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18章 玄體技 八方血劍

第218章 玄體技 八方血劍


1~U!姬軒然也不和他廢話,雙手向前揮動,靈劍隨即蜂擁而出,劍鳴聲陣陣激起岩乘風兩人全身的雞皮疙瘩。岩乘風反應迅速,側身閃避第一次攻擊,隨後起身跳躍踩在靈劍彙聚而成的劍河之上,持劍殺向姬軒然。“今日,你必死!”

“燃血秘劍!”

血色劍光猶如滔天血海橫推而來,讓姬軒然避無可避抬手硬接。砰!!地面再度破碎翻飛,姬軒然雙腿壓入地下沒過膝蓋,肩上的力量讓他動容。“果然一直都在藏拙!”

他雙臂發力,用劍頂飛岩乘風,拔出雙腿起身反攻,金色火焰纏繞劍刃自他脖頸前滑過,與勝利失之交臂。岩乘風迴旋身體拉開距離,順勢旋轉在再殺回來,矮身揮劍欲要斬其腰腹。瞬息之間變化莫測,姬軒然反應不及隻能以手抓劍。劍勢受挫,劍鋒破開姬軒然血肉鮮血橫流。岩乘風沒預料到他竟然如此果斷,其體質的強橫程度再次讓他心驚。姬軒然死死捏住劍鋒,揮劍劈他腦袋。後者想要抽劍躲避卻被他拉得身形停頓,無奈之下岩乘風隻能學他用手接劍。可兩者體質豈能相比,長劍勢如破竹般切開他的肉掌和肩膀,將整條左手斬落下來。“啊!!!”

斷臂之痛讓岩乘風全身抽搐棄劍後退,捂著斷臂與他拉開了距離。岩乘風漲紅著臉色服下一枚碧綠丹藥,斷臂處的血很快被止住,他喘息著站了起來,此時的他汗流浹背身體還在輕微顫抖。姬軒然扔掉血色長劍,看著自己流血的手眯眼道:“若非我這體質,還真就死在了你的手裡。”

說著左手一招,成群靈劍從岩乘風後面殺回,逼得他不得不再度拉開距離退到了葉子楓身邊。此刻葉子楓已經萌生了求饒的想法,岩乘風都已經如此,自己又豈能翻身。可當他對上岩乘風那極致冷漠的眼神時,不由一哆嗦打消了念頭。“我們接下來怎麼辦?你受傷了還能打嗎?”

葉子楓哀聲詢問,讓岩乘風怒火不止,當真是個無用紈絝!他忍著餘痛說道:“你必須和我一起動手,不然問我們都得死。”

說著他又往嘴裡塞了兩顆療傷丹藥,慘白的臉色也逐漸恢複了血色。岩乘風取出一柄四階極品長劍,這讓他越發痛恨炎陵,若不是他自己又豈會淪落到無劍可用的地步,若是破玉劍在手,即便柳陽陽體質非凡,也得死!注意到他投來的凶惡目光,炎陵嘴角勾出一抹譏諷,今日之後就少了一個勁敵。忽然他靈光一閃看著葉子楓,後者被他看得心裡發毛。“你有五階武器嗎?”

葉子楓不敢遲疑,這關乎自家性命,當即就取出了三柄五階上品長劍,氣得岩乘風直咬牙,若是一開始就拿出來,自己用得著斷臂?沒等他接過手,姬軒然就發動了致命攻擊,劍風淩厲讓他不得不收手躲避。姬軒然從兩人之間衝過,還未站穩便回身再度發動攻擊,招招烈陽天寂斬劈得兩人隻能抱頭鼠竄。“踏馬的!”

葉子楓被逼得破口大罵,扔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其中幾個有著劇毒瀰漫在練武場上。姬軒然不得已隻能停下,後撤來到了安全範圍內。觀戰的天驕也連忙後撤,不想沾染這種毒藥。葉子楓見毒藥有用,立馬又掏出了幾瓶,向著姬軒然扔了過去。姬軒然冷哼一聲,抬拳打出金色火焰,將這些瓶子全部擊碎,連同裡面的藥粉一起灼燒,本以為火焰燒之後能夠化解,沒想到產生的毒氣威力更甚。好在毒氣很快就揮發了。趁著這個空檔,葉子楓將三柄長劍都扔給了岩乘風,有了利器他的信心增長了不少。這一次,他爆發全部實力施展出了自己一直隱藏的招式。沖天血氣驅散瀰漫的毒粉,化作八柄巨型血色長劍將姬軒然圍在中間。“玄體技,八方血劍!”

岩乘風飛上天空,手握其中一柄向著姬軒然斬了下去,八柄劍不止將他包圍,甚至散發出的氣血禁錮住了他的行動,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血劍落下。“糟了!”

溫韻臉色微變,腳尖輕點地面飄然飛出就要出手救助,可當她看到姬軒然的眼神時,卻選擇了收手。“死!”

岩乘風雙眼充血,奮力斬了下去。轟!八柄劍斬在一起,過於強悍的力量甚至讓血劍崩碎。“哈哈哈,死了吧,終於是死了!”

岩乘風如釋負重,落在地上扔掉長劍整個人的精神都得到了昇華。可漸漸地他發現自己的心魔依舊在,當日下跪的一幕在腦海中依舊清晰,他眉頭緊蹙,拉扯著自己的頭髮不停自問:“怎麼回事?明明都報仇了啊!”

葉子楓忙著激動,邪公子等人關注姬軒然狀況,若真是死了,那現在將岩乘風擊殺必定會得到瑤雲商會的好感。炎陵眼中精光閃爍,甚至拔出了破玉劍。在場眾人認為姬軒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著,甚至除了柳馨兒兩人都希望他死在這裡。柳馨兒坐在原位抿著嘴,若不是溫韻告知沒事她早就衝上去了。這個時候練武場上的煙塵忽地被驅散,姬軒然頭頂金色龍鱗口溢鮮血走了出來,他譏笑道:“自然是因為我不是你的心魔。”

“你隻是一條膽小的斷脊之犬。”

“不,不可能!”

“一定是因為你還活著!”

岩乘風發瘋般地嘶吼拉扯自己頭髮,撿起地上的長劍毫無章法地殺了過去。姬軒然回身掃腿踢在了他的脖子上,將他踹飛了出去。本還在激動的葉子楓看著活生生的柳陽陽,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雙腿發軟坐倒在了地上。竟然活了下來,眾人大失所望,不過並沒有表現在臉上。邪公子心裡最為難受,本以為不用被敲詐靈石還能藉此機會拉近與瑤雲商會的關係,到頭來還是泡湯了。柳陽陽啊柳陽陽,你的命怎麼這麼硬?你的手段怎麼這麼多啊!姬軒然輕蔑地看了一眼此時的岩乘風,現在的他哪還有天驕的風範。姬軒然走到葉子楓面前,長劍指著他的眼睛,淡漠道:“不要把我當成傻子。”

就在他要瞭解他的時候,葉道陽突然出現,出手救下了自己兒子。“柳公子你為何要殺我兒?!”

姬軒然懶得解釋:“你自己問問你這好大兒吧。”

等到他回頭,岩乘風趁著這個機會飛昇遁入了黑夜當中,消失在了城主府。“嘖,一個不小的麻煩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