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58章 我背景不夠硬

第258章 我背景不夠硬


m$h{受仙門庇護和成為仙門的一部分,完全就是兩個概念。後者地位發生質變,在整個大陸上都沒人敢招惹。這種突然的許諾讓老婦人呼吸急促,抑製不住的激動,她用柺杖指著姬軒然嗬斥道:“混賬,還不放開夜雪,真當我不敢對你動手嗎?”

現在有仙門做支撐,即便是姬軒然她也有底氣動手。“老潑婦,你有本事就動手!”

姬軒然脾氣也上來了,將夜雪拉到自己身後,用長槍指著她。長槍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兵器,被這杆槍指著的時候,她止不住的心驚,竟站在原地猶豫不決。“你還愣著乾什麼?我讓你殺了他!”

顧長生怒聲催促,讓老婦人不再猶豫,展現自身武帝實力向著姬軒然鎮壓而去。“夠了!”

那位武神出手,化解了此次危機,他語調沉悶:“顧少爺不要亂來,若是殺了姬公子,仙門怕是承受不住怒火。”

顧長生見他動手保護姬軒然本就在氣頭上,現在聽他這麼一說更是怒不可遏,低嗬道:“我爹實力超過大陸限製,沒了姬婉清的商會拿什麼和我仙門作對!”

眾多仙門長老心中怒罵,真是一個沒腦子的混賬東西,門主怎麼就生出了你這麼個愚蠢的傢夥。即便心裡再多不滿,他也隻能提醒道:“少爺,姬軒然與商會小姐關係匪淺。”

“你什麼意思?你們都是什麼意思?難道區區姬軒然我還殺不了嗎?”

顧長生大聲質問,眾人紛紛迴避他的目光。對於這個愚蠢的少爺他們已經不想再費口舌了,心裡對他鄙視萬分。能殺嗎?能,但你踏馬敢嗎?有本事你自己承擔後果啊,操!老婦人等一眾水月宗強者現在是騎虎難下,仙門那邊持不同意見遲遲給不出態度,她們作為水月宗,也不敢自行判斷,眼前的畢竟是商會長老,地位驚人。姬軒然饒有興致地看著大吼大叫的顧長生,這個傢夥很不受待見啊。“你們不打算給我一個解釋嗎?”

“解釋,你想要什麼解釋?”

顧長生冷眼看著姬軒然,指著他說道:“你們趕快動手,商會那邊我來處理!”

姬軒然覺得可笑:“你來處理,你哪來的底氣處理。”

顧長生面露傲然神色,指著自己得意道:“就憑我爹現在是大陸最強!”

“就憑姬婉清再也不會回來了!”

“隻要我一句話,就可保水月宗無憂!”

老婦人聽到了最想聽到的話,心裡懸著的大石頭也終於落下,她嗬嗬笑著伸手將姬軒然抓住:“小子,要怪就怪你的背景不夠硬。”

仙門的其他強者無法左右顧長生的想法,無奈之下隻能將秦陽請了出來。死於天驕爭鬥商會也無話可說,但若死於他人之手這萬萬不能!“夠了,顧師弟你要真想殺他,就是自己動手。”

秦陽本想等到商會的強者現身再動手的,可這個傢夥如此沒腦子,讓他不得不提前製止。顧長生臉色發黑,眼睛中含有怒意不服道:“我要做什麼,怎麼做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還愣著乾嘛,殺了他!”

顧長生鐵了心要動手,老婦人也知道機不可失,第一時間衝上去發動襲擊。“就憑你,還不夠!”

姬軒然祭出龍鱗,施展兩門防禦法術硬抗武帝強擊。恐怖的力量宣泄而出,若非仙門強者出手護住飛舟,不然他們都得落下去。“完了,姬軒然再強他也隻是一個武皇,怎麼可能擋得住。”

“這個宗主也太無恥了,將夜仙子送給人渣不說,還對小輩出手,簡直不要臉!”

