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66章 無恥虛無道癲狂木楊君

第466章 無恥虛無道癲狂木楊君


縛神索!”

虛無道祭出一條銀色繩索,將毫無防備的梁碧雲捆上,這群女人除開她以外,其她的都不是威脅。“你要乾什麼!”

姬婉清怒聲質問,見虛無道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幾人聯手對他展開攻擊。可讓她們沒想到的是,虛無道強大到她們聯手都無法抵擋,被他擒拿。虛無道冷笑道:“我的九個武魂已經融合了一部分,實力大增,鎮壓你們翻手之間而已!”

隨後他躲在眾女後面,冷笑地看著姬軒然:“哈哈哈,你再打啊!”

“我猜她們對你很重要吧!”

他身在妖萱兒的脖子處聞了一下,眼底湧現出濃濃的妒忌,咬牙切齒地說道:“看來你們已經發生了關係,多好的一個女人啊,卻被你拱了!”

妖萱兒想要掙紮,卻被虛無道一巴掌打出了鮮血,鮮紅的巴掌印印在她的臉上可想而知這有多疼。姬軒然紅著眼低吼道:“放了她們,我和你打,我不是用春秋拳!”

“嗬嗬嗬,你再開什麼玩笑,我為什麼要和你打,我隻要將她們拿捏在手中,你就是個我可以隨意玩弄的廢物。”

“你們還愣著乾嘛,動手殺了他!”

眾人見狀還有些與猶豫不決。姬軒然抬起拳頭對準他們,嚇得他們不敢上前。虛無道威脅道:“你不許還手,不然我就當著幾千人的面,將她們的衣服撕爛。”

他又聞了幾下:“還有幾個是處女,你要是敢反抗的話,我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將她們淩辱,嗬嗬嗬!”

“虛無道!”

姬軒然牙關緊咬,牙齦滲出鮮血,憤恨到渾身發抖。瑤雲商會等幾個不朽勢力的強者沉聲道“虛神子放了我們的神女!”

“難道你想被我們針對嗎!?”

虛無道大笑,根本不在乎他們的威脅:“笑話,我虛空殿根本就不怕你們,我玩弄她們也是她們的榮幸,反倒是你們。”

“你們難道還看不出來,她們和姬軒然的關係嗎?還是說你們也是站在姬軒然這個傢夥身邊的!?”

面對虛無道的質問,這幾個強者根本回答不上來,這個帽子太大,他們不敢戴。“可這也不是你要挾神女的理由,不要忘了我們可是結盟的關係,你這樣會讓仙門寒心的!”

天青仙門的強者咬牙威脅,可是虛無道根本就不在乎,他現在一心想要姬軒然死。隻要姬軒然死了,他就是大世界最強的天驕,主宰必定是他,到時候萬族臣服,自己這個時候做什麼都不會有問題。“真香啊,嗬嗬!”

虛無道在祈墨秋耳邊輕嗅,一臉陶醉的模樣。這些女人都是他想要的對象,可以往都要保持君子形象,不能動粗,可現在他真的不想再偽裝了。“虛無道!”

姬軒然怒吼,釋放出吞噬武魂不斷吞噬神力,補充自己。不過兩個呼吸,身體內神力充盈,時光的力量在他的拳頭上纏繞。“你敢動手嗎!?”

虛無道捏住祈墨秋的臉,死死地瞪著姬軒然,心裡也很害怕。雖說姬軒然想要保持人性,可到了這種危及生命的關頭,他也不知道姬軒然會不會拋棄自己的女人。祈墨秋紅著眼說道:“不要管我,殺了他,殺了他啊!”

姬軒然全身發抖,看著神色決絕的幾人,始終打不出去。虛無道害怕,連忙嗬斥道:“還不動手!!!”

眾人也不再猶豫,撿起寶庫中的寶物,對姬軒然發動了攻擊。一杆金色長矛洞穿他的小腿,險些讓他跪倒在地,一支箭矢將他的手臂射斷,鮮血橫流。一把長劍被他們射來,刺入他的胸膛,將他帶飛了出去,留下一地的血跡,躺在地上不斷地咳血。“軒然!”

這個時候姬婉清終於忍不住哭出了聲,掙紮想要跑過去。虛無道被妒火燃燒掉理智,扯著她的頭髮將她拉扯回來,聞著她身上的氣味牙根都要咬碎了。姬婉清是他做夢都想要得到的女人,結果也不是處女了,他紅著眼看向姬軒然,都是那個渾蛋,都是他!!!“殺了他!殺了他!”

他嘶聲力竭地怒吼,一支又一支箭矢射去,射在姬軒然的胸膛上。眨眼間,他的身上就差了十多支神箭,整個人如同篩子一樣,到處流血。姬軒然杵著長槍艱難的起身,即便渾身顫抖他也不願意倒下。“這樣你滿意吧!”

他咬牙問道,身上的劇痛讓他說話都在顫抖。“不夠,不夠!我要你死!”

木楊君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身上的傷勢沒有完全恢複,可他等不及了,他獰笑著來到姬軒然面前,一劍刺入了他的身體。他抓住姬軒然身上的箭矢,用力搖動,血肉骨骼摩擦擠壓的聲音讓人壓根發癢,背脊發涼。“哈哈哈!怎麼樣!這種滋味如何!?”

姬軒然全身筋膜凸起,在劇烈的疼痛下險些暈厥過去。“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就是因為你璐瑤瑤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是因為你我被師父訓斥,連我師父都向著你!我好嫉妒啊!”

木楊君捏著姬軒然的臉,將他提了起來,死死瞪著眼睛說道:“我師父青雲仙子連她都看好你,憑什麼?憑什麼!我纔是她徒弟!”

“那個該死的賤人該死的寡婦!”

木楊君這番癲狂的言論,讓天青仙門的強者臉色陰沉,怒吼道:“木楊君你知道你再說什麼嗎?”

“我是師父她就是個寡婦,是個破鞋!我說錯了嗎?”

此時的木楊君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眼中充斥著妒忌。天青仙門的強者氣得渾身發抖,就連其他幾個強者也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這種逆徒簡直是宗門不幸。“別以為你不和我說我就不知道,師父的丈夫和兒子就是被姬軒然殺了的,結果她還偏袒這個混賬,讓我少管閒事!”

木楊君看著璐瑤瑤,眼中儘顯瘋狂。“我不理解啊,這個傢夥有什麼好的,我哪一點比他差,你們都向著他,都喜歡他!憑什麼!”

璐瑤瑤也不客氣,直言道:“就是你這副小人模樣,師父纔不喜歡你,她沒有將你逐出師門就已經是仁慈了!”

“賤人!你們兩個都是賤人!”

木楊君死死盯著姬軒然,厲聲說道:“還有你,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不然璐瑤瑤不會嫌棄我,師父不會嫌棄我!都是因為你!”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