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6章 六重天你不義休怪弟子無情

第226章 六重天你不義休怪弟子無情


CMR^d金銀之靈一巴掌拍下道元的笑聲戛然而止。這時在外面的老者忽然禦空而起,凝聚出靈力大手將金銀之靈想要縮回地下的手臂給抓住,用力拽了出來。“既然來了,就留在這裡吧!”

金銀之靈除開剛纔幻化的手臂之外,體型並不大和一個常人差不多,全身都是液態黃金。它開口質問:“我與你無冤無仇,你又何必來找我麻煩。”

老者冷笑:“天地奇物有緣者得知,我就是你的有緣人!”

“乖乖臣服於我,免受鎮壓之苦!”

說罷老者展露自身實力,武皇五重天的修為讓下方所有人窒息。道元在師弟的攙扶下從坑洞裡爬了出來,第一時間遠離這裡。這個時候山頭上,女子見金銀之靈現身,便也用不上姬軒然突然發動攻擊一掌拍在了他的胸膛上。姬軒然配合地吐出一口鮮血墜落山崖。女子看著百丈高的懸崖下沒了動靜,嘴角微揚,一個小小武靈境還不是手到擒來。她看著與自己師尊戰鬥的金銀之靈眼中充滿了激動,等到師尊將其鎮壓,應該有自己一份吧。看到道元一行人回來時,她連忙迎上去,挽著他的手撒嬌道:“師兄,你說師尊能夠鎮壓金銀之靈嗎?”

山崖之下,姬軒然墜落在茂密樹林裡後,拍著身上的落葉爬了起來,抬頭望著上面的山頂,轉身隱匿於山林之中,藉助身法在最短時間內抵達了另一個方向。此時老者正和金銀之靈打得不可開交,近處的山峰都被他們兩個的力量移平,很明顯金銀之靈實力不足,抵擋不住老者的攻擊,一直在找機會攻破陣法的封鎖。“別費力了,你逃不了!”

“我天生地養,豈能敗於你這老狗手中!”

金銀之靈怒喝,全身開始膨脹,猛烈的爆炸震碎屏障,大量的液態黃金向著四周飛濺,消失在山林之中。“該死!”

老者衣衫淩亂氣息不穩,看著四處逃走的金銀之靈毫無辦法。“逃不了,隻要你還在這金銀山,我就能找到你!”

他的掌心禁錮著一滴液態黃金,有著滴黃金,金銀之靈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這個結果讓姬軒然很滿意,他手裡把玩著冰冰涼的光滑小蛇,將目光放在了逃走的那幾個草寇身上。這三人能夠在武皇的威壓之下存活足見他們實力的強橫,如此強大的氣血他自然不會放過。三兄弟全都身受重傷,他們不敢停下來,害怕被那群人追上,可偏偏這個時候姬軒然的出現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老三看著嘴角帶笑的小子,氣得咬牙切齒:“都是因為你,是你將這裡的事情說了出去!”

“是我,除了你們這些禍害,還能讓自己所有收穫,這種積善行德的好事為什麼不做。”

說著,姬軒然手中拿出靈寶長劍,步步緊逼。他的臉上黑白分明,棱角硬朗淡淡道:“你們就是我其中的好處之一。”

老二神色不定,沒能理解他的意思,隻見姬軒然背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漆黑漩渦,產生的吸力讓血液從傷口處流失,生命力在被剝奪。“你們竟然沒有武魂?”

這讓姬軒然很是失望,他們三人的實力不弱,本以為能夠吞噬三個不錯的武魂。三人臉色也是一陣不忿神色,因為金銀之靈的緣故,他們的武魂早就被毀了,不過他們很快便換上了凶狠的表情,厲聲道:“想要殺我們,你還不夠!”

姬軒然輕笑:“是嗎?”

他身後湧現出五百柄靈劍,銳利劍氣橫掃整片竹林,密密麻麻的劍吟聲讓他們三個頭皮發麻。“死吧!”

戰鬥結束得很快,三人本就重傷,姬軒然加上靈劍沒費多少功夫就將他們給解決了。看著地上三具流淌著血液的黃金屍體,他極力催動武魂將氣血全部吞噬,熟悉的感覺讓他著迷,險些迷失在其中。等到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修為已經突破到了六重天且異常紮實。“果然還是吞噬來得爽。”

他舔著舌頭意猶未儘,視線穿透層層密林看到了正在搭建營地的一行人。夜幕降臨,營地中,道元坐在帳篷裡正在療傷。他睜開眼忽然想起了那個武靈境的小子。“萱兒師妹,那個小子你解決了嗎?”

蔣宣兒笑著回道:“師兄放心,一個小小的武靈境而已,我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

道元點了點頭,起身走出了帳篷:“師妹,我去師尊那看看,你在這裡等我。”

“不要,我也要去。”

在蔣宣兒的死纏爛打之下,道元隻好帶著她一起去了老者所在的帳篷。“誰?”

“師尊是我,道元。”

帳篷裡,老者雙眼微眯收起了手中的液態黃金,隨後說道:“進來吧。”

兩人進來之後,老者問道:“這麼晚還不休息,是有什麼事嗎?”

道元也繞彎子,搓著手直言道:“師尊明天有把握將那金銀之靈擒拿嗎?”

老者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怎麼,是覺得我沒能拿下金銀之靈讓你失望了嗎?”

道元連忙搖頭,跪在地上解釋道:“不不不,我是擔心師尊您老人家的安危。”

老者皮笑肉不笑淡淡道:“算你有心,起來吧。”

道元起身後猶豫些許再度追問道:“師尊,弟子已經在武王十重天卡了十年了,您看……”聽到這話,蔣宣兒眉目發亮,偷偷地觀察起了兩人的表情,師尊臉上明顯有些不滿。“道元啊,你也知道為師在宗門之中的威信一路走低……”後面的話兩人都沒有聽進去,道元低著頭臉色陰沉,眼中甚至閃過了一抹殺意,這一切都被旁邊的蔣宣兒看在眼裡。兩人回到帳篷之後,蔣宣兒主動撲進了道元的懷裡,兩人對視,一切不在言語之中。此時的道元胸中儘是怒火,師妹自己投懷送抱他怎麼會拒絕。該死的老匹夫,你不義休怪弟子無情,我給你當了幾十年的走狗,這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第二天一早,姬軒然早早離開了藏身之所,跟在道元他們身後。老者手中有金銀之靈的一部分,在這一部分的引導下,他們直奔金銀之靈的藏身地。一行人來到地下洞穴入口前,簡單的交流一番之後,由三名武靈境弟子走在最前面,其餘人跟在身後。等到他們下去半個時辰之後,姬軒然才提著劍走了進去。通道很複雜,到處都是礦道,好在小蛇對金銀之靈十分敏感,有它帶路姬軒然走得很輕鬆。他還發現這裡面靈氣十分充裕,不出意外很有可能存在一條靈脈,這完全就是意外之喜。“這種濃鬱程度,甚至已經超過了自己之前吞噬的中型靈脈,難不成是大型靈脈?”

想到這種可能,他加快了步伐,很快便來到了地底最大的坑洞裡。此時道元一行人已經和金銀之靈打了起來,導致他們之中不少武者遭受無妄之災,被活活震死。姬軒然躲在通道裡觀察,發現了他們腳下就是一條大型靈脈。“嗬嗬,打吧,等到最後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為別人的嫁衣,肯定很難受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