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56章 夜雪 我想再等等等他來

第256章 夜雪 我想再等等等他來


oliAgBz離開玄玉國之後,姬軒然全速向著東域方向飛行,剩下的兩個勢力等到回來之後再做打算。他手上拖著一個瓷瓶樣式的儲物法寶,裡面裝的全都是那隻七階妖獸的氣血,在飛行的時候都不忘修行,利用這些強大的氣血鞏固修為。天水帝國位於東域以南,姬軒然全速飛行足足花了十天時間,在這十天之內他的修為完全鞏固,甚至是來到了四重天巔峰。回到熟悉的帝國,姬軒然忽然覺得恍若隔世,明明也才一年出頭,可自己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從一座座城池上空帶著呼嘯聲飛過,引起了許多武者的好奇。“好強的氣息,這是武皇強者?”

“武皇?這麼年輕的武皇?難不成是七大宗的天驕弟子?”

“不可能吧,我看他往水月宗方向飛去了,水月宗可沒有男弟子。”

“怪了,今天早上我還看到一支聲勢浩大的隊伍乘坐飛舟也去了水月宗,這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越來越多的人向著水月宗的方向飛去,都要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水月宗的地址位於大山深處的水月穀當中,此地常年白霧籠罩,與仙境一無二般,此時天上卻停滿飛舟,白霧散儘。最為龐大的飛舟上,顧長生躺在一名女子的雙腿上,被喂著靈果,一副閒散模樣。“這個夜雪怎麼這麼磨嘰,都半天了還沒出來,真是不把本公子放在眼裡。”

他吐掉嘴裡的靈果想要做起來,卻被這名女子輕柔地按了回去,捏著他的臂膀嬌柔道:“就是,夜雪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憑什麼要公子您等她啊。”

“太不把您放在眼裡了。”

顧長生在她的凹凸有致的身體上上下其手,挑弄得她嬌羞呻吟,完全沒有在乎身邊水月宗一行人的目光。“還是巧兒最懂事。”

說著他便將手伸進了巧兒的衣服裡,惹出一陣挑逗的笑聲。旁邊的老婦人,也就是水月宗宗主時不時往下看,一直沒有看到夜雪的身影,這讓她心中捉急。這種二世祖,說不好突然就會發怒,到時候她可承受不住。“這丫頭也真是的,這麼值得高興的事,到關鍵是時刻還磨磨唧唧的,讓顧公子見笑了。”

她賠笑著想要找話題,可顧長生隻專注於懷中美人。又過了好一會,顧長生膩了,將懷裡軟綿無力的巧兒推到一邊,走到船頭看著下方山穀,不耐煩地質問道:“夜雪呢?本公子都在這裡等了快一天了,怎麼還沒出來?”

“要不是願意嫁給我就直說,本公子直接來強的。”

老婦人連忙走過去小心謹慎地解釋道:“公子莫怪,這事關夜雪人生大事,女孩子總是要精緻一點。”

“哼!我的耐心有限,在有一炷香時間不出來,我直接讓人平了水月宗,裡面年輕貌美的女子全都帶走,當我的玩物。”

這個想法剛在腦海裡浮現,他的嘴角就揚起一抹迫不及待的弧度,這豈不是更好?旁邊的仙門長老看出了他的意圖,在旁邊輕聲咳嗽以做提醒。在仙門裡在中域已經夠丟人了,若是再在東域亂來,仙門丟不起這名聲。“咳什麼咳,怎麼,你對我的想法還有意見?”

顧長生不悅,皺著眉頭瞪向身邊長老,後者無奈搖頭,遇到個這樣的兒子,門主也是夠可憐的。說過兩句之後,顧長生也沒有再提,他也怕回去被爹收拾。一臉不耐煩地催促道:“還愣著乾嘛,去把夜雪給我抓出來!”

老婦人在旁見他生氣,心中驚顫,當即怒聲道:“還不快去把夜雪那個不懂事的丫頭帶出來!?”