顧長生大笑,看著被光芒吞噬的姬軒然肆意的笑了出來,得意之際還不忘提及秦陽。“秦師兄,這就是將你擊敗的天驕,這就是你的心魔所在?”

“嗬嗬,簡直就是笑話,對付他哪有那麼麻煩,這不就死了。”

秦陽拳頭捏得咯吱作響,就連仙門的強者臉色也萬分難看。姬軒然現在一死他如何除去心魔,這個傢夥是在斷首席的武道!“你故意的!?”

秦陽怒聲質問換來顧長生得逞後的笑容,他嘴角譏諷:“秦師兄不要亂說,我們沒可是師兄弟,怎麼會坑害你呢。”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擔心你再次輸給姬軒然,讓心魔滋生,嗬嗬。”

“閉嘴!”

秦陽青筋暴起,整個人充滿戾氣處於暴走邊緣,恨不得將他給撕碎。就連旁邊的武神都看不下去了,沉聲提醒道:“少爺,都是自己人。”

顧長生不予迴應,看著光芒散去後姬軒然竟然還在站在原地,臉上的笑容僵硬。“怎麼會!”

不僅是他,在場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在武帝的全力攻擊下竟然還能活著。秦陽嘴角上揚,神色放鬆,姬軒然沒死,意味著他還有機會親手解除自己的心魔。“老潑婦,你當真以為我沒有脾氣!”

姬軒然頂著龍鱗雙腿在壓力之下不停顫抖,已經到了極限。武皇與武帝之間差得實在太多,若不是有龍鱗,這一擊必死無疑。老婦人見他已是強弩之末,皺紋滿布的臉上擠出輕蔑的笑容:“小子,事到如今還在嘴硬,你手中有此等至寶確實讓我意外,可也僅此而已。”

言罷,她直接釋放出自己的武魂,想要一舉震殺。“膽大妄為!”

就在姬軒然要撐不住的時候,天上傳來一陣怒喝,聲波蘊含的力量將老婦人震得口吐鮮血,橫飛了出去。眾人抬頭望去,雲端之上三名武神強者俯瞰下方,在他們身後上百支飛舟呼嘯而來,聲勢浩大。“完了,這下水月宗完了。”

“敢對姬公子動手,這是徹底惹怒了商會吧。”

水月宗上下看到如此陣仗被嚇得雙腿打顫,不少弟子更是直接摔倒在地,向著宗門外爬去,留在這裡隻會等死。老婦人杵著柺杖艱難站起來,蒼老的臉上全是鮮血,身形佝僂披頭散髮的模樣隻剩下恐懼。她將目光投向顧長生,可後者對其視而不見,讓她倍感絕望。商會如此大的陣仗,顧長生也被嚇得不輕,他雖然狂妄自大,紈絝無禮,可也知道不宜與商會動手,況且他也清楚自己沒有資格指揮仙門與商會大打出手。仙門武神眉頭緊蹙,廣袖下的拳頭緊握,肩上的壓力倍增。與此同時,他的身邊撕開一條裂縫,又一名武神強者出現。仙門一共就來了兩名武神,與對面相比很難抵擋。秦陽也知道這個時候打起來仙門毫無勝算,甚至有可能害死所有人,於是主動上前解釋道:“此事乃是顧長生一人所為,與仙門無關。”

顧長生聽到這話眼睛都瞪直了,什麼叫與仙門無關,自己的爹可是仙門門主!“秦陽,你這是什麼意思!”

“還有你們,你們怎麼不說一句話,難道你們也這麼覺得的!?”

在場的仙門之人置若罔聞,有的四處張望完全忽略了顧長生。此刻他們心裡爽快不已,這種混賬東西死了纔好。姬軒然在夜雪的攙扶下服用丹藥,很快他臉色就恢複了紅潤,看著已經開始慌神的顧長生,他的眼神帶有嘲諷意味:“你剛纔不是很狂妄嗎?怎麼現在不敢了?”

顧長生咬著牙沒有回答。姬軒然也不著急和他算賬,轉而將目光放在了水月宗之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