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11章 師兄錯的不是姬陽是你啊

第111章 師兄錯的不是姬陽是你啊


e5*L>天亮之後姬軒然回到了自己房間,取出了很多的礦石,和秦陽的一戰讓他意識到了靈劍的數量不夠。本身的精神力也不夠強,無法讓靈劍發揮出全部實力,面對擁有非凡防禦手段的敵人來說,現在的靈劍就是蒼蠅。他手裡拿著赤霄,手指在劍鋒上輕輕磨蹭著,回想起來被元天罡打壓的種種。實力上的差距,自己確實無法改變,但不代表不可以逃走。姬軒然取出了白千秋給自己的飛梭,終究是外物,那個時候他不是沒有想過利用飛梭逃走,可當時空間被武皇鎮壓,變得如同石頭一樣堅硬,根本無法逃走。“必須得修煉一些身法類的靈術,體質本身的修複能力也很被動,還要修煉防禦靈術,多修煉幾門攻擊靈術和精神類靈術。”

他的手上拿著《小陣典》,目前《小陣典》隻有五階陣法記載,後續的也不知道在哪。這個隻能暫時放下。整理好思路之後,姬軒然開始投身於靈劍的煉製當中,這一次他要煉製一百柄,然後通過精神類靈術強大精神力,達到將它們完全操控的程度。接下來的半個月,姬軒然的竹屋變成了火爐,甚至直接在高溫中自燃。經過半個月的發酵,天劍門的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致。門主曾說過,可以自行離去,除開姬軒然這一輩的弟子外,老生很少有離開宗門獨善其身的。僅僅半個月,天劍門就蕭條了不少。不過有一件事始終沒有改變。姬軒然看著盤旋在自己身邊的一百一十柄靈劍,鬆了一口氣。煉製靈劍的期間他也沒有忘記修煉靈術,精神力已經遠超同輩人,隱隱觸及到了武王那個程度。這意味著,他僅靠精神力就能搬動一座小山頭。更何況這門名為《天陽精神術》的靈術本身也是一種攻擊手段。半個月來雖然境界沒有提升,但是綜合實力卻比之前強大了幾倍。一門防禦靈術,一門治癒靈術,一門靈術級身法,三門新的靈術攻擊手段。他不禁感歎,師父留給自己的傳承真的很恐怖,就是一個浩瀚星辰。更何況自己能學習和觸及的隻是冰山一角,師父的傳承足夠讓自己走到那個最高的世界。不過修煉這麼多靈術,也代表著需要的資源也就更多。到目前為止,自己也就把玄冰三劍修煉到了第二階段。收起靈劍之後,姬軒然吐出一口濁氣,是該去看看金鳴前輩他們了。走在山間的小路上,他發現整個天劍門都寂靜了不少,就連鳥鳴都少了很多。不過遇見的同門們的嘲笑聲卻沒有變化,依舊刺耳。姬軒然沉默趕路,沒有迴應,讓他們有種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憤恨地看著他的背影無可奈何。懸浮島上,伏龍樹下,門主睜開眼看著樹冠外的姬軒然,輕歎了一聲。“月底了,帝國的軍隊很快就會來,你不逃嗎?”

姬軒然嘴唇開闔,想要表明自己的態度,可似乎在此刻已經晚了。“見過門主,金鳴前輩他們在嗎?”

門主閉上了眼睛,沉聲道:“現在他們不方便見客,若是不想死,就趕緊離開天劍門吧。”

“我知道了。”

正當姬軒然打算離開這裡的時候,門主忽然收到了一則訊息,神色不定地看向了姬軒然。他的異常被姬軒然看在了眼裡,還以為是帝國的軍隊到了,急忙問道:“怎麼了?要開始了嗎?”

門主疑惑地搖頭,嘴角露出了笑容:“天不亡我天劍門啊,秘境竟然提前出現了異動,不用等到半年後,預計五天之後就會開啟。”

秘境!自己加入天劍門不就是為了秘境令牌嗎?姬軒然的呼吸急促,隻要拿到秘境令牌,在秘境裡面就有更多的機會找到郡主報仇。“現在秘境提前開啟,皇室和其他宗門世家估計沒有精力管我們,算是給了天劍門喘息的時間。”

門主激動地飛上了高空,朗聲道:“天劍門危機暫緩!”

“門中所有弟子長老到廣場集合!”

天劍門的最小一屆走了近一半,可留下了人加起來依舊有三萬多。他們聚集在三座山上的廣場上,抬頭望著中間的懸浮島,彼此之間議論紛紛,手裡拿著武器,都以為大戰要開始了。“好訊息,秘境提前出現異動,馬上就要開啟了,暫時解除了天劍門的危機。”

聽到這句話,那些弟子長老緊繃的神經終於鬆懈了下來,甚至有的弟子乾脆坐在了地上。“太好了,我們還有機會!”

“對,沒錯抓住這個機會修煉,到時候也能多一分勝算!”

“天劍門一定能夠度過難關的。”

看著弟子長老們積極態度,門主苦笑,他並不想潑冷水,但這件事還是要講清楚。“安靜,都安靜,除了好訊息外,還有一個壞訊息。”

壞訊息?弟子臉上的笑容頓時褪去,眉頭緊蹙思來想去不知道還有什麼危機存在。“天劍門如此處境,這個秘境我們怕是參與不了了。”

有長老站了出來,激動地喊道:“門主,我們不能不去啊,秘境裡面有著大量且珍惜的天材地寶,是我們提升實力的機會。”

“若是不去,一旦秘境結束,我們天劍門可沒有足夠的實力去抵擋圍攻。”

“對啊,要是我們在這次一秘境落後了,怕是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我想去。”

“我也想去。”

廣場的上的弟子不論男女,都想要去秘境,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提升實力。他們何嘗不知道,這一去必然會遭到其他勢力的針對,在秘境裡寸步難行,幾乎是十死無生。可,這是機會啊。門主還在猶豫,即便這些弟子都不怕死,可他狠不下這個心,他不想親手葬送他們。金鳴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開口說道:“師兄,犧牲是在所難免的。”

“之前你若是狠下心讓門中弟子去參與七宗大比,我們天劍門也不至於成為整個天水帝國的魚肉。”

“這件事,錯不在姬陽,錯在你啊。”

此話一出,門主氣息萎靡,整個人就像是衰老了十歲,坐在了懸浮島邊緣的石頭上,彎著腰看著下面弟子那決絕的眼神。他知道都是自己的錯,一味逃避讓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隻是不忍心,不願讓門中弟子被自己親手推出去送死。“金鳴啊,我是不是老了。”

門主眼含淚光,他的背影就像是一個垂危的孤寡老人,落寞又寂寥。“師兄,我們都老了,黑岩師弟是我們四箇中最先意識到的。”

木華走了過來,心裡再不願承認,可老了就是老了。沒了年輕時的意氣,多了長輩的責任,責任讓人畏首畏尾。“師兄,把這一切都交給年輕人吧。”

門主起身道:“我知道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