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67章 玄雲霖月輪

第467章 玄雲霖月輪


d“你去死吧,去死!”

他轉動刺入姬軒然身體的神劍,將細長的傷口生生削成了一個血洞。看著他那副痛苦的模樣,他就忍不住發笑。“就是這樣,絕望吧!”

姬軒然咬牙用頭撞擊,將他撞得暈頭轉向,倒在地上不斷咳血。本來傷勢就沒有恢複,被這麼一撞甚至做不到起身。姬軒然跪在地上,身體因為疼痛而抽搐,釋放出武魂,吞噬氣木楊君的氣血,不斷修複著自己的傷勢。身體裡的箭矢被肌肉擠了出去,他拔出長矛和神劍,鮮血如泉湧。虛無道見他還在自我修複,當即威脅道:“你給我停下,不然我就動手了!”

他將姬婉清的衣服撕爛,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比之這裡堆積的寶物都要引人注目。“住手,咳咳!”

姬軒然咳出一口鮮血,怒目直視虛無道。“哈哈哈,可以啊,那你就什麼都不許做!”

虛無道的笑容逐漸病態,恨不得將自己的臉貼在姬婉清胸前。“好!”

姬軒然杵著長槍再次站了起來,看著氣勢洶洶的眾人,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不要!不要管我們,求求你活下去!”

姬婉清哭喊著,不想讓姬軒然死在這裡。“你快逃,逃啊!”

祈墨秋幾人也在嘶啞地吼著,催促著姬軒然逃離這裡。可是姬軒然沒有聽,他閉上眼睛運轉吞天悟道經,想要吸收神力,卻感受覺到了身後的一件東西。他回頭看向大殿中央的高台,上面擺放著一張王座,上面有一顆頭顱以及一個白鐵色的殘月輪。玄雲霖月輪。隨著吞天悟道經的運轉,玄雲霖月輪開始震動,彷彿要騰空而起。姬軒然眼裡閃爍著精光,自己還有希望!可這個時候一杆長槍已經洞穿了他的身體,帶著他飛出去釘在了其中一個立柱上,鮮血順流而下。他想要將長槍拔出來,僅剩下的手也被箭矢射斷,就這樣被釘在了柱子上。虛無道見狀,拋開幾人,手裡提著神劍走到他的面前,嘴角裂開變態般的弧度。“感覺如何?”

現在他沒了手,虛無道已經不怕了,圍著他肆無忌憚地說道:“你不該與我爭鬥,你註定會輸,你也不該和我搶女人,姬婉清她應該是我的!”

他抓住長槍,用力地晃動,疼得姬軒然慘叫不止。“你可以死了,至於她們,雖說有幾個都被你奪了處子之身,不過不也還有幾個沒有嗎?我會替你好好玩弄她們的。”

“嗬嗬,嗬嗬哈哈哈!”

虛無道舉起神劍對著姬軒然斬了下去,這個時候王座上的玄雲霖月輪飛射而來,高速旋轉如同一輪圓月,綻放著冷冽的寒光,刹那間將虛無道的右手斬下。“啊!!”

他捂著斷臂想要堵住噴湧的鮮血,疼痛使他無法站立,跪倒在了姬軒然面前。姬軒然趁機吞噬他身上流出的神血,強大的氣血極為有效,讓他的雙手重新長了出來,用力拔出長槍,身上的傷口也在快速恢複。“殺了他!”

虛無道怒吼,可這個時候卻沒有人敢上,因為姬婉清等人已經被自己人保護了起來,這意味著姬軒然將毫無顧忌。已經有人害怕地往外面退,他們害怕那詭異的拳法,他們不敢去承受那種力量。姬軒然踩在虛無道腦袋上,冷著臉說道:“現在,風水輪流轉。”

玄雲霖月輪迴應他的命令,向著那些強者殺去,如同割草一樣,隻是掠過,三十多個人直接被腰斬。血鳳子上半身撲飛出去,下半身卻還留在原地,將死之際就連武魂也被姬軒然拉扯了出來。霖月輪與他適配度極高,彷彿量身定製,能夠發揮出遠超煉血槍的威力,煉神境的強者在這種攻勢下,根本無法存活,就連入微境中期都扛不住。不過操控霖月輪對姬軒然的精神力消耗極大,在殺了一千多人之後,他感到一陣刺痛,險些暈厥過去。他急忙收手,這才緩過神來。他拿著煉血槍低頭看著虛無道,用槍尖刺入了他另一條手臂,直接挑斷。此刻,他雙臂儘失,疼得他險些失去理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貴為神子的他,走到哪裡都是萬人擁簇,何時受過如此苦難,根本承受不住。“感覺如何?”

姬軒然踩著他的嘴,槍尖順著他的身體不斷下移,直到停在了他的襠部。冰冷的觸感讓他止不住地顫抖,甚至流出了眼淚,眼神乞求地看著姬軒然,乞求他放過自己。姬軒然發笑,發出譏諷般的笑聲:“你剛纔可不是這樣的,你剛纔可是得意得很呐!”

噗嗤!鮮血飆射,虛無道死死瞪著眼睛身體躬成蝦米,想要發聲慘叫可嘴被姬軒然踩著,根本叫不出來。“如何?”

虛無道瞳孔顫抖,看著姬軒然的眼神充滿了怨恨。姬軒然沒有停手,長槍上燃燒氣火焰,當著他的面,將他的東西燒成了灰燼,徹底讓他絕望。隨後又是兩下,將他的雙腿擊斷,成為了一個人棍。這個時候姬軒然移開腳,大廳裡就響起了他那振聾發聵的慘叫聲。“姬軒然!姬軒然!”

他在抽搐地時候,身上的防禦法寶被啟用,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脅;虛空神君的虛影出現這裡,看到自己兒子的慘狀,他怒目直視姬軒然,怒聲道:“混賬!”

姬軒然後退兩步,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殺不了虛無道,所以他一步步折磨他,輕笑道:“禮尚往來而已。”

“隻不過我更加熱情。”

“你該死!”

虛天擎雙眼充血,抬手要將他轟殺。玄雲霖月輪飛來,擋住了他的攻擊。“是它!你竟然能夠驅使它!難怪我的兒子會敗在你的手裡!”

虛天擎知道現在僅憑一道虛影,無法將他擊殺,極為果斷的帶著自己的兒子,捲起他的四肢遁入了虛空當中。此時寶庫裡的人都逃了,隻剩下姬婉清幾人和她們身邊的強者。這些強者眼神複雜地看著姬軒然,對他的態度很糾結,最終的結果還需要聽從上級的看法。瑤雲商會的強者就沒有這個顧及,連忙上前檢查姬軒然,這可是他們的姑爺。姬婉清身上披著一件外套,眼眶有些紅腫,走過來沒好氣地錘了他一下:“接下來怎麼辦,你出去就是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