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12章 出發前往秘境

第112章 出發前往秘境


#-hrk門主取出三塊紫金色的金屬令牌,當著眾人的面說道:“經曆了之前的變故,現在天劍門元氣大傷,有願意去秘境的主動站出來吧。”

“當然,人數限定兩百名。”

很快就有人從人群中站了出來,他們都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信心。門主三人看到他們也滿意的點頭,隨後他說道:“秘境令牌是進入秘境第二層的鑰匙,十分珍貴。”

“整個天劍門也隻有三塊,現在的天劍門無心籌備奪令戰,就由我來指派吧。”

說著手中的一枚令牌在靈氣的包裹下落入了人群中,眾人看去,林淩看著手上的令牌,目光熾熱。他將令牌緊緊地攥在手中,拱手說道:“弟子定不負門主所托,我會拚儘全力保護師弟師妹。”

那些弟子開心地鼓掌,秘境令牌給他,可以說是眾望所歸。很快另一枚令牌也落入了人群中,木婉華看著令牌,激動的心情寫在了臉上,笑著說道:“門主放心,我作為師姐,自然不會讓師弟師妹受傷。”

“果然啊,肯定有兩人的份。”

“就可不嘛,除了他們兩人,也就剩下常裴師兄了。”

“下一塊肯定是給常裴師兄,他可是天驕榜第十七名。”

兩枚令牌已經落入他人之後,姬軒然站在人群中心不禁提了起來,自己入天劍門最大的原因便是這個。若是不能得到……南小婉似乎感受到了師兄的擔憂,抓著他的手踮起腳尖在他耳邊安慰道:“姬師兄不要緊張,沒有令牌也一樣可以去秘境。”

他當然知道,可秘境的第一層本人多眼雜,那個郡主奪取自己的令牌,不就是為了進入第二層嗎?令牌稀少,在第二層更好動手。有了令牌自己成功並隱藏住身份的機率越大。如果不能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也隻能在第一層冒險了。“來了,肯定是常裴師兄吧。”

“可這……”那些弟子看著令牌的飛行方向,直接越過了一臉期待的常裴,懸停在了姬軒然的面前。南小婉激動地跳了起來,抱著姬軒然開心地叫道:“姬師兄是你的啊!”

“好耶!”

姬軒然感受著來自周圍的目光,頓感頭皮發麻,可他真的很需要這個東西。頂著壓力將令牌收了起來,拱手回道:“多謝門主,弟子定不負眾望。”

“憑什麼?”

“這不公平,姬陽根本就不配!”

“就是,常裴師兄的實力有目共睹,憑什麼給他?”

那些弟子出言反駁,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在他們眼裡巴不得姬陽趕緊滾出天劍門,對於他得到秘境令牌這件事,自然心有怨氣。常裴臉上的笑容褪去,隻是輕歎了一聲,沒有和其他師兄弟一樣抱怨。他反而開口為姬軒然辯護:“姬師弟得到秘境令牌理所應當,他的實力比我強,更合適。”

“這……”就連本人都這麼說了,那些替他打抱不平的師兄弟也無話可說,紛紛對姬陽投去厭惡的眼神。“哼,給你簡直就是浪費,我寧願它被別人搶了去。”

“怎麼哪都有你,真是讓人討厭。”

面對眾人的嫌棄,姬軒然沒有回答,拿到了令牌這就足夠了,隻要能夠報仇,忍受再多的謾罵都沒有關係。南小婉卻再一次展現出了她那張懟人的嘴:“切,你們就是小心眼,姬陽師兄就是比你們強,他得到令牌就是理所應當。”

“要是不滿意,你們有本事讓門主改主意啊?”

“略略略,就知道在一邊酸,真討厭。”

在場的弟子聽到這話,無不臉色發黑,這個小師妹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即便她都這麼說了,他們依舊不忍心開口罵她。隻能憋著。門主三人看著下方已經安靜了下來,點頭說道:“既然人選都已經出現了,時間不多了,就由我的親傳弟子帶你們去秘境。”

門主的親傳弟子?在場的弟子都很疑惑,從來沒有聽說過門主收了徒弟。“親傳弟子是誰啊?”

“不知道啊,從來都沒有見過,不過肯定很強吧。”

“肯定的,門主都讓他親自帶隊了。”

這個時候有人藉此發揮,站出來說道:“門主既然您有親傳弟子,為何不將姬陽的給他,給他豈不是更合理?”

“對啊,還請門主三思!”

“還請門主三思!”

在眾人的聲浪中,墨柔煙從門主的身後走了出來,眼神清冷地看著下方,淡淡地說道:“我不需要門中的令牌,到時候去搶就是了。”

女子的聲音?他們抬頭看去,便看到了冷若冰霜的墨柔煙,一不留神就被勾了魂。“門主的親傳弟子竟然是個女子?”

“見過師姐!”

“可是師姐,其他勢力手中的令牌不好搶吧。”

對此,墨柔煙沒有回答,她的話已經說完了,剩下的到時候他們就明白了。她看了一眼姬軒然,清冷的眼神柔和了些許,僅對他一人。“現在就出發吧,時間剩下的不多了。”

門主交代了一些事宜之後,帶著金鳴兩人離開了這裡。木已成舟,這些弟子在不爽也隻能接受。不少弟子都看了一眼姬軒然,有意將他孤立。南小婉牽著他的手說道:“姬師兄,不要管他們,到時候他們就知道你的厲害了。”

姬軒然笑著問道:“你就這麼肯定我有那個實力?”

“當然了,之前你在皇城不是把天驕榜第一的秦陽都給打了嗎?”

“還有那個什麼元長老,也被你給殺了。”

“現在你的名字可響亮呢,整個東域都知道有一個叫姬陽的少年天才殺了武皇。”

她的臉上神采奕奕,彷彿姬陽就是她自己一樣。姬軒然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心裡卻並不怎麼開心,好在姬陽隻是假名。樹大招風,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的。“走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墨柔煙來到了兩人面前,輕聲說了一句,便帶著一縷香風從姬軒然的身前走過,讓他流連忘返。不禁讓他想起了剛回來的那天發生的事,墨先生看樣子還在發育中,不應該啊,她起碼都二十三四歲了吧。姬軒然撓著頭不理解,可上次看確實比以前大了那麼一點。他猛地搖頭,覺得罪過,在心裡想著這些,自己實在是太齷齪了。“出發咯!!”

南小婉激動地拉著姬軒然的手,向著船舶跑去,因為之前的事,她在宗門了足足待了三個月,早就憋壞了。飛舟上不少的弟子都聚集在一起,偷偷打量著船頭的墨柔煙。飛舟破開雲層,雲中的她縹緲似仙子,黑髮在白雲中飄揚有種說不出來的美,彷彿在向他們著手。黑色的衣裙緊緊地貼在身上,將她那婀娜多姿的身體勾勒了出來,動人的曲線即便是在低溫的雲層裡,也讓人身體發燙。“你們說這位師姐的境界是什麼?”

“不知道啊,不過肯定很強。”

“要我說啊,肯定是武靈七重天以上。”

“不是吧,這麼誇張。”

姬軒然來到了她的身邊,意外地說道:“你突破了?”

這種氣息他很熟悉,他不止一次感受過,墨先生的天賦當真是驚人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