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51章 想殺我那你就來試試

第51章 想殺我那你就來試試


q7!vQ五當家帶著十多個小弟剛衝出來,就看到姬軒然被打飛,不禁咧嘴狂笑。海爺扭頭看著五當家,眉頭微皺開口問道:“蓮蓉,你怎麼在這?怎麼從幫裡跑了出來?”

五當家蓮蓉身後的那十多個小弟,恭敬地拱手道:“見過四哥|四當家。”

草!姬軒然看著兩人是一夥的,心裡忍不住罵了一句,時運不濟,得想個辦法脫身才行。思來想去,隻有天劍門弟子的身份或許有用。撿起身邊的重淵,杵著虛弱的身體搖晃著站了起來,臉色蒼白地說道:“我是天劍門的弟子,若是敢對我動手,你們想過後果沒有?”

海爺聽了他的話,摸著鬍子輕笑地看向了一旁的蓮蓉,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似乎有些驚喜。“天劍門的弟子啊,那豈不是正好?”

“我們正愁沒機會逮著一個呢,沒先到你自己倒是送上門來了。”

姬軒然眼角跳了跳,這下麻煩了,沒想到遇到了天劍門的仇家。取出任務令牌說道:“放我離開,不然我就將這裡的事告知宗門!”

一個霸王花就打不贏,更何況加上一個更強的海爺。逃走纔是明智之舉。此刻的他很理智,思維清晰,但是心裡就是憋著一團火,這幾天屢屢受挫受氣,人都快瘋了!心裡的怒氣在不斷滋生,甚至在侵蝕他的理智,想要發泄出來。悟道吞噬體也在迴應他的渴求,血液流速也在加快,即便隔著十幾米的距離,海爺等人也聽到了他身體裡的動靜,為之感到心驚。當即冷笑道:“沒想到還是一個擁有體質的天才,把你的人頭交上去,估計還能多換一些好處。”

“看來你們是不打算放我離開了!”

姬軒然握緊了手中的劍柄,緩緩抬起頭,赤紅的雙眼中射出兩道淩厲的戰意,和嗜血的殺意。此刻退無可退,那就隻有死戰到底了!“這小子,有古怪!”

蓮蓉被他眼中投射出的紅芒給驚到了,感覺靈魂都有那麼一絲悸動,感到毛骨悚然。海爺收起輕視之心,凝聲道:“他不簡單,都注意點。”

“是!”

身後的那一百名士兵齊聲迴應,身上的殺氣凝聚為一股,氣勢不容小覷。廣場上,濃烈的戰意宛若實質,雙方還未有所動作,便在戰意的對峙下,掀起了一股大風。不知為何這股風吹得他們心裡發涼,下意識地吞嚥起了口水。這個小子比自己等人預料的還要古怪。在他們的注視下,姬軒然背後浮現出了漆黑的漩渦,黑得深邃,緩慢旋轉之間,讓人失神,彷彿靈魂都要離體而出。“都去死!”

姬軒然的怒吼將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衝進了那一百名士兵當中。重劍切開空氣,嘶叫出刺耳的嗡鳴,捲起地上大片積雪,化作雪中狂魔,濺起紅得刺眼的火花與鮮血。軍隊的鎧甲在他的面前猶如紙糊的一般,根本起不到防禦的作用,被他一劍粗暴地砍成了兩段,帶著鮮血拋上了半空中。“血煉!”

隨著他的低喝,周身的積雪被淡紅色的血氣鼓動捲起,雪花飛揚中,一點紅芒貫穿了風雪透過了這些士兵的心臟。這就是個嗜血的妖獸,在這冰雪的世界中狩獵自己!血光隻是一瞬間,在這冰天雪地裡深深地烙印下了一個慘烈的血輪。七名士兵被攔腰斬斷,鮮血濺在了後面那些士兵冷白的鎧甲上,妖冶得讓人心尖發顫。“小子,休要猖狂!!”

海爺捲起雪花爆射了過來,待到逼近的時候,突然拔出腰間的黑色長刀,刀刃與刀鞘快速摩擦,迸濺出灼熱的火花,刀刃因此變得赤紅。向著姬軒然奮力斬了下去。“叮!”

姬軒然微微起跳,用重淵劍擋住了這一擊,並藉助他的力量趁機退出了包圍圈,在雪地裡後滑了七八米才停下,順手甩了一下重劍,卸去了上面的刀勢。隨後裹著裘衣身形筆直的,如同一尊雕塑一般立在了風雪當中,神色從容,赤眼中的瘋狂殺意卻怎麼也無法被忽視。“有點本事。”

海爺揮了兩下黑色長刀,讓其刀刃冷卻了下來,認真地打量起了姬軒然。“有沒有本事,不需要你來評判。”

姬軒然冷冷地迴應道。這讓海爺眼角微微抽搐,覺得這小子過於狂妄了。“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剛過易折嗎?在強者面前要始終保持敬意。”

這番話引起了姬軒然的譏諷:“敬意?你也配!”

“你這種人,就算是殺了我,也不配得到的尊重!”

海爺臉色十分的難看,這傢夥嘴皮子利索得很,自己占不到什麼便宜,於是陰惻惻地說道:“那我就如你所願,我倒要看看,被我踩在腳下垂死掙紮的你,會不會向我求饒。”

“想殺我,那你就來試試!。”

姬軒然嚴陣以待。“很好!有骨氣!”

“四哥,還和他費什麼話,直接殺了他!”

霸王花蓮蓉走了過來,用粗獷的聲音說道。“也罷,你也就是嘴皮子功夫了得,上不得檯面。”

姬軒然也不打算和他廢話了,舉起重淵舔了舔舌頭,氣質妖邪,施展鬼影在雪地裡奔跑了起來,速度之快,那些士兵難以反應過來。還未捕捉到姬軒然的影子,便被一劍劈成了兩半。看著滾燙的鮮血,吞噬體表達出了強烈的渴望,想要吞噬這些血液強大己身。還不等他有下一步動作,海爺的長刀便已經砍了下來。姬軒然也不閃躲,揮劍斬了上去,兩者撞擊靈氣迸發開來,將兩人周圍的落雪全都清空。兩人眼神不停地交鋒,姬軒然那雙如同滴血長刀的淩厲眼神刺入了海爺的心神。“該死!”

海爺渾身驚出一身冷汗,抽身退了三米多遠,臉色陰晴不定地看著他。這個小子的眼睛太詭異了,如同染血的寶石一般瑰麗,卻又投射著令人背脊發涼的殺意。姬軒然躲開了霸王花接踵而來的雷錘,拉開距離沒有繼續攻擊,現在的實力和他們抗衡還是太勉強了。即便有武魂加持,他的手也止不住地發抖,剛纔那一刀的力量很強,幾乎達到他的承受極限。姬軒然張開乾澀起皮的嘴唇,撥出一口白氣,藏在袖子裡的左手上多出了幾顆靈石。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