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95章 你的武魂很不錯燈火下遇雪

第95章 你的武魂很不錯燈火下遇雪


TpCIv“青燈業火灼燒人的靈魂,就算你肉身無雙,我不信精神力也能扛得住!”

姬軒然聽聞,心中泛起了漣漪,這個是個好東西啊,到時候吞了也是一個大殺器。火焰來到他的身邊,頓時將他包圍,從他的腳往上攀附,點燃了他的衣服。就在接觸他皮膚的時候,身上毛孔卻釋放出近乎變態的吞噬之力。姬軒然暗中運轉武魂,將這些業火全都吞了進去。在外人看來,火焰燃燒的猛烈,姬軒然儼然變成了一個青色火人。“天賦再高,高的也是修行天賦,精神力弱了也不行。”

“這個葉辰果然非凡,這個青燈業火即便是老夫沾染了,也要吃些苦頭。”

眾人循聲望去,發現說這個話的是一位早早成名的武王強者後,驚歎不已。“這個火焰真的有這麼厲害?”

“那是,這可是七星武魂自帶的異種火焰,更何況阿四臂修羅武魂,在七星武魂之中,絕對算得上第一梯隊。”

“可我感覺,這個姬陽像是沒有反應的樣子?”

“害,估計意識已經被燃燒殆儘了,感知不到痛覺。”

就在眾人認為大局已定的時候,姬軒然忽然開口,把他們嚇了一跳。“你這火焰,差了點意思。”

“臥槽,他還能說話!?”

“開什麼玩笑?”

先前發話的武王強者第一個站出來質疑,此時姬陽說話,就是在打他的臉。可姬陽說話已經成為事實,他再怎麼不願意接受都沒有辦法。“這個小子用了寶物!一定是這樣!”

眾人聽聞,也覺得頗有道理,畢竟武王都親自承認了這個火焰的不凡,姬陽一個武靈一重天的武者,怎麼可能扛得住。葉辰卻很清楚地知道,眼前這個傢夥是真的沒事,眼角不停地抽搐,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你怎麼會沒事?難道你的精神力!?”

姬軒然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青色的火焰將他的笑容染得十分詭異。“你有武魂,我也有啊。”

說著,他的身後嘯月銀狼緩緩走出,蒼青色的眼眸飽含淩厲殺意,嘴角露出的利齒展露著嗜血的野性。七顆金色的星星在它的脖頸處環繞成環,不停地旋轉著,將它襯托得神俊非凡。七星武魂!?在場認識或者聽聞過姬陽之名的人,都倍感疑惑。他不是三星的奇怪武魂嗎?怎麼又多出了一個七星武魂?忽然,一個讓他們驚訝的念頭在腦海中閃過,楊平天悔不當初,對元天罡的恨意又加大了幾分。激動地站起來叫道:“你是雙生武魂!?”

嘩——!此話一出口,在十萬人的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雙生武魂耀陽大陸有,但不多。凡是誕生雙生武魂者,或是多個武魂,就算是最低等級的一星武魂,有兩個加起來都比一個三星強。更何況這個小子還是一個七星。嘯月銀狼還是七星武魂中最強的那個梯隊,已經數千年不曾出現了。饒是秦陽,此刻都感到意外,他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轉折。這個姬陽有雙生武魂,還有一個不下於寶體的體質,有點意思。不過還是不夠格。葉辰看著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嘯月銀狼,被嚇得後退了一步,吞嚥口水。嘯月銀狼嘶叫一聲,卻怎麼也發不出嘹亮的吼叫。這讓他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倍感疑惑。嘯月銀狼無法叫出來,那還叫嘯月銀狼嗎?別說第一梯隊,算作七星都夠嗆。聽著場上疑惑的聲音,姬軒然也感受到了嘯月銀狼的低落情緒。他伸手撫摸它的毛髮,低聲道:“放心吧,我會讓你叫出來。”

“不過現在……”“讓他自己嚐嚐這青燈業火的滋味吧。”

嘯月銀狼會意,身上綻放出一陣陰冷的幽紫色光芒,在在場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下,將火焰給噴了出來。幽紫色的火焰在它的口中化為光柱,洞穿空氣,驚起地上的沙塵直擊葉辰。“怎麼可能!!”

幽紫色的光芒在他們的眼中閃爍,點亮了心中的驚駭。從未聽聞過嘯月銀狼能夠噴火,還是吐得敵人的火焰!就連遠在其他郡的大族老祖,遙望到這一幕,也感到驚異。這些老傢夥各自在天南地北,施展手段遠距離交流了起來。“這種狀況,簡直聞所未聞。”

“難不成他的武魂變異了?”

“開什麼玩笑,耀陽大陸上有記載的百萬年來,武魂變異的也就那麼幾例,看嘯月銀狼的樣子也不像變異了。”

“可這怎麼解釋?”

