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7章 你知道我這十年怎麼過的嗎師兄師妹想獨

第227章 你知道我這十年怎麼過的嗎師兄師妹想獨


TRb;u此時裡面的戰鬥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階段,老者拿出自己的小塔法寶,向著金銀之靈鎮壓而去,塔身上鬼神圖紋紛紛現身,聯手鎮壓讓金銀之靈行動受阻。“臣服於我!”

老者白髮飛揚,雙目圓瞪,顯然也是到了極限,小塔瘋狂震動,宣泄而出的力量充斥整個坑洞,根本沒有將自己弟子的生死放在心上。“跪下!!!”

金銀之靈應聲跪地,身體炸裂,留下一顆金銀兩色圓珠懸浮在空中。“哈哈哈,終於到手了!”

老者大笑,在原地吐出一口鮮血,全力催動自己的法寶導致受到反噬。他踉蹌著走了過去,伸手就要將圓珠握在手中,這時散落在地的液態黃金忽然聚集在一起,化作一柄金色長劍刺在了他的身上。可長劍隻刺入一寸就被卡住,金銀之靈罵道:“老狗,你竟然還穿寶甲!”

老者抓住長劍牙齒溢血,獰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防的就是你這種小聰明。”

“給我退!”

老者怒吼,全身雷霆肆掠將金銀之靈逼退,小塔懸於頭頂投射紅光將他護在其中。他捂著胸前的傷口,雖然不深,但裡面融入了金銀之靈的一部分,在他身體裡遊走想要破壞他的肉身,不得已隻能分出大部分力量進行壓製。“道元,此時不上更待何時?”

道元從一位師弟的屍體後走了出來,嘴角噙著冷冽弧度,幽幽道:“師父,弟子身受重傷,無力出手啊。”

說話時他提著劍來到了老者身後,抬拳打飛了小塔,這個變故讓老者和金銀之靈都倍感意外,不知道他意欲何為。道元臉上大寫著瘋狂,從後面用臂彎夾住自己好師尊的脖子,在他耳邊說道:“師尊,弟子已經在武王十重天卡了十年啊,十年!”

“十年!你知道這十年我是怎麼過的嗎?”

道元怒吼,用劍挑開寶甲刺穿了老者的身體。聽著自己師尊被鮮血嗆著的咕嚕聲,他臉色漲紅瘋狂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師尊,一路走好!”

旋即,長劍在老者身體裡轉動,疼得他雙目血紅身體抽搐。長劍一點點向下切割,一寸寸畢竟丹田,臨近死亡的感覺讓他絕望。他張著嘴想要說什麼,可為時已晚,長劍切開了他的丹田,海量精純靈力傾瀉而出,甚至將這裡化為了一池靈泉。金色的光雨隨之落下,將靈泉染成金色。“哈哈哈,我的了,都是我的了!”

道元將老者的屍體扔了出去,張開手在靈泉中大笑,可笑聲卻戛然而止。他低頭看著腹部的利劍,劍尖上還淌著溫熱的血,那是自己的血。怎麼會?蔣宣兒在後面緩緩抱住他,將腦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溫聲細語道:“師兄,師妹也想要,還想獨吞。”

她身後撫摸著他的臉,儘是狠毒。“不!”

道元猙獰怒吼,想要反抗卻發現自己全身刺痛,血管發黑。“這是怎麼回事!?”

蔣宣兒在他耳邊輕語:“師兄就別掙紮了,還記得昨晚的一夜春情嗎?師妹我為了以防萬一,可是下了毒的,最大劑量。”

“噬血毒,低階武皇中了毒都得死!”

說著劍深入了一寸,疼得道元發怵,瞪著眼睛全是憤怒。臨死之際艱難地吐出兩個字:“賤……人”“大師兄,一路走好。”

蔣宣兒拔出長劍,說出了同樣的話。殺了自己師兄她的臉上看不到一絲懺悔,笑吟吟地走向了處於震驚中的金銀之靈,將圓珠抓在手中,發出了放肆的笑聲。“到頭來,還是便宜了我。”

金銀之靈站了起來,雙手變成長劍譏笑道:“小小四重天武王也敢妄言,我即便重傷也不是你能夠對付的。”

“小姑娘,我勸你將圓珠交給我還可以考慮給你一些機緣,這些機緣能讓你修為暴漲,一躍成為武皇。”

“你當我是傻子嗎?晉升武皇哪有那麼容易。”

蔣宣兒可不相信它的說辭,有了這圓珠自己就能煉製本命靈寶,就連那武帝這一生也不是不能觸及。金銀之靈見騙不了便第一時間發動了攻擊,失去本命圓珠的它實力大減,加之在老者手上受了重傷,也隻能和蔣宣兒打個平手。“混賬!這裡是你逼我的!”

金銀之靈快要撐不住了,隻能選擇動用自己的天生靈術。金銀化劍術!它的液態身體忽然卷在了一起,形成一柄金色大劍,淩厲氣息將蔣宣兒籠罩限製住了她的行動,隨即猛地刺出,穿透了她的身體。它自己也力竭倒地險些化為一灘金屬液體,好在百般努力之下凝聚出了半具身形,向著殘喘的蔣宣兒移動了過去。“哈哈哈,到最後還是死在了我手裡,還給我帶來一池靈泉,被光雨所浸染的靈泉!”

蔣宣兒不甘,捂著身體上巨大的傷口一步步後退,好不容易活到最後卻沒能打敗金銀之靈,這個結果到底是為什麼啊!這個時候這裡忽然又響起了另外的聲音,吸引了她們的注意。啪啪啪!姬軒然拍著手掌,面臉微笑地走了出來:“真是一場不錯的反轉啊,讓我歎爲觀止。”

“唉,看著你們拚死拚活,無情背叛付出了這麼多代價,結果寶貝卻落在了我的手裡,心裡肯定不好受吧。”

“哦,你沒心。”

姬軒然從蔣宣兒手中奪過圓珠,看向了金銀之靈。“你的心在我手裡。”

蔣宣兒不理解,自己明明把他殺了啊,為什麼他會出現這裡。姬軒然看出了她的疑惑,欣賞著手中的圓珠解釋道:“這有什麼好疑惑的,我比你強,你那一掌就像是在我身上撓癢癢。”

蔣宣兒氣急,吭哧罵道:“你扮豬吃老虎!”

“哎呀,別說得那麼難聽嗎,我這叫藏拙。”

姬軒然嗬嗬笑著,釋放出武魂將她完全吞噬。武王四重天的血氣有點不夠塞牙縫,於是他又將目光發放在了老者身上,這裡屍體這麼多了,還有一池混合光雨的靈泉以及一條大型靈脈,姬軒然估摸著自己能夠在這裡突破武皇。隨即他來到金銀之靈面前,後者連忙道:“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寶物!”

寶物什麼的,在姬軒然眼裡,它就是最好的寶物。“不好意思,我超有錢。”

金銀之靈絕望了。姬軒然鎮壓了它的靈識,隻要金銀圓珠不滅,它的靈智就永遠存在。靈智被鎮壓,這灘黃金液體被他收了起來,不同於之前那個幾個人的金屬,它的本體神性充足,能夠輕易煉製出靈寶,是煉製靈劍,不煉製本命靈劍的最佳輔料。至於最好的材料,他看著手中的圓珠露出了笑容。就在這個時候小蛇從衣服裡鑽了出來,對圓珠張開了饑餓的嘴巴。“握草,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