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8章 本命靈劍我叫姬軒然

第228章 本命靈劍我叫姬軒然


2@C{Z;P小蛇一口咬住姬軒然的手,任憑他如何用力,都沒法將它甩下來。姬軒然頭疼地說道:“這個你不能吃,我有用的。”

小蛇非但不停,反倒將整個身子都纏在了他的手上,用蛇信子穿過指縫舔舐金銀圓珠,一臉享受的樣子。感受到它那滑膩膩的舌頭,姬軒然臉都黑了:“還不給我停下來!”

迫於他的淫威小蛇隻能委屈巴巴地鬆口,視線就沒有從姬軒然沾滿口水的手上離開過。見它真的想要,姬軒然又不能給它,畢竟還要拿來煉製本命靈寶,他隻能狠下心當一回自私的主人。他釋放出武魂,漆黑漩渦快速旋轉將此地靈液捲入其中,海量靈力混合金色光雨的力量在其筋脈中奔湧,遊走全身滋潤血肉每一個角落,最後彙聚於丹田之中。在這股力量之下,第三顆星球以極快的速度煥發生機,隨後第四顆第五顆,直到第五顆完全變成生命星球時,他的修為已經來到了九重天。突破過快導致根基不穩,他因此不得不停下來,運轉吞天悟道經紮實根基。漩渦之中,嫩綠小苗輕輕搖曳灑落淡綠色光輝,讓他靈台清明,許久未曾進步的春秋拳也在此刻得到略微提升。十五日之後,姬軒然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靈池乾涸,他的氣息已然來到十重天。他揮手取出老者的屍體,為了防止氣血流失過多,他事先就將屍體收容進了儲物袋。現在正是利用這份氣血的時候。日升月落,金銀山時不時天雷降落。一個月後姬軒然自地底走出,他的氣息深邃不可視,面色紅潤光澤,一個多月沒有見過太陽讓他些許不適,呼吸著流動的新鮮空氣,心情大好。“距離千絕榜大比不足一個月,得抓緊時間趕路了。”

說著,他身後緩緩飛出三柄金銀兩色靈劍,這三柄靈劍與他血脈相連,散發著強橫的氣息,可缺乏神性。本命靈劍組合在一起,姬軒然踩在上面嘴角帶笑小蛇盤踞在肩上,一人一蛇遁入疾風之中,化作金光遠遁天際。東聖帝國-帝都-東聖!姬軒然踩著本命靈劍穿透厚厚雲層,視線中一座巨龍般蟄伏於大地之上的繁華都城映入眼簾。初見之時,他被深深地震撼。天上飛舟來往不絕,地上車隊連綿至地平線。就在他要直接飛進去的時候,一股力量施加在身上,將他壓了下去。“帝都靜止武者淩空飛行!”

“武者入城需繳納三千靈石!”

彷彿在高天之上傳來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讓他生不起反抗之心。“真是不可思議,不過進城就需要三千靈石,這也太賺錢了。”

姬軒然望著長長的車隊和飛舟隊列,不禁感歎自己還是格局小了。他剛來到武者隊列後面,就聽到前面的武者絲毫不掩飾的譏笑:“哪來的土包子,連規矩都不知道,估計是第一次,想在這裡觀摩千絕榜大比吧?”

“噗哧,就他?估計連進入場地的資格都沒有。”

“穿得這麼爛,怕不是從山溝溝裡出來的。”

姬軒然面無表情地掃了他們一眼,發現他們的修為都一些都已經武王境了,這種天賦確實是個天才。不過在他眼裡就是小醜,所以他都懶得與他們爭論。前面那個幾個青年見他一副輕視的模樣,頓時來了火氣,自己等人放在外面也是一方有名有姓的天驕,何時被他人這般輕視過。“小子,你什麼意思?”

姬軒然眨了眨眼睛,看他們表情就知道要鬨事,隨即釋放出自己的一點氣息,幾人頓時抖如篩糠,就差沒給他跪下。周圍的路人也以一種見了鬼的眼神看著他,以至於忘記了往前走。果然在這個大陸上實力纔是王道。姬軒然輕笑,揹著雙手理直氣壯地插隊走到了隊伍最前面,在場竟沒有一人敢表達不滿,就連城防軍也是一臉恭敬模樣。“公子可是來參加千絕榜大比的天驕?”

面對城防軍的詢問,姬軒然不忘回頭看了一眼剛纔嘲諷自己的人,指著他們說道:“他們說我不是。”

城防軍當即板著臉說道:“來人,將那幾個不知天地後的傢夥給……”“誒,不至於,年少無知嘛。”

姬軒然一臉和煦微笑,用老成的語氣說著長輩的話,讓那幾個人臉都黑成了鍋底。城防軍立馬換了一張臉陪笑道:“公子既然不在乎,那就算了。”

說著他取出一本冊子,手拿毛筆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眾人一臉期待,如此天驕絕對不會是籍籍無名之輩。姬軒然也不藏著掖著,坦言道:“姬軒然。”

嘩——!“竟然是他!”

“握草,我見到本人了!”

“真的是姬軒然嗎?有什麼證據?”

“你腦子秀逗了吧,這個年紀這種境界,除了秦陽也就隻有他了吧!”

在場所有年輕女子都放聲尖叫,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投懷送抱。城防軍聽聞此名,手都在哆嗦,若隻是單純的天之驕子,他也不至於此,可最近傳出姬軒然背景亦是驚人,他不得不如此激動。眼前之人不僅天賦卓越,身份更是能夠在東域橫著走,他能不激動嗎?登記好名字之後,城防軍再次問道:“可有什麼職業。”

姬軒然猜著這和大比有關,便說道:“五階中品煉丹師,直屬於瑤雲商會。”

“五階,嗯……六階下品煉器師。”

“四階極品陣法師。”

眾人驚歎,境界高,還是煉丹師煉器師和陣法師,這天賦實力無人能比吧!就當他們以為這就是極限的時候,姬軒然想了想還是補充道:“五階極品禦獸師。”

畢竟自己身上還有噬靈蟲,能夠被控製的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千五百隻,放出去武王境之內亂殺。眾人沉默,這就是天才嗎?城防軍臉上笑得越發殷勤,繼續問道:“公子的具體修為是?”

姬軒然眼珠子滴溜溜地轉,然後嘿嘿笑著說道:“武王九重天。”

“這……”“怎麼,有問題?”

“沒沒沒。”

城防軍無語,天才都喜歡藏拙嗎?姬軒然交付三千靈石走進城中,此間繁華讓他眼花繚亂。城外已經亂了,原本安分排隊的車隊爭先恐後地往前擠,都想要抓住機會和姬軒然打好關係,讓東城門徹底癱瘓。大比還有兩天時間纔開始,姬軒然在城中找了一家酒樓,剛進去店小二便熱情地迎接上來,彎腰搓手陪笑道:“客官打尖還是住店啊?”

“我們這裡房間分為三個等次,人字號一天一萬靈石,目前剩餘五十三間。”

“地字號一天十萬靈石一天,天字號五十萬一天。”

姬軒然挑眉,這是搶劫吧:“這麼貴,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店小二嗬嗬道:“都配備有不同等級的聚靈陣,能夠聚集周圍靈氣。”

就這?姬軒然說道:“給我來間最便宜的。”

店小二的臉色一下子就冷淡了起來:“普通房間,一天一千靈石。”

姬軒然直接拿出一百萬靈石,隨意道:“將你們這裡最好的菜都給我上一遍。”

這時二樓傳來一陣輕笑:“住最差的房間,點最貴的菜,倒是一個有意思的傢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