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8章 唐虎求饒秦陽藉機發難

第238章 唐虎求饒秦陽藉機發難


AHm一家大型酒樓裡燈火通明,唐虎和自己幾個酒肉兄弟推杯換盞。他紅著臉站起來端著的酒杯灑落幾滴酒液,當著整個酒樓所有人的面,大放厥詞。“什麼狗屁姬軒然,我殺了天劍門的人他還不是不敢對我做什麼。”

“小爺我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他要真有本事擂台上的時候他就已經把我殺了。”

“可現在我不也一樣活得好好的,哈哈哈!”

“那個姬軒然就是一個沒用的廢物罷了!”

說著他晃動幾下,仰頭喝淨杯中酒,提著褲腰帶在眾人的目光中來到外面。靈酒的作用致使他思維模糊,連視線都混亂了。他搖搖晃晃地來到了白牆下拉開褲子就要小解,忽然發現自己的丹田一陣刺痛,雖然很輕,但讓他心驚。丹田是武者的根本,按理說不該出現疼痛感,他憋住尿沒有說話,額頭冒出冷汗心存僥倖地等待起來,祈禱隻是自己感覺錯了。可接下來的劇痛讓他砸倒在地扭動身體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這裡的動靜引起樓中武者的注意,他們好奇走出來,卻發現唐虎連滾帶爬地向著秦陽所在的酒樓跑去。唐虎捂著小腹疼得滿頭大汗,身形踉蹌來到酒樓外,卻發現這裡已經閉門歇業。他拍打著大門,遲遲沒有反應,他便想要開口呼喊,沒想到大門這個時候打開,裡面的人神情冷漠一拳將他打飛了出去,厭惡地罵道:“知道這裡面住的是誰嗎?是秦天驕,再敢大吼大叫弄死你!”

說完砰的一聲關上大門。唐虎想要開口解釋,可他剛站起來就看到了裡面九層閣樓窗戶處冷眼旁觀的秦陽,眼中全是警告。這個眼神嚇得他不敢說話,起身向著商會方向跑去,那些好事的武者跟在身後全程看著,隻要不傻就能猜到兩人之間有什麼聯絡。“這唐虎是怎麼了?先是來這裡,又向著商會方向跑?”

“不知道,看他模樣估計出事了,想要尋求幫助吧。”

“跟上去看看。”

這些武者離開之後,秦陽才關上窗戶。“沒想到這個姬軒然竟然還留了一手,長老為何不讓我直接殺了他?”

秦陽來到桌子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解地問道。海長老雙手攏在袖子當中,眯著眼道:“若是首席你將唐虎殺了,很容易就引起他人懷疑。”

“天劍門和姬軒然都與你有仇,在唐虎殺了天劍門弟子之後,你就把唐虎殺了,你覺得這像是什麼?”

“殺人滅口。”

“你與姬軒然之間隻差一條導火索,萬一被點燃,你們兩個之間必有傾儘全力的一戰,不妥。”

聽到海長老的解釋,秦陽砸在桌子上不忿道:“海長老是覺得我這個仙門首席不是那個姬軒然的對手嗎?”

“我和他一戰,我必勝!”

他握緊拳頭對自己有著極大的自信。海長老知道他自信的源頭是什麼,沒有過多在這件事上多說。“現如今那唐虎也就隻有去求姬軒然,纔可活命。”

秦陽皺眉道:“所以他還是會說出是我們指使的,對嗎?”

海長老以手撫須,雙眼微眯一切儘在掌握中,他輕笑道:“屆時我們就說他是為了活命配合姬軒然撒的謊,目的就是找一個子虛烏有的藉口對你出手。”

“到時我們還能藉此反咬姬軒然一口,稱他小人之心,故意找藉口挑釁我們。”

秦陽嘴角上揚,玩轉手中茶杯,到那個局面的時候,他所拉攏的人心也會動搖,這對天青仙門招攬天才很有利。瑤雲商會和天青仙門這種體量,雙方競爭人才已經不是拚資源和實力,拚的是人心。“姬軒然,你白天那麼嘚瑟,踩著自己拉攏人心,現在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麼辦。”

瑤雲商會門口,唐虎跪在地上哀聲乞求,一臉後悔地說道:“我錯了,對不起,求求你救救我!”

他現在已經明白原因是什麼了,絕對是因為白天姬軒然的那一拳,都是他做的手腳。“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姬公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啊!”

腹部傳來的絞痛就像是在擰動著他的生命線,隨時都會斷命。他不停地磕著頭悔不當初,嘶聲求饒。可任憑他如何哀求,門口的兩個黑衣護衛紋絲不動如同雕塑般對他視而不見。這個商會都對此無動於衷,就好像完全沒有發現有這麼一號人一樣。姬軒然坐在三樓窗戶處,聽著外面的求饒聲,神色平靜,到現在他還沒有說出自己想要聽到的。“我錯了!我不該受仙門長老蠱惑,不該聽從他們的指示殘殺天劍門弟子,達到激怒姬公子您的目的!”

“我錯了,救救我吧,我的丹田快要炸了!!!”

唐虎蜷縮在地上抽搐,卑微乞求。跟隨而來的武者聽到他的認錯,都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原來是秦天驕在幕後指示的,我說唐虎膽子再大怎麼敢隨便就下殺手。”

“看這樣子,姬公子早就猜到了。”

“肯定是了,不然唐虎為什麼先去找秦天驕,吃了閉門羹之後纔來的商會。”

“虧得我以前還那麼敬仰秦天驕,沒想到他竟然耍這些小手段。”

姬軒然聽事情發酵得差不多了,便推開窗戶向下望去,淡淡道:“你所言屬實?”

唐虎不敢再有半點心思,連忙點頭隨動著汗水道:“句句屬實!”

“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真的是秦陽身邊的海長老指使的,真的啊!”

“既然如此,你也好意思來求我救你!”

姬軒然冷哼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周圍人也跟著數落,甚至有一身正氣之人請求姬軒然處理掉這種敗類。這種呼聲越來越大,一切都在按照姬軒然所預料的方向發展,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就在他要解決這個傢夥的時候,秦陽帶著人趕了過來。“我聽說有人汙衊我?”

他一來就表明瞭自己的態度,這一切都是汙衊!他的到來讓這條街道陷入了死寂當中,沒有人敢說話。秦陽戲謔,來到唐虎身邊,他想狠狠地踹死這個傢夥,可若是動手了,反倒百口莫辯。他譏笑道:“姬軒然,你當真是好心機啊,沒想到你竟然怕我怕到了這種程度。”

姬軒然挑眉,發現形勢開始脫離自己的掌控。“怕你?你不會是想顛倒是非說這是我設的局吧?”

“嘖嘖,秦陽,到底是誰心眼多?”

先入為主,誰怕誰!見秦陽一時間答不上來,他便提起唐虎當著眾人的面扔上來夜空,隨著一聲慘叫響起,奪目的光華在夜色中綻放,驚人的力量將整個帝都照亮得宛若白晝,真是逼得陣法自行運轉。抵禦這股力量。這個人無論說什麼都得死。秦陽看著天上的光芒,嘴角上揚道:“難道不是嗎?你從白天在與唐虎對戰的時候都計劃好了,你不殺他根本就不是所謂維持正常秩序,是為了控製他。”

“你就是想通過唐虎的嘴來設計誣陷我,然後以此為藉口對我發難,我說得對嗎?”

“你現在這麼著急殺唐虎,不就是想要殺人滅口嗎?”

秦陽說得眾人一時間想不出什麼毛病,兩人之間本就有化解不開的矛盾,這麼說也不能說是憑空捏造。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