看著兩人,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鬆懈了下來,仰著臉鬆了長舒了一口氣。路上墨先生問道:“你就這麼原諒他了嗎?”

“不然還要怎麼樣?”

“所以你不恨宗門嗎?這裡的弟子都討厭你。”

姬軒然停了下來,回頭注視著墨先生的眼睛,沉默了很久才說道:“不恨,這是我自己的選擇造成的,在決定這麼做的那一刻,我就已經做好了承擔一切後果的覺悟。”

“路是我選的,苦我自己吃。”

說著便笑了出來,感激道:“不過,還要多謝墨先生願意收留我,不然我現在估計還住在山洞裡呢。”

聽了他的話,墨先生臉上難得露出一抹笑容,很輕很微妙,如山間清風撩起了他的白髮。“那個……”身後傳來了有些熟悉的聲音,姬軒然挑了一下眉毛,轉身便看到了陸韓文,見他一副糾結又羞愧的模樣,便猜到了他是來乾嘛的。不等他開口,便從他身邊走過:“都已經過去了,陸師兄。”

姬軒然一句陸師兄讓陸韓文愣在了原地,低著頭沉默不語。等到兩人要消失在這片樹林的時候,陸韓文轉身喊道:“謝謝,姬師弟!”

回到小院之後,姬軒然拿著重淵劍來到了竹屋後的瀑布。深吸了一口氣,揮劍斬了出來,一縷劍氣附著在劍鋒之上,斬斷了垂落的瀑布。這個結果讓他眼前一亮,沒想到僅僅是使用了一縷劍氣,便有這種成果。看著手裡的劍,有了劍氣的加成,自己或許能夠與武師五重天的人相抗衡,想到這裡,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想要出去檢驗一番了。“怎麼,是想要出去了嗎?”

不知道何時,墨先生坐在了背後的岩石上,神態端莊地看著姬軒然。“嗯。”

“路上小心,狂瀾宗的那些人說不定會對你動手。”

原本以為墨先生會勸阻。姬軒然笑著點頭應了一聲,回到屋裡收拾了一些東西,就要離開院子。沒想到南小婉早就在門口等候了。“小婉,你怎麼來了。”

看到姬軒然出來,南小婉開心的跳了出來,抱著他的手仰著臉說道:“當然是找你呀。”

說著舉起了手中的任務令牌,期待地看著他:“師兄,我接了一個外出采買的任務,我們一起去吧。”

“采買?宗門要買什麼東西?”

說起來自己上個任務的點數還沒有用,也不知道能換到多少自己需要的好東西。南小婉用手指點著自己的嘴唇,想了想說道:“聽我師父說,還有幾個月七大宗就要前往皇城參加大比,買東西就是為了那個大比做準備的。”

七大宗比試?“嗯,好吧,正好我要出去,我們一起吧。”

“好耶!姬師兄,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南小婉開心地拉著姬軒然迫不及待地離開了這裡。兩人來到了飛舟停泊的區域,這裡此時已經有五個弟子在此等候,見到姬軒然難免有些意外。其中的三個女弟子親切地看著姬軒然,眼中看不到一絲厭惡,主動且熱情地迎了上去。“姬師弟。”

其中一名穿著紫色衣裙的女子開口打了一個招呼,微笑地看著他。姬軒然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偏頭看向了身後的那兩個師兄,見他們一臉糾結,站在原地沒有動,但也沒有避開自己的眼神。笑著迴應道:“姬陽見過三位師姐,兩位師兄。”

“能和姬師弟一起出任務,還真是幸運呢。”

“嘿,姬師弟,之前門中弟子對你態度不好,希望你不要怪他們,他們也是隻為了宗門,本性倒是不壞的。”

另外兩名師姐笑著說了兩句。“我知道,師姐不用擔憂。”

說著和南小婉兩人走上了停靠的飛舟,不過讓他好奇的是,周圍有大大小小的飛舟離港,全都去了天劍門外面。於是便問道:“這位師兄,今天怎麼這麼多弟子外出做任務啊?”

一旁的紅髮男子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剛纔宗門在外設置的產業傳來訊息,遭到了未知勢力的襲擊,而且是多地同時發生。”

“明顯是有人針對我們天劍門。”

“事情太過重大,黑岩峰主也出山去調查情況了。”

都出動峰主了,看來此事確實不簡單。姬軒然摸著下巴,想到了之前在餘暉森林裡遇到的襲擊,兩者發生的這麼近,會不會有所關聯?“多謝師兄告知。”

紅髮男子點了點頭,轉身進入了船艙,看樣子還沒有完全接受自己啊。對此,姬軒然無奈地聳肩。那三名師姐走過來笑著說道:“姬師弟不用在意,改變態度,總是需要時間的。”

看著眼前這位身材豐腴的紫衣師姐,雖然樣貌算不上驚豔,但也確實相較於大多數女性更有韻味,開口道:“還不知道三位師姐叫什麼呢。”

紫衣女子說道:“我叫楊蝶裳,她們叫秦如和李嵐。”

“見過楊師姐、秦師姐、李師姐。”

和三人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之後,姬軒然帶著南小婉來到了船頭,穿過雲層,出現在了外面的世界當中。此時外面的天地依舊是風雪天,銀裝素裹,籠罩在陣陣寒意之中。“這次采買是在什麼地方?”

