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0章 天水帝國天驕榜這是某某是誰啊

第30章 天水帝國天驕榜這是某某是誰啊


:6Ozw^此間繁華,絕非蒼雲城可比。街頭上,武者境界的修士隨處可見,讓姬軒然驚歎的同時也警惕了不少,戴上兜帽低著頭走在人群當中。雖說這裡不是滄海郡,但也不能確定自己被通緝的事情沒有傳過來。“這位公子?”

這是,一個名為來福酒樓門口,店小二點頭哈腰地走了過來,肩上掛著一張白巾,搓著手眉眼低笑。“我見這位公子生得清新俊逸,想必也是來青鹿城參加明天天劍門招生大會的天驕吧。”

“哎喲公子啊,要我說,您可來對時間了,小店此時隻剩下幾間客房待租,現在來這裡的人多,莫要錯過了,嗬嗬。”

說道最後,臉上擠出一抹機靈的笑容,放低身姿在一旁看著姬軒然。“額。”

姬軒然聽他一通話講下來,沒有太多出行經驗的他,猶豫了一下,覺得也不錯。“好吧,我要住店。”

明天就是招生大會了嗎?好在趕上了。在店小二恭敬的態度下,姬軒然被領進了酒樓裡,此時的一樓大堂裡的氣氛十分熱烈。放眼看去,全都是年輕男女,武者境界的人也能看到不少。他們全都在討論著最近發生的事,時而叫好,時而唏噓。“半個月前,二皇子殿下勇闖惡亡禁地,戰鬥裡面的屍傀,那是打得天昏地暗,誰能想到這般實力的二皇子也不過年僅十八。”

“當之無愧天水帝國第一天才!”

有人說出來這麼一則訊息,整個酒樓裡都熱鬨了起來,言語間儘是震撼和不可置信。“這二皇子不愧是我們天水帝國的第一天驕,十八歲便已經接近武靈境界了。”

“真有這麼厲害嗎?這樣太誇張了吧,還有那個天驕榜是什麼?”

有人說道:“天驕榜將由耀陽大陸上最大的商會釋出,今日便會公佈新一輪。”

“聽說這次和以往不一樣,可以直接在天上看到。”

……聽著這些人的談論,姬軒然也難免被吸引,對那天驕榜也來了興趣。姬軒然跟著其他人走出了客棧,此時的街道上已經人滿為患,放眼望去,全都是清一色的少年天才。每個人都神色期待地仰望著天空。時不時交頭接耳。姬軒然站在他們中間,聽他們的談話。“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個天驕榜啊?”

“嘿,那是你自己孤陋寡聞。”

“以前都是用冊子釋出的,隻有少部分大勢力才知道。”

“沒錯,以前天驕榜隻是傳聞,據說有天水帝國和耀陽大陸兩個榜單。”

“登上任何一個,都是真正的天才。”

有人還是不理解,撓著頭問道:“那我們出來乾嘛?”

這個問題沒人回答,他們也很好奇。於是又將目光放在了上空。眾人沒有等太久,天上忽然風雲變幻。四周的白雲向著這方天空聚攏,形成厚重的烏雲。城中狂風大作,無形的壓迫力籠罩全城。有的武者甚至都喘不過氣來,艱難地抬頭。姬軒然心中驚歎,這種威能很強,好似天道投射目光,以看待螻蟻的態度,注視著自己。難不成是有武皇之上的強者出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恐怖的氣息,難道是有非凡者出手!?”

這一刻,天水帝國所有強大勢力都抬頭望天。有大族老祖叫囂道:“今年天驕榜,必有我族麒麟兒!”

某處禁地,其中潛修天驕睜開雙目,駭人神光洞穿山石。起身的那一刻好似地動山搖,他揹負雙手,抬頭望天。嘴角戲謔:“今日乃是我揚名之時。”

話音落地,體內神光破體,周圍沐浴神光的禁地植物,迎來了從未有過的春天。天水帝國七大宗之內,各宗長老齊聚,門中上下天驕注視。“今日,便是物色天驕的好機會。”

雷鳴陣陣,金色的雷光好似蛟龍一般,在烏雲中翻騰。煌煌天威在助長威勢!這一幕,讓那些強者凝神,究竟是何人竟然能有如此待遇。某處禁地之中,一豐神俊朗的錦衣男子踩在魔猿屍首之上。舉手投足間睥睨天下的氣勢,讓人心生敬畏。黑色的血液流淌,泥土被腐蝕壓碎。可這血液沾在男子身上,竟不能傷他分毫。男子毛孔中神光噴薄而出,好似靈寶出世。淨化身上汙血,不怒自威的眼眸回收,看向了那天上的武魂。轟隆——!金色的雷光化作蛟龍,劈打在了空間之中!金色光華充斥天地,震撼所有人。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金色雷光書寫的名字。秦陽:耀陽大陸,天水帝國天驕榜第一!身份資訊:天水帝國二皇子,年齡十八,武魂未知,體質未知(初步推測八星武魂,寶體)境界:於一月前突破至武師十重天。秘聞:掌握多種玄術甚至靈術(真實性有待考察)顯赫戰績:一年前,以武師三重天修為斬殺一名四階三品的紫鱗狂蟒。評語:修我龍魂,傲世無雙!看到這個戰績的時候,姬軒然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跨了一整個大境界殺敵,這秦陽果然厲害。若是自己武魂和體質恢複到一定程度,也能做到吧。姬軒然不禁有些期待了起來,迫切地想要提升實力,若是自己名字也能出現在上面,算不算給師父長臉?孃親泉下有知,估計也會很欣慰吧。“果然是二皇子殿下!”