這些老祖都沉默了,沒有一個人能夠解釋。他們雖然被稱作老祖,可最多的也不過八千餘歲,相比於百萬年曆史,還是太短了。“有意思,這個姬陽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秦陽坐在寶座上,隱隱有些期待能讓他挑戰自己。蒼雲筱筱卻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心裡全都是如何羞辱欺負姬軒然,報那打臉的仇。“這個傢夥,竟然還有武魂,藏得也太深了吧!”

瑤月月怎麼也沒有想到,姬陽還藏了這樣一手,著實驚豔了眾人。他是當之無愧的天才,在這個演武場上,恐怕除了秦陽,無人能夠壓他一頭。想到這種可能,她就想起了那個姬軒然,說起來還不知道姬軒然的武魂是什麼。姓姬的都這麼變態嗎?與她同樣想法的,還有夜雪,眼前這一幕,也讓她想起了那個姬軒然。不禁將兩人拿起來比較,好奇姬陽與姬軒然誰更強。火焰凝聚成的光柱,直接將葉辰推到了場地邊緣,隻需要一步,他就輸了。“給我破!”

葉辰怒吼,身後的四臂修羅,舉起金剛杵與三叉戟打向了光柱,頓時將其打得潰散。此時之前吞噬的青燈業火也都消耗完了,這讓葉辰有了喘息的空檔。他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神情嚴肅沒有之前的輕蔑,沉聲道:“你果然有些手段,但也不過如此。”

“況且你不能動,你又如何贏我?”

姬軒然依舊閉著眼睛,雙手揹負在身後,站在煙塵瀰漫的廣場上,泛紫的冷風撩起他的長髮與衣襬,將他的淡然襯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不少人都被他的心態所吸引,甚至開始期待他接下來的表現。他揹著風低頭笑著,輕鬆地聳了聳肩:“我不用雙手,對於我來說,隻是讓你多跳了一會兒,於結果而言不會有什麼改變。”

“狂妄!!”

葉辰低吼,這個姬陽,簡直不將自己的放在眼裡。姬軒然卻不屑地笑著:“我不是狂妄,而是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換言之,你太弱了。”

“你看不起我!?”

葉辰怒意攻心,雙眼充血,身體佝僂著如同發瘋的野獸在咆哮。“沒有人敢看不起我,我葉辰註定要在耀陽大陸上留下名號!”

姬軒然點頭,抿嘴說道:“敗在我的面前,將是你一生中最為響亮的名號。”

“這是將是你最高的成就,站在我的面前向我挑戰。”

“狂妄啊!”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覺得他不狂妄,但凡有些顧慮的人,都不會說出這樣的話。高台上,秦陽冷笑,這話我喜歡,但不喜歡從你口中說出來。這種話,隻能由我說。在秦陽的眼中,姬軒然始終不夠格,即便他的表現再出人意料,說的這些話,隻是讓他發笑,自大狂妄。論實力,在他的心中,隻有自己才配說出這樣的話。“姬陽!!”

葉辰嘶吼著衝了上去,身後四臂修羅舉起銅鏡,射出一道光束,照射在了姬軒然的武魂身上,讓其身形滯澀,好似陷入了泥沼一般。“沒了武魂,我看你怎麼辦!”

嘯月銀狼掙紮著想要快速擋在姬軒然的身前,可這個時候葉辰已經手握長劍,來到了他的面前。長劍鳴顫,靈氣附著在上面,燃燒起了陰冷的青燈業火。葉辰咧嘴露出了瘋狂的笑意,長劍高舉,幽紫色的光華沖天而起,彷彿要破開天上的雲層。紫光閃爍,充斥整個演武場,隨著他奮力斬下,紫光吞噬了所有人的視線。暴虐的狂風與光芒中,隻能隱約聽到葉辰的怒喝:“這一劍,死!!”

演武場地面石板被蕩起,在光芒中被磨滅。大地在震動,無數的塵埃被震上了天,一條長達百米的劍痕,猙獰地刻在了地上。待到煙塵散去,姬軒然依舊站在原地,葉辰倚靠在姬軒然的身上,眼神空洞,嘴角溢血。無力垂放的手臂上還握著一柄斷劍,他的衣袖儘碎,手上全是鮮血。“這是發生了什麼?”

周圍觀看席上的那些武者站了起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能清楚地感知到,葉辰的氣息在快速地消逝,命不久矣。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姬軒然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你的武魂很不錯,我很喜歡。”

葉辰瞳孔收縮,身體在姬軒然的身上搖晃著,掙紮著想要舉劍斬他,可是此時的他已經迴天乏術。直到最後,他的眼中也飽含著憤怒,渾身如同被抽去了力量一樣,跪在了地上。姬軒然看著肩上的傷口,深可見骨。疼得他呲牙咧嘴,這葉辰確實有點實力,竟然破開了自己的肉身。好在骨頭堅硬,不然非得被砍下一條手臂來不可。悟道吞噬武魂裡儲存的那些氣血開始發揮作用,在他有意的控製下,一點點地恢複傷勢。“結束了?”

