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60章 斬殺武帝

第260章 斬殺武帝


i1:$老婦人吃痛血灑長空,捂著斷臂砸斷三座大山被滾落碎石埋入其中。姬軒然緩緩落在碎石之上,手持長槍,精神力感知到她的氣息依舊強盛,抬槍此入其中,頓時山石再度崩碎,見她炸飛。“臭小子!”

老婦人在地上滾夠十數圈後單手撐地穩穩停住後,因為疼痛而扭曲的面龐上汗水沾染大量泥土讓她看起來頗為猙獰。整個身體都因為疼痛而發抖,呼吸紊亂鮮血直流,不停透支她的生命力。她太想反擊,將姬軒然碾殺而死,可她沒有這麼做,因為她依舊心存僥倖。她看著飛舟上的夜雪,那個自己親自培養起來的接班人,她想要她為自己求得一線生機。夜雪自然不願就這麼看著師傅死去,她的手指緊緊捏在一起,紅唇開闔掙紮道:“軒然,我師傅她……”沒等她說完,姬軒然便無聲搖頭拒絕了她的求情,這個老潑婦他無論如何都不能翻過,她對夜雪所做之事,以及對自己的行為,讓他沒有一絲心軟。得到果斷的拒絕,夜雪俏臉上白如雪,嬌弱得惹人憐愛。顧長生眼睛都看得冒綠光,想要上前將她抓在手中,卻被那名武神長老伸手阻攔。他眉頭擠出憤怒,就要出言嗬斥,可看到秦陽那張冷汗淋漓的苦澀面孔,驀然意識到當下處境。自己精蟲上腦險些將自己葬送於此!他心驚地瞥向姬軒然,發現他正冷眼警告自己,頓覺背脊發涼,寒氣自腳底衝上天靈蓋,不禁身體哆嗦。恐懼植入根心中,讓他心生怨恨,更為妒忌!必須要殺了他,此等妖孽留著,自己將永無出頭之日!夜雪沒有幫老婦人求情,這讓她陷入深不見底的絕望之中。現在已無退路,若不還手定是死路一條,既然如此老身不如放手一搏,殺出一條生路!她抬頭仰望天上武神,神色肅穆眼中卻儘是恐懼。“老潑婦,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姬軒然提氣,手中長槍震動,槍頭如龍般盤桓,金色火焰燃燒,點燃那一股熾烈殺意。他雙手握槍當作劍使,斬出烈陽天寂斬,身後墨柔煙的虛影抬手虛握,隨他一同斬下。這一擊,更甚!還未落下,地面崩碎大山傾倒,樹木連根拔起。老婦人在這個股灼熱的烈風之下衣袂翻飛,滿頭白髮被使勁拉扯,臉皮生疼。她面露殺意,瘋狂吼道:“臭小子受死!!!”

她的身後也有一尊神靈虛影拔地而起,手持利劍劈殺姬軒然。“找死!”

雲端之上,武神怒喝,音波震盪間,老婦人被震入泥土之中,神明虛影也隨之失控,被姬軒然一分為二。所有人都看著這一擊,這很有可能會是大陸上前所未有的奇蹟,武皇逆弑武帝!一擊落下,大地被斬出一道深坑,老婦人趴在坑底嘶聲力竭地咒罵,儘顯潑婦本質。她爬起來罵道:“今日就算是死,也要讓你陪葬!”

武神想要直接鎮壓,卻被姬軒然抬手製止。他手握長槍,靈劍雙翼震動,化作一道致命鋒芒猛擊而下,大地板塊分崩離析,亂石之中,靈劍散落飛出,其中三十柄皇級靈劍驟然停滯,調轉方向飛了回去。姬軒然倒飛了出來,左手往前壓去,皇級靈劍刺入老婦人所在之處,接連響起入肉的聲音,讓眾人心驚。不藉助神明虛影竟然能夠以武皇境傷到武帝,這種實力已經遠超同輩!煙塵散去之後,老婦人身上插著十柄本命靈劍,這幾乎要了她的性命,她跪在地上艱難抬頭,痛吟著。好不甘心,曆經千年修成武帝,如今卻敗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中,這是何等的恥辱!姬軒然見她這副模樣,移開視線道:“自我了斷吧,今日你無力迴天。”

“好,好!”

