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3章 姬軒然 之前不是挺歡的嗎繼續鄙視我啊

第233章 姬軒然 之前不是挺歡的嗎繼續鄙視我啊


$cfRW~[可當韓月音看到姬軒然那張臉的時候,先是憤怒然後膽怯,若是以往這個傢夥還不是瑤雲商會長老時,她肯定已經出言針對了,可現在不同,對方背景強大惹不起。於是乎眾人見韓月音怒氣沖沖地站起來,隨後又默不作聲地坐了下去,這讓他們不明所以。有人以為她是沒有看到,主動站起來指著姬軒然說道:“韓仙子,此人就是公開辱罵秦天驕之人。”

“沒錯,臭小子,不要以為刻意躲藏就能逃避,還不趕緊跪下來當著韓仙子的面道歉!”

韓月音聽到這話臉色發白,恨不得將這幾人當場打殺,這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啊!似乎是注意到她那殺人的眼神,這幾個人也意識到氣氛的微妙,說話支支吾吾半天,最終默不作聲地坐了回去。至於為什麼,沒幾個人知道。姬軒然依舊是那副胡亂吃喝的模樣,根本沒有將在場的人的言行聽進去看進去,這讓不少人都為此感到不爽,有失風度。縱使他們有萬般譏語,可有韓月音莫名態度在前,他們也不敢輕易開口,就導致現場十分安靜,所有人都沉著臉聽他吃東西的聲音。他一個人吃還不過癮,將小蛇放出來跟著一起吃。人與獸同桌,這讓一些心高氣傲之輩氣得青筋暴起,這簡直就是**裸的侮辱。終於有人忍不住拍桌出聲嗬斥:“你這是在乾什麼?你自己吃就算了,還將野獸放在這裡,羞辱我等嗎?”

韓月音本想置身事外,卻沒想到這些人請她出面,嚇得她心中抽搐險些暈厥過去。自己已經得罪了他,不想再加深矛盾了啊,你們這些蠢貨作死能不能不要帶上我啊!操!憋了半天隻說了句大家隨意。這不禁讓眾人深思,理解其深意。他們暗中傳音交流道:“難道韓仙子是因為這是為姬公子舉辦的,所以故意放縱那小子以此來噁心姬公子?”

“很有可能,畢竟姬公子與秦天驕不對付早已人儘皆知。”

“是了,肯定是這樣。”

“可是我看他那副旁若無人的模樣,心裡就不舒服。”

“太放肆了,和他呆在一起簡直掉身份。”

“稍安勿躁,他越是如此,越能體現我們的風度,到時姬公子一來,對我們的印象也會更好。”

“言之有理。”

“就讓他先得意吧,等到姬公子一來有他好受的。”

眾人冷笑不再談論,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以至深夜,正主姬軒然還沒出現,讓他們困惑不已,有些人甚至不耐煩了起來。“姬公子到底來不來?”

“雖然但是,他的架子端得未免太高了。”

他們抱怨時已經有人開始吃東西。這時湖面上忽然傳來動靜,四個人禦空而行,帶動的氣浪在水面上滑出一條痕跡。眾人紛紛起身凝視,後面的人問道:“是姬公子來了嗎?”

“好強的氣息,應該是三位武聖,是姬公子沒錯了!”

“是秦天驕!”

有人認出了秦陽,興奮地叫了出來,也有不少人戰意凜然想要與他比試一番。“什麼,是秦天驕?”

越來越多人的起身。韓月音看到自己的朝思暮想的男子出現,臉上泛起一抹動人笑容,起身迎接道:“秦陽,你來了。”

秦陽落在飛舟上,淡淡點頭,隨即眼神淩厲地在人群中掃過,最終將目光放在了最後面。所有人都跟著看去,發現秦陽看的是姬軒然時,咧嘴笑了出來。有人主動說道:“秦公子,就是這個人剛纔對您言語侮辱,我等氣憤不已,奈何這小子無恥至極,我們拿他沒辦法。”

“是啊,秦公子隻要您一聲令下,我們便出手教訓他一番。”

“沒錯。”

眾人紛紛附和,這可是討好他的好機會,如此良機不能錯過。秦陽聽聞,不禁莞爾:“你們說要替我出手教訓他?”

“秦公子大可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一些武者將姿態放得很低,除開那些在這裡算得上強大的天驕外,幾乎都是這個態度。“真是可笑,你們有這個實力嗎?”

他們不解秦陽這是何意。秦陽也不等他們詢問,便開口喊道:“真是讓我意外啊姬軒然,沒想到你在那樣的情況下都能活著,像隻蟑螂一樣打不死!”

姬軒然抓起小蛇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沒辦法,誰叫我人緣好呢,不像你處處遭人嫌。”

他是姬軒然!?眾人如遭雷擊,這種人怎麼會是姬公子,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事實擺在眼前,也由不得他們不接受。他們雙腿發軟坐在了甲板上,前不久他們算得上是極儘譏諷,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完了……”“姬公子,剛纔的一切都是誤會,我不知道您就是……”“對對對,之前的一切都是誤會,我們也是無心之失,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瑪德,這可是瑤雲商會長老,得罪了他簡直要命!之前嘲諷他的那些人若不是現場人多,都忍不住抽自己巴掌了。姬軒然嗬嗬笑道:“別呀,之前不是挺歡的嗎?繼續鄙視我啊?”

“什麼狗屁誤會,換做是別人你們就可以隨意針對嘲諷了嗎?”

“踏馬的,不把人當人是吧!”

說道這裡,姬軒然怒火升騰,直接咆哮嚇得他們身體發顫。“三個月不見,你脾氣倒是大了不少。”

秦陽淡笑,雙手揹負在身後,眼神輕蔑。姬軒然嘴角上揚,露出了牙齒:“可不是嘛,誰叫我現在是商會長老呢,坐上這個位置後,哎呀,真他媽爽,所以我變得暴躁點沒問題吧。”

秦陽不答,他便看向其他人,指著他們問道:“有問題嗎?”

一些人連忙搖頭,一些人臉色難看,這分明就是在嘲諷。“我問你們有問題嗎?!”

“剛纔一個個鼻孔朝天,怎麼現在都成啞巴了?”

面對姬軒然的怒火,他們隻能迴應道:“沒有沒有,沒有任何問題。”

“你看,他們都說沒有問題。”

“嘖嘖,可惜還是沒你那麼會端架子。”

姬軒然一臉輕佻模樣讓秦陽的臉色陰沉到能滴出水來,他知道這個傢夥是在裝給自己看,故意編排自己。“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今天來就一件事。”

秦陽冷眼直視,不想與他浪費時間。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