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50章 這對我來說可不是笑話

第50章 這對我來說可不是笑話


:cM3g7“長得這麼好看,實力倒是不弱。”

說著,這個五當家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姬軒然將重淵劍頂在頭頂,擋住了這一錘子,龐大的力量將他壓得彎腰,張開雙腿險些跪在地上。“不會說話,就閉嘴!”

咬著牙怒喝一聲,身體裡靈力奔湧,化作潮水湧入雙臂,震盪出一股衝擊力,將壓在身上的鐵錘震了出去。雖然身體被雷霆沖刷過,現在還有些酥軟,但依靠著強大的體質,還是第一時間逃離了她的身邊,與她拉開了距離。落在十米開外時,順手埋了幾塊靈石,踩進了泥土裡。姬軒然杵著重淵劍不停地喘息著,撥出的每一口氣都帶著細微的電弧,對方的雷屬性靈氣已經滲入體內了。正面硬抗武師三重天還是太吃力了,中間足足差了五個小境界,還有一個大的境界。正當姬軒然喘息的時候,另一名武師一重天的男子帶著十幾個小弟圍在四周,封鎖了他的退路。“小子,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吧,說不定老孃還會網開一面晚上對你下手輕點。”

“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根本不把姬軒然放在眼裡。對此,姬軒然毫無表示,冷著臉後退了兩步,緩緩抬起左手,靈力化作絲線在掌心彙聚,連接著泥土裡埋下的靈石。他們疑惑地看著姬軒然的動作,不知道他是要乾什麼,不過也沒有打算放任他繼續做下去。五當家揮著錘子下令道:“去,給我打斷他!”

另一名武師一重天的強者點了點頭,從背後拔出一把圓月彎刀,舔著嘴唇咧嘴一笑,帶著一縷腥紅的光芒衝了上去。“斷月!”

“就等你呢!歃血劍-血煉!”

姬軒然側身一腳踢在了重淵劍上,隨著一身沉悶的響聲,重劍翹起了一大團泥土,血光自劍鋒之上湧動,迸發出了黏稠的血色殺機。這股殺機遠比他的要厚重。看到血色光芒的這一刻,他便意識到了不妙,舉起圓月彎刀擋在了身前,身體在空中不受控製地迎面撞向了姬軒然畫出的血輪。血光爆裂,金鐵交鳴聲迴盪在眾人耳邊。這一劍斬得他手臂發麻,身體倒飛了出去,可還沒飛多遠,姬軒然第一時間釋放出武魂將他吸了回來,輕輕一躍,倒掛金鉤的一腳把他踢到了那個五當家的身邊。五當家沉聲道:“這是我們黑龍幫的歃血刀!?”

“嗬嗬,誰知道呢!”

姬軒然低吼一聲,雙手拍在一起又猛地拉開,靈氣光絲從泥土裡拉出了一支寒冰箭矢。三階中品陣法-寒冰刺!全身肌肉繃緊,連退好幾步,將靈氣化作的弓弦拉到了極致。刺骨的鋒芒紮得兩人皮膚生疼,還未射過來,身上就開始結出薄薄的冰霜,這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危機感。想要躲開,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被堅冰給凍住了,五當家抬頭厲聲問道:“你是什麼時候設下的陣法!?”

“死人沒必要知道。”

說著姬軒然雙手一鬆,咻的一聲,寒冰箭矢裹挾著霜白的寒氣,化作凜冽的霜風折射了過去。“不!”

五當家揮著錘子用力的砸了下去,箭矢突然爆炸,釋放出數道尖銳的冰錐,向著四周生長。“啊!!!”

冰錐緩緩地刺入了那個武師一重天的身體裡,一點點地剝奪著他的生機,鮮血將冒著寒氣的冰錐染成了紅色。見到這一擊有收穫,姬軒然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提著重淵劍,銳利的雙眼掃過其他十幾個打手,驚得他們連退好幾步,吞嚥著口水不敢上前。輕哼了一聲,眯著眼看著那一大坨堅冰,總覺得沒這麼簡單。果然,堅冰傳出一陣破碎的聲音,裂紋肉眼可見的蔓延。“小子,差點就著了你的道了!”

隨著話音落下,堅冰爆碎開來,那個女人提著大鐵錘從瀰漫的寒氣中走了出來,身上有不少冰錐都紮入了血肉當中,但沒能要了她的命。姬軒然見狀,轉身就跑,眨眼的功夫就鑽進了樹林裡。“追!”

女人冷笑一聲,跟了上去。姬軒然看著身後緊追不捨的一行人,暗自咬牙,拿出了《鬼影》身法,邊跑邊實踐了起來。“你這是要笑死我嗎?這個時候練功,真是有夠愚蠢的。”

這對於其他人來說,屬於臨時抱佛教毫無用處,但對於擁有悟道吞噬體的姬軒然來說,就完全不是個笑話。漸漸的,跟在後面的五當家忽然發現他的速度變快了,而且步伐也有種數不清道不明的詭異。這小子!是踏馬的什麼妖怪!?“霸王花,就在後面吃灰吧!”

姬軒然收起身法,還有空回頭嘲諷一句,舉起手豎起了一箇中指,呲牙咧嘴地鄙視。“你叫我什麼!?”

“我叫你傻逼!”

“你踏馬找死!”

“嗬,你追不上我~”此時姬軒然已經和他們拉開了一百多米的距離,身影在昏暗的樹林裡跳躍,隨時都會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當中。氣的五當家無可奈何,隻能悶頭一路往前追,必須把這個小子錘成肉泥,不然難解心頭之恨!海爺一行人在鹿三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廢棄的遺址附近,到處都是被時間所掩蓋的殘垣斷壁。他們站在一處寬闊的圓形廣場上,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百夫長,這裡除了這些倒塌的建築,什麼都沒有啊!”

這些士兵眼神不善地看著鹿三,覺得自己等人被他給誆騙了。海爺那張被曬黑的臉上透露著無形的殺氣,表情陰翳得如同亡靈一般,一把提起了瘦弱的鹿三,輕咬著牙齒冷聲質問道:“你敢耍我們?”

鹿三被他嚇得臉色發白,抓著他的手不停地搖頭,而後又用力地點頭:“沒有,絕對沒有!”

“我上次親眼看到這個廣場上有一把劍插在這的!”

“當時我隔得很遠,也能感覺到那把劍的不凡,真的,不騙你,當時的光華甚至蓋過了這片森林的晚霞。”

聞言,海爺又看了一圈,依舊什麼都沒有,隨後將他扔在地上,踩著他的胸口說道:“全都給我去四周找找。若是沒有老子就砍了你的腦袋!”

“百夫長,有動靜!”

一名士兵指著旁邊的樹林,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不少士兵拔出了腰間的長刀,擺好陣型等待著裡面的存在現身。姬軒然從樹林裡衝了出來,一眼就認出了他們,不過他不想惹麻煩,踏著鬼影輕鬆地從這些士兵之間穿過,路過海爺身邊的時候,忽然心生警兆,用重淵劍擋在了身邊。鐺!!海爺突然打出一拳,力量之強,姬軒然直接被震出去十幾米遠,重劍脫手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才停下,他捂著胸口吐出了一口鮮血。“臭小子終於讓我追上你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