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509章 殺神子一個姬軒然活不過今天

第509章 殺神子一個姬軒然活不過今天


啊!!”

兩人忽然慘叫聲,身體從中分開,鮮血如雨一般灑落,看得眾人觸目驚心。虛空震離得最近,這些鮮血全都淋在了他的身上,刺激得他放聲大叫。“這個世界講背景,更講實力,就算你是神子又如何?沒有實力一樣得盤著,得罪了一樣得死。”

姬軒然聲音很輕,卻讓眾人背脊發涼,有種不好的預感。薑紫玉張嘴想要製止,可剛纔還在吼叫的虛空震,忽然安靜了下來。他們注視著姬軒然踩著染血的階梯,一步步來到虛空震面前,伸出手將他的腦袋如同鍋蓋一樣,揭了起來。“這便是教訓,不過你已經沒有意識到的機會了。”

姬軒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雖然武魂沒了,但是吞天悟道經還在,依舊可以吞噬氣血,就是無法吞噬武魂了而已。他將屍體收起來,若無其事地轉身,卻被一個青年擋住了去路。“小子,你在這裡殺了人,我們商會不能坐視不管。”

青年聲音沉如金鐵,態度堅決。姬軒然微微一笑,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且不說你們現在纔出來走過場,我幫你們除了一個敵人,你們商會不應該感激嗎?畢竟商會是站在劍神宮那邊的吧。”

青年神色一滯,這小子踏馬的還想拉商會下水!不等他開口開脫,就聽到姬軒然說道:“無論如何我都是幫你們除了一個未來的強者,你們應該感激我,再者現如今兩大陣營打得你死我活,死一個神子又如何。”

青年眼角抽搐,這麼說是沒錯,可尼瑪的這人不是我們殺的啊!這裡地界敏感,在此處坐鎮的還是虛空殿的神君啊!姬軒然見他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輕笑一聲走上了二樓,看了一眼夜雪,他想要去打招呼,卻暫時忍住了這股衝動,現在人多眼雜,不好。在場的天驕嚇得渾身發抖,神子啊,一個神子就這麼被他風輕雲淡地宰了。薑紫玉雖然是劍神陣營的,可親眼見到一個神子死亡,還是被嚇得腿軟。五百年裡,不是沒有神子神女死過,但那大多都是在戰場上直接交鋒,死得這麼隨意的還是頭一個。那個人到底是誰?他怎麼敢?薑紫玉腦袋一片空白,抬頭望著二樓的身影。“乾得好。”

夜初梅第一個起身叫好,雖然剛纔她覺得那小子隻是口出狂言沒腦子,現在虛空震已死,就算是他是蠢,也值得讚揚。畢竟這種膽量可是少有的。“師叔,你覺得那個小子怎麼樣?殺了一個神子誒!”

她兩眼泛光,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脖子,總覺得有些涼瘦瘦的。夜雪看向坐在不遠處的姬軒然,小抿了一口茶水,輕輕地說了一句:“心氣十足,實力不足,活不過今天。”

“唉,可惜了難得有這麼一個膽子大的大傻子,不過說起來師叔也殺了三位神子一位神女了吧。”

夜初梅一臉崇拜地看著她,憑藉著八星武魂的天賦,能斬殺天賦妖孽的神子神女,讓無數天驕為她折腰。夜雪沒有迴應,眼裡隻有落寞,殺再多的神子神女又如何?依舊救不了他。一想到姬軒然如今還被掛在懸空島上放血,她的心就一陣刺痛,讓她的臉色白了又白。“師叔你怎麼了!?”

夜初梅焦急地伸出手,卻被夜雪抬手製止了:“沒事。”

姬軒然坐下沒多久,商會就又派人前來了,這次他們和顏悅色,為首的美婦人拱手道:“公子,妾身……”不等她說完,姬軒然便抬頭問道:“是不想讓我待在這裡了是嗎?我猜猜虛空殿的人殺過來了吧。”

“不是吧,我好歹幫你們除了一個敵人,你們就這麼把我送出去?”

面對他的調侃,美婦人也不避嫌,直言笑道:“公子也是明白人,雖然你確實殺了虛空震,我們很感激,但是這畢竟不是正面戰場上,況且您隻是一個無名之輩,沒有背景,我們也不會出面保你。”

吞噬寶地很敏感,在這裡殺了他麻煩會很大,不然虛空震也不會狂妄到敢來這裡。“可我要說我有背景呢?”

姬軒然通過精神力傳音,傳入了美婦人的耳中,這讓她來了一絲興趣。傳音回道:“若是公子是某個大勢力的天驕,我們自是可以出面保你。”

“我啊,我是你們商會的……”“小賊滾出來!”

一聲怒吼所蘊含的能量衝擊瑤雲酒樓,直接啟用了陣法,即便如此酒樓裡也是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姬軒然扶著腦袋,一陣嗡嗡響,來得真不是時候。美婦人微笑道:“看來公子今日是死定了,不妨說出你的名字,你畢竟殺了一名神子,我們劍神陣營會將你的名字傳承下去,用於激勵眾人,鼓舞前線士氣的。”

姬軒然嘴角扯動,這尼瑪可真是莫大的榮幸啊。他黑著臉說道:“不用了,我是你們商會的姑爺,這就夠了,怎麼你還要袖手旁觀嗎?”

美婦人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眼底閃爍著殺意,寒聲道:“公子,妾身敬佩你的勇氣,可不要胡言亂語。”

商會的姑爺隻有一個,還在懸空島上掛著呢。姬軒然知道她們不會相信,對此隻是一笑而過,揹著雙手說道:“外面除開虛空殿的人,還有其他劍神陣營的勢力嗎?要能對抗他們的那種。”

美婦人見他這個時候都能如此鎮定,也有些意外,不過隨後說道:“有,我感知到天青仙門的虛神境長老就在外面看戲,你若是能求得他們的幫助,未必不能活命。”

正因為九大不朽勢力的強者都回來,所以他纔有恃無恐,可聽到外面的是天青仙門,倒是有些犯難了。講真,他不想過多地和天青仙門扯上關係,太麻煩太嚇人。“怎麼,公子是怕了?”

美婦人在一旁嬌笑,成熟中帶點嫵媚,可姬軒然卻一點心思都沒有,略有些尷尬地撓頭道:“我若是就呆在這裡面,你們不會趕我出去吧,我好歹也算是客人。”

“不行呢,這個酒樓,我們商會還想繼續開下去呢。”

美婦人雖然在笑,可說的話卻讓姬軒然心底糾結。姬軒然一臉為難之色,罷了罷了,仙門就仙門吧,現在挑剔個屁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