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65章 敵軍來襲柳馨兒求保護

第165章 敵軍來襲柳馨兒求保護


@

“敵襲!”

城牆上忽然傳下來一陣呐喊,警鐘第一時間敲響,士兵嚴陣以待。姬軒然等一眾宗門弟子神情嚴肅,都沒有想到他們會這麼快發動襲擊。“所有宗門弟子立刻上城牆!”

一位低階武王在天上呐喊,顯然他就是鎮守這裡的將軍。“姬師兄。”

“沒事,我們上去吧。”

所有宗門弟子起飛落在了城牆上,他們眺望城外,天際線處濃煙滾滾,看到的不是軍隊,而是成片的妖獸。百戰、南山、大明三個帝國的軍隊跟在後面,顯然是想驅使這些妖獸發動第一輪攻擊。姬軒然的視線越過妖獸潮,看到了軍隊中的禦獸宗弟子,嘴角裂開一絲弧度,這下有意思了。“這麼多,人數不僅是我們的四倍,還有數萬妖獸,這能守得住嗎?”

有武者產生了怯意,向著後面退了幾步想要逃離這裡。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公平的對決,這是單方面的碾壓!“開玩笑,實力這麼懸殊,我們就是來送死的,我纔不要死在這裡!”

一些武者轉身向著城牆下飛去,還沒等他們脫離城牆,就被一刀斬成了兩節。一個魁梧的中年人提著刀走了過來,氣血如鋼鐵般堅不可摧,他沉聲道:“但凡擾亂軍心者、畏戰者,殺無赦!”

這話是說給所有人聽的,包括其七大宗的弟子。有人不服,站出來問道:“你是誰,憑什麼殺人!?”

中年人目光落在了那個人身上,曆經殺伐的雙眼讓他周圍的一片人都萌生了懼意,這個傢夥殺了很多人!“我是巨闕關左將,雷隨風。”

武王,這個雷隨風是個二重天的武王!那些本不服的武者聽到他的名號,也不敢再想著逃離,被他身上的氣勢所震懾。赤血門中有人討論了起來,似乎知道這個雷隨風。“姬公子。”

赤血門裡,一名女子走了過來。看到她,姬軒然還有些意外,撓著頭說道:“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你死在秘境裡。”

柳馨兒微微低著頭,笑得頗有深意:“姬公子原來還會關心我的生死呢,我們之間有這麼熟嗎?”

姬軒然這才意識到自己表現得太熟絡了,剛要開口解釋,柳馨兒就直接湊到了他的耳邊,揭穿道:“別狡辯了,我都猜到你的身份了,姬軒然姬公子!”

姬軒然這三個字她咬得很重,讓他一陣心虛,麻了,怎麼都猜出自己的身份了,有這麼容易嗎?南小婉的視線在兩人之間來回移動,看到柳馨兒離得這麼近,鼓著小臉將她推了回去,擋在姬軒然面前氣哄哄地說道:“離我姬師兄遠點。”

看著這個小氣包,柳馨兒捂著嘴輕笑了出來,雙手背在身後,手指勾在一起面向那洶湧而來的敵軍:“姬公子,戰場上可是很亂的,我想你也不忍心看到我死在這裡吧。”

說完還對著他眨了一下眼睛,想要魅惑。姬軒然無感,一臉平靜地擺著手無所謂地說道:“哈~?我覺得還好啊。”

柳馨兒頓時就怒了,氣得雙拳緊握,大聲叫道:“你要不要這麼無情啊!”

“無情?拜托,你們赤血門可是和我天劍門是死仇的,我趁亂捅你刀子都算是仁慈了。”

姬軒然陰惻惻地笑著,給了六宗弟子一個下馬威。嚇得他們背脊發涼,提醒自己在戰場上一定要遠離這個傢夥。柳馨兒語塞,氣得直咬牙通過精神力傳音道:“你這人怎麼這麼混蛋啊,你可是,你可是,你難道想吃乾了抹淨嗎?”

姬軒然看向城外敵軍,攤開雙手做出一臉無辜的表情迴應道:“你不要汙衊人好吧,我可沒和你走到那一步,就連打你屁股那件事我也是給了賠償的。”

“一瓶五階的火蛟寶血啊,價值五百萬靈石的說,我這可是變相提高了你屁股的身價,你該感謝我的。”

面對姬軒然的厚顏無恥,柳馨兒的臉都氣紅了,可是她又實在找不到理由讓他罩著自己。對面可不止是軍隊,就連三大帝國的宗門弟子也參與其中,她沒有信心能夠在其中活下來。她是真的很怕。姬軒然見她這副模樣,撩了撩頭髮嘴角揚起了一抹得逞的弧度:“我記得你有一塊碎片來著,威能堪比靈寶,就是和那個高家天才一樣的碎片。”

“那是高天啟送給我的,你想打它的主意?”

柳馨兒警惕地看著他,那塊碎片很不凡,當初高天啟為了討好自己才忍痛送給自己的。“嗯呐。”

姬軒然也不掩飾自己的目的,因為這個妹子已經被拿捏住了。“高天啟那塊已經被我搶了,你要是願意將你手中的碎片當做報酬給我,我也不是不能出手罩著你。”

“畢竟我東域土匪的實力,你也是親自體驗過的嘛!”

看著他一臉得意的模樣,柳馨兒氣得牙根癢癢,回想起當初發生的一切,俏臉緋紅。總感覺屁股有些不自在。都怪這個混蛋。柳馨兒有些不願意,畢竟那塊碎片真的很不凡,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那塊碎片是什麼來頭,甚至什麼等級都不清楚,可強是真的強,屬於自己的保命手段。最終她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可以哦,不過要等到這場戰爭結束後,那是我的保命手段,現在不能給你。”

“沒問題。”

隻要給自己就行,反正這個妮子又逃不掉。“哼,就知道沾的便宜。”

這句話柳馨兒直接從口中說了出來,一副傲嬌的模樣,頓時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那些追求他的武者當即就爆發了,指著姬軒然罵道:“混蛋,你對柳仙子乾了什麼?”

他們一個個急得雙眼發紅,完全忘記了姬陽的之名的恐怖。看著這些傢夥大有將自己群起而攻之的意思,姬軒然無語地看向了在人群中竊喜的柳馨兒。這個女人,還真是,屁股又癢了吧。“你們想乾什麼?現在大敵當前,你們若是敢亂來,我就將你們軍法處置!”

雷隨風出言嗬斥,讓眾人隻得把怒火壓在心底。有人冷哼道:“姬陽不要以為你實力超凡,我們就怕了你了,敢對柳馨兒動手動腳,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

“沒錯!”

因為之前柳馨兒就被一個叫姬軒然的混賬搶過,讓他們對這種事格外的敏感,絕對不能容忍同樣的事再發生。經曆了那麼多事後,在他們看來,姓姬的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姬軒然聳肩,完全沒有把他們的話放在心裡,如果真有不長眼的人來找自己的麻煩,自己不介意吞了。城外的大軍停在了三百米外,兩軍對峙氣氛壓抑到了極點。妖獸的嘶鳴聲不斷,個個都紅了眼,隻要禦獸宗的人一聲令下,著數萬妖獸就會發起無畏衝鋒。“明成為何還不出來?難不成是怕了?”

敵軍之中,一個光頭男子騎在血狼上面,肩上扛著一把五尺大砍刀,開口叫囂。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