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57章 姬公子打得好最好把他打死

第257章 姬公子打得好最好把他打死


UuFE;這時天邊一道金色的槍芒洞穿千米距離,瞬間抵達飛舟直逼顧長生手臂,嚇得他連忙動手抵擋。“好強的力量!”

顧長生左手微微刺痛,擋下這一擊幾乎動用了全力。他退離夜雪身邊,躲在一位中年長老身後,無他,因為這是武神。這也是他邀請秦陽來的原因,雖然他是仙門門主的兒子,但他的父親並不給他調動武神強者的權利,目的就是為了防止他太過張揚,出去敗壞仙門名聲。“你就是顧長生?”

姬軒然自遠處破空而來,靈劍羽翼猛地扇動急停在了飛舟上空。他手持黑色長槍,氣勢銳利讓眾多武者不敢直視其鋒芒。“姬軒然,是姬軒然!”

“不愧是被商會選中的人才,這種氣勢實在太誇張了。”

“盛氣淩人!”

沒等顧長生回話,姬軒然舉槍刺向了水月宗的兩名長老,將她們逼退之後,抬手將夜雪牽引了過來,牽著她的手說道:“抱歉,我來晚了。”

夜雪很開心,開心他能來,可還是把手掙脫了出來,落在飛舟上說道:“你不該來的,你趕緊走。”

姬軒然知道她在為自己擔憂,看著顧長生身邊的中年人,如臨大敵。在場仙門飛舟不下五十艘,上面全是仙門人物,就連侍女修為都是武靈境,自己貿然闖進來與送死無異。“哈哈哈,你就是姬軒然,我還以為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結果是個沒腦子的傢夥。”

“看到我們這裡這麼多人,還敢衝過來,簡直愚蠢。”

“真是不理解秦陽為什麼會怕你,會敗給你。”

顧長生從中年人背後走了出來,一臉譏諷表情,對他越發輕視。“因為我比他強,就這麼簡單。”

姬軒然雙眼微眯,上下打量著這個傢夥,發現他才武皇二重天,氣血雖然強盛卻比秦陽差了不少。這讓他臉上流露出一抹不屑,這種實力還敢在自己面前叫囂,當真有夠可笑的。他環視四周都沒有看到秦陽的身影,於是開口道:“秦陽呢,難道他沒來嗎?”

“是怕了不成?”

顧長生見他無視自己,陰沉著臉色道:“我可是仙門門主之子,你敢無視我?”

“你很強嗎?你比秦陽都弱,哪來的臉在我面前叫囂!”

姬軒然斜眼看他,根本沒將他當一回事。說著他落在夜雪身邊,牽著她的手說道:“放心,我不是那麼莽撞的人。”

“有我在,沒人能夠強迫你。”

夜雪心裡暖洋洋的,手指上的力道也大了點,將他的手緊緊握住。老婦人見兩人動作如此親昵,急得上前嗬斥道:“姬軒然,你這個大膽狂徒,還不快放開夜雪!”

她們不是沒有考慮過巴結商會,可天劍門的事讓她們自知無望。近年來水月宗的實力一樣在不斷地衰退,現如今天劍門有商會扶持,水月宗已然成為了七大宗的墊底勢力,很有可能和天劍門一樣,被各方勢力針對,甚至被群起攻之。水月宗上下全都是女子,除開樣貌上了年紀的,哪一個不是貌美如花,一旦被針對,後果不堪設想,她們不敢去想。這種情形下,天青仙門就成為了她們的最好選擇。“為老不尊的傢夥!”

姬軒然看到她這個人心裡就氣,作為夜雪的師尊竟然親手把她往火坑裡推,無法容忍。“好你個小子,不要以為你是商會的人,我就不能治你,不要忘了我是武帝!”

老婦人將自己的氣息釋放出來,強大的壓迫力讓姬軒然難以支撐。夜雪急忙上前,擋在姬軒然面前喊道:“師父,你這是要做什麼?”

“你不要忘了,他是商會的長老!”

商會長老四個字如同大山般壓在老婦人的頭頂,讓她不得不收了氣息,商會巴結不了,更得罪不起。夜雪胳膊肘往外拐,氣得她不提地用柺杖敲擊甲板:“夜雪,你這是乾什麼?你怎麼能當著顧公子的面袒護外人?”

夜雪胸脯氣得上下起伏,上前據理力爭道:“什麼外人,顧長生於我纔是外人!”

“你!!”

老婦人連退好幾步,被身後的長老攙扶著上氣不接下氣,整個水月宗的人都在這個時候捏了一把冷汗,害怕顧長生髮怒。顧長生確實怒了,這話傳到他的耳朵裡,再想起之前秦陽說的話,他覺得自己撿了破爛,不過他剛走上兩步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姬軒然一腳踹飛了出去。“怎麼,你想說什麼?”

姬軒然突然動手誰都沒有想到。那位武神見此也隻是投去一個威脅的眼神,沒有動手的意思。他是商會的長老,和商會小姐關係匪淺,動不得,至少不能由自己動手。看著在地上哀嚎的顧長生,他甚至覺得有一絲暢快,自己的曾孫女就被這個混賬給禍害了,迫於壓力自己不敢算賬,今天看著顧長生被狠狠地教訓也能出一口惡氣。在場仙門的強者中有不少人都想要姬軒然把他打死,因為他們的後輩之中也有人沒能倖免。“啊!我的腰,我的腰好痛!”

顧長生捂著腰扶著船舷站了起來,自己體質無雙怎麼會連他一腳都承受不住!?“你敢踹我,你是想死嗎?”

他佝僂著腰如同野獸般盯著姬軒然,從來沒有人敢打自己,從來沒有!他見在場的強者都愣在原地,氣急敗壞地破口罵:“你們都瞎了嗎?他動手踢我,你們還愣著乾嘛!”

畢竟是門主的兒子,他們再不願意也必須做出態度,於是這位武神帶頭髮出了不痛不癢的警告:“姬公子,這位是仙門門主之子,好歹給點面子,不要讓我們難做。”

姬軒然本來都已經做好了全力戰鬥的準備,沒想到他們竟然是這樣一種態度,頓時明白了他們的心裡想法,饒有意味地看向了顧長生。他扛著長槍咧嘴笑道:“你好像很看不起秦陽啊,真不知道你是自負還是什麼,你以為你是我嗎?”

“你什麼意思?”

顧長生握緊拳頭,咬著牙想要給他點教訓,讓他知道什麼叫卑躬屈膝。“很簡單,秦陽確實不強,但那僅對於我,而你,連秦陽都不如,還敢在我面前犬吠,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顧長生氣急,牙關咬著咯吱作響,嘶聲叫道:“你們還愣著乾嘛,動手殺了他!”

可現場的仙門之人沒有人動手,有人樂得如此,有人不敢。唯獨老婦人的人覺得這是個機會,主動上前嗬斥道:“大膽姬軒然,竟敢對顧公子出手,仙門前輩不屑懲處你,那就我來!”

“水月宗強者何在!”

她身後水月宗強者有人迴應有人沒有,弟子更是一個人都沒有,這讓她眼角微微抽搐,覺得臉火辣辣的。宗主這種做法太卑微了,讓很多人都不能接受,更何況通過夜雪綁定仙門這件事,宗門裡不是所有人都支援。臉色最難看的莫過於顧長生,他何時受過這種氣,當即說道:“你們把姬軒然殺了,我就把你們水月宗建立為仙門分宗,在這耀陽大陸上無人敢欺負你們!”

老婦人雙眼發光,就連那些最開始在猶豫沒有迴應的人也露出了動容的神色,看向姬軒然的眼神也逐漸危險了起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