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7章 你也不怎麼樣嘛再度收穫名聲帶血的煙花

第237章 你也不怎麼樣嘛再度收穫名聲帶血的煙花


O=w!G大比繼續,激烈的演武場中忽然安靜了下來,姬軒然的號碼牌動了,這還不是最關鍵的,關鍵是唐虎的也動了。這就挺耐人尋味的。唐虎看著擂台上負手而立的姬軒然,嚇得雙腿打哆嗦,他不是怕打不贏,畢竟此時在他眼裡,姬軒然的修為不過武王六重天,他是怕其背後的勢力。有人幸災樂禍道:“唐虎,你下來後不是很得意嗎?現在上去啊,繼續殺啊!”

“就是,怎麼,現在怕了?”

對於他這種在演武場不由分說就殺人的傢夥,眾人都沒有好臉色,這完全就是在擾亂氛圍。唐虎臉色鐵青,指著他們大罵道:“等老子下來之後,你們最好祈禱不要遇見我!”

說著他便陰沉著臉走上了擂台,大比有規定,不能隨意殺人,隻要自己上去就認輸他又能把自己怎樣。可他萬萬沒想到,前腳剛踏上擂台,身體就完全不受自己的控製,保持著陰冷的表情向著他奔跑了過去。姬軒然眼底金光閃爍,這是他從未使用過的天陽精神術的控製手段,能夠強行控製他人的身體。唐虎臉色慘白,看著眼神冰冷的姬軒然想要大叫揭穿他,卻發現自己的咽喉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死死捏住,無法出聲。“好傢夥,我還以為他會直接認輸,沒想到還敢主動發起攻擊,真不怕被殺嗎?”

“姬公子好像修為不高,會不會出事啊?”

“死吧。”

姬軒然輕聲念著,抬拳錘擊在了他的小腹處,將他整個人都錘飛了出去,砸在擂台外口吐鮮血。出人意料的,唐虎竟然站了起來,抹掉嘴角的鮮血嘚瑟地大笑。“哈哈哈,什麼狗屁姬公子,這一拳軟弱無力,就你這樣怎麼坐上這個位置的。”

自己下來擂台還沒死,這讓他僥倖的同時愈發猖狂。現在他又能把自己如何?說完還對姬軒然豎起中指,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眾人也是一臉驚異,難不成真是姬公子實力不夠?姬軒然淡淡道:“我代表瑤雲商會,需要做出表率自然不會動手殺你。這就當是給你的一個教訓。”

“諸位也請心安,若是不小心殺了對手,我們也會以公平為原則處理。”

聽到這話,眾人這才明白他的用意,不禁高呼姬公子大義。甚至不少人已經對他崇拜得五體投地,那些女性武者更是癡迷不已。藉助這一次機會,姬軒然在此為商戶樹立了一個良好形象。秦陽聽著在不絕於耳的讚美和崇拜之詞,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感情自己這是幫了這個小子。唐虎得意的回到位置上,姬軒然的那番話更是讓他得意,心中沒了任何顧忌。姬軒然眼神幽幽,看了他一眼,讓唐虎莫名地感到心緒不寧。真以為自己會放過你?做夢!姬軒然在他的丹田裡埋下了一顆紊亂的靈力種子,等到將他丹田中的靈力全部同化之後,轟然爆炸。他輕笑,等著唐虎來求自己。天劍門的人本以為他會殺掉唐虎為師姐報仇,可當唐虎活著飛出擂台時他們氣憤不已,聽到姬軒然的話之後更是落寞。金鳴道人歎息,自己不該指望姬軒然的,畢竟他現在都不是天劍門的人了。“該死的唐虎,我還以為姬師兄會為韓師姐報仇,結果。”

“唉,別想到了姬軒然現在是商會的人,怎麼會為了我們出頭而損害商會的利益。”

天劍門弟子失意,情緒低迷。特別是那些宗門培養出來參加大比的天才更是不喜,對姬軒然有了怒氣,覺得他忘恩負義。姬軒然回到高台之後,幾位長老說道:“沒想到姬公子竟然會這麼做,讓我等佩服啊。”

“嗬嗬,幾位前輩不必誇獎,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既然是商會的長老,自然要考慮商會的利益。”

聽了這番話,他們幾個心中更是歡喜,他能夠如此為商會考慮,對於商會來說是一大幸事。姬軒然故意從秦陽面前路過,忽地停下腳步:“你是不是很失望?”

秦陽眼角抽搐,想要起身暴揍,可理智沒能讓他動手,坐在椅子上裝作局外人的樣子笑道:“確實,看到你又收穫了這麼多擁躉,我的心情的確好不到哪去。”

“嗬,我會讓你後悔的。”

姬軒然直言,隨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走後,秦陽臉上的笑容消失,變得陰沉。真以為有了商會的背景,我就動不了你了嗎?威脅我?我堂堂大陸第一天驕會怕你!?接下來的擂台戰很平常,姬軒然接連戰鬥了十場,全都一擊取勝,讓眾人明白姬公子是在藏拙,同時愈發好奇他的真實實力。秦陽也不甘示弱,甚至表現得更為強勢,下手果斷根本不給對手說話的機會,全都打下擂台,事後會對著姬軒然投去挑釁的目光。今天賽場上唯一不足的就是,天劍門弟子又死了兩個,這讓在場的人都懷疑有人針對他們,姬軒然無論讓自己如何鎮定,可愈發難看的臉色也被秦陽儘收眼底。秦陽腳步輕快,神情愉悅地離開了這裡。第一天的大比結束,眾人紛紛離去。姬軒然沒有跟隨一眾長老離開而是獨自一人找到了柳馨兒和溫韻,三人坐在小院裡交談。剛坐下,柳馨兒就撅著嘴抱怨:“現在不得了了,把我晾在一邊是吧。”

姬軒然搖頭,這幾天自己是真沒時間來找你啊,不過他還是表達了歉意,讓柳馨兒難免有些小得意。萬人敬仰的姬公子,不也一樣在自己面前乖巧得很。隨即她又皺眉說道:“今天演武場上明顯有人針對天劍門,都死了三個天驕了,這對天劍門來說可是很大的打擊,你怎麼就不為他們做點什麼?”

“特別是那個唐虎,我還以為你會殺了他呢。”

聽得出她有些不滿,顯然也是討厭唐虎那些人。溫韻卻思考些許溫聲道:“或許柳…姬公子有自己的考量吧。”

姬軒然舉起茶杯淡笑道:“溫姑娘果然懂我,我即便退出了天劍門,可我依舊不會忘記天劍門於我的恩情,唐虎那些人,我怎麼可能放過。”

說到此處,他眼含殺意,淩厲得讓柳馨兒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那你打算怎麼處理唐虎那個渾蛋?”

“等著吧,今晚請你們看煙花。”

煙花?兩人不解,但也沒有急著追問。柳馨兒想要姬軒然留下,畢竟已經很久沒見了,想要溫存一晚,不過他還等著唐虎來求自己,還是去到了商會。此時天劍門所在的客棧裡,眾多弟子怒氣橫生,嚷嚷著要為死去的師姐師兄報仇,金鳴道人也心緒難寧,起身道:“薑河、紫玉你們兩個隨我來,我若是不做點什麼,旁人還以為我天劍門好欺負。”

“是,師父!”

一男一女起身鏗鏘迴應,跟著金鳴道人離開了客棧。街上,眾人見他殺氣凜然就知道城中有大事要發生,引起眾多武者跟隨。天劍門畢竟是姬公子曾經待過的宗門,他們也想看看這天劍門到底有何實力。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