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19章 家父若有來生定作親子撫養以儘人子之道

第219章 家父若有來生定作親子撫養以儘人子之道


}-_w;8葉道陽將自己的兒子護在身後,即便面對的是商會長老。姬軒然見他護子心切,便知道今天是殺不了這個葉子楓了,轉身來到邪公子身邊淡淡道:“你的護衛實力很強,讓他去把尹風放出來。”

邪公子神情凝滯,下意識後退與他拉開了距離。讓自己放尹風出來意欲何為?現在屍傀天剛在淮山城站穩腳跟,不能在這個時候出岔子。他拱手試探道:“那尹風父子有殺您之心,為何還要將他們給放了?”

姬軒然沒有解釋的意思,挑眉道:“不要忘了,你在之前也利用了我。”

邪公子正色道:“柳公子放心,我這就去安排。”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若是還在猶豫未免太過愚蠢,稍作安排也能避免屍傀天受到波及,一切都好說。邪公子轉身離去時,周圍的天驕都羨慕地看著他的背影,能夠與柳公子私下談話,想來是比較重要的事。柳馨兒走過來牽起他的手關懷道:“你感覺有沒有不舒服?”

“還有,你這手趕緊敷藥。”

姬軒然微笑著抽回了手,搖頭道:“沒事,我的身體分硬朗,這你應該最清楚纔對。”

“少來!”

柳馨兒小臉緋紅,沒好氣地拍打他的肩膀。“溫姑娘,剛纔多謝了。”

溫韻搖頭:“我什麼也沒做,你不必謝我。”

聽完自己兒子的陳述,葉道陽臉色鐵青,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這個混戰東西。他繃著臉懷揣忐忑心情來到姬軒然身邊,拱手道歉:“柳公子你,犬子不知尊卑,多有得罪望公子海涵。”

“嗬嗬,葉前輩抬舉我了,柳某隻是一介平民,貴公子自然不用考慮我的臉色,莫要像上一位城主那般,有個不爭氣的兒子。”

姬軒然說完,挽著柳馨兒的手向著外面走去:“成為郡守不容易,希望你這位置能一直坐下去。”

眾人陸續離開,場中隻剩下葉道陽父子。葉子楓自知闖禍,跪在地上久久不起。葉道陽走過去抬手敲打他的腦袋,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我好不容易纔坐上這個位置,你差點就把你爹我玩沒了!”

“你知道你都乾了些什麼嗎?”

“爹,我不該得罪柳公子,我知道錯了。”

葉子楓抓著父親的衣服,請求寬恕卻沒想到又換來一頓打。葉道陽氣急之下將他踢了出去,指著他訓斥道:“你知道個屁,你不是不該惹他,你是沒用,沒有實力還敢去惹他,殺不了他!”

葉子楓聽到這番話恍然大悟,抬頭看著自己父親怔怔出神。罵完之後,葉道陽也逐漸平複了下來,臉色陰狠指關節乒乓作響:“現在已經將他得罪了,聽他的意思肯定不會輕饒了我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趁著現在有機會。”

“弄死他!”

葉子楓發抖,父親瘋了,還要帶上自己!他連忙勸解:“父親,柳陽陽背景是瑤雲商會啊,要是把他殺了為我們還能在這淮山城過下去嗎?”

葉道陽冷哼,甩開他的手訓斥道:“現在知道怕了,剛纔的膽子呢,被狗吃了?”

“你最好給我閉嘴,該乾嘛乾嘛去,不要耽誤我。”

說罷他拂袖而去,依舊在為此事生氣。葉子楓坐在沙地上思索良久,覺得自己父親在作死,隨即對著父親離開的方向磕了三個頭,痛哭流涕道:“孩兒不孝,不願隨父赴死,家父若有來生,定作親子撫養,以儘人子之道。”

而後他起身決然離去,孤身隱於黑夜中。城主府蓮池中,姬軒然盤坐在一個碩大的蓮蓬之上,運轉吞天悟道經吸取天地精氣。這是葉道陽給予的獎勵,以此作為拉攏手段,畢竟上任不久勢單力薄難以服眾,若是能得到眾多天驕的支援與友誼,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助力。出於討好的目的,以邪公子為首的天驕並沒有落在姬軒然附近,各自散落在遠處修煉。當他們看到姬軒然修煉的現狀時,難免慶幸離得遠,不然連湯都喝不到。姬軒然修煉的動靜很大,十丈範圍內所有天地精氣被他所牽引如同漩渦般灌體,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對於外界的反應,他完全沒有關注,身心沉浸於修煉當中,若非在場有眾多天驕在此,他都想直接將蓮池吞噬,讓修為爆炸式增長。直至天色漸明,邪公子睜開雙眼便看到了岸邊的黑衣護衛,他飛過去後問道:“事情辦妥了?”

黑衣護衛點頭:“尹風父子兩此時已經隱藏城中,隨時都會找葉家父子報仇。”

邪公子點頭,這下事情辦妥了,不用交那令人心作痛的四億靈石了。“必要時候擊殺葉道陽,不能讓他壞了我們的事。”

說完揮退護衛,他在岸邊獨自等待了起來。時間又過去半個時辰,姬軒然些許不滿地睜開雙眼,這一次竟然沒有突破,看來還是得找個機會吞噬氣血,按部就班的修煉方式果然不適合自己。他見邪公子在岸邊等待,便直言問道:“事情辦好了?”

邪公子點頭笑道:“已經辦妥了,不知您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姬軒然嗬嗬一笑不做解釋,起身離開了這裡。還能怎麼做,順其自然唄,尹風父子被葉道陽篡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抬頭望著天色,今天纔開始,希望今晚上就出結果,雙方都別想活著。邪公子在後面看著欲言又止,自己那四億靈石還作數嗎?到頭來,姬軒然消失了他也沒敢觸這黴頭,萬一惹得他不快,讓自己交出四億,哎,心臟驟停。姬軒然一路來到了葉道陽所在的地方,趁著現在還沒死,把昨晚的一千萬靈石要過來。葉道陽面色焦慮,剛纔他得知尹風竟然越獄逃走了,後悔沒有廢掉他的修為,當看到姬軒然時心裡更是煩悶,不過還是陪笑道:“柳公子來我這是有什麼需要我辦的嗎?”

臉上雖然在笑,可皮下的肉卻冷漠至極。姬軒然也不拆穿,笑著說道:“昨晚你兒子開盤輸了一千萬,現在我來取。”

聽到這話,葉道陽氣得身體哆嗦,恨不得原地起飛將那個混賬東西踩進地裡,逼崽子真會惹事。“一千萬?這不可能吧,這麼多。”

一千萬他拿得出來,可這也不是一個小數目,免不了傷筋動骨。姬軒然可不想和他拉扯,挑眉道:“怎麼,葉城主這是想要反悔?”

“沒沒沒,我這就去差人準備。”

他抹著額頭上的冷汗,嘴皮子都在顫抖,轉身離開了這裡。一千萬啊,這個混賬,老子非得把你屁股抽開花來!南山帝國帝都皇宮。南芊芊一襲紅裙坐在書房裡,手拿毛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打開一份奏摺忽然來了興趣,認真閱讀了起來。“來人。”

很快,房門外一名宮女推門走了進來,彎著腰等待著命令。“去,備好飛舟,本公主要去淮山郡,這個葉道陽竟然敢先斬後奏,好大的膽子。”

淮山郡距離帝都不算遠,路程也就一天時間,那些忙於準備最後的選拔試煉的官宦也就沒有多說,任由公主去鬨騰,畢竟郡守沒有上報就換了人,不是一件小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