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10章 同門的惡意墨先生還是那個樣子

第110章 同門的惡意墨先生還是那個樣子


{Io=姬軒然坐著瑤雲商會的飛舟在第二天就回到了天劍門。此時他去往皇城的事,早就人儘皆知。他本以為,自己雖然沒能成功化解危機,但也能讓改善同門師兄弟對自己的態度,可萬萬沒有想到卻加劇了這種情況。他剛回到天劍門,就遭受了來自同門的謾罵。“你還敢回來!”

“看看你都乾了什麼!”

“二皇子發怒,要滅我們天劍門啊!”

“你就是個災星,天劍門就是毀在了你的手裡!”

他有心想要為自己辯解,可這些同門圍在一起根本不給姬軒然開口的機會。“你們都閉嘴!”

“這個結果和姬陽師兄沒有關係,你們憑什麼怪他!”

南小婉擠入人群張開雙手擋在了姬軒然面前,撅著嘴氣勢洶洶地與上百人對峙。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這些同門也不再慣著南小婉,厲聲嗬斥道:“若不是他在皇城得罪了二皇子,我們天劍門會變成現在這樣嗎?”

“全帝國都想來我們這裡啃上兩口啊,我們擋得住嗎?”

“沒錯,都是因為這個災星自作主張跑去皇城惹的!”

“你怎麼不去死啊!”

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句,導致有人趁亂出手,打了姬軒然一下。其他人見姬軒然沒有反應,膽子也大了起來,也不隱藏,站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對他拳打腳踢。南小婉推開他們,可是人太多了,她一個人根本就攔不住,隻能哭著抱住了姬軒然,想要替他抵擋。姬軒然抱著南小婉將她2護在了懷裡,他的眼神始終很平靜,平靜得讓南小婉心疼。她伸出小手捧著姬軒然的臉,感受著他身體承受每次打擊的顫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得讓動手的人難堪愧疚,漸漸地他們停下了手,眼神冷漠地看著半跪在地上的姬軒然。即便他們停了手,但心裡的厭惡卻沒有絲毫消減,一人留下一句滾出天劍門之後,轉身離去。沒多久廣場上就剩下他們兩人。姬軒然依舊保持著剛纔的動作,沉默不言。今天的天氣很明媚,陽光灑落整個天劍門,唯獨沒有給予姬軒然以光明。“姬師兄。”

南小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閃爍著惹人心疼的光。姬軒然嘴角畫出一抹輕鬆的弧度,他拍了拍自己胸膛驕傲地說道:“沒事,姬師兄身體很強壯,他們傷不到我。”

“走吧,我們去找墨先生,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她了。”

說著他牽上南小婉的手,離開了這裡。直到姬軒然離開之後,廣場上才漸漸出現人影。他們看著姬軒然的背影,眼中有著說不出的距離感。竹院和離開時一樣清靜。姬軒然站在門口心中忐忑,他不確定墨先生會是什麼態度,會不會也像其他同門一樣,將責任歸咎於自己。南小婉溫熱的小手在他的手心捏了捏,望著他露出了安慰的笑容:“放心吧,墨先生一直很擔心你,不會責怪你的。”

姬軒然笑著沒有回答,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推開了院子的門。他站在墨先生的房門前,沉默了很久,手一直抬著沒有放下。周圍全是竹葉簌簌落下的聲音,讓他覺得寂寥落寞。歎了口氣收回了手。正當他轉身要離開的時候,竹屋內傳出了熟悉的聲音:“進來。”

還是以前的樣子,姬軒然笑了出來,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墨先生還和之前一樣,不修邊幅,黑色的衣服沒有好好穿在身上,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整個人狀態慵懶,氣質誘人。昏暗的房間裡隻點著一盞油燈,搖曳的火光在她的如玉如雪的肩上跳動著,讓整間屋子都明亮了許多。“有酒的味道,先生你喝酒了?”

墨先生側躺在床上翻了一個身,身上的衣服滑落,春光就這麼坦然地映入了姬軒然的眼簾。她的神情微醺,舔了舔嘴角的酒漬:“嗯呢。”

“你想怎麼做,訓斥我嗎?”

“不敢。”

姬軒然臉色發紅,急忙撇過視線,剛纔被墨柔煙的酥胸所吸引了目光,險些沒有回過神。“好看嗎?”

姬軒然:“……”“說話。”

姬軒然:“……”“剛纔你可是一直沒有移開視線,別想裝傻。”

見姬軒然低著頭不肯開口,她便換了一個方式:“白嗎?”

姬軒然下意識地點頭:“還很大……”“額,不是。”

砰!!竹屋的一面牆直接被炸開,姬軒然的身體如同破抹布一樣從南小婉的頭頂飛過,嵌入了瀑佈下的岩石裡。嚇得南小婉急忙跑了過去,將他扣了出來。“姬師兄你沒事吧?”

“咳咳,還好還好。”

雖然捱了一下,但姬軒然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下可以肯定墨先生對自己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一點變化。隻是心裡有些埋怨,明明是自己不修邊幅,還不讓自己看,真是過分啊。此時墨柔煙已經穿好衣服走了出來,手裡提著一個酒罈子來到了瀑佈下的一塊大石頭上。拍了拍身邊的位置說道:“過來陪我。”

南小婉倒是沒有覺得意外,自從姬師兄不在宗門裡,墨先生就天天酗酒。姬軒然不敢違抗,乖巧地坐在了她的對面。“先生是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

墨柔煙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抱著酒罈灌了起來。姬軒然強顏歡笑,這種氛圍讓他不知所措,坐如毛氈。直到深夜,墨柔煙喝得爛醉如泥,在南小婉的攙扶下回到了房間裡。不過一面牆沒有了,害得姬軒然熬夜修補。天邊泛起魚肚白的時候,姬軒然忙活完坐在水潭邊上,看著水裡的自己,想了很多。門主他們沒有像上次那樣來關心自己,估計也很氣憤吧。畢竟自己獨自跑去皇城,還惹出了這麼大的事。元天罡死了,算是給黑岩峰主報了仇,那於天劍門呢?自己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又該如何補償。他不知道,他渴望著有一個人能夠告訴自己該怎麼做。他想要一走了之,可他清楚,自己走了也無濟於事,還不如留下來儘力彌補。他自嘲地笑著:“或許自己真的就像是常懷遠說的那樣,是個沒有腦子隻知道動手的蠢貨。”

身後傳來一陣踩踏竹葉的腳步聲,墨柔煙一身黑色半透紗裙來到了他的身後。“墨先生這麼早就起來了。”

“嗯。”

墨柔煙坐在了她的旁邊,身上淡淡的清香讓姬軒然心猿意馬,忍不住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姬陽。”

“在的,先生。”

墨柔煙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讓他慌了神坐在原地不敢亂動,就連呼吸都緊促了不少。墨先生這是發什麼瘋,又來迫害我。直到耳邊的呼吸趨近平穩,他才發現墨先生已經睡著了。啊,真是的,把我當成什麼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