“哈哈哈,二皇子殿下,舉世無雙!”

對於秦陽位列第一,那些大宗大族都沒有異議。秦陽之名,他們早有耳聞。饒是他們,也不得不服。禁地中,秦陽對於這個結果並沒有意外,甚至沒有將天水帝國排名放在眼裡。緊接著,紫色雷光炸裂,第二名的名字烙印在了天地間。“哈哈,金色雷光隻屬於二皇子!”

隨後又是一道雷光,第三名出現。第四名。第五名。第六名。終於,在第七名,姬軒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瑤月月:滄海郡狂瀾宗首席弟子。修為:武師九重天,武魂七星天晶,體質天晶靈體(小成)。除了第一名的秦陽,後面這些天才的介紹就要簡略許多。第八名:夜雪,水月宗首席大弟子,八星武魂極寒冰妖。……第一百名:常懷遠,靈森郡常家大少爺,六星武魂雷霆雙翼豹。天驕榜隻公佈前一百名,就當眾人以為天水帝國榜單結束之時,意外出現了。姬軒然看著結束的榜單,心裡多少有些失落,沒有自己。可偏偏就在這時,頭頂上的烏雲再次翻滾了起來。內部金色雷光醞釀,讓人不禁生疑。某老祖疑惑道:“一百名已經公佈完畢,按理說應當公佈耀陽大陸榜單。”

所有人都在疑惑。秦陽本沒心思在這個榜單上,見此異樣,不禁注目。自語道:“何人竟能同我一樣,引發金色雷光?”

頭頂的烏雲被一隻金色的大手剝開,露出了隱藏在裡面的九尊神魔化身。鎮壓世間的恐怖氣息,讓不少天驕都跪拜在地,虔誠地望著天上。那些老祖動容,究竟是何人,竟能引發神魔異象!姬軒然站在原地,期待地望著天上的神魔,與他們對視。旁邊那些人,見他不跪,冷聲嘲諷道:“小子真是狂妄,見神魔不跪,也不怕遭受懲罰!”

“到底是誰,竟然出現了神魔!”

土生土長的耀陽大陸之人,從未聽聞過也未見過神魔。可當他們看到天上的九尊偉岸身影的時候,潛意識告訴他們,那時神魔,應當跪拜。在他們氣息的籠罩下,不少人都瑟瑟發抖,不敢抬頭。突然,九尊神魔虛影動手,親自在虛空中書寫。空間在他們的手指下破碎,虛空裂縫組成了一條條資訊。姓名:未知體質:未知但極為強大武魂:未知但極為強大身份:未知顯赫戰績:武者七重天硬抗瑤月月偽玄術而不死。實力:大陸上少有的陣法天才,能夠同時佈置兩套三階陣法。秘聞:可能掌握玄術。“什麼?”

看到這則資訊,眾人大為震驚。武者七重天硬抗瑤月月偽玄術而不死?瑤月月可是武師九重天啊!“這到底是哪族天驕,竟然有如此實力!”

有某族老祖發出了疑問。七大宗也對此感到驚訝,天劍門的峰主之一,金鳴,卻已經笑開了花。雖然沒有達到抗衡的程度,但能夠跨越十二個小境界,其中還有個大境界,這可比那秦陽強大太多了!究竟是什麼勢力才能培養出如此強悍的天驕?秦陽看著天上的資訊,身上神光暴漲,黑髮張揚凝聲道:“不錯,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希望你能成長起來,挑戰我!”

神魔消散,天水帝國天驕榜散去。姬軒然久久沒能回神。自己居然也上榜了!原來自己已經這麼厲害了嗎?他握緊拳頭,自豪感油然而生。“到底是誰?”

“不知道那位神秘天纔在不在。”

很快耀陽大陸的天驕榜開始展開。對於整個耀陽大陸,在場的人沒有太多的興致,隻是抱著觀摩的心態。不過讓他們遺憾的是,第一名竟然也不知道身份,而且秦陽居然不在榜上。但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那個姓名身份天賦都未知的神秘天才,竟然又出現在了一百名之後。“不是吧,還有他!”

“這個神秘天驕難道比秦陽還有強嗎?”

“到底是誰?”

正當眾人疑惑的時候,一則訊息忽然傳開了。有人傳出訊息,那個神秘天纔是來自中域的絕世天驕!一石激起千重浪,眾人對這個來曆沒有產生懷疑,第一時間選擇了接受。中域乃是耀陽大陸上最為繁華的地方,強者無數,天驕隨處可見,是所有武者都嚮往的地方。“如此想來,定然是中域天驕了!”