“青鹿城啊,那裡就有一個瑤雲商會。”

瑤雲商會啊。姬軒然在蒼雲城去過幾次,這個商會勢力極大,滲透到了整個耀陽大陸,隻要是還有人的城池,裡面就有他們的商會。瑤雲商會不僅是大陸上最有錢的勢力,也是最神秘的勢力,傳聞這個商會傳承自上界。想到這裡,姬軒然忽然想起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氣質非凡,想來身後的勢力也是在耀陽大陸上有名的。若是有機會遇到的話,一定得問一下名字。上次連名字都忘了,真是有夠蠢的。“也不知道,在瑤雲商會能不能打聽到關於師父的資訊。”

姬軒然看著不斷倒退的風景,嘴裡呢喃地說了一句,被身邊的南小婉給聽到了。她好奇地仰起小臉:“姬師兄,我還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你師父的事呢?”

“你師父叫什麼名字啊?”

這個問題讓他愣在了原地,雙眼失神。是啊,到現在為止,我連師父的名字都不知道……心中莫名升起了一種自責的情緒。南小婉看到了他的表情,抓著他的衣服,歉意地說道:“對不起。”

“沒事哦,隻是師兄想起了一些事而已。”

姬軒然臉上擠出笑容,摸著她的小腦袋。抵達青鹿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此時風雪大作,讓整個城池都顯得十分的寧靜。眾人在飛舟上四處觀望,發現沒人在天劍門產業前鬨事,不由地放下了心。下來之後,在楊師姐的帶領下,幾人來到了城中最為輝煌的九層閣樓下。門前站在兩個身穿黑衣的精壯男子,對於進出閣樓的客人置若罔聞,直到姬軒然到來後,他們才睜開眼睛。在那些客人疑惑的眼神下,態度恭敬地歡迎道:“諸位請進。”

這兩個人的態度引發了裡面不少客人的議論,他們在這裡生活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上百年,都沒有見門前護衛對人開口說話。不僅是他們,就連天劍門的幾人也對此感到意外,甚至有些擔心地後退了兩步。楊師姐定了定神,擋在了姬軒然等人面前:“客氣了,但你們的態度……”現在多地發生針對天劍門的襲擊,現在瑤雲商會的態度史無前例的改觀,這不得不讓楊蝶裳起疑心。兩名護衛站直身體,解釋道:“這位姑娘不必擔心,商會奉小姐之命,對青鹿城中,天劍門所有產業都進行了扶持和保護。”

“並且,天劍門在瑤雲商會采購物品,一律七折。”

說話時,不留痕跡地掃了一眼後面的姬軒然。一律七折!聽到這句話,閣樓裡那些客人坐不住了,可他們再怎麼鬨,裡面的那些工作人員都當作沒事發生一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自己的工作。直到一個手持黑金卡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黑著臉大叫道:“憑什麼!”

眾人向他看去,驚訝道:“城主大人也來了!”

城主張漢青眼神不善地直視外面的姬軒然,殺意凜然地質問。“老夫在這青鹿城任職已經近兩百年了,一直對瑤雲商會的生意都頗為照拂,纔得到這黑金卡,也不過八折,天劍門的弟子憑什麼?”

可這些工作人員依舊對他不管不顧,這讓張漢青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就在要爆發的時候,二樓走下來一箇中年發福,眼睛細長的中年男人。他撚著鬍鬚笑嗬嗬地說道:“都說了,奉小姐之命,張城主還請收斂些,有些自知之明,免得找些不痛快。”

“你!”

“嘖嘖嘖,張城主,韓某能和你多解釋一句,已經是仁至義儘了,不要逼得我們翻臉啊。”

“來人,給張城主結賬,八折,送客!”

“是。”

一名女子走了過來,張漢青心中不服,但也不敢再鬨事,任由女子將手中的東西拿了過去。結完賬後,張漢青冷著臉走向了門口,眼神銳利如刀,一直沒從姬軒然的身上離開過。楊蝶裳聽說過姬軒然在招生的時候,殺了城主兒子這件事,頂著壓力握住劍柄擋在了他的視線。冷聲道:“城主還請回吧,我看您的眼神不太好。”

“小丫頭,你還沒有資格和我這樣說話!”

張漢青眼神凶厲,明顯是在壓製心中怒火。繞過她來到了姬軒然的身邊,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你殺了我兒子,我就讓你死在我兒子的手中。”

“等著吧,嗬嗬!”

這話讓姬軒然神情一滯,很是疑惑,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他兒子不是被自己一拳打死了嗎?“張城主,若是無事,可以回去了,莫要嚇到了姬小友,他可是我們商會小姐的客人。”

不知何時,那箇中年男人站在了張漢青的身後,探出腦袋冷聲說了一句。眼中的精光投射出刺骨的寒意,將他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個小子,竟然是因為這個小子!該死,這個姬陽到底是什麼來頭?張漢青氣得青筋暴起,一雙拳頭捏得哢嚓作響,憤怒又不解。不僅是他,就連旁邊的南小婉幾人和閣樓中的客人也是一臉的困惑和驚訝。這個姬小友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張城主還想留下來敘舊不成?”

“若是想的話,我讓幾個美人帶你去樓中便好,就不要在這妨礙姬小友了。”

聲音很冷,比這冬天裡的寒風都要刺骨。張漢青眼角抽搐,強壓下心中怒火揮手道:“不了,今日還有眾多公務,就不多叨擾了,告辭!”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