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9章 武皇大能

第29章 武皇大能


f >xSNg_“天誅!”

長矛尖銳,彷彿能夠洞穿時空,讓人直面死亡。金色的光華轉瞬即逝,卻在這方空間留下久久為散的痕跡。長矛還未刺下,姬軒然的毛孔就因為這淩厲的壓力,不斷地往外滲血。“凝我鮮血,逆亂蒼天!!”

姬軒然低吼著,利用陣法和自己的鮮血在手中凝聚出了一支鮮血長矛。剛一成型,恐怖的氣息籠罩了整片樹林,讓他們感到莫名的心悸,瞳孔不停地收縮,死死的看著那個在天誅下極為渺小的血影。“給我破!!”

血色長矛被全力擲出,狂暴的力量再次將地面崩碎,掀上了半空。血色長矛與天誅撞擊在一起,金色的光華與血光對峙,各自占據半邊空間。強烈到心驚的意誌讓他們動容,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帶著曉蓉離開這裡,快!”

黃裙女子雙手虛空施壓,對著下方的師弟師妹喊道。他們不敢猶豫,帶著重傷昏迷的曉蓉逃離到了百米開外。等到他們停下了的時候,後方的靈氣紊亂,向著四周宣泄了出去。閃爍著光芒的天晶武魂飛回黃裙女子身後,此時的地面上隻剩下一個比剛纔還要大的坑。坑洞裡面有著許多大塊的黃色結晶,而姬軒然依舊站在中央。“你居然沒有被結晶化?”

黃裙女子對於這個結果明顯感到意外。“將我結晶化?還是差了點。”

姬軒然努力地挺直腰桿,渾身臟兮兮的,如雪的白髮也已經被鮮血染紅,像一根刺一樣釘在了白雪皚皚的世界當中。“我不想死,就沒人能殺得了我!”

他努力地抬起頭,眼神堅定直視她的眼睛。黃裙女子被他看得動容,忽然問道:“後悔嗎?就為了凡人。”

“凡人就不是人嗎!?”

他怒聲反問,讓黃裙女子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在自己這些武者眼中,不能覺醒武魂,就淪為了弱勢群體,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裡,能不欺壓他們就已經是莫大的仁慈了。凡人是人嗎?是吧。但,是弱者。黃裙女子輕歎了一聲:“給你一個機會,加入我狂瀾宗,既往不咎。”

這樣一個天才,成為同伴遠比失去要值得。“嗬嗬,我不需要你的施捨,我不稀罕!”

“那你就去死吧。”

“住手!”

黃裙女子剛抬起手,就被一道來自遠方的聲音給打斷了。姬軒然也疑惑地看向了後方天空,一道金色的流光劃過天空,來到了這裡。那是一個留著白鬍子的花白老者,灰白色的大氅穿在單薄的身上,面容略微消瘦,頗有種仙風道骨的氣韻。“瑤月月見過金鳴前輩。”

老者點了點頭,撫著鬍鬚說道:“小姑娘,你們已經越界了,這裡是靈森郡。”

黃裙女子不敢托大,連忙解釋道:“前輩,我是狂瀾宗宗主親傳弟子,我們此行是為了清除這個殺了我宗弟子……”可是老者抬手打斷了她的話,很認真的說道:“剛纔我在遠處都已經聽到了你們的談話,這件事的起因,是你們宗門弟子自找的,怪不得別人。”

瑤月月櫻唇開闔,想要辯駁,但是一想到天劍門的宗旨,便將話嚥了回去。看了一眼下面的姬軒然,知道今天是殺不了他了。“將我師弟放了。”

“我不……”“小友。”

老者忽然喊住了姬軒然,對著他搖頭。姬軒然猶豫了一會兒,隻好將因為失血過多而暈過去的青雨生扔了過去。“小姑娘,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臨走之前,瑤月月看了一眼姬軒然,提著青雨生離開了這裡。等到她們離開之後,老者從天上落了下來。“小友傷勢如何?”

吞了兩顆療傷丹藥之後,姬軒然想要站起來行禮,卻被對方給按住了。“不必,舉手之勞而已。”

“為什麼?”

姬軒然不理解,自己和他沒有任何交集,為什麼要救自己。老者撫摸著鬍鬚,眯著眼笑得暢然:“我們天劍門的宗旨就是如此,懲奸除惡,行俠仗義。”

“小友,既然來到了靈森郡,何不去附近的青鹿城看看。”

說罷,長笑一聲,遁作金光離開了這裡。青鹿城?難道是在提醒我什麼?姬軒然豁然開朗,最近七大宗門就要開始新一輪的招生了,自己或許可以抓住這個機會,選擇一個合適的門派進去。安定下來,積蓄實力,然後在後面的秘境中報仇。看著自己染血的手,現在的自己孤身一人,漂泊居無定所,四處逃竄,確實需要好好的靜下來修煉。“瑤師姐,難道就這麼放過他嗎?這豈不是任務失敗了?”

瑤月月停下了腳步,站在樹冠上回頭看著之前戰鬥的地方,搖頭說道:“這裡是靈森郡,是天劍門和水月宗管轄的地域。”

“這有什麼,他們兩個宗門都墊底了,今年我們還要來這裡招生呢,用得著給他們面子嗎?”

狂瀾宗在七大宗門之中排名第二,實力強大,作為弟子的她們,自然也不把天劍門放在眼中。瑤月月沒好氣地看了師妹一眼:“那可是金鳴前輩,天劍門六大峰主之一,武皇境的大能,一口氣就能吹死我們,你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動手嗎?”

“哦~”師妹撅著嘴,尷尬地撓頭。另一個男弟子說道:“若是幾天後招生,他加入了我們狂瀾宗,或許也不錯。”

“怎麼可能讓他加入,你看看他都做了什麼!”

那個女弟子一臉不滿地說道。可瑤月月卻認同地點頭:“他是個天才,雖然不知道武魂怎麼樣,但憑藉他的陣法天賦和不屈的意誌,未來成就肯定不低。”

“要是他肯加入我們宗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不是吧,連瑤師姐你都這樣覺得?”

那個女弟子一臉困惑地看著她。瑤月月搖頭沒有再多說,帶著他們繼續趕路。青鹿城此時城門口的人很多,因為宗門招生吸引了很多的少年武者。姬軒然穿著一件黑色的修身武服,加上因為受傷臉色有些虛弱白,整個人看起來清秀得惹人疼,在人群中惹得不少女武者側目。“那個公子生得好生俊俏呢。”

“你們說的是不是那個看起來很有靈性的那個?真好看。”

“就是他,怎麼會有人這麼有靈氣啊。”

那些男性武者有些嫉妒,拍著自己一身腱子肉得意地說道:“那有什麼好看的,臉白得像是個病秧子一樣。”

“就是就是!”

那些個女武者翻起白眼:“切,說不定是人家受傷了。”

“哎呀,看得我好心疼。”

對於那些路人武者之間的談話,姬軒然沒有去關,按照流程走進了城中。剛一進去,就感覺自己生活的蒼雲城是個小地方,自己就像是個鄉下來的孩子,難怪在那裡生活了十幾年,都沒見過一次七大宗門來招生。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