“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

最為氣憤的莫過於天水皇門的人,繼林朋之後,葉辰是第二個死在了演武場的人。“你竟然敢殺我天水皇門的弟子,你活得不耐煩了!?”

面對天水皇門門主李道的質問,姬軒然神色淡然:“他要殺我不曾,反被殺,有什麼好爭論的。”

“你還敢狡辯!”

“狡辯?我若是死在了葉辰的手中,你還會是這個態度嗎?”

“你們在場的所有人,會為我說一句公道話嗎?”

“不會!”

“所以我能怎麼辦?我隻能自己保護自己,用最殺伐的手段。”

姬軒然的話,讓他們啞口無言。可天水皇門的依舊不肯罷休,想要除掉姬軒然,好在秦陽及時出面製止。“李門主,這就氣急敗壞了?不過是個天賦尚可的弟子而已。”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可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亂來。”

秦陽的言外意很明顯,幾乎是明目張膽地說,七宗大比結束後,他不會管。如此,李道也隻能暫時壓下怒火,盯著姬陽:“姬陽,你可不要就這麼輕易的死了。”

“嗬嗬,托您吉言。”

李道冷哼一聲,不再說話。接下來的六場,姬軒然都沒有去觀看,坐在地上閉目養神。就在他打算一鼓作氣打完比賽的時候,秦陽忽然終止了比賽。美其名曰讓剩下的七個人都好好的休息一下,養精蓄銳準備明天的比試。姬軒然挑了一下眉毛,對這個安排沒有什麼異議。隻是他沒想到,六宗之人在見識過他的實力之後,對他格外的重視,看著他獨自離去的背影,冷笑連連。姬軒然摸了一下傷口,走出演武場之後,他便沒有壓製傷口的恢複速度,這點傷不過一會便已經完好如初。他長出了一口氣,感覺精神疲憊,本就日夜兼程來到這裡,又被青燈業火傷到了靈魂,腦袋昏沉,想要就此睡過去。他一人走在這個陌生街頭,破爛的衣服與頭髮與此間繁華顯得格格不入。周圍人雖然少有對他投來異樣的眼光,可他就是覺得自己在這街頭有些刺眼。找了一家酒樓住在,姬軒然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在凳子上脫下已經算不上衣服的破布,釋放出了兩個武魂。七星的迅影貓身形敏捷地跳上了桌子,坐在那裡,好奇地打量著這個陌生而又親切的主人。四臂修羅的體型沒有放大,就和正常人一樣大小,將銅鏡放在了姬軒然的面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姬軒然自己都覺得有些邋遢了。已經十八歲半了,臉上的胡茬也明顯了不少,加之這幾天的奔波和演武場的戰鬥,看起來就像一個落魄乞丐。取出小劍,對著銅鏡修理了起來。小劍很鋒利,悟道吞噬體長出的毛髮輕易地就被剃了下來。剃完鬍鬚之後,他又洗了個澡,從木桶裡站起來的那一刻,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一般,變成了一個能讓女子為之瘋狂的俊俏男子。迅影貓喵喵地叫了兩聲,跳入了他的懷裡。“你這個小傢夥,真就是一隻貓啊。”

其他酒樓內,六宗的人全都居住在這裡,這是官家安排的城中最為繁華最大的酒樓。不過這裡不複平日裡的熱鬨,顯得有些壓抑。二樓上,狂瀾宗與天水皇門的長老聚集在一起,正在討論姬陽。“這個姬陽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前是我們大意了。”

揚平天喝了一口烈酒,語氣中多有氣憤,眼神不受控製地撇向了元天罡。“眼宗主是有什麼想法嗎?”

李道閉上眼睛,心中很是不爽。自家得意門生被殺,怒火遠不是皇權就可以壓下去的。“兩個辦法。”

揚平天豎起兩根手指,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李道心領神會,跟著一起笑了出來。在對面遠遠地看著,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但是看到他們的笑容,心裡就莫名地為姬陽擔憂。皇城不夜城。即便是夜幕降臨,明亮的萬家燈火也將這座巨城點綴的如同燦爛的星空,處處充滿著驚喜。姬軒然第一次見到如此繁華的景象,獨自走在街頭上雙眼迷離。從小就沒有離開過蒼雲城的範圍,後來去過最大最繁華的地方也不過是青鹿城。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他自嘲地笑了出來,怎麼像個女孩一樣,被這些外物迷了眼。“姬陽。”

喧鬨的街頭,清麗綿柔的聲線尤為清晰。夜雪站在流水般的人群中,身姿綽約,在這煙火氣最為鼎盛的地方,她倒不那麼像凡間女子。“夜姑娘,真巧啊。”

姬軒然看到她就想起了之前綁架她的時候,撓著鼻子有不知道怎麼面對她。“你怎麼了?”

