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4章 不過一拳自縛雙手

第94章 不過一拳自縛雙手


2Q“哈哈哈!”

“狂妄!”

秦陽站在高台上大笑,看向姬軒然的眼神中充滿了譏諷,隻有這樣的踩起來纔有意思。隻有這樣的人,才能讓他體會到鎮壓一個時代的快感。他冷笑著說道:“七宗大比,每宗都需要派出九人出戰,天劍門隻有你一個,依舊是不尊律法。”

姬軒然沉聲道:“我說了,我姬陽一人足矣,你口中的六宗,不過是一群廢物!”

“說的好!”

姬軒然這番話引起了眾怒,不少六宗的弟子長老還未來得及出言嗬斥,秦陽卻拍手叫好。“二皇子殿下?”

在座的六宗宗主敢怒不敢言,心中更是疑惑。“怎麼,你們難道本皇子說錯了嗎?”

他指著下面的姬軒然說道:“凡人都要有傲骨,若是沒了傲骨,如何在這偌大的耀陽大陸立足。”

“想要在武道上有所成就,那就要狂!”

這番話,讓六宗之人臉色陰沉,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秦陽抬手打斷了。他的話鋒一轉,冷笑地看向了姬軒然:“可是狂妄,如果沒有與之對應的實力,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們天劍門就你一人,這是不把本皇子放在眼裡,你說,等天劍門被攻破之後,男的殺掉,女貶為賤籍送入教司坊做妓女如何?”

姬軒然的眼神頓時冷冽如寒冰,投射著刺骨的寒意。其他人也不敢做聲,覺得這個二皇子就是個瘋子。最激動的莫過於水月宗上下,全宗都是女子,聽到這話,心中憤慨,卻又不敢站出來。秦陽對上了姬軒然的眼神,不屑一笑,轉身坐在了寶座上,輕蔑地說道:“你想殺我?”

“有意思了,我很欣賞的你的眼神,我給你個機會。”

“既然你說有你一人足夠了,那就向我證明你有這個實力。將他們全部擊敗,然後挑戰我,若是能夠傷到我,我就放了天劍門上下。”

“一言為定!”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更何況我是二皇子,這麼多人看著呢。”

“好。”

姬軒然深吸了一口氣,調整自己的狀態,接連趕了幾天的路,身體上倒是沒有什麼,可是精神卻疲勞過度,倒地就能睡。“二皇子真要放了天劍門,不可啊!”

六宗之人心有隱憂,若是將天劍門給放了,指不定他們會暗戳戳地報複。他們剛想要請願的時候,被秦陽一個眼神給製止了。這種眼神和剛纔的輕狂倨傲不同,沉穩冷漠又不失威嚴。這讓六宗宗主驚出了一身冷汗,想到了一種可能,剛纔二皇子有可能是故意表現成那個樣子的。可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秦陽哥哥,你剛纔怎麼了,不像平時的你啊。”

蒼雲筱筱坐在一旁,剛纔秦陽的樣子也把她給嚇到了。秦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嘴角翹起一道閒適的弧度,半眯著眼,手指在她的臉上輕輕撫摸著:“不喜歡我那樣嗎?”

蒼雲筱筱看著他眼中有膽怯,搖了兩下頭。“隻是想要和那個姬陽玩玩而已。”

“你們眼中的天才,在我眼裡,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想怎麼欺負都行。”

七宗大比,規則很簡單,由七宗弟子抽簽,決定對戰雙方。狂瀾宗出戰的九人當中,有一個姬軒然熟悉的身影。當他看到那人的時候,難免有些意外。這不是那個以為自己修煉引發了異象的人嗎?常懷遠也注意那來自姬軒然的視線,對他不屑置之。狂瀾宗其他幾個弟子圍在一起竊竊私語:“你們說,常師弟和那個姬陽誰更厲害?”