宗門裡,兩名美婦人雖有些許遲疑,但還是領命來到了夜雪的住處。山穀一處淡紫色花田裡,夜雪穿著粗布麻衣蹲在地裡給花兒施肥,頭頂烈日將她熱出了汗水。兩名長老來到此處時,見她還在打理花田,急得上前拉住她:“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打理這些花,仙門的公子都等了半天了,現在已經不耐煩了。”

夜雪抿著嘴眼眸低垂,將手抽了回來,後退兩步說道:“我想再等等。”

她的手指緊緊地勾連在一起,很是不願。兩人不理解,再次拉著她的手就要進屋換衣服:“等什麼等,你再等下去,我們都要成為那個傢夥的玩物了。”

“你就算再等一天,也改變不了什麼,顧長生確實聲名狼藉,可他不僅是仙門門主的獨子,也是除開秦陽之外,天賦最高的人了。”

“嫁給他沒有什麼不好的。”

夜雪沒有動,再次將手扯了回來,聲音略微顫抖:“我,我想再等等。”

兩人終於忍不住了,大聲嗬斥道:“你怎麼還不明白,誰都救不了你,你在這麼任性,會害了整個水月宗的,難道你想看到我們都和你一樣成為……”說到一半,她們兩個就將話給止住,再說下去隻會招人厭惡。夜雪不甘心,她依舊心存希望,她想等姬軒然,等他過來。即便她覺得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來了也沒用吧,反倒會很危險。她看著兩位長老伸過來的手,心裡開始自我開導,以至於沒有反抗。兩人見她不再反抗,語氣也溫和了不少:“夜雪,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那顧長生再不濟,好歹也是個仙門之子,嫁過去怎麼都不虧。”

“就是,在這大陸上,你等誰都沒有用,沒人敢和仙門對著乾,還不如好好接受這一切,多少人都羨慕不來呢。”

聽著她們兩個的假言假語,夜雪隻覺得心裡很痛,要是自己當初大膽一點和柳馨兒一樣跟著他離開,會不會就不會這樣了?姬軒然,你千萬千萬不要來,可我真的真的好想你來,帶我離開。就在顧長生忍受不住要發火的時候,山穀口夜雪穿著一襲淡藍色漸變衣裙走出來時,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嘴角裂出猥瑣又迫不及待的笑容。明明是冷若冰霜的氣質,臉上卻是落寞憂鬱的表情,旁人見了心生憐憫,他見了隻想蹂躪。看到她的那一刻,顧長生覺得再等一天都無所謂。外圍天空上,那些前來圍觀的武者看到夜雪時,激動得臉色漲紅。有人想到了什麼,忽然說道:“你們還記不記得不久前仙門曾說過,仙門之子要迎娶夜仙子!”

“似乎是有這麼回事。”

“該不會夜雪現在就是要出嫁吧!”

“瑪德,我聽說那個顧長生可不是個好東西,就是一頭隻知道配種的畜生。”

“握草,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以前去過東域北部,聽說過一些傳聞,那個傢夥都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子,若不是有著仙門這個背景,在街上都不知道要被打死多少次。”

顧長生是個人渣,當所有人都是知道的時候,他們憤怒,他們不甘,可無能為力。“可惡啊,水月宗這是把夜仙子往火坑裡推啊!”

“姬軒然呢,姬公子和夜仙子的關係好像不差啊,他會不會來?”

“你在想什麼啊?夜仙子之前可是被姬公子綁架了的,兩人之間的關係怎麼可能好。”

“可惡啊,就算是夜仙子嫁給姬軒然我都能接受,嫁給顧長生好氣啊!”

夜雪就差一步登上飛舟的時候,她忽然停了下來,眼眶微紅其中水波流轉,我見猶憐。她看右邊的天空,那裡萬裡無雲,乾淨得讓她痛苦。這裡全都是仙門的人,沒來纔好。顧長生見她停下來,迫不及待地伸出手要拉她。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