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章 靈脈入丹田

第22章 靈脈入丹田


!"姬軒然雙手握住重淵,赤紅的火光乍現,照亮了他們每一個人恐懼的臉龐。用力揮出,火焰在空氣中劃過一道絢麗且熾熱的流光,吞噬了他們的身體。精緻的屋舍坍塌,砸在烈火中焚燒,那些僥倖活下來的人無助地跪在地上,他們的身邊是屍體,是燃燒的廢墟。他們的眼中有的是膽怯,是恐懼。姬軒然提著火焰纏繞的重淵來到了中年人的面前,舉起了劍。這時中年人回過神說道:“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靈石!我家有靈石礦!”

“還有女人,我的妻子小妾,馬府上下的女子都可以給你!”

他的話,讓旁邊的那幾個女子眼神閃爍,很是憤怒,但多看了姬軒然一眼之後,覺得這樣更好。姬軒然笑著說道:“靈石礦脈在哪?”

中年人指著姬軒然背後的一座小山脈,眼神乞求地看著他。“謝謝,這些讓我很心動,不過我覺得把事做絕點要好一些。”

“你……”中年人指著他想要罵人,卻被一劍斬下了頭顱。看著自己的丈夫死在了面前,這些女人被嚇得吞嚥起了口水,其中一個壯著膽子走了過去,想要撲入姬軒然的懷裡。這讓他很反感,往後退了一步,面色平靜地問道:“不知道幾位夫人,可知道我是為誰來報仇的?”

她們腦筋瘋狂地轉著,很快就想明白了。激動地說道:“是為陸家遺孤對吧,對吧!”

彷彿答對了就能獲得這個少年的垂愛一般。“你們真聰明。”

姬軒然的笑容讓她們更加開心,在她們看來,更加美好的生活正在向她們招手。“若是你們猜不出來,我也就放過你們了,可惜啊,你們是武者,還這麼聰明。”

“果然還是一個不留的好。”

聽到這話,她們臉上的笑容定格。“下輩子,希望你們找到一個好男人。”

“哦,還有,慕強沒有錯,但自愛點,不然很讓人厭惡。”

話畢,劍落。做完這一切,姬軒然在大火中搜刮出了不少的靈石和丹藥,看樣子那條靈脈沒讓他們發財,不過都便宜了自己。洗了個澡換了一套衣服,便離開了馬府,向著不遠處的小山脈走了去。等到他離開之後,火勢不減,火焰在這寒冬的夜裡,點燃了半邊天。“著火了,著火了!”

打更人那慌亂的聲音在鎮上迴盪,甚至傳到了山林裡。不過這一切都和姬軒然無關了。山脈裡,姬軒然踏雪而行,沒多久,就在一處山穀裡找到了一處營地,想必這裡就是礦洞了。“什麼人!”

幾個武者手裡拿著刀,擋在了姬軒然的面前。風雪吹起了他的白髮,笑著問道:“這裡是馬家的礦洞嗎?”

“小子,我勸你少管閒事!”

噗嗤!重劍帶著一縷寒光,橫掃而過,滾燙的鮮血在冰冷的落雪中揮灑。這些都是馬家的人,看來都不要留著纔好,免得自己離開之後,去找幼幼的麻煩。這裡留守的人雖然多,但是沒一會便被清理乾淨了。礦洞深處,姬軒然看著面前如同發光水晶築成的石壁,感受到了充沛的靈氣,僅僅是呼吸一口,便全身感到舒暢,自己的身體在歡呼雀躍,就連血脈都自發地嚎叫了起來。悟道吞噬體想要吞噬這裡。雖然身體很渴望,不過姬軒然卻沒有著急。靈石礦脈隻要有節製的開采,就能夠一直使用下去,甚至不會影響到靈脈的根基,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夠越來越壯大。很明顯,馬家沒有愚蠢到竭澤而漁,這條靈脈的狀態很好。或許自己……姬軒然摸了摸自己丹田的位置,嘗試一下不虧。打定主意之後,姬軒然釋放出了吞噬武魂,展開了目前所能達到的最強吸力。整條靈脈都在震動,甚至這座礦洞都開始搖晃了起來。海量的靈氣被吸入了漩渦當中,夢幻的淡藍色的光暈,讓他彷彿置身於星海當中。漸漸地,這些靈石開始失去光澤,變成了普通的水晶,一個淡藍色的光球也被吸了出來,它在反抗,不想被吸入漩渦當中。“跑不了!”

這個光球就是靈脈的化形,若是讓它給跑了,豈不是血虧!終究是抵不過強大的吸力,這些海量的靈氣帶著靈彙入了丹田之中,姬軒然不敢耽擱,急忙盤腿坐下,心神沉入了丹田裡。降臨在了這顆已經煥發生機的星球上了,此時這裡比以往更加的生動,多了好幾棵小樹苗。“這裡怎麼樣?不比你以前的地方差吧。”

姬軒然將躲在遠處的光球吸了過來,抓在了手中。跺了跺腳說道:“你以後就在這顆星球上紮根,我也不要求你做什麼,正常產生靈氣就好。”

光球閃爍兩下,掙脫姬軒然的手,在這裡轉了一圈,明顯很興奮,一頭紮進了地裡,很快這顆貧瘠的星球上,大地開始動盪,一座巍峨的大山拔地而起。上面也開始生長植物,生機勃發。姬軒然第一時間退了出去,開始運轉吞天悟道經,煉化那些靈氣,修為境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提升。武者七重天,武者八重天,武者九重天。這時姬軒然卻停了下來,長長的撥出一口氣,全都是靈氣。突破太快,導致境界有點虛浮,需要緩緩才行。不過這足以讓他興奮,沒想到自己的丹田當真可以當作一個真實的世界來使用!看來之前的猜想可以實現了。將丹田打造成另一個修行世界!以世界為丹田,這是師父最初就計劃好了的吧。姬軒然的眼中有光,有了一條靈脈在自己丹田中成長,就相當於自己無時無刻不在煉化靈氣。充裕的靈氣,甚至讓他覺得自己可以力戰武師。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地平線上已經翻起了魚肚白。此時的他,氣質中多了一絲靈性,若是在街上,或許能輕易讓人側目吧。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小村莊還籠罩在朦朧的睡意當中,看著還未醒過來的幼幼,姬軒然悄悄地進到了屋裡,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箱子。來到床邊,看著熟睡的小女孩,無聲地笑了出來。“可要好好的啊,小傢夥。”

幼幼用小手揉著眼睛,抿了抿嘴從床上坐了起來,用惺忪的睡眼環顧四周,總覺得少了些什麼。當看到屋子裡多出的一個大箱子之後,好奇地走了過去,打開一看,裡面全都是銀子。“大哥哥!”

“大哥哥,你在哪啊!?”

幼幼跑了出來,站在雪地裡放聲喊著,可是四周除了雪,就隻剩下孤獨的冷風。她坐在雪地裡不停地哭喊著,可沒有人迴應。中午,馬家被滅的訊息,傳到了村莊裡,讓這些村民唏噓不已。一處雲霧繚繞的仙山中,宛若仙宮的閣樓在翠綠山林裡若隱若現。其中一個閣樓裡,一位老者忽然睜開了雙眼,寒聲道:“殺了我弟子,還敢帶著他們的儲物袋,找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