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6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46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dP:v姬軒然後退了一步,神色淡然地看著他說道:“這和你沒有關係吧。”

莊傑嘴角上揚,拍著手吸引了更多的人的注意,隨後張開雙手說道:“怎麼就沒關係了,我好歹也是天劍門的一員。”

“那你就趕緊讓開。”

姬軒然不想和他廢話,這傢夥明顯是來找茬的,自己現在沒有心情和他鬨。說著便要帶著南小婉從他身邊經過,卻被他伸手攔住了去路。氣氛在這一刻焦灼了起來,不少弟子都駐足聚在大殿前饒有興致地圍觀。莊傑做出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後退了幾步,坐在了大殿的門檻上,拍了拍自己的膝蓋說道:“哎呀,怎麼說呢。”

“你既然連我天劍門的長老峰主都看不上,我想這大殿裡的任務你也看不上吧,就不勞您出手解決這些繁瑣的小麻煩了。”

說著,莊傑眼神犀利了起來,讓大殿之下無形之中多了一絲壓抑的氣氛,十分的脆弱。隨著林間清風徐徐吹起,幾片落葉無聲地闖入了兩人中間,劃過兩人的視線。隨後莊傑卻輕笑了出來,打破了僵硬的氛圍,翹著腿說道:“還是請回吧。”

“若是我要進去呢?”

“那可就不要怪我欺負人了。”

姬軒然讓南小婉走到一邊去,揹負著雙手,宛若一柄利劍筆直地插在地上,面無懼色地說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擋住我。”

話音落地,一股微風自他的身上吹起,捲動了門前的落葉,隨著風圍繞著他旋轉了起來。雪白的長髮絲絲縷縷,在透過樹葉的陽光的照射下,染上了金色的光輝,讓他的氣勢多了一絲壓迫。“哼,架勢倒是挺唬人的。”

莊傑冷哼一聲,釋放出了自己的實力,空氣輕微的震盪了一下,相較於姬軒然他就爆裂得多了。武師二重天修為,在外門弟子當中,算得上拔尖的那一批。他的實力有些出乎姬軒然的預料,今天自己剛突破武者八重天,也不知道能不能應付。每個大境界之間的實力差距,宛若天塹。同一個大境界內越階戰鬥,那叫天才,跨越大境界的門檻戰鬥,那是妖孽。姬軒然深吸了一口氣,右手一揮,重淵重劍便出現在了手中。重劍雖重,但鋒芒淩厲,反射著冷冽的寒光,讓周圍那些圍觀的弟子小小的心驚一下。莊傑眉毛挑動,被他的武器給嚇了一跳,雖說天劍門練劍,但是重劍卻不常見,關鍵是這重劍有鋒,還是四階下品武器,自己手上也不過是三階中品的寶劍。“亮兵器吧。”

姬軒然此時也是戰意濃烈,想要通過對方檢驗一下自己目前的實力。話語中傳達出一種迫不及待的心情,彷彿他纔是挑起事端的人。“哼,我的武器雖然不如你,但修理你一頓,也是綽綽有餘了!”

說著便取出了一柄金色的單手劍,劍長三尺有餘,隨著他輕輕揮動,空氣中便響起細微的嗡鳴聲。這是劍刃在切割空氣。姬軒然不敢大意,緩緩向前踏出一步,身體微微下沉,全身肌肉緊繃,眼神如同獵豹一般銳利,緊盯著前面的獵物。周圍的弟子此刻都摒住了呼吸,期待的看著姬軒然,好奇他的實力是否如同之前峰主口中的那般厲害。一片落葉隨風飄入莊傑的視線裡,他下意識地去看了一眼,心中警覺第一時間收回了視線,可這已經晚了。姬軒然帶著一股勁風陡然射出,捲起地上的落葉,揮動重淵,白鐵色的劍刃驚起切割空氣的尖嘯,帶著一抹耀眼到了極致的寒光,畫出了一個令人窒息的慘白半月。叮!!隨著刺耳的金鐵交鳴聲穿透眾人的耳膜,原本靜謐的樹林在此刻敲響了戰鬥的鼓聲。絢麗的火星倒影在莊傑的眼中,卻給他帶來冰冷到了極致的壓力。倉促之下,他用劍擋在了身側,金色長劍承受了極為恐怖的力量,被瞬間壓彎,他自己本人也在這股巨力之下被推了出去。連退好幾步,撞入了圍觀的弟子當中。“該死!”

一把握住自己發抖的手,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姬軒然根本不給他機會,高高躍起,重淵舉過頭頂,身體在空中旋轉,化作劍輪砸了下去。“滾開!”

莊傑咬著牙使出了武技,三階上品劍技,極風!淡青色的劍風纏繞在劍身上,讓其鋒芒暴漲,向著砸落下來的劍輪刺了上去。可奈何姬軒然力量太強,這一次又被打飛了出去,腳下一拐沒站穩,順著台階滾了下去。剛纔有多嘚瑟,現在就有多狼狽。姬軒然穩穩地落在台階上,手持重劍輕輕吐出一口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眼中沒有得意。他很清楚自己能夠將他打下去是搶占了先手,若非如此,不會有這麼輕鬆。“現在,我要進去,你沒有異議了吧。”

那些圍觀的弟子唏噓不已,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看著此時的姬軒然,他們也沒有話說。這個小子雖說占了先手,但能在比自己強的人手下搶占先手,未必不是一種本事。“打得好,就是看不慣你們這些傢夥的嘴臉。”

南小婉樂嗬嗬地跳了出來,站在姬軒然的身邊很是得意。彷彿得勝的是她自己一樣,仰著小臉,就好似一隻咯咯直叫的小母雞。莊傑本想放幾句狠話,可是右手上傳來的刺痛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將要說出的話硬生生灌了回去。這小子是個什麼怪物,力氣居然這麼大?對了,之前金鳴峰主說過他有體質來著,這種力道,至少是靈體,大意了!“哼!今日就先放你一馬,免得旁人我說以大欺小,等過幾日,我在白玉廣場上向你挑戰。”

“到時,可不要怯場啊。”

厚著臉皮說了一通不落面子的話之後,急匆匆地離開了這裡。那些弟子看著他的背影,也是難以接受這個結果。“你們還有誰想要來動手的嗎?”

“信不信也讓你們滾下去?”

南小婉得意的有些過頭了,姬軒然感受著周圍投來的密密麻麻的帶有敵意的視線,倍感頭疼。這小妮子真會給我拉仇恨。連忙捂著她的嘴,拖著她進了任務大殿。南小婉從他的手中掙脫了出來,有些小抱怨:“你乾嘛不讓我說啊。”

姬軒然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這丫頭怎麼就這麼傻白甜啊。揉了揉太陽穴沒好氣地在她的腦瓜子上崩了一下,清脆響亮。南小婉捂著光潔的額頭扁著嘴,眼裡淚光閃爍作勢就要哭出來。見大殿裡還有不少人,姬軒然臉一黑眼疾手快地捏住了她的鼻子,憋得她不得不停了下來。“你再說下去,師兄我都要被他們給打死了。”

“我那不是替你出氣嘛!”

南小婉說著撅起小嘴,一臉委屈的樣子。對此姬軒然也無話可說,隻是笑了笑,領著她走向了任務接取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