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62章 誰叫你是吞噬神君那個混賬的徒弟

第262章 誰叫你是吞噬神君那個混賬的徒弟


iAMREj姬軒然憑藉記憶再次來到靈劍村外,他沒有第一時間進去,在遠處躊躇許久,望著隱於林間的村落不知該如何面對宋嫣然。對於宋嫣然他的感情很複雜,兩人之間的並沒有太多的瞭解,可心底卻很想與她朝夕相處。一切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作祟。他搖頭輕歎,握著手向前走去,隻是三步一躊躇。前有柳馨兒,後有夜雪,還有個姬婉清,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了,得到了常人為之豔羨的女子,若是再與宋嫣然保留瓜葛,未免太過花心。可當他走近時,才發現靈劍村破敗不堪,樹上的樹屋儘皆摧毀,在雨水的侵泡下,木板發黑甚至被苔蘚所覆蓋,廢墟上也落滿了枯枝爛葉。姬軒然臉色一片慘白,飛上宋嫣然的樹屋,發現旁邊樹乾上有著幾道猙獰抓痕,明顯是妖獸留下的痕跡。看著廢墟,他雙腿失去力量,後退兩步坐在了木板上:“這裡不是有陣法守護嗎?怎麼會被妖獸襲擊?”

轉遍整個村落,全村沒有一個人存活,隨處可見的屍骸,全都殘缺不全。“宋嫣然難道也……”他來到後山靈劍宗遺址入口,本還想和守宗的劍修殘影過兩招,結果根本就沒有出現,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靈劍宗的陣法已經失效了。“想必這就是靈劍村被妖獸襲擊的原因吧,如果自己能夠來得更早些。”

姬軒然閉上眼睛微微搖頭,手裡拿著長槍走入了遺蹟之中。現如今的他,修為已經是武皇四重天巔峰,加之修煉天陽精神術,精神力格外強大,剛進入時候發現了黑暗中潛藏了數百道黑色的詭異身影。他摸著自己的胸口,這裡也有著詭異寄生,這段時間來身體裡詭異從沒有對自己造成任何影響,也就沒有在意。此情此景,想起這些難免有些後怕,這些詭異到底是什麼東西?即便是悟道吞噬體也隻能將其鎮壓而不能吞噬。姬軒然掌中燃燒一團金色火焰,照亮前路向著裡面走去。遺址外,身穿褐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眼神陰翳,手裡拿著一柄細長的利刃跟了進去。可他剛進入其中,忽覺此地陰寒迫人,不禁身體哆嗦舉刀擋在身前,釋放出神識所發現的東西,讓他腳下失足險些摔倒在地。他狼狽地後退幾步,吞嚥著口水警惕地看著這些詭異的存在,明明看不出有什麼威脅性,可就是讓他莫名害怕。“什麼東西?”

桀桀桀~詭異的聲音直達靈魂,徹骨的寒冷讓他身體戰栗,恐懼植根於神魂之中,驚出一身冷汗。“不要過來!”

他揮出一刀劈開其中一道詭異,可很快詭異就恢複原型。所有的詭異都向著他衝去,沒入他的身體當中。“滾開,都給我滾開!”

“啊!!!”

在裡面小心探索的姬軒然猛地回頭,感覺聽到了什麼聲音,放出神識卻什麼都沒發現,身後那些詭異也都不見了,這讓他心生警惕,將小蛇放了出來。小蛇剛出來,感知到周圍環境,異常興奮地在裡面到處穿梭,張口就將一道詭異吞入腹中。那些詭異明顯也十分害怕小蛇,潰散成黑霧想要逃離,卻被小蛇輕輕一吸全都吸入了鼻子裡。它一臉享受地回到姬軒然身邊,鑽入衣服裡使勁摩擦他的胸膛。以前姬軒然還不明白,現在他算是明白了,小蛇一直都想吃掉自己身體裡的詭異纔會選擇纏在自己身上。他將小蛇扯了出來:“好了,我身體裡的以後再解決,你就先解決外面的。”

他能感覺到,吞了一些詭異存在後,小蛇的氣息明顯變強了,不僅體現在境界上,更多是的氣血上。小蛇的血脈很強,強到驚人的地步。一人一蛇來到他最初撿到赤霄遇見火蛟的廣場上,看著滿地白骨他從儲物戒裡取出了一截小指骨,過去這麼久依舊晶瑩如玉,不知道這節指骨的主人到底有多強。“死!”