老婦人眼低湧出凶芒,突然向著姬軒然撲了上去,她體內暴動的靈力甚至擾亂了周圍空間,她要自爆!“我就是死,也要拉你上路!”

“老身堂堂武帝,豈能連你這個毛頭小子都不如!”

“該死!”

姬軒然喚回靈劍將自己包裹其中,同時極速後退。顧長生見狀,瞪大眼睛,瘋狂又得意,心中連呼:“炸死他!!!”

“軒然!”

夜雪扶著船頭驚叫,伸出手卻根本夠不著。轟——!武帝靈力在此刻以最為暴烈的方式完全釋放,將水月宗旁邊的山林夷為平地,掀起的風浪甚至將天上的飛舟都推出數百米遠。“哈哈哈,好!”

“非常好!”

天地間隻剩下顧長生暢快到放肆的笑聲。“你們水月宗該死!”

天上,商會的武神怒罵,抬手間烏雲彙聚,致命雷霆於雲中凝聚,就要毀滅整個宗門。水月宗上下被嚇得人魂分離,雙腿癱軟跪坐在了地上,如同柔弱女子般無助地望著天空。“咳!停下,沒必要將她們都殺了。”

姬軒然的聲音忽然響起,讓此間壓抑到極致的氛圍鬆緩了下來,水月宗上下都出了一身冷汗,此刻哪有什麼仇視怨恨,隻剩下感激。下方焦土中,一個鐵球逐漸崩碎,這些靈劍紛紛碎裂,隻留下三十柄皇級靈劍,除開那十柄本命靈劍之外,剩下的也都出現了裂痕。他坐在地上虛弱地喘息著,手裡握著龍鱗,若不是有這片龍鱗在,他已經死了。“軒然!”

夜雪眼中含淚,衝下去將他緊緊抱入懷中,險些把他悶死。“我還好,就是有點累。”

推開夜雪,姬軒然已經虛弱到了極點,武帝終究是武帝,武皇想要挑戰若是沒有同自己這般多的手段,也隻有死路一條。他長舒一口氣,仰面倒在地上,看著萬裡無雲的天空,隻覺天好高,路好長。耀陽大陸也隻是起點而已。“怎麼會,這都能活下來,他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顧長生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激動到拉扯自己的頭髮,瘋了一樣地亂吼亂叫。秦陽內心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他不停自問,若是自己能否活下來。可無論他怎麼自我欺騙,都無法改變自己心裡已經確定的事實。什麼狗屁第一天驕!簡直就是個笑話,自己就是個笑話!姬軒然的形象在他的心裡不斷地壯大,種下的心魔也越發強橫,轟隆一聲,他的修為也因為心魔的壯大而突破,來到了武皇五重天。他的武道是求魔,姬軒然就是他的心魔,姬軒然在他面前越強,他就越強,可現在他發現這不是他想要的,永遠受製於人,永遠都在姬軒然身後。商會的強者全都來到姬軒然身邊,其中一名武神帶頭詢問道:“這些水月宗的人如何處理?”

姬軒然看向夜雪,知道她不忍心看著自己師姐師妹落得淒慘下場,再者她們也並未對自己露出敵意,便說道:“除開那幾個對我表露殺意的以外,都放過吧。”

“是。”

他們拱手應答,隨後便是雷霆手段,將那個幾個長老擊殺。夜雪抓住自己的手臂,身體驚得顫抖,看著自己從小認識的人死在面前,她一時間難以接受。“謝謝。”

她低著頭由衷感謝,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姬軒然不知道該如何迴應,他抬頭與秦陽對視,淡淡道:“你要和我動手嗎?”

此話一出,雙方之間的氣氛瞬間達到劍拔弩張的程度。秦陽雙手死死地抓住船舷,耳邊顧長生不停地慫恿讓他怒火中燒。“給老子閉嘴!”

顧長生的叫聲戛然而止,臉色陰沉如刀刃般冰冷,後退三步將這份殺意潛藏在心底。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