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66章 最後一步詛咒之劍

第66章 最後一步詛咒之劍


Uot-剩下最後一步了,姬軒然深吸了一口氣,調整狀態,在上萬人的注視下突然怒吼,滿頭白髮在恐怖的氣息下張牙舞爪。血紅的雙眼中蘊含的血氣讓人心驚。在他抬起腳的那一刻,這方空間變了,壓力陡然攀升,不同於之前的厚重,如同劍氣一般淩厲。或許這就是劍氣!金鳴道人被這股意料之外的劍氣逼得連連後退,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看向了伏龍樹上空。四面八方的白雲向著這裡彙聚,像漩渦一樣旋轉,一柄金色的擎天巨劍緩緩落下,似乎要將樹下的姬軒然鎮殺。“這不可能!”

門主驚訝地看著天上出現的巨劍,他明顯是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金鳴三人也一臉意外的看著這一幕,發自內心的感到驚悚,這個小子到底是誰?“門主,這把劍到底是什麼?”

那些不明所以的長老聲音發顫,僅僅隻是在劍氣的籠罩邊緣,他們便感覺到難以抑製的膽怯。這把劍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帶著無上氣息墜落而下。門主吞嚥口水,看著伏龍樹下的姬軒然,驚訝的同時也為他感到擔憂。這個小子能在這把詛咒之劍下活下來了嗎?“啊!!!”

姬軒然仰頭嘶吼著,全身上下鮮血淋漓,被鋒利的劍氣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細小的傷口。“這點劍氣,也想壓我?”

他的聲音穿透了空間,清晰地傳遞到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左腳緩緩離地,向著前面邁去,可是將要踏下去的時候,腳卻感覺像是被一隻手給死死抓住,無法動彈半分。與此同時,伏龍樹的金色樹葉像下雨一樣自樹枝上飄落,自發地融入了姬軒然的身體裡。快速地助長著他對劍氣的感悟。忽然他的身體裡憑空響起了一道尖銳的聲音,一股沖天劍氣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頂著高天之上垂落的劍氣逆衝而上。可是卻隻衝到了三米高,就被硬生生地壓住了,無法再往上衝刺。“他領悟出劍氣了!”

“這才第一次啊!”

“此子絕世之資,未必就比那個秦陽差!”

門中那些長老激動地大叫。可門主四人就顯得沉默多了,他們更加擔心姬軒然的生命安全。天上的金色巨劍似乎感受到了來自下方的忤逆,於是又往下落了一分,劍氣宛若倒掛的銀河沖刷著下方的身影。所有人都被這個化為實質的劍氣給嚇到了,不少退得慢了些的長老弟子,身上的衣袖瞬間被絞成粉末,甚至有人的手臂被切出了密集的傷口。“退!!”

“遠離這裡!”

華木峰主揮手下令,帶著所有人遠離了懸空島。雲端垂下的劍氣瀑布不停地衝擊著下方的姬軒然,捶打著他釋放出來的劍氣。“給我衝!”

姬軒然雙目怒睜,仰天如同凶獸一般咆哮了出來,身上的劍氣再度暴漲,劍氣銀河作為迴應,又強了幾分。可衝下來的劍氣越多,姬軒然身上爆發的劍氣也就越強,衝得越高。藉助這些劍氣的掩護,姬軒然利用悟道吞噬體開始吞噬這些劍氣,一點一點地吞噬煉化。藉助這個難得的機會錘鍊**。劍氣在血肉中遊走,不停地攻擊著每一個細胞,造成的創傷,身體第一時間修複,修複之後又造成創傷,如此反覆。這股劍氣逆流而上,好似鯉魚躍龍門一樣,衝上了天,撞擊在了擎天巨劍之上。也是在這一刻,巨劍退回了雲端,聚集在這裡的白雲開始消散,姬軒然踏出了最後一步。腳步很輕,甚至沒能掀起一片落葉,樹下的風很輕快。他身上的壓力在這一刻全部消失,這讓他渾身舒暢。身體裡靈力的運轉也比以往流暢了點,利用劍氣強化自己的體質,這種方法很極端,但效果沒有他想的那麼大。看來想要恢複體質,還是需要依靠吞噬血氣才行。這個結果讓他歎了一口氣,多少有些失望。盤坐在樹下,釋放出自己的氣息,吸引周圍的樹葉融入身體當中,機會難得自然不能放過。巨劍消失,籠罩在眾人心頭的心悸感也隨之消失,這個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身上已經驚出了冷汗。這些長老和弟子都看向了門主:“那把巨劍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我們從未聽說過。”

聽到他們的詢問,門主和金鳴三人見到姬軒然沒有大礙,也鬆了一口氣,於是解釋道:“伏龍樹有劍傷。”

這些長老都點了點頭,這件事他們很清楚,就是因為這道劍傷,讓伏龍樹受損,大幅度削弱了效果,這也是天劍門衰敗這麼快的主要原因。至於這劍傷如何來的,他們卻不知道。“劍傷就是那把擎天巨劍造成的。一千多年前,我師祖在世的時候,這把劍擊穿了位面,染紅了半邊天,從天而降,傷了伏龍樹。”

“上面自帶的詛咒氣息侵蝕了伏龍樹,讓這個先天之根受到了嚴重的損傷。”

說到這裡,門主長歎了一聲,對於這種事曆代門主都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宗門衰敗。“從天而降的劍?難道是來自上界的劍?”

眾人聽聞,仰望著恢複平靜的天空,唏噓不已。姬軒然緩緩睜開眼睛,如同星辰般璀璨的眼眸中迸射出兩道精光,將身前的地面射出了兩個一指深的坑洞。隨著他起身,身上的劍意也越發的濃厚,將他的身形包裹在其中,整個人就像是光華內斂的寶劍。“這就是劍氣嗎?”

“不錯,第一次參悟,便將劍意修煉到了小成,你的天賦當真是古來罕見啊。”

門主帶著金鳴道人三人來到了懸浮島上,面帶笑意地看著他,眼中儘是欣賞之意。姬軒然拱手回道:“門主言過其實了,其實晚輩也沒有那麼厲害。”

“哈哈哈,謙虛也不錯。”

姬軒然抿嘴笑著,再次說道:“諸位峰主門主,晚輩已經參悟出了劍氣,所以想要下山去曆練一番。”

“下山?”

門主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其餘三人:“小傢夥,你引出這麼大的動靜,處於風口浪尖的時候,你還得罪了狂瀾宗,出去太危險了。”

“門主,晚輩覺得若是躲在宗門裡畏首畏尾,不利於劍心成長,有礙於修行。”

“既然我已經掌握了劍意,自然需要趁熱打鐵,好好磨礪一番。”

天水帝國帝都。皇宮中,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正盤坐在小池邊靜心感悟。天上的異象忽然驚動了他。隨著淩厲的雙眼睜開,投射出了耀眼的神光。秦陽起身看著天上的巨劍,陷入了思考。這把巨劍是哪來的?“來人。”

在他的傳喚下,很快便有一個衣著清涼的宮女,恭敬地走了進來。“這天上的巨劍是怎麼回事?”

宮女應道:“回殿下,傳聞是天劍門伏龍樹引發的。”

“嗯?有人走到了伏龍樹三步以內?”

“殿下,據說這是最後一步了。”

秦陽望著天上的巨劍,倍感疑惑,自己當時並沒有引發出這一個異象。難道不同的人,引發的不一樣?隨即輕笑了一聲,不屑道:“區區伏龍樹,算不得什麼。”

“在這耀陽大陸,沒人能與我爭鋒。”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