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1章 風雪闖馬家

第21章 風雪闖馬家


1BUt6PI@0H雖然沒能恢複到四星,不過姬軒然也沒有太過苦惱,釋放武魂,將他們的屍體全都吞噬了乾淨,儲存在了武魂當中。經過一番戰鬥,修為也隱隱到了突破的臨界點,抓著那種感覺,姬軒然盤坐在雪地裡,開始吞噬天地間的靈氣。沒一會便睜開了眼,身上的氣勢上了一個台階,內傷也已經恢複了,此時的狀態極好。武者六重天,現在的自己,估計不用武魂也能和武者十重天的人一較高下。還要更強大才行,隻有這樣才能找郡主報仇。滄海郡郡守至少都是武皇的修為,自己與他相差太遠。如今的自己又殺了狂瀾宗的弟子,壓力也多了一分。想要在這種情況下報仇,幾乎是不可能的。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加入一個大宗門,在宗門裡提升實力,然後贏得秘境令牌,在秘境裡面纔有機會報仇。確定好接下來要走的路之後,姬軒然這纔將心思放在了面前這幾個儲物袋中。其中五個儲物袋裡面的東西都很簡單,幾百塊靈石,幾瓶丹藥,甚至連個能看得上眼的法寶都沒有。“也不知道這個林師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果真沒讓他失望,裡面有一瓶名為血遁丹的血紅色丹藥,吃了之後能夠燃燒血液加快速度,對於目前的他來說,無異於多了一條命。馬榮蘭的裡面的東西,更是讓姬軒然驚喜,除了一堆沒有用的衣物之外,竟然有一本書籍。“《小陣典》?”

姬軒然好奇地打開看了一眼,這本陣法秘籍是殘缺的,隻有前面五卷,分別對應修行的前面五個境界。“九階極品陣法典籍!落到馬榮蘭手中,還真是浪費,好在最後便宜了我。”

悟道吞噬體一大優勢就是悟性,藉助這遠超常人的悟性,想必自己很快就會有所收穫。雖然激動,但是姬軒然沒有著急去鑽研,目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心滿意足地將這些收穫放進了一個儲物袋之後,回到了幼幼家的小院裡。站在窗戶外看著熟睡小女孩,無聲地笑了出來,轉身消失在了風雪當中。木月鎮此時處於沉睡當中,隻有街上依稀有幾個打更人,提著燈籠在街上走著。饒是街上積雪過膝,寒風簌簌,到了深夜,他們也犯起了瞌睡,打著哈欠慢慢地在雪中跋涉。可街道上忽然出現的黑色身影將他給嚇了一跳,提著燈籠藉助微弱的光芒,想要看清一些,卻看到了那頭白髮之下猩紅的眼眸。“你你你……是什麼東西!”

打更人一屁股坐在了雪地裡不停地發抖,因為害怕也因為冷。提著的燈籠跟著他的身體一起抖動,燈火搖曳猶如風中殘燭。這越發讓他感到害怕。“馬家在哪?”

姬軒然裹著黑色的麻衣,來到了他的面前,就像是一座高聳的黑色千仞峰杵在這裡,讓人望而生畏。白髮下的雙眼宛若紅色寶石,散發著微弱的紅光,妖冶動人,不多時打更人便看得得有些迷了神。“是哪個馬家?”

“武道家族的那個馬家。”

“在那邊,往左拐就能看到了……”打更人說著伸出一隻手指著後面的街道。姬軒然點了點頭,從麻衣下伸出一隻手,扔過去一兩銀子,隨後裹緊衣服默不作聲地踩著雪離開了這裡。沙沙作響的踏雪聲遠去之後,打更人忽然一激靈回過了神,心有餘悸地回頭看著那個遠去的背影,心中好奇。不過當他攥緊那兩銀子之後,更多的是興奮,這可比他一個月的工錢都要多。路口的風要急了不少,撩撥著姬軒然的白髮,想要將這柔順如雪的長髮融入這方世界當中。冷風吹著他清秀的眉目,輕撫他的臉頰,似乎對他這張秀氣的臉蛋,尤為青睞。馬府門前,屋簷下掛著兩個燈籠,暖黃的燈光裡站著兩個穿著皮甲的護衛,搓著手在風雪中瑟瑟發抖,對著手裡哈著熱氣,這樣似乎會讓他們暖和一些。其中一人忽然注意到路口走過來的人影,用手肘頂了一下旁邊的同伴,擠著眉毛示意他往路口看。“誰這麼晚了,還在大街上走啊?”

“不像是打更人啊。”

說道這裡,兩人的神情嚴肅了不少,將粗糙的大手放在了腰間的刀柄上,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調動了丹田內的靈氣。隨著那人越來越近,不等他們開口詢問,便成為了風聲中夾雜著江河奔湧的聲音,氣勢磅礴,讓他們難以喘過氣來。待到那人走近了之後,才發現這種聲音是從他身上傳來的,那是血液流動的聲音!這到底是什麼肉身,能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姬軒然抬頭看著門上的牌匾,指著問道:“這裡是武道馬家嗎?”

“是,不知道……”火光忽然爆裂,將門前雪融化,兩個護衛頃刻間便被燒成了灰燼。不過練氣五重天而已,彈指可滅。站在門前,姬軒然敲了兩下門,很快裡面就傳來了抱怨聲:“踏馬的,這不還沒到換崗的時間嗎!”

大門剛一被打開,重淵劍在溫暖的燈光下反射著刺骨的寒芒,洞穿了門內那名護衛的身體。“呃!”

護衛瞪大了眼睛,看著推門而入的少年,渾身冰冷心也寒到了極點。護衛倒下之後,姬軒然關上了門,提著劍踩著鬆軟的積雪一步步地往裡面走去。“什麼人!”

另一名護衛從偏房中走了出來,手裡拿著泛著冷光的長刀直接發動了攻擊。隨著空氣被推動的呼呼聲響起,這名護衛直接被拍成了兩半。他們的血氣,對姬軒然作用不大,就連武魂也沒有太多的效用。這裡的動靜很快就喚醒了馬府中的人,一個又一個房間裡點燃了燈火,那些護衛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裡,手持刀戈眼神不善的看著姬軒然。“你是什麼人?怎會闖入我馬府,難道是活膩了不成!”

一個穿著紫色錦衣,身穿皮裘服的中年男人從護衛後面走了出啦,他的眉毛擠在一起,有種不怒自威的威嚴。“我是來殺你們的。”

姬軒然笑得很溫和,甚至讓馬府的幾個年輕女子有些心動,可他的話,卻讓她們險些窒息。中年人眉毛氣的上揚,臉色陰沉的說道:“殺我們?閣下,我們似乎並沒有見過吧。”

“嗯,沒見過,所以我是為他人來了結恩怨的。”

“他人?我猜閣下或許不瞭解我們馬家,我的女兒可是狂瀾宗外門弟子,你確定要對我們動手!”

姬軒然依舊在笑:“這個不勞你操心了,你女兒已經被我殺了。”

神色從容,語氣隨和,彷彿就像是在說一件極為普通的事,差點讓他們沒有提上氣來。“你說什麼!”

中年人瞳孔收縮,顫抖地舉著手指著姬軒然,若不是旁邊有人扶著,估計已經坐在了地上。“我說,你們家的靠山沒了,你的女兒已經死在了我的手裡。”

“現在,上路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