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7章 我們這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第47章 我們這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B{2|MJ櫃檯前接取任務的弟子很多,負責發放任務的那幾個弟子忙得焦頭爛額,依舊有些跟不上速度。姬軒然沒有急著去擠,在外面等了好一會才走進去,看著牆上掛著的任務牌,簡單地掃了一下。發現有一半的任務都比較簡單,不過能夠兌換的點數並不多。權衡之後,姬軒然決定選擇一個較為困難的,於是對負責的弟子說道:“我要那個……”“等等,這個任務我要了。”

還不等姬軒然說完,人群中一個男子便雙手抱胸,氣勢十足地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十多個外門弟子。和那些外門弟子不同,他衣服的胸口處多了一把劍,表明他是內門弟子。看他來者不善,姬軒然也沒有管他,自己都沒有說要什麼任務,就當是他放了屁。於是再次說道:“我要那個金翎鷹的任務,麻煩幫我接取一下。”

那名弟子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那個內門弟子,希望他不要在這裡亂來。點了點頭便取下了任務牌,遞過去之前還細心叮囑道:“這個任務難度是三星,通常來說是給內門弟子準備的,外門弟子也可以接取,就是務必小心些。”

“還有就是,這個任務令牌關鍵的時候可以用來發送資訊,也是定位的標記,切記不要扔了。”

這時,那個內門弟子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偏了偏頭,示意身邊的外門弟子上去。後者點頭,冷笑著先一步搶過了任務令牌:“你剛入門,這種任務不適合你,對你來說太危險了,還是讓我來吧,你也不用謝我。”

說著用令牌拍了拍姬軒然的胸口,眼神挑釁地看著他。南小婉想要開口,卻被姬軒然伸手製止了,神色平靜,可眼中的冷意卻越發的深邃。“換一個,我要那個通緝任務。”

“等等,這個任務讓我來吧。”

這次那個內門弟子直接推了一下姬軒然,站在櫃檯前,支著臉賴在這不走了。一副玩味的樣子戲謔地說道:“他接什麼任務,我們就接什麼任務,免得他完成不了。”

“我們這也是為他好。”

“你們說是不是啊?”

“哈哈哈,陸師兄說得沒錯。”

周圍的人也跟著起鬨,眼神譏諷地看著姬軒然。甚至還有弟子故作好心地調侃道:“姬師弟,你剛來,我看那個打掃靈獸園衛生的任務挺適合你的。”

姬軒然深吸了一口氣,控製住自己的怒火冷聲道:“剛纔也有一個找我麻煩。”

“嘁~”陸韓文輕笑了一聲,背靠在櫃檯上,雙手輕輕拍打著肚皮,好笑地看了一眼周圍說道:“且不說莊傑是個外門弟子,你能打敗他也不過是占據了先機而已。”

“就不要拿出來嚇唬我了。”

“我不想和你們爭鬥,不要來惹我。”

姬軒然做出了最後的警告,袖子裡的拳頭緩緩握在了一起,關節劈啪作響,將他的怒意清晰地傳達給了在場所有人。可陸韓文一臉的不在意,走到他的面前,神情驕狂地偏著頭看著他,伸出食指用力地點在了姬軒然的胸膛上。力量之大,姬軒然被推得不停地後退,胸口發疼。“我陸韓文今天就惹你了,怎麼了!?”

看著姬軒然那想要殺人放火的眼神,陸韓文輕咬著牙齒,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師兄弟,十分嘚瑟地咧嘴笑道:“怎麼,不服氣啊,打我啊?”

“你打得贏我嗎?”

說著就要伸手拍姬軒然的臉。可手剛抬起來,悶哼一聲,冷不丁的跪在了姬軒然的面前。這突然的變化,讓周圍看戲的那些弟子都沒有反應過來,臉上寫滿了錯愕,互相大眼瞪小眼,覺得頭皮發麻。南小婉雙手叉腰,氣得小臉通紅的站在旁邊:“哼,打你又怎麼樣?”

剛纔她氣不過,一腳踢在了陸韓文的小腿上,讓他一個不慎跪在了地上。南小婉這一腳可不輕,她本就是五星武魂,武師二重天的修為,作為新入門的弟子直接被門內長老收為名下弟子,簡單來說就是入門即是內門弟子。這種天賦,實力自然不差,踢得陸韓文臉一陣青一陣白,跪在地上腿疼得發抖,想要站起來都不行。“你倒是說啊,怎麼不說啊,剛纔不是很嘚瑟嗎?”

“我問你,我打了你又怎麼樣嘛!”

南小婉得勢不饒人,一連串的話,懟得陸韓文無地自容,想要鑽進地縫裡。“切,還內門弟子,也不怎麼樣嘛,誰給你的勇氣找我姬師兄的麻煩的,丟人現眼,略略略!”

說完,臉上的表情比翻書都還快,化作一隻乖巧萌萌噠的小可愛,仰著小臉期待地問道:“姬師兄,我做得怎麼樣?”

“有沒有覺得很解氣?”

姬軒然哭笑不得,這個小妮子真是。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下意識地伸出手摸摸了她的小腦瓜子,這讓她笑得更開心了。當即跳了出來,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陸韓文說道:“快給我師兄道歉,不然再踢你一腳,讓你隻能跪著走出去。”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論輩分,我也是你師兄!”

陸韓文心裡被她氣得發狂,這個小師妹怎麼能這麼偏心!“呸!不要臉!少給自己臉上貼金。”

陸韓文撇過頭,打算死鴨子嘴硬到底,堅決不道歉。讓自己給這個傢夥道歉,不可能!“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二樓樓梯上一個樣貌三十多歲的男子走了下來,攏了攏寬大的袖子大概看了一眼,便明白了情況。在場的弟子全都恭敬地拱手喊道:“見過榮長老。”

姬軒然雖然第一次見他,但也不敢失了禮數,跟著一起拱手敬禮。榮長老點了點頭,斜著眼看著跪在地上的陸韓文,沒好氣地訓斥道:“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你這是想要乾什麼?分裂宗門嗎?”

“長老我……”“怎麼,還想要狡辯嗎?”

“我……”“閉嘴,回去將仗劍錄抄寫三百遍,還有你們幾個!”

那幾個弟子苦著臉想要反駁,卻又不敢,隻能拱手應了下來。教訓完他們幾個之後,榮長老又看向了南小婉,嚇得她的連忙躲在了姬軒然的後面。姬軒然也不想這小妮子受罰,便想替她求情,可榮長老卻說道:“你這個小丫頭,下次不許再動手打人了,都是同門師兄弟,聽到沒有?”

南小婉探出一個小腦袋,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笑嘻嘻地說道:“嗯嗯,我知道了嘿嘿。”

偏心!**裸的偏心!雖然心裡很氣,但是陸韓文不敢說話。榮長老看了一眼姬軒然,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回到了樓上。現在沒人敢鬨事了,姬軒然順利地接取了一個獵殺妖獸的任務。獲取三階三品地龍蜥身上的材料。接完任務之後,姬軒然帶著南小婉就要離開。陸韓文在後面毫不留情地怒聲喊道:“你看不起我天劍門,門內長老峰主入不了你眼,那就滾出去,天劍門不歡迎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垃圾!”

姬軒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大殿裡所有的弟子都是以厭惡的眼神看著自己,這讓他覺得心裡委屈又憤怒。藏在袖子裡的拳頭緊緊地握著,低著頭咬著牙,帶著南小婉離開了這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