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5章 來自老先生的獎勵我以後就是你的小師妹啦

第45章 來自老先生的獎勵我以後就是你的小師妹啦


UuR63n)“我要變強。”

“嗯,然後呢。”

“我要讓這個世界講道理!”

自己從小到大,看似漫長的十幾年,卻可以總結為背叛兩個字。強者高高在上,說是主宰他人生死,都是抬高了他們,強者眼裡自始至終都沒有弱者和凡人。這個回答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老者不知覺間坐直了身體,沉吟了一會繼續問道:“可這個世界以武為尊,道理規則都是由強者製定的,說白了就是沒道理。”

“所以你又怎麼讓這個世界講道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姬軒然緩緩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複下來,再三猶豫之後說道:“如果那些自以為強大的人以為可以用實力主宰一切,那我就用他們引以為傲的力量,打到他們認清現實。”

姬軒然的這番話,讓廣場上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不論新老弟子,都被他的話,他言語中的決心給震撼到了。他們明明明悟了什麼,卻又覺得荒唐,這種話太過荒唐了。不現實,癡人說夢。可就是這麼荒唐的話,讓他們本能的想要去迴應,身體止不住地熱血沸騰。這些弟子看著老者,期待著他的看法。老者看向姬軒然的眼中多了一些欣賞,雖然這話有些天真了,但能說出這種話來,實屬不易。“那你有沒有想過,你的這種做法,和你口中那些不講道理的強者有何區別?”

“同樣都是以暴製暴。”

“如果某一天你真這樣去踐行了自己的想法,你是否想過,自己會成為他人眼中那個不講道理的強者?”

“我……”姬軒然啞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彷彿任何回答都像是狡辯,蒼白無力的謊言。老者臉上難得露出了笑容,撫摸著自己的鬍鬚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姬陽。”

“嗬嗬,原來是你這個小子啊,這番覺悟屬實難得。老夫都想收你為徒了,可惜你已經有一個師父了。”

“你也不用急著想明白,你們也一樣,你們都還很年輕,路還很長,有足夠的時間去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也不要害怕犯錯,不錯幾回怎麼能知道什麼纔是對的呢。”

說著老者站了起來,取出一塊玉佩遞了過去:“老頭子我年紀大了,不喜歡爭鬥,這海心玉佩你拿去吧,關鍵時候可在武王強者手下救你一命。”

“就當作是對你的肯定和表揚。”

姬軒然放下南小婉,走過去恭敬地接過了玉佩:“多謝先生。”

“哈哈,無妨,隻是好久沒有這麼開心罷了。”

雖然那些弟子都很眼紅這塊玉佩,但此刻的他們卻沒有嫉妒,這塊玉佩是他應得的。老者走後,聚集起來的這些弟子也都各自散開了。南小婉看著姬軒然,眼睛就像是星星一樣在發光,圍著他不停地轉,左看看右看看,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樣。“師兄!”

“我決定了,我以後就是你的小師妹啦!”

姬軒然被她逗笑了,將玉佩收了起來:“走吧小師妹,我們去任務殿。”

“好的姬師兄,嘻嘻。”

廣場的另一頭,金鳴道人看著遠去的姬軒然,默默地點頭,轉身飛上了懸浮島上。島上有著一個大如蒼龍盤踞的老樹,粗壯的樹乾上有著一道令人心驚的傷痕,金色的落葉簌簌落下,平添一分蕭瑟。此時門主正站在樹下,金鳴踩著樹葉走了過去,還未開口門主便問道:“師弟有什麼事嗎?”

“師兄不是讓我留意姬陽嗎?”

門主揚了一下白眉,立馬來了興趣,轉身問道:“哦?說說。”

“那個小娃娃很不受待見,沒想到被趕出了弟子居住的閣樓。”

“嗬嗬,這些小傢夥,就是這麼愛鬨,那他現在住在哪?住山洞?”

金鳴搖頭,好笑地說道:“小娃娃運氣不錯,住進了你徒弟的屋裡。”

“什麼?”

門主態度大變,如同一隻炸毛的獅子,眼睛瞪著像銅鈴,質問般地看著金鳴。“這個小混蛋敢打我徒兒的主意?”

金鳴連忙擺手,安撫他讓他不要激動:“是你徒兒自己帶他進去的。”

“這,你確定?”

金鳴很確定地點頭,讓門主倍感疑惑,自己這徒兒這是怎麼了?“師弟,你抽空提醒一下那小子,讓他安分點,畢竟也是個天才,被我徒兒廢了的話,簡直可惜。”

“我知道我知道,你那徒兒可不是個好惹的主。”

對此金鳴也十分頭疼。說完金鳴又笑了出來:“師兄可知那姬陽剛纔在論道課上說了什麼?”

說著也懶得賣關子,主動說了出來:“他想要這個世界講道理。”

門主愣了一下,隨後大聲笑了出來。“這個小傢夥真這麼說的?”

金鳴道人得意地點頭,彷彿姬軒然就是自己的得意門生一樣。“了不得啊了不得,這個小子的覺悟真是出乎我的預料,不過講道理也是需要實力的。”

長歎一聲之後,擺手道:“日後還是規矩一下門內弟子,少讓他們去欺負這個小傢夥。”

“讓這個世界講道理,幼稚,但想法倒是不錯。”

說著門主越走越遠,直到消失在了這裡。任務殿,這裡出入的弟子很多。任務殿隨時都會更新任務,是弟子來往為最頻繁的地方。“姬師兄,我們來這裡乾嘛?”

南小婉望著屹立在靜謐樹林裡的古樸建築,撅著嘴感覺沒有興趣。姬軒然嘴角上揚,來到這裡後,忽然感覺全身充滿了動力,踩著青石階梯一步步往上走了去。這裡的台階和其它地方不同,因為來往的人太多,石縫裡沒能長出一株草,就連著不知道多少年的青石,棱角都被踏平了。踩在上面,能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曆史厚重感。南小婉一步並作兩步,一下又一下地往台階上跳,跟在姬軒然的後面。“喲,這不是那啥嗎?”

姬軒然兩人剛走上來,坐在殿門旁邊的一個男弟子忽然叫住了他。拍拍屁股上的灰,一臉調侃地站起了起來,手裡玩弄著一根狗尾巴草,圍著姬軒然上下打量了起來。他的這番行徑引起了不少弟子的注意,當看到姬軒然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就變得玩味了起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莊傑,在這外門呢,算不上什麼人物,也就有點威望,你可以叫我一聲傑哥,哈哈哈!”

說著拍了拍姬軒然的胸口,湊到他的耳邊說道:“剛纔我聽說,你在廣場上大出風頭,是不是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