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61章 安排水月宗弟子餘韻未退夜雪先跑

第261章 安排水月宗弟子餘韻未退夜雪先跑


Жyv-"商戶這邊所有強者都站在姬軒然身後,做好動手的準備,一旦動手他們將擁有絕對的優勢。仙門的強者臉色陰晴不定,全都將決定權放在了秦陽身上。秦陽百般猶豫之後,即便心裡再不願意承認,他都知道自己怕了,現在動手死為大。“今日你狀態不佳,日後有的是機會一決高下,我們走!”

此話一出,仙門一眾人等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有的甚至僥倖地擦起了汗水。不愧是首席,可比門主那個混賬兒子要審時度勢得多。仙門的人毫不拖泥帶水,禦使飛舟乾淨利落地離開了此處。見他們離去之後,姬軒然卸下肩上壓力長呼一口氣,以手撐地站了起來,服下幾枚自己煉製的丹藥之後,狀態漸漸恢複。他活動著筋骨。夜雪雙手捏著自己的裙子,低著頭走過來小聲征求道:“你打算怎麼安排我的師姐師妹她們?”

現如今水月宗高階戰力基本上死了近一半,餘下的長老和弟子根本不足以支撐她們繼續占據七大宗之一的位置,沒武帝強者震懾,這個滿是仙子的宗門遲早會被那些豺狼分食。這讓姬軒然頗為為難,畢竟這種結果他也不想看到。夜雪抿著紅唇,微微抬起小臉,圓圓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嘗試性問道:“你的丹田不是……”“不行。”

沒等她說完,姬軒然便果斷拒絕了,且不說自己帶著這麼多人乾什麼,自己的田丹也承受不了這麼多人,會爆炸的。“好吧。”

夜雪神色黯然,也知道自己的要求過分了。姬軒然害怕她誤會,便牽著她來到了一邊,小聲解釋道:“我的丹田裡裝不了那麼多人,我也是有心無力。”

整個水月宗弟子人數不下五萬,他不可能將這些人都裝進去。“我知道的,我不會為難你的。”

為今之計,思來想去也就隻有讓她們都加入天劍門,這樣一來不僅有武帝庇護,還能夠商會作為支撐,絕對的安全。這對於天劍門來說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水月宗的天驕不少,能夠壯大此時天劍門的實力。他將這個想法講給夜雪聽,後者覺得也是個一個很好的辦法。這件事自然由夜雪去說,至於敲打一事,還是留給天劍門他們吧。姬軒然落在飛上飛舟,遙望天劍門方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也不知道現在的天劍門如何。在夜雪呼籲下,水月宗絕大部分人都決定加入天劍門。一切都安排好之後,在姬軒然的授意下,飛舟載著所有人飛向了天劍門。此刻的天劍門很平靜,新人弟子在廣場上操練,當看到雲層中出現的眾多飛舟之時,第一時間進入了警戒狀態。山頂上懸浮的武聖眼球煉製的法寶鎖定飛舟,隨時都能夠發動攻擊。天劍門門主帶著金鳴道人等人連忙出門迎接:“不知商會的諸位來此是有何事?”

“門主,金鳴前輩,好久不見。”

姬軒然帶著夜雪踏空而出,揹負雙手神色如常地打招呼。他的出現讓天劍門老一輩弟子感慨萬分,那個男人回來了,隻不過如今他的身份已經今非昔比。關於水月宗的事,門主等人也是一陣唏噓,能夠合併水月宗對於天劍門來說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雖然也有不少反對的聲音,他們依舊記恨之前水月宗的種種,可這等好事終歸是利大於弊,反對的聲音最後不了了之。門主與眾多峰主長老商議出了一個方案,如今水月宗的宗門以及管轄區域也算是天劍門的領地,他們便決定將水月宗設定為天劍門外門,兩宗所有外門弟子都將去往那裡修煉,其餘一概不變。水月宗的人沒有任何異議,隻是天劍門的弟子略有不願,畢竟天劍門的修煉環境更好,不過當那些男弟子看到那些水月宗的仙子時,心裡的不滿也都煙消雲散了。畢竟誰會拒絕活在仙子堆裡呢。事情發展得如此順利,門主等人不計前嫌收留她們,這讓夜雪心裡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下,對著他們恭敬一禮。姬軒然和他們交流了半天之後,也瞭解到自己已經成為天劍門所有弟子奮鬥和仰望的對象,成為了他們的榜樣,難免感慨,不過一年多而已。此次離開,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纔會回來,本想見見南小婉那個丫頭,卻得知她在幾個月前外出曆練時被一個遠古陣法傳送到了未知的地方。姬軒然臉色發白,擔憂起了那個軟弱的丫頭。他的身邊陪伴著夜雪。姬軒然看著腳下,默不作聲地踩著竹葉向著瀑佈下的小院走去。此時的院門上已經織上了蜘蛛網,院落裡也滿是枯葉,已經很久沒有人打掃了。夜雪打量了一番,黛眉微微舒展,嘴角畫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住在這個小院的人,應該是個很有情調的人吧。”

情調?墨先生?姬軒然哭笑不得,墨先生怎麼想都不會和情調兩字沾邊吧,反倒是不修邊幅,在自己面前一點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和**。“軒然,在天劍門的時候,你就一直住在這裡嗎?”

“嗯呐,墨先生對我真的很好。”

“就是作為我武道意誌載體的那個女子哦。”

是她嗎?夜雪想起了那個女子,之前在秘境裡還曾見過幾面,真的是個很漂亮很容易讓人動情的女人啊。想看的人都不在,姬軒然總感覺心裡落寞,來到墨先生的房間裡,依舊能看到裡面堆滿了酒罐,空氣中還瀰漫著久久沒能散去的酒香,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面是那麼的清晰,墨先生的音容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記憶裡,沒辦法,太香豔了。“也不知道墨先生現在在哪,過得怎麼樣。”

他輕聲呢喃,夜雪出言打擾,輕輕地退出了屋子。臨近夜晚,兩人就在小院住了下來。姬軒然取出武帝寶血運轉吞天悟道經修煉了起來。第二天一早,夜雪早早地找到姬軒然,表明瞭自己的接下來的計劃。“你要離開?”

“嗯,我想出去曆練,隻有這樣,這樣才能……”後面的話她嚥了下去,隻是眉目含情地看著他,其中情意皆在不言中。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可姬軒然尊重夜雪的選擇,他也一樣希望她能夠自立自強,這樣才能走得更遠。“我知道了,如果有解決不了的困難,一定要第一時間聯絡我。”

夜雪俏臉紅得發燙,紅唇因為緊張賦上了一層誘人光澤,她張嘴輕輕喘氣著,閉上眼睛就要親吻姬軒然,卻被他給擋住了。“那個我……”柳馨兒剛離開不久,大仇未報,他實在無心此事。這樣很傷人,可他確實下不了手。夜雪鼓起莫大的勇氣才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怎麼可能輕易地放棄,強行將姬軒然撲倒,最終得到了她想要的。事後,夜雪倉促地套上衣服,帶著餘韻未退時的風情跑了,一句話也沒有說。多年之後,姬軒然依舊記著她逃跑時那種彆扭的姿態。整理好情緒之後,姬軒然和商會的人知會了一聲,獨自離開了天劍門,他想去靈劍宗遺址看看,挖掉靈礦。隻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行蹤被黃族的一位武帝強者牢牢鎖定。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