黑暗中殺氣沖天的暴喝忽然震碎詭異的寂靜,黃族的武帝強者全身黑霧繚繞,揮劍斬出一道刀氣,將整個廣場劈成兩半。好在小蛇反應及時,用尾巴纏住姬軒然的腰將他甩飛了出去,不然已經死了。“是你!?”

姬軒然落地之後,用長槍擋在身前,全身緊繃地提防著他,不敢有絲毫鬆懈。這名武帝身體略顯僵硬,腦袋在脖子上詭異地扭動,隨著骨骼錯位的聲音,腦袋竟然擰了一圈,看得姬軒然如芒在背,握槍的手都在抖,險些將長槍扔出去。“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正當他頭大如鬥的時候,他手裡的小指骨主動飛出,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化作利劍向著那個人刺了下去。轟——!隨著一陣劇烈晃動,整個遺蹟都被打出一個大洞,外面的陽光投射進來,讓姬軒然的身體感受到暖意,慢慢放鬆了下來。被白光攻擊之後,黃族武帝身上的黑霧內斂,全都躲在了他的身體裡,這也讓他重新掌握了身體控製權。劇痛襲擊大腦,讓他連忙將腦袋擰正,痛叫著逃離了這裡。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姬軒然都沒有反應過來。他看著懸浮在半空中的那團白光,光芒柔和泛著金色,神聖不可侵犯。在他的注視下,一名身穿白金色羅裙的女子赤足踏空而出,讓姬軒然的身體產生應激反應,在憤怒。身體不受控製,自主揮舞長槍向著那名還未完全現身的女子敲了下去。“不知所謂。”

聲音很好聽,讓姬軒然心神盪漾想要沉溺其中。女子輕輕揮手,將他給打飛了出去,隻是隨手一擊險些將他引以為傲的肉身打碎。姬軒然摔倒在百米外,趴在地上抽搐著咳血,劇烈的疼痛險些讓他昏厥。他艱難地抬起頭,隻看到一雙白皙泛著粉紅的雙足懸浮著距離地面一寸的地方,強行控製自己的身體開口哆嗦道:“仙子饒命,不是我想打的。”

“我知道,本神君就是想要揍你而已。”

姬軒然:“?”

女子語氣略帶怒意:“誰叫你是吞噬神君那個混賬的徒弟。”

這人認識我師父?想到這一茬,姬軒然害怕到了極點,聽她的話,和師父的關係肯定不好,說不定還有什麼生死大仇。他試探性地問道:“敢問仙子,我師父他……”“他就是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然又怎會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不過也死了也好,死了我們纔開心。”

姬軒然不知該如何回答,師父好像很招人討厭啊。隨著女子柔荑隨意揮灑一點白金光芒,姬軒然身上的裂痕快速癒合,很快就站了起來。他收起長槍,拘謹地不敢說話。“你倒是有大機緣的人,竟然能夠收養一條道源蟒。”

女子伸出泛著微弱光芒的手,將小蛇招入手中,嘴角畫出一抹恬靜的笑容。小蛇也不抗拒,在她的手裡輕輕蹭了起來。姬軒然是第一次聽到小蛇的名字,道源蟒聽起來應該很厲害。“道源蟒世間唯一,就和吞噬體、吞噬武魂一樣,世間三大唯一都在你的身上,你的氣運未免也太大了。”

女子饒是見多識廣也忍不住感歎,這個小子真是把好處都占了。姬軒然乾笑著不說話,他害怕說錯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