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510章 師姐我是你師弟啊

第510章 師姐我是你師弟啊


樓上樓下的所有人都看著他,大多數人臉上都是戲謔的表情,等著看他的好戲。姬軒然笑著走出了酒樓,惹來一陣嘲笑:“這小子有些膽識,就是實力不匹配,若他是神境強者,我說不定還會高看他幾眼。”

“真是可笑,所做之事沒有對應的能力與之匹配,簡直就是找死。”

眾人不再多言,他們跟著走了出去,想要看看這個小子到底有什麼辦法,讓他如此自信。夜初梅也起身拉起夜雪說道:“師叔,我們也去看看吧,好歹幫我們殺了一個神子,若就這麼不管,未免有些薄情了。”

夜雪搖頭起身,跟著她一起走了出去,至於幫他,就如同商會的那幾人說的一樣,這裡很敏感,不適合爭鬥。“是誰殺了我虛空殿神子!”

虛空殿一名虛神境長老怒喝,聲音洪鐘大呂,震得眾人不敢抬頭。姬軒然揹著雙手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而是環顧四周,看到了天青仙門的長老,裡面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這讓他小小的糾結了一下。璐瑤瑤穿著一套束身粉色衣裙,站在仙門長老身邊,一臉看熱鬨的表情。姬軒然走上前,對著仙門諸位長老說道:“在下額……蘇雲,見過諸位前輩。”

他的舉動讓仙門眾人略感意外,不明白他這般行為是要乾什麼,於是問道:“小子,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莫非你知道是誰殺了虛空殿神子?”

虛空殿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一股強壓落在,將他禁錮,冷聲質問道:“小子,說出是誰殺了神子!”

姬軒然嗬嗬笑道:“小子不才,殺了虛空殿的神子。”

“你!?”

他們投來疑惑的目光,一個武王巔峰的炮灰,怎麼可能殺得了神子。虛空殿的人根本不相信,沉聲道:“小子,不要自作聰明,你背後之人殺了神子,他自身難保,你若為他隱瞞,你也活不了!”

說著施加在姬軒然身上的壓力忽然增加。若非他的體質還算不差,不然骨頭就已經被壓斷了。姬軒然頂著壓力再次拱手,對仙門長老說道:“晚輩姬軒,乃是仙門弟子,受師父之托,潛伏在他們之中伺機擊殺虛空殿神子。”

天青仙門眾人聽到這句話,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這話在正面戰場說說就好了,在這可不興說啊!虛空殿凶狠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殺氣騰騰地說道:“好哇,天青仙門你們當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安排殺手,在我虛空殿神君強者眼皮子底下殺人!”

仙門的長老沉著臉說道:“我們仙門可沒有你們虛空殿那麼無恥。”

虛神境長老殺人的目光落在姬軒然身上,寒聲質問道:“說是誰派你來的,為何要汙衊我仙門!說出來給你一個痛快!”

姬軒然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所以一點都不擔心,微笑著拱手,對在後面看戲的璐瑤瑤說道:“師弟姬軒,見過璐師姐。”

原本一臉期待的璐瑤瑤,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見眾人都以求證的目光看著自己,她一時間忘了回答。不等她開口解釋,腦內就傳來了姬軒然的聲音:“那啥,才五百年,你不可能就把我給忘了吧!”

璐瑤瑤還真沒反應過來,傳音回道:“我認識嗎?我可不知道有你這麼一個師弟,想要拉我仙門下水,也不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我姬軒然啊……”璐瑤瑤的臉色忽然又變了一下,眾人古怪地看著她,長老問道:“璐瑤瑤你怎麼了?他真是你師弟?”

仙門眾人深吸了一口氣,若真是她的師弟,那就是門主的徒弟,可他們從未聽聞門主座下有一個叫姬軒的弟子。自從五百年前出了一個木楊君那個逆徒,門主已經不收男徒弟了啊。璐瑤瑤張了張嘴,大大的眼睛看著姬軒然,不斷傳音向他確認,隨著姬軒然對答如流,她越看他越眼熟。最後遲疑地說道:“是的……,我師父之前和我說過她給我找了一個師弟,一直在外面執行任務……”仙門眾人冷汗狂冒,這算是坐實了他是仙門弟子,這就是仙門所為。他們恨鐵不成鋼地怒視姬軒然,發生了這樣的事,還敢當眾自爆身份,怎麼這麼蠢啊!姬軒然看出了他們的埋怨,撓著頭一臉的尷尬,自己要是不這麼搞,你們還真不一定會管我。“好你個仙門,既然做了,那就付出代價吧!”

虛空殿強者低吼,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自懸空島上傳來,阻止了爭端。“此地不許爭鬥,既然他殺了我們的神子,那就在血煉試煉上除掉他,以儆效尤。”

這個聲音讓在場的眾人神色嚴肅,這是神君虛重雲的聲音,現如今鎮守在這裡的神君就隻有他。虛空殿眾人雖然不甘心,可既然神君老祖都發話了,他們也不敢違抗命令,冷聲道:“姬軒是吧,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隨後他們帶著虛空陣營的人,直接離開了這裡,讓眾人唏噓不已。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能夠活下來。“就算是仙門門主的親傳,也不可能在武王境界斬殺虛空神子吧?”

“未必啊,他的精神力極為恐怖,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門主重新收了一個男徒弟。”

眾人議論紛紛,幫助姬軒然圓了事情的始末。“師弟,原來你長這樣啊,我師父一直在我耳邊唸叨你呢,我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了。”

璐瑤瑤嘿嘿笑著,從天上飛了下來,落在姬軒然的旁邊。姬軒然嗬嗬笑著:“師姐……”璐瑤瑤得逞地發笑,一把摟住他的手,現在姬軒然可沒辦法躲著自己了。她見夜雪就在酒樓門口,於是小聲問道:“小師弟~你有沒有告訴夜雪啊?”

姬軒然搖頭,夜雪身邊沒有強者相護,若是告訴她自己的身份,會讓她陷入險境。“這麼說我是第一個知道的咯!”

璐瑤瑤兩眼發光,激動得像個第一次吃糖的小女孩。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