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4章 一遇風雲變化龍武道意誌

第234章 一遇風雲變化龍武道意誌


~_CFmd,。“怎麼你還覺得自己有機會能夠打贏我?”

姬軒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到中間揹著雙手道:“以前我沒背景,隻能在你的規則下掙紮,甚至被你威脅。”

“以前你修為比我高,能夠壓著我打,可自從上一次之後你我之間已無差距。”

“現在,你覺得你能在我手中討得便宜嗎?”

眾人沒有說話神色不定,簡短幾句話概括了他這一路的曲折。姬軒然抬手淡然道:“現如今,我是瑤雲商會榮譽長老,你天青仙門確實強大,可商會不怕,再想以勢壓我,那種日子一去不複返了。”

天青仙門的外門長老釋放出武聖氣息就要打他的臉,可氣息剛出現,與他同級的五道氣息沖天而起,籠罩在他的身上,壓得他氣血逆流,冷汗連連。五個武聖!“你還想欺壓我商會長老?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嗎?”

姬軒然背後五道虛空裂縫被手撕開,五位武聖踏步而出,其身神光噴湧讓人心生跪伏之意。他們的出現讓在場眾多天驕心生敬畏,承受不住這等氣息。那些堅持沒有跪下之人被五位武聖用目光加以讚賞,後者難免欣喜自豪。任憑他們天賦非凡傲氣淩人,被武聖認同也是莫大的榮耀。姬軒然不卑不亢身姿挺拔地與秦陽對視:“如何?看清楚沒有,現如今到底是我壓你,還是你壓我?”

秦陽雙眼微眯,臉上看不出悲喜,神色如常道:“算我高看你了,借他人之後也能讓你沾沾自喜。”

姬軒然吭哧發笑,彎著腰自嘲道:“我在你眼裡不就是一個鄉野村夫嗎?怎麼,現在卻要求我在你面前講什麼錚錚傲骨嗎?”

“秦陽,是我變了,還是你不複往昔崢嶸?”

他眼神幽幽,直擊秦陽內心,讓後者眼神逐漸動搖。秦陽隨即穩住道心,撇過視線冷哼道:“初見之時你一身傲骨,剛強直硬,現如今倒變得伶牙俐齒了。”

“我一直都是這樣,隻不過那個時候我隻專注一件事而已。”

“你知道是什麼吧,殺蒼雲筱筱。”

姬軒然嘴角揚起一抹譏諷弧度,秦陽青筋暴起險些動失去理智。因為筱筱的事,他回到仙門之後整日頹靡,若不是師尊斥責,他到現在都不能走出來。他嘴唇哆嗦,強壓心中怒火咬牙切怒目直視姬軒然,在身邊武聖長老的提醒下才恢複了平靜:“比背景是吧,好。”

“今日是我疏忽,隨行隻有三位長老,他日可不要給我機會。”

說罷就要轉身離去。姬軒然開口問道:“你還沒說你想乾什麼呢?”

秦陽止住步伐沒有回頭,傲然道:“我秦陽一生不弱於人,這耀陽大陸不過是我的證道場!”

“千絕榜大比時,我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

秦陽走了,來得突然走得匆匆。沒有他們所期待的戰鬥,有的隻是濃烈火藥味。就當其他人也要跟著離開的時候,姬軒然開口將他們都留了下來,嘴角含笑:“怎麼,這麼著急這走,你們不是都想見我嗎?”

他們不說話,此事太過出人意料,現在隻想趕緊離開。姬軒然見他們沉默不語,不禁譏笑:“就你們這為人的態度,成長起來也將是大陸火禍害,不如我讓五位長老將你們全殺了吧。”

此話一出,不少天驕心驚跪地,嚇得失神。就連五位武聖也被這話嚇得不輕,要真是將這裡的天驕都殺了,於商會而言也是一個極大的麻煩。“姬長老……”其中一個人想要勸他三思,卻被姬軒然抬手打斷。他走到跪在地上那些人面前,俯視著他們道:“心性如此差,成不了大事,還不如早早退出回家種田,也能落得個清閒。”

“都滾吧!”

這一晚眾多天驕道心崩潰,放棄千絕榜大比連夜離開帝都。雖然來此處的天驕隻是小部分,可也能反映整體情況。五位長老長舒一口氣,他們是真怕姬公子下令殺了他們。“怎麼,你們覺得我是那種動不動就殺人的嗜血之輩?”

五人嗬嗬笑著,沒等他們開口否認,姬軒然就自己承認道:“我還真是。”

……他們本想讓姬軒然住進商會,卻被他給拒絕了,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五人也不確定如何評價最好,鋒芒太盛?或許是不卑不亢和占理不饒人來形容更合適。“姬公子如此年紀就能得到小姐的認可,果真非常人可比。”

“這等心性,有望成神嗎?”

“武神之境乃是大陸極境,現如今這耀陽大陸上也沒有多少,難。”

另一位武聖搖頭:“小姐何許人也,乃是上界之人,能讓她看重的人自然有其獨到之處,絕非等閒。”

“我有預感,假以時日姬公子必將乘風雨之勢化龍成仙。”

四人沒有反駁,卻也不敢完全認同。武神便是他們這一生的追求,若是這就對一個十九歲晚輩做出如此評價,未免太過輕率,貶低自己。“怎麼,你們心有不服?覺得他不過是個晚輩而已?”

這位武聖爽朗一笑撫須道:“可他年紀輕輕地位便已在我等之上啊。”

四人相顧歎息,是自己淺薄短視了。第二日清晨,姬軒然來到商會詢問修煉一途上的問題。十位武聖齊坐於此,面對姬軒然。姬軒然坐在他們面前,皺眉說出了自己的疑惑:“諸位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武皇境可練神明虛影,可我到現在都沒能摸到門路。”

“這神明虛影到底該如何修煉?”

十人微微一愣沒想到將他困住的竟是如此簡單的問題,難怪他們覺得他的境界有些虛浮。其中一個人以手撫須笑道:“神明虛影其實並非神明,而是意誌的載體。”

“武皇通常都將人形作為意誌載體,故而纔有了神明一說。”

“所謂的神性其實也並非神性,那就是武道意誌。”

“武道意誌?”

姬軒然恍然,沒想到是自己走歪了。武聖繼續道:“你要注意,意誌載體也尤為重要,能夠在一半的程度上決定虛影的強弱。”

“所以當每個武者到了武王境界之時,都會外出遊曆開闊眼界,尋找能夠震撼他們的身影。”

“當然,也有些天賦卓然之輩,會以自己的形象作為載體,這類人無疑是對自己極為自信,不過大多都很淒慘。”

“相比於以他人形象作為載體沒有什麼明顯優勢,風險還大,與其說是天賦卓然,倒不如說是心高氣傲。”

“不知姬公子印象最為深刻的人是誰?”

說道這裡,十位武聖都期待了起來,若是自己的形象能夠作為載體,這絕對是一件幸事,說不定還能因為得到小姐的嘉獎。最深刻的人嗎?姬軒然思來想去,也隻能是她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