夜雪見他眼神閃躲,有些好奇。“哦,那個沒事,就是沒想到能夠在這遇見你。”

他的手不受控製的漫無目的地擺動著,就像是個犯了錯心虛的孩子一樣。夜雪噗嗤一下笑了出來,明眸善睞、傾國傾城。隻是女子輕笑,便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彷彿讓整個帝都都陷入了停滯。街上橫掛的彩燈都不及她笑容的燦爛。姬軒然心中感歎,不負耀陽大陸絕美之名。“閒來無事,要不一起走走。”

夜雪雙手垂放在身後,手指勾搭在一切,臉上染上了些許羞澀。“額,那個我……”姬軒然本想拒絕,可是夜雪卻說道:“難道你就放心我一個人走在這個陌生的街頭?”

原來她也是第一次來啊,這話讓姬軒然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笑著點頭應了下來。兩人走在一起,男的俊俏,女的貌美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在他們兩人身後讚歎,天作之合啊。“姬陽。”

“啊?怎麼了?”

“我感覺你像是有心事的樣子。”

夜雪走出兩步,來到了他的正面,面對著他一步步地往後退。姬軒撓著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合適,憋了半天才吐出三個字:“沒有吧。”

說話的時候,兩人已經來到了皇城裡的天水江畔。江水拍岸,水裡倒映著岸上燈火,與江面上起伏的花船交相輝映。這番風景驅使著姬軒然坐在了江邊火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夜雪坐在旁邊,燈火之中。“你今天受傷了,這份藥膏你拿去吧,效果很好。”

夜雪從儲物袋裡取出了一個白玉小瓷瓶,遞給了他。姬軒笑著拒絕:“不用了,我的傷已經好了。”

“怎麼可能,今天我看,都已經露骨了。”

夜雪不信,伸手去拉扯他的衣服,姬軒然自然是抗拒的。夜雪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不妥,紅著臉收回了手。兩人間氛圍很尷尬,姬軒然望著江上的繁華景象,心中感歎。若是娘還活著該多好啊,她應該也會很喜歡吧。“姬陽。”

“嗯?”

“離開天劍門吧。”

“為什麼?”

夜雪抱著雙腿,腦袋支在了膝蓋上:“秦陽很強,即便你也不弱,你也不可能傷到他。”

“甚至近身都難。”

“你做的這一切,從一開始都毫無意義。”

姬軒然不清楚秦陽到底有多強,但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能夠做到的事,無論如何都要去賭一把。“有沒有意義,總該是要到了最後才能知曉不是嗎?”

“如果現在放棄的話,那纔是真的沒有意義了。”

夜雪將臉埋在了腿裡,嗡聲問道:“天劍門有什麼好的,其實水月宗就挺不錯的。”

姬軒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女人到現在都沒有放棄讓自己加入水月宗這件事嗎?自己的天賦真就這麼讓人念念不忘?“不願意嗎?”

姬軒然點頭,都已經入了天劍門,豈有輕易改換門庭的道理。“你可能會死。”

夜雪真的急了,覺得他就是各木魚疙瘩,怎麼就這麼一根筋啊。姬軒然笑了,望著天上的星星說道:“有人為了救我而死,我總不能辜負他所做的一切吧。”

“於情於理,我都做不到啊。”

夜雪心裡更加氣憤了,這都什麼時候了,講情理有用嗎?“在這武道一途,過於看重情理隻會害了自己。”

“那你來找我,就不怕其他人說閒話?”

姬軒然難得聰明一會,讓夜雪紅著臉不知道該如何辯解。“你不也是怕我死在這裡嗎?你這算不算同情呢。”

他背靠在柳樹上,嘴角含笑:“要我說啊,凡人和武者沒有什麼區別,不過都是為了自身利益在奔波,在勾心鬥角。”

“可總有那麼些時候,願意為他人著想,不願讓心中的善良蒙了塵。”

夜雪說不贏他,賭氣道:“隨你吧,我來不是和你爭論這些的,我就是想要提醒你注意點。”

“狂瀾宗和天水皇門今晚可能對使一些小手段,我跟在你身邊,對你有幫助。”

“這樣啊,多謝了,不過就不麻煩你了。”

“你這麼漂亮,這麼有名氣,我怕你呆在我身邊,我纔會有麻煩。”

“你!”

姬軒然不等她撒氣,起身拍拍屁股,走入了人群當中。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