“是了,隻有來自那裡的人纔有可能。”

中域天驕?姬軒然愣了一下,我不是中域的人啊。雖然想要解釋,但估計沒有人會信,而且現在的自己不宜暴露身份。同在青鹿城中的瑤月月聽到這個訊息,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原來如此,竟然是來自中域的天驕。”

不僅是天水帝國在討論,整個東域乃至耀陽大陸都對這個吊在最後的神秘天驕感到好奇。天驕榜在眾多猜測中結束了,姬軒然默默地旁聽起了周圍人的談話。大多都是談論天驕榜的,不過還有一些在談論明天的招生大會。“聽說了嗎?這次青鹿城招生,狂瀾宗也要來搶人。”

“不是吧,這裡可是靈森郡,就算現在狂瀾宗如日中天,也不能狂到這種程度吧?”

“誒,管這些乾嘛,對於我們來說反倒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就是就是,要是能幸運地被狂瀾宗選中,可比加入天劍門好多了。”

“嘿嘿,不瞞諸位說,小弟我想入的還是那隻收女弟子的水月宗。那首席弟子夜雪,可是有著貌美天下傾的美譽,揚名整個耀陽大陸。”

“看一眼,我估計都能做十天的美夢,希望明天能夠看到。”

狂瀾宗也來要來?聽到這個訊息,姬軒然心中一緊,有種不好的預感。看來到時候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免得被通緝的事被暴露出來。正當他準備去房間的時候,大堂裡忽然沸騰了起來。姬軒然抬頭看去,隻看到一個衣冠楚楚的少年手搖摺扇,身邊跟著一個壯實的家丁,正面帶倨傲笑意地站在人群中。“他是天水帝國天驕榜,第一百名的常懷遠!”

“不是吧?竟然在這看到了本人!”

不少女武者甚至對他投去了媚眼,這讓他頗為享受。隻要上了天驕榜,必然領先一方天才,這是極高的榮譽。“常懷遠?”

姬軒然記住了這個名字。沒有過多的駐足,向著客棧走去。這時,常懷遠突然叫住了他。在場的人無不以恭維的目光看著常懷遠,就姬軒然要離去的打算就顯得很異常。立馬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冷聲質問道:“怎麼,是覺得本公子入不了的你法眼嗎?”

說著,便將手中的摺扇甩了出去,靈力附著在上面,讓其變得極為鋒利。姬軒然皺眉,這人真是自以為是。握拳在眾人驚呼聲中砸了過去。隻聽鐺的一聲,摺扇被打得換了一個方向,卡入了一旁的承重柱上。“嘶!”

這一幕讓客棧裡的這些武者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個英俊的少年也有這般恐怖的實力。換做是自己等人,手估計都已經斷了吧。自己的攻擊被姬軒然輕鬆地接下,這讓他的臉上掛不住。甩著袖子冷哼了一聲,想要說些什麼找回場子。可姬軒然根本沒有和他廢話的意思,轉身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這個少年不簡單啊!”

“廢話,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看那個常大少臉都黑了。”

那些女武者的視線在常懷遠和姬軒然房間前不停地來回,似乎覺得還是那個少年更吸引人一點。畢竟少年實力不弱,長得還更好看。常懷遠臉色陰沉,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動手,為了維持形象隻能暫時忍著。此時已是夜晚。房間裡,姬軒然釋放出了悟道吞噬武魂,仔細地看著這個奇特的,改變了自己命運的武魂。漆黑漩渦中央那顆嫩綠幼芽,釋放出一道微弱的光輝,在這個光輝的照射下,姬軒然感覺全身心的疲憊都被一掃而空。雖然他猜測有可能是悟道樹的幼苗,但是長在武魂裡,還是太過匪夷所思了。拋開諸多的思緒,姬軒然盤坐在床上,通過武魂吞噬著靈氣,強大的吸力,將半座城的靈氣都吸了過來,圍繞著來福酒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這一幅場景,即便現在已經入夜了,也讓那些看到的人歎爲觀止。“我天,這是怎麼回事?天地異象嗎?”

“不知道,難道是有人在修煉?”

“不是吧,修煉能造成這樣的動靜,那得是什麼天才啊?”

“你們這就不知道了,我家少爺就住在裡面,這自然是我少爺引起的!”

街上一個家丁雙手環抱在前,看著籠罩整個酒樓的靈氣龍捲,十分的得意。他的這番話,引起了不少的人的注意,就連那些暗處的探子也將視線放在了他的身上。有人好奇地問道:“兄弟,你家少爺是?”

家丁頗為嘚瑟,仰著臉一副趾高氣揚的嘴臉說道:“聽好了,我家少爺乃是靈森郡常家大少,常懷遠!”

嘩-!當他說出名號的時候,周圍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並對此深信不疑。“若是常懷遠,還真有可能,天水帝國天驕榜上,第一百名就是他。”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