“這還用說,肯定是常師弟啊。”

“半年前他入宗之時還引發了天地異象,單論這一點,都不比那個伏龍樹差。”

“我也覺得,再說了常師弟這半年多一直被宗門用資源堆,修為一日千裡,武魂也是六星,比姬陽那個三星強大太多了。”

姬軒然看著手中的號碼牌,兩個數字都是一。說明是第一場一號。他再次走到演武場上,見負責操控演武場陣法的監察官要所有動作的時候,被他抬手製止了。“不必如此麻煩,很快就結束了。”

監察官回頭望向了秦陽,見他點頭便沒有開啟陣法。“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也知道在我手底下撐不過幾招。”

狂瀾宗的一名弟子走上演武場,站在了姬軒然的面前。他一出現,就引起了不小的衝動了。“沒想到第一場就是天驕榜第四十二名的林朋。”

“傳聞他的武魂有奇效,能將他的速度提升到極為恐怖的地步。”

“估計這個姬陽還沒看清,就已經劈成兩半了。”

對於這些觀眾的議論聲,姬軒然沒有放在心上,於他而言不過是一拳。相反,林朋自己卻十分享受,他來參加這場大比,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現在。“小子你也聽到了,你說我是先切你哪好呢?”

說著,林朋伸出舌頭在鋒利得短刀上舔了一下,嗬嗬笑著。他的身後,一隻全身毛髮漆黑的貓爬上了他的肩頭,雙眼泛紫,六顆金色的星星在眼中沉浮。“六星迅影貓,能讓擁有者身形如同鬼魅,動作輕如鴻毛,能夠無聲無息地靠近敵人。”

有見多識廣的人,給身邊人講解了起來。今日來的都是各大宗門的天才,放在平時很難一見,平日裡他們頂多也就見見五星武魂的天才,六星的幾乎看不到。“動手吧。”

姬軒然站在原地揹負一隻手,做好了戰鬥姿勢。他的態度惹人發笑,整個演武場上都響起了陣陣低笑聲。其中不乏嘲諷:“這個傢夥怕不是腦子秀逗了,六星武魂雖然在七大宗算不上最強,但在整個天水帝國乃至東域都算得上是少有的天才。”

“真不知道他是愚蠢,還是心大,竟然如此托大。”

“虧我還對他抱有期待,我真是看走了眼。”

林朋皺起眉頭不悅地說道:“你就是這麼與我戰鬥?”

“嗬。”

姬軒然隻是輕輕一笑,不作應答。“你找死!”

林朋身體下沉,一手反握匕首,一手撐地。迅影貓站在他的背上,身體炸毛對著姬軒然發出了威脅的嘶叫。下一刻,林朋所在的地方隻揚起了一縷煙塵,他本人卻已經消失不見。場上氣流紊亂,根本無法通過場上的煙塵來捕捉他的位置。姬軒然挑了一下眉毛,難怪能夠被狂瀾宗選中帶來參加這次大比,確實有點本事。他身形往旁邊一側,退了一步,就像是在茫然地尋找林朋的身影,堪堪躲開了林朋突然發起了的襲擊。“喲,這個小子運氣倒是不錯,讓他正巧躲開了。”

不僅是這些家族武者,就連在場的大宗強者,都覺得姬軒然這一下是巧合。“嗬嗬,楊宗主,你們倒是培養了一個不錯的弟子,這種速度,怕是修煉了身法的武靈十重天的天才也難以追上啊。”

“李宗主哪裡哪裡,門中弟子不才,也就這點拿得出手。”

揚平天紅光滿面,撫摸著自己的鬍鬚,就差將得意二字寫在臉上。天水皇門的宗主李道嗬嗬笑著,沒有再說話。誇你兩句,你倒還喘上了。林朋在他掀起的煙塵中快速穿梭,每當路過姬軒然的身邊,都會開口嘲諷。“怎麼,剛纔不是挺狂的嗎?現在卻連我的位置都捕捉不到,真是可笑。”

說著再次逼近,手中刀刃泛著寒芒切開了漫天塵埃,猶如將一張飄在空中的紗衣整齊的切成了兩半。眼看著自己的匕首離姬陽的脖子越來越近,而姬陽卻毫無察覺地站在原地,嘴角不禁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結束的時候,秦陽嘴角露出了一抹弧度。不能領悟的眾人還以為秦陽看到姬陽要死了,所以才笑。“太慢了。”

姬軒然站在演武場中央,身邊煙塵宛如沙暴翻滾。他猛地回頭,身上的氣息直接將漫天煙塵壓在了地上,伸出兩根手指,夾住了距離自己脖子不到半尺的匕首。“怎麼回事!?”

不等林朋反應過來,隻聽叮鈴一聲,手上傳來一股巨力,四階上品的匕首就這麼被折斷了!就被兩根手指給折斷了。姬軒然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回身一拳打穿了他的身體,地上的沙土被一拳的氣勁震起,在他的背後形成了一個沙環,後面的廣場因此變得乾淨。姬軒然暗中運轉悟道吞噬武魂,趁著他還有一口氣的時候,將他的武魂吞噬。這一切太快,武魂被抽離的感覺令林朋絕望。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出,抓著姬軒然的手,不甘心地看著姬軒然,喉嚨裡全是自己的血液。在他將要斷氣的那一刻,姬軒然湊到他的耳邊低語:“你的武魂不錯。”

隨後便把自己的手從他的身體裡抽了出來,鮮血撒了一地,同時也濺進了狂瀾宗眾人的眼中。楊天平猛地站起身,半白的長髮在身後舞出了狂怒的形狀,如同一隻暴戾的雄獅,雙眼血紅的看著姬軒然。放聲怒喝道:“你敢!!!”

武帝大能的氣息頓時席捲整個演武場,捲起了廣場上的沙塵,讓十多萬人都感覺到窒息。高台上的秦陽眼珠轉動,看向了身邊的護衛。這名護衛領悟其意思,緩緩踏出一步,無形之中便將揚平天的氣息給踩了下去。他冷著臉說道:“楊宗主,可不要壞了規矩。”

“可這個混賬殺了我宗弟子!!”

“本就是林朋先下的殺手,技不如人而已,有什麼好可惜的。”

揚平天的臉脹成了豬肝色,硬生生地把這口氣吞入了肚子裡,眼中燃燒著憤怒,坐回了位置上。姬陽見此,咧嘴輕笑,隨手將林朋的屍體扔到了角落。隨後他自己也走下了台。接下來幾場都沒有引起姬軒然的關注,這些人的實力雖然在同代人之中,十分的強大,可在他眼裡不過一拳。唯一讓他來了點興趣的也就瑤月月和夜雪出場的比試。作為兩宗首席,她們的實力毋庸置疑,一出手便是飛沙走石,身姿動人又蜇人,很快就將對手給打得認輸。唯一讓姬軒然意外的是那個常懷遠,實力出乎意料的強,不過也隻是讓他微微點頭。他的這種反應,自然是引起了在場十來萬人的不爽,認為他太過輕狂,這看不上那看不上。姬軒然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都不影響自己一拳解決敵人。第一輪持續了一個多時辰,一人輪空,剩餘二十八人。姬軒然再次上場,不等那個對手廢話,在監察官下令開始的時候,主動衝刺,氣浪在地上吹出了一條長達百米的直線,瞬息來到了對手的面前。他抬手一巴掌抽了過去,那人身體在空中旋轉,飛出百米滾出了廣場範圍,讓眾人唏噓不已。因為那個人比之林朋都要強,沒想到敗得如此乾脆。姬軒然轉身乾淨利落地走出了場地,站在一邊,全程淡漠。第二輪的戰鬥更加無趣,基本上他覺得有點實力的人都晉級。就在第三輪要開始的時候,秦陽卻站出來打斷比試,看著姬軒然說道:“思來想去,我總覺得不對。”

“你說天劍門如此不將我放在眼裡,若是我現在不做點什麼,就顯得我很好欺負。”

“姬陽,要不你自縛雙手吧,就當是懲罰。”

他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有氣無力地說出了這麼些話,引起了一陣議論。自縛雙手,這還打什麼,這分明就是讓姬陽去送死啊。這二皇子是要整死姬陽啊。此時他們有些怕了,這個秦陽不是個什麼好貨,他們開始檢索自己之前的言語,害怕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他,給自己招來禍端。“怎麼,不樂意了?”

姬軒然走了出來,沒有看秦陽,隻是淡淡地迴應道:“隻要你守信用,就算是讓我閉上眼睛不動,也沒問題。”

“這個傢夥。”

夜雪聽到這話,覺得他意氣用事,不禁為他擔憂。瑤月月也是氣得不行,暗罵這個傻子給自己找麻煩。“好!本皇子就等你這句話呢!”

秦陽一副來了興致的模樣,從寶座上坐直了身體,拍手叫好。他笑著說道:“既然你自己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讓你不作做,你就這麼辦,我高興了,我就賞你點什麼。”

“不必了,隻要二皇子願意兌現承諾就行。”

姬軒然的態度始終淡然,可是將夜雪與瑤月月急得亂了方寸。兩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開口道:“二皇子殿下,如此不妥,這樣姬陽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胡鬨,誰讓你站出來的!”

兩宗宗主氣得連忙將各自弟子壓了下來,頗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姬陽天賦難得,若是就這麼死了,實在可惜。”

瑤月月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她不想看到這麼一個天才死在這裡。楊天平氣得吹鬍子瞪眼,低聲訓斥道:“他天賦再高又如何?如今與我們有仇,本宗主巴不得他就這麼死了!”

“活著,就隻能是個禍害!”

另一邊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兩宗宗主都是一個態度,姬陽死在這裡最好。不僅沒了後顧之憂,還能征討天劍門,多少能有些收穫。秦陽看了兩女一眼,輕笑道:“本皇子說了,這是懲罰,怎麼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當然本皇子也是通情達理之人,若是你們心中不忍,我準許你們與他一起承受。”

這可把兩宗給嚇慘了,連忙起身辯解。秦陽實在不耐煩了,揮手讓他們閉上了嘴巴,此事就此作罷。“直接開始吧,讓我好等呢。”

姬軒然站在演武場上,依言閉上了眼睛,雙手背在身後,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懂。在場的人看到他的對手,更是覺得姬陽愚蠢。“我本以為他這麼做是有些底氣,可看到葉辰上場,這個姬陽是完蛋了。”

“天賦再高,也救不了腦子有問題。”

葉辰走上演武場,揹負著雙手,瀟灑英俊,整個人十分地自信。“在下葉辰,天水皇門弟子,天驕榜第十名,七星武魂,武靈四重天。”

說著他的身後便出現了一個四臂人形虛影,七星四手修羅。七顆金色的星星串在一起掛在了修羅的脖子上,它的面孔猙獰,好似地獄走出來的惡鬼一樣。身上散發著幽紫色的邪氣,讓演武場的風都沉重了不少。修羅的四隻手上都拿著一件法器,天生法器,這便是四手修羅強大的地方。一支金剛杵、一盞青銅燈、一杆三叉戟、一面黃銅鏡。修羅體型很大,足有十米高,在葉辰的身後俯視著姬軒然,好似隨時都會降下審判。葉辰也沒有急著動手:“為了在這次大比中大放異彩,我可是做足了準備,將我收藏已久的寶藥全都煉化,提升到了武靈四重天。”

“可你的出現,卻成為了我此行的汙點,實在是讓我勝之不武啊!”

“所以你想怎麼做?”

姬軒然閉著眼睛問他。雖然沒法看到,但是他能感知到,對方的武魂不簡單,或許可以吞來自己用。“哼!自然是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我要打得你還手,打的你求饒!”

葉辰身上的氣息不再收斂,在演武場上掀起了一陣邪風,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團幽紫色的光源,將整個演武場都染上了一層詭異的顏色。幽紫色的邪光照出了眾人臉上的驚容,他們都沒想到這個葉辰竟然已經強大到瞭如此地步。這個姬陽必死無疑!在他的面前,姬軒然的身影顯得如此弱不禁風,隨時都能被四臂修羅打成血霧。“今天,所有人都要看我光芒萬丈的一面,沒人能夠掩蓋屬於我的光芒!!”

葉辰在興奮,他在狂笑,張開雙手,聆聽著周遭驚訝的聲音,這種聲音讓他沉迷。功名利祿誰不愛。當他將視線放在姬軒然身上的時候,見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心中堵了一口氣。還敢托大,連號稱天水帝國第一天才的秦陽都看我,你憑什麼不看我!“這一下斷你胳膊!”

他雙眼泛紫,身後四臂修羅舉起金剛杵,身體前傾好似天傾,恐怖的壓力壓在了姬軒然的肩頭上。演武場上極為堅硬的青金石板哢擦聲不斷,承受不住壓力出現了大面積的裂紋。金剛杵落得很快,卻在眾人眼裡是那麼的慢,慢到他們所有人呼吸都跟著慢了下來,就像是有人扼住脖子,讓呼吸都不順暢了。秦陽依舊是那副慵懶的樣子,眼皮隻掀開一絲縫隙,嘴角有著不屑的弧度。有人忍不住心中震撼,放聲驚呼:“姬陽必死!!”

金剛杵應聲落在他的肩頭,腳下青金石板地面轟然爆裂,因為壓力被炸上了天空,隨後被重壓壓成了粉末。這一擊落在,煙塵在壓力之下沒能揚起來。讓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姬軒然的情況。他腳下的地面已經凹陷近一米,甚至能夠看到佈置在下面的陣法紋路。他本人肩膀傾斜,但也隻是傾斜。最讓眾人不能接受的是,這個姬陽竟然在一點點的往上頂,很快便站直了身體,就好像這四臂修羅沒有用力一樣。“弱了點。”

姬軒然一句話啊,更是引爆全場,讓所有人都不淡定了。楊平天氣得臉都黑了,看向了一邊的元天罡,都是這個混賬,讓如此天才的姬陽與宗門結下仇怨。元天罡因為姬陽根基受損,修為下降至武皇五重天,無法寸進,現在看到他如此出風頭,更是氣得牙根癢癢。忽然感覺背脊一涼,感知到了身邊冰冷的殺氣,扭頭看去,正好看到宗主那張恨不得撕了自己的表情,嚇得不敢說話。揚平天看到他這副樣子,心中怒火更甚,踏馬的僅憑肉身能夠扛下這一擊,沒有小成的寶體都做不到啊!此刻在那些強者眼中,姬陽的體質至少都是某種寶體小成。“怎麼會,你怎麼能夠一點事都沒有!?”

葉辰被這個結果給驚嚇到了,眼中有著瘋狂,而瘋狂之下掩蓋的是恐慌。他怕了,他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有寶體又如何!我一樣斬你!”

四臂修羅將青銅燈放在嘴邊,對著姬軒然吹了一口氣,幽紫色的火焰立刻大漲,幻化出一片火海,洶湧翻滾地拍向了他。火海裡響起的不是浪濤聲也不是烈焰灼燒的聲音,是令人頭皮發麻的哭嚎聲,是隔壁婦人的哭訴,是街上屠夫的叫罵,是百姓的喊冤,是弱者的哀求。這些聲音彙聚在一起,火焰還未燒過去,這些聲音便先一步入侵了姬軒然的腦海,想要侵蝕他